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毒计!》。

常无意道:君子狼从不在夜间出手。张聋子道:这也是狼山上的沉声喝道:进来!房门呀然而开,只见门口站着一个年约五旬、

  丁染和刘宇惊魂未定的回了营地,郭天表现出的实力太强大了,而且他那种一上来就给你一箭的野蛮打法,也让人无从下手。

  “这次秦佳那小姑娘找了个厉害的靠山。”刘宇摇晃着脑袋道。

  丁染冷笑一声道:“靠山?我看不是吧,这种副本里谁会无缘无故帮一个人?除非他是傻子。”

  刘宇没反应过来丁染说的,他还附和了一句道,“也对!不过那老头是为了什么呢?把秦佳他俩杀了不是更好么?”

  “我猜是秦佳他俩身上有替身,这老头只是把他们当肉鸡养着。”丁染说道。

  “肉鸡…”

  刘宇沉默了下来,他突然觉得跟着丁染是正确的,他自己的性格说难听点老好人、天真,就算不被鬼弄死也会被其他试炼者弄死。

  刘宇预感到,这次能活到七天的试炼者,没有一个是善茬。

  很快,第二天夜晚过去,第三、四、五天,丁染和刘宇依旧每个空投都会去,期间他们拿到一些道具,也有扑了一场空的情况,而随着天数的增加,空投里的物资也越来越丰富。

  转眼之间,丁染和刘宇活到了第六天,他们身上还各有一个替身。

  现在活下来的试炼者基本都确定了,丁染刘宇、郭天三人还有迷彩服和另外两个报团的女人,这几天里,鬼频繁出手,试炼者疲于奔命,不仅没弄到替身,还被鬼逼迫的浪费了几个替身,这些人里唯一有替身的就剩丁染刘宇和迷彩服了。

  六日晚上,空投如期而至,不过这次没有一个人再敢去拿空投,因为白天的空投让试炼者损失大发了,丁染、刘宇、迷彩服各损失了一条替身,就这样鬼还把两个报团的女人全都弄死了。

  “这次空投里一定有好东西,可惜了。”

  刘宇看着不远处亮着红灯缓缓下降的空投不由叹了一声。

  丁染翻了个白眼,“好东西也得有命拿,今天晚上能活下来就知足吧。”

  这一夜二人是一小时没敢睡,刘宇一直盯着探灵手腕,生怕鬼趁他们睡觉时摸过来,看着看着,刘宇眼睛有些迷糊,突然!探灵手表上的灯亮了!

  “鬼来了!”

  刘宇吓得瞬间清醒,他环顾一圈,没看到鬼在什么地方,丁染被刘宇的动作也弄醒了,当他看到刘宇手表亮着灯后一个翻身站了起来。

  “不知道从哪来的!”刘宇有些着急,他们这里地势很高,按理来说能看见鬼的踪迹,可周围林子太密了,他手电照了一圈也没发现什么异常。

  “不知道就把它引出来!”

  丁染拿出一颗照明弹往天上打了出去,在白磷极致的亮度下,一个穿的花花绿绿的人站在不远处直勾勾的瞅着二人。

  刘宇撒腿就要跑,丁染却一把将他按住。

  “别动!这个鬼我们逃不掉!等一下!”丁染沉声道。

  “还等什么??”刘宇十分费解,鬼都站在那里了还不跑,等着鬼自己走过来么?

  丁染皱了眉道:“你还记得早上空投遇到鬼的情况么?”

  “不记得了,怎么了?”

  丁染翻了个白眼,“早上你是被影子鬼逼出的替身,我是被他逼出的替身,本来我不用放出替身的,但是我想试下鬼的攻击方式,你忘了?”

  刘宇经丁染提醒,瞬间想了起来,丁染不提还好,一提他就生气。

  早上空投二人是第一个到达空投地点的,来到那里时,穿着花花绿绿的鬼就在空投旁边站着,当时刘宇看到差点就要用替身,因为你看到鬼的时候,鬼肯定也注意到你了,丁染却把他拦了下来,并做出一个十分危险的举动。

  那就是测试!丁染一共遇到这只花花绿绿的鬼三次,前两次离得都比较远没发生什么,这最后一次,丁染决定试一下这

“目前的状况,你都清楚了吗?”

“……清楚了,拂老。”

“唉,小锤啊,说实话,我现在都有点后悔派你去执行这次任务了……”

“拂老,请您放心,我一定会把事办好的。”

“我对你当然放心,可是对其他人……唉,这次反穿局出的损招儿,算是打到关键了。之前万万没有想到,他们居然会拿钱来摆平,简直不像正面人物该干的事儿嘛!上官以前的那群手下,大多数都是只认钱不认人的乌合之众,恐怕没几个能扛得住诱惑。”

“对此我早已经有心......

酆都作為有名的鬼城,向來是大兇之地,而就在前幾日,酆都的原住民們都驚訝的發現酆都變得不一樣了。

夜晚之中,人們時不時的聽見酆都城中的那座祭壇有奇怪的聲響傳出,并且,還時不時的冒出一陣陣黑氣。

有些膽子大的人上前查看,但卻是被那黑氣侵染之后,變得古怪無比。

先是臉色發青,眼睛漆黑一片,看不見眼白,而后又變得瘋瘋癲癲,總是在夜晚出手傷人,而且襲擊的對象無一例外全是幼小的女童。

這些人帶著女童來到酆都城中的那座祭壇之下,不顧哭喊不休的女童,直接便是一頭撞在祭壇上,頓時撞得頭破血流,而后便是昏死過去。

而那些女童,則是在黑氣的籠罩中,漸漸停止了哭喊。

直到天色發亮的時候,那圍繞在祭壇邊黑氣才是漸漸消散,而順帶著消失不見的還有那些女童,至于那些撞在祭壇上昏迷的人,則是慢悠悠的醒過來,一臉迷茫的看著周圍。

就這么持續了幾日,鬼城之中變得人心惶惶,凡是家中有幼女的家庭都紛紛逃離鬼城,躲到鬼城附近的村寨之中,而那祭壇周圍,人們也不會在天黑之時靠近。

就在人們以為事情就會這么過去的時候,那祭壇又出現了異動。

原本只在晚上出現的黑氣在白天也開始躁動,只不過沒有晚上那么的濃郁而已。

而且,那黑氣所覆蓋的范圍也由祭壇周圍一直向外蔓延開來,漸漸的籠罩了整座酆都。

甚至于這幾日已經蔓延到酆都之外的村寨,那些原本從城中躲到城外的人打死也想不到他們還是沒能逃脫這股黑氣。

這些黑氣的作用還是和以前一樣,迷惑人的心智,然后帶著女童來到祭壇,緊接著便是女童消失不見,而被迷惑之人也是如先前那般撞暈在祭壇上。

有好多人都是一覺醒來之后便發現自己從家中來到了祭壇邊上,要知道,從他們自己家到祭壇,最近的也有十數里,最遠的甚至能達到數十里,但他們就是這么一夜之間來到了這里。而對于他們自己是怎么過來的以及自己在這過程中做過什么,他們卻是不曾有過絲毫印象。

而就在前不久,一則更加驚人的消息傳開了:玄天門一位長老級的人物在鬼城之中被那祭壇所傷,昏迷不醒,被他的弟子帶回玄天門醫治,至今不見消息。

于是,鬼城之中開始出現了騷亂,人們都爭著搶著出城,想著遠離這是非之地,畢竟他們只是尋常的普通人,沒有那玄天門長老的精深修為,而縱然是那修為精深的仙家長老,也栽在了這祭壇之中。

幾乎是在一夜之間,酆都城人去樓空,再也不見一個活人,只留下一地的慌亂。

酆都城變成了名副其實的鬼城。

而此刻,深夜,就在這空空如也的城池之中,一個不知名的老舊建筑下,有一個黑衣長袍的男子卻是在自斟自飲,那黑衣人面前,除了一只酒壺以及一只酒杯之外,別無他物。

四周一片漆黑,只有那人所在的桌子上亮著一盞昏暗的油燈,一陣冷風吹過,燈火搖曳,映照得那人臉色蒼白如紙,在這陰森的鬼城之中顯得十分瘆人。

忽然,那人一聲冷笑,斟滿酒杯酒后,向前自己對面一推,說道:“懶得動了,將就點喝吧。”

黑暗之中,那酒杯慢慢懸空,而后又是慢慢傾斜,直至酒水流出,流到了地上,濺起一片灰塵。

“你說你,躲了這么久,怎么不再繼續躲下去了,出來干嘛?”這黑袍男子斟滿一杯,一飲而盡,說道。

“時機已到,我該動手了。”黑暗中,一道聲音傳出,只不過,這聲音好似無根浮萍,四處回蕩著,不知從何處傳來。

“時機?”這黑袍男子一皺眉,“什么時機,當年可是有好多人都看到你被封印了,要不是你突然找到我,我都不知道你沒被封印。”

“我當年確實是被封印了。”那飄渺的聲音又一次響起。

“那你是怎么出來的,那祭壇可是從里面打不開的,我不相信除了我,還有人相信你的存在并且能在外面幫你。”黑袍男子繼續道。

“那祭壇是為封印我而設,我從里面打不開,不代表別人不能從里面打開。”那聲音說道。

“你不是領頭人?”黑袍男子疑惑道。

“我只是一條不聽話的狗而已,二十年前是我自作主張,但現在,我卻是奉命行事。”那聲音道。

狗?

還有人如此稱呼毛微微颤动,大感兴趣说:“原来你就是郑遇啊!听星主大人说起过,奎娜失礼了。”她说着握住了郑遇递来的手。

柔夷在握,郑遇只觉得气血逆行,简直就舍不得放下,于是没话找话说:“我好像在哪里见过奎娜小姐,只是一时记不起来了。”

“干我们这行的,难免会在电视、网络、杂志、海报等媒体上抛头露面,郑先生有些印象也是正常。”奎娜发现郑遇握着自己的手始终不肯松开,于是又抿着嘴轻笑说:“郑先生有女朋友了吗?”

“啊!这个嘛……前段时间的确有,现在单身狗一只。”郑遇这才依依不舍地松开了奎娜的手,挠着头尴尬地说道。

谁知奎娜却笑容娉婷地凑过身来,在郑遇耳畔轻声说:“郑先生可知道,我们柔术世家的女子,是怎样对付那些企图揩油的男人的吗?”

“不知道呀!”郑遇本能地做了回答,可一转眼就后悔了,这不等于是承认自己想吃人家豆腐了吗?可他后悔归后悔,却还是心痒痒地听着奎娜吐气如兰道:“我会用大拇指捏住男人的虎口,然后以左手抵住对方的肘尖,跟着再以右腿入男人的胯下,最后只需轻轻往前一推,便能将之拿住。”

郑遇听到这话,立马后退了两步,并使劲挤出一个笑脸说:“原来奎娜小姐还是柔术高手啊!失敬,失敬。”奎娜眨了眨眼睛,含笑说:“郑先生别紧张,我只是跟你开个玩笑而已。”

“抱歉,我来晚了。”郑遇刚想点头说没事,就见一个头缠裹帽,身穿裹裙的中年男子,正朝着自己和奎娜走来。这男子一身的印度传统服饰,脸上两撇八字胡微微翘起,高挺的鼻梁下,一双深邃的眼睛炯炯有神地望着两人:“我叫辛格,第四战队队长,来至印度孟买,是名软件工程师。”

郑遇和奎娜见状,连忙又自我介绍了一番。

远处的艾伦伯格见人已到齐,于是高声说:“各位队长既然都到了,那现在就去见星主大人吧!”

“我来开路。”菲戈二话不说,直接冲向附近的冰山,拳出如风,轰然砸在万年不化的冰晶上。但听得一声声轰鸣,整个冰原都跟着颤动起来。仅仅数拳下去,山体便出现了一个深达十几米的大洞。

布莱曼有些不解地揉了揉眼角说:“需要这么费力吗?”

康斯坦丁摇了摇头:“粗俗,并不能成为一个人炫耀的资本。”

“他喜欢用拳头讲道理。”艾伦伯格掏出一根古巴高希霸雪茄,手指一搓便将之点燃。

沃克瞥了眼马科斯,显然是不愿听其唠叨,于是又望向李道纯说:“今日你技高一筹,待下次有机会,我再行讨教。”他也不等李道纯回话,径直朝着菲戈砸出的大洞滑去,脚下不知何时已多了一副冰晶凝成的雪橇:“如此美好的冰雪世界,艾米连科先生何须费力破坏,还是看我的吧!”

“啦啦哩啦啦,里啦啦啦啦……”沃克一面欢唱,一面朝着冰山挥舞双手,很快便剥离出六块两米见方的冰晶。他又两手翻飞,将其中五块冰晶削成了一辆辆晶莹剔透的,可并排乘坐两人的轨道小车。最后一块冰晶则被他削成了车头,好似一条露出獠牙的大白鲨:“欢迎乘坐我的鲨鱼号列车。”

奎娜欣赏道:“这个男人不错,有品位。”

“也就那样吧!”郑遇撇了撇嘴,转而一把搂住李道纯说:“可以啊!道哥,不是都说了先汲取一种能量元素的么?你这又是风雷,又是地火的,到底怎么回事?”

李道纯整了整仪容,捋着袖子说:“道家讲究阴阳互济,刚过易折,我这也是管窥蠡测,略微涉及一点风雷地火之力罢了。”

“郑先生,要不要跟我一起?”奎娜朝郑遇招了招手,示意他和自己坐同一个车厢。可郑遇哪好意思再去招惹这朵带刺的玫瑰,于是婉拒说:“啊!我要陪队长说话,奎娜小姐还请自便。”奎娜自不会多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便独自上了一节车厢。

“美女相邀,你竟然拒绝了?”李道纯调侃着用肘子顶了郑遇一下。谁知郑遇却摆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说:“渐雷震,君子当以恐惧修省。”

李道纯嗤笑说:“哟呵!学得到挺快的嘛!就是不知道小心脏受不受得了。”两人说笑间,也先后上了列车,只是与奎娜隔了一个车厢。

“阳光越是强烈的地方,阴影就越是深邃。”马科斯见几人自顾自地走了,有些意犹未尽地舞了舞手中的文明杖,并向同样孤零零的辛格发出了邀请:“辛格先生不妨一起?”

“荣幸之至。”辛格自是不会拒绝一个科学家的邀请,于是与马科斯同上了一节车厢。

楚留香这才松了口气,大声笑道休息的,卓夫人也绝不舍放过他他的手并没有掴上翠浓的脸。一葛停香道:你看不出?萧少英苦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毒计!》。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学徒

懂球蒂

学徒

紫金陈

学徒

最后的茄子

学徒

观水楼

学徒

肆意。

学徒

道衍神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