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不一样的烟火》。

他心里已开始有了些顾忌,是以候,小楼外忽然出现了两个老妪

温樊不急不慢的朝着竞技场走去,一路上赵氏学院学员的目光都是十分的凶狠,对于这些凶狠的目光温樊丝毫不在意,很快温樊就轻车熟路的到达竞技场。

温樊出现在竞技场的瞬间就吸引了几乎所有的人的目光,竞拜拜。

林肖面無表情,視線在霸天會被俘的二三百人身上掃過。

“我看到的霸天會,和我心中想象中的霸天會,差距很大!這恐怕也不是你們希望看到的霸天會吧。”

他輕嘆一口氣。

“號稱江南第一的霸天會,本應有......

她的手指纤纤,柔若无骨。可是天地间却仿佛带着种浓烈的悲怆

勞志奎聽朱老師這么說,不禁直嘬牙花子,無奈道:“哎呀我的好朱總,小弟我這不是最近手頭有點緊嘛,急著把以前的窟窿都給堵上。”

趙亮在一旁終于琢磨出點味兒了,訝然道:“我靠,原來你們兩個在一塊兒倒騰古玩生意?”

朱老師笑著點點頭:“是啊,你小舅正帶著我發財呢。”

勞志奎則得意洋洋的說道:“亮子你還不知道吧,現如今你小舅我也算時來運轉啦。你可著北京四九城打聽打聽,我跟朱總,那絕對是珠聯璧合、艷壓群芳,在潘家園、琉璃廠一帶平趟,必須是大拿中的大拿、大咖里的大咖呀!”

眼瞅著勞志奎借著酒勁,越吹越沒邊,朱老師趕忙跟趙亮和史曉峰解釋,說他只是閑著沒事干,幫勞總鑒定鑒定古玩字畫一類的東西,賺點兒零花錢。

趙亮問道:“你們是怎么認識的?”

“還不是因為你嘛,”勞志奎搶著道:“自打上次你去單位之后,過了沒多久朱總就登門拜訪,說你因為工作出差暫時不能回家,所以特地替你過來看看你老媽。”

朱老師接著道:“沒想到,令堂當時去外地旅游了,只有勞總一個人在家,于是我們就認識啦。”

趙亮恍然大悟,那個時候自己正被歷史干擾評估委員會關在小黑屋里,前途未卜,所以朱老師才會來他家里看望,免得讓老媽擔心。想到這兒,趙亮忍不住沖朱老師感激的點了點頭,而白胖白胖的朱老師則笑呵呵的一揚下巴,眼神里露出“不用客氣”的意思。

只聽勞志奎繼續講道:“嗨,你們猜怎么著?我跟朱總那可真是相見恨晚,一見如故啊。朱總頭一回來咱們家的那天晚上,正巧我在屋里加強業務學習呢,他進門一眼就瞅見我那本學習資料了,于是兩人便坐下來盤盤道。沒成想,這不聊不要緊,一聊立馬把我給驚啦。憑咱朱總的水準,就算是琉璃廠榮寶齋的大掌柜親自來,他也不靈啊。”

“那當然了,”史曉峰笑道:“我們局里首席歷史顧問,您老以為鬧著玩吶?”

趙亮則心中暗想:首席歷史顧問算什么呀,這位朱爺可是活生生的歷史人物啊。他看那些古玩字畫,就跟我看我們家廚房里的腌咸菜缸和客廳里的裝飾畫一樣熟悉,估計想看走眼都難。他一臉壞笑的盯著朱老師,朱老師也心照不宣的沖他一樂:“哎呀,兩位謬贊啦。之前我也是從沒有機會接觸古玩這一行,多虧勞總帶我上道,一下子就打開了全新的人生體驗。”

“哎,這就叫緣分。”勞志奎舉杯跟朱老師碰了一下,然后對趙亮和史曉峰道:“我跟朱總分工明確,他專門負責技術鑒定,而我呢,專門負責商業運作。短短兩個來月,就結結實實做成了幾筆不錯的買賣,獲利頗豐。亮子,不是小舅吹牛啊,最遲今年年底,小舅我送你一輛車!”

趙亮旋即想起一事,也顧不上跟著勞志奎瞎高興,問道:“小舅,你的生意有了起色,怎么還不回自己家呢?舅媽那邊不趕緊去哄哄嗎?”

勞志奎聞言一愣,無奈嘆道:“唉,別提了。我前陣子回去過啦,可是你小舅媽卻不在家。我尋思著她是不是因為還在生我的氣,所以回娘家去了。可是沒想到,我打電話過去一問,娘家人都說根本沒見到她。”

史曉峰不明白這里面的事兒,順嘴安慰道:“估計是出去散心了吧?”

“可是問題就在這兒啊,”勞志奎有點發愁:“她的手機還落在家里,這不就等于失聯了嗎?”

趙亮聽出其中有點不對勁,連忙問道:“那你報警了嗎?這種事可不能大意呀。”

朱老師點點頭:“哦,我陪著你小舅去過派出所了,警察說先幫忙找著,一有消息就通知我們。”

自打加入反穿越調查局以來,趙亮就沒少遇見這種失蹤失聯的情況,幾乎都快成為職業病了,他的第一反應就是:我靠,小舅媽王月琴該不會是穿越了吧?

隨即,他又強迫自己驅散了這種古怪的念頭:嗨,我這不是有病嗎?真跟多年的老警察一樣,瞅誰都像壞人了。

只聽勞志奎道:“我說諸位,咱們別聊這個了。我那個倒霉媳婦,我實在是太了解啦。就憑她那身功夫,像我這樣的一次能打八個,就算不小心被壞人給盯上了,倒霉的也只能是壞人。”

正在這時,趙亮媽又從廚房里端出來兩大盤熱氣騰騰的餃子,招呼道:“趕緊的,趁熱吃啊,餃子管夠!”

趙亮拉著老媽坐下,讓她別再忙乎了,跟他們一起吃。五個人就這么圍桌而坐,推杯換盞,開開心心的享用了一頓豐盛的晚餐。

吃完飯,趙亮媽手腳麻利的收拾餐具,獨自一人去廚房刷鍋洗碗,史曉峰則跟著勞志奎跑進屋,參觀他最近剛剛入手的古玩藏品。

朱老師和趙亮走到陽臺上,邊吹著夜風邊聊天。趙亮把此番去秦末的經歷給朱允炆詳細講了一遍,末了還把自己的擔憂一并說出來:“朱老師,我和小雅都同意屠處長的判秦炎目光一冷,看向一侧的肉球开口道。

“哼,这位道友,你也未免太无视我等了吧,我等辛苦将丹洪镇压,怎能因为你一句话便任由你带走,你是不是觉得我等好欺?”盯着秦炎,流王府管家踏出一步,但见其目光阴冷,斜视着秦炎二人,冷嗤一声。

“你有意见?”秦炎一步踏出,一股血气将其周身弥漫,更有满天符文被其凝聚,如此方才未被对方察觉到其真正的境界,但那等血气释放,让流王府管家身躯都是颤动不已。

如此多的血气,怕是踏过千万人的尸骨方才能凝聚而出,此等血气下,谁又不惊惧。

甚至在流王府管家眼眸深处,那尸山血海都是浮现而出。

“无……无意见,只是阁下总要让我们等目睹一下真容吧,这样,我也好回去做个交代!”流王府管家虽然惊惧,但凭借着如此多的强者支撑,他倒想尝试一番。

“二弟,这货话太多,吞了吧!”

没有丝毫的情绪,盯着流王府管家,秦炎瞥了一眼肉球顿道。

“吞了吧……”此话落下,所有人皆是愕然万分,就因为这一句话便将流王府管家吞了,这是真的将他们彻底无视了!

“太丑,没胃口,不过我最讨厌话多的,也就将就一下吧!”肉球顿了顿,只见其踏出一步,饕鬄法相被其施展而出。

轰!

天穹之上血云密布,将这满天的光辉直接遮掩,而那半空中,一巨口浮现,巨口张开,一股吸力袭来,将流王府管家直接吞入口中。

“嗝!”

肉球摸了摸自己的小肚皮,“啪啪”的拍出几道声响,“大哥,一个不够吃的,要不我再吞几个吧!”肉球嘿嘿一笑,倒是很随意,但就是这微笑,让不少流王府的护卫身躯都是惊颤起来。

“尔等,还要阻止我兄弟二人吗?”血云消散,巨口消失后,秦炎轻轻一笑,夹杂着些许的戏谑。

此话一出,纵使符宗长老也是不由得后退一步,“二位可敢留下姓名,他日我倒想领教一番!”

身为符宗长老,绝不能在众人面前认怂,故而,这符宗长老狂笑一声。

“嗯,也别他日了,就今日吧,反正今日我还未杀过人!”听着符宗长老的话语,秦炎很是随意的开口道,若不是怕把事情闹大,秦炎早就催动银色灵傀将其灭杀了,但如今,这符宗长老不仅不找个耗子洞躲起来,反而出来装一顿逼,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哼,道友,你也太狂了吧,莫不是真把我当软柿子捏?”实力不够气势凑,更何况凭借符宗长老的身份,谁敢真的对自己出必杀之力。

然而,他却是低估了对方,这次遇见的毕竟是秦炎,秦炎杀人,何须看你背景。

“哈哈,我自狂歌向天笑,天下羔羊任我屠,在我眼中,你与羔羊无异!”秦炎话落,只见其魂海涌动,而后其魂丹之内魂力凝聚而出,魂力呼啸,响起肃杀之音,而后便向着银色灵傀涌入而去。

“斩!”

秦炎话语落下,那银色灵傀双眸猛然睁开,一双血眸瞬间浮现,此话落下,但见那灵傀身影一动,犹如旋风般,还未等符宗长老反应过来,这银色灵傀已然出现在其身侧。

只见银色灵傀,手肘后拉,而后向着符宗长老的心脏猛然轰出。

“哼,一个傀儡而已,莫不是真觉得可以将我斩杀,我乃是凝元四重的……”但见符宗长老开口,将一道道力量凝聚,化为一元力护盾。

然而,其话语刚刚到此,但见其凝聚的一切防御尽皆崩裂,而后那犹如死神般的拳头袭来,带着血杀的气息。

仅仅是一道拳劲而已,瞬间将符宗长老的身躯贯穿。

“滴答滴答!”

鲜血滴沥,将地面顷刻间染红。

“这……不可能,我乃是……”符宗长老凝视着被洞穿的身躯依旧开口着。

“轰!”

这最后一道声音响起,灵傀手掌猛然一动,将符宗长老的躯体于众目睽睽之下直接撕裂。

“嘶!”

这一幕下,谁不惊颤,那些本欲追随符宗长老出手的修炼者更是倒吸一口凉气,整个身躯都是颤动起来。

“既然尔等想杀我,那便一同去死吧!”秦炎魂海再度涌动,下一刻,但见灵傀骤然飞起,当其身落之时,那些未曾逃离的数人瞬间被碾压为肉泥。

只是,这等催动下,秦炎的脸色却是苍白无比,“尔等还有谁要出手!”虽是如此,秦炎依旧傲然开口道!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不一样的烟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暗夜危城

礼祐

暗夜危城

一剑平秋

暗夜危城

流泪的鱼wyj

暗夜危城

闽南大员外

暗夜危城

无量摩诃

暗夜危城

我愿随风归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