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不像主人》。

火立即引燃了”丝”们身上的衣裳,有的是中箭后就立刻死亡,突然间,他整个人一阵痉挛,眼睛已变成死黑色,就好像是两盏

楊磐選擇打開戰利品寶箱,這個小箱子也開始變大慢慢變大,隨后箱子的頂端直接彈開,露出了那怎么也看不清的內部。

楊磐熟練的將手伸了進去摸索起來,沒一會就從箱子里拿出了一件物品。

“沸騰的的虎血,品質:綠色,消耗品

效果:使用后力量屬性永久加1(力量屬性15點以下有效),活化身體緩慢促進身體傷勢恢復。

物品有效時間2小時,有效時間清零物品失效。

注:該物品為試練空間特產不可帶出試練世界。

使用者綁定:97762號。

介紹:猛虎心頭的熱血,擁有著十分奇特的效果。”

楊磐看著手里的東西,是一個透明的玻璃瓶子,容量大概有200ml左右,里面裝滿了略帶溫熱的鮮紅血液。

晃了晃手中的玻璃瓶,楊磐感覺十分滿意,能夠直接提升身體屬性的物品可是好東西,畢竟良好的身體才是強大的根本,而且看這件物品的標注是試練世界才會出產的東西,可能是無限空間為他們這些見習執行者所準備的福利吧。

看完物品的屬性后楊磐正準備直接使用,卻發現那個戰利品箱子并沒有如之前一般消失,就先停下了手上的動作把‘溫熱的虎血’收起來,開始繼續查看戰利品寶箱。

觀察了一會之后,楊磐再次把手伸進了箱中,然后接連從中摸出了兩件物品。

“老虎的顱骨,品質:白色,材料

從老虎身上剝離的完整頭骨,即使僅剩頭骨仍然帶著生前的威勢”

“虎鞭,品質:白色,消耗品材料,

效果:食用后可暫時提升身體耐力和部分身體功能。

介紹:雄性老虎的生殖器官,用途廣泛,受到大部分男性的追捧。”

在取出這兩件東西后,眼前的箱子才漸漸消失,而楊磐則開始打量眼前的兩件物品。

‘老虎的顱骨’不用說這還算一件比較正常的材料,而‘虎鞭’這件東西就顯得十分怪異了。

單從無限印記給出的屬性來看,‘虎鞭’的效果很不錯,但就沖它那詭異的形狀,楊磐就感覺自己應該是不會使用這件物品了。

嘆了口氣,楊磐將手中的‘虎鞭’和‘老虎的顱骨’收進儲物空間中,雖然對這兩件物品不太滿意,但起碼還有一件綠色品質的物品保底已經很不錯了。

一邊想著,楊磐將‘沸騰的虎血’取出然后一仰頭直接喝了下去,虎血順著喉嚨進入胃部,溫熱的感覺慢慢從胃部擴散到全身,本來因為被老虎咬過而有些腫脹的脖頸和被老虎前爪抓傷的前胸都開始出現一些麻癢感。

過了一會楊磐身體的溫熱漸漸地消失,他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和胸口,他發現自己脖頸處的腫脹明顯消除了很多,而胸口的抓傷雖然效果并不明顯但也有了一定程度的好轉。

打開了自己的屬性面板,發現了力量屬性上果然增加了1點,從本來的8點變成了9點,而這已經是近乎常人兩倍的力量了。

感受著身體中突然增加的力量,楊磐感覺自己之前跟老虎的搏殺都是值得的。

戰利品清點完畢,雖然沒有出產楊磐現在比較需要的武器,但他也已經知足了。

“既然戰利品已經看完了,那就應該去會一會那個所謂的空間闖入者了。”楊磐一邊活動著身體,一邊想到。

“指引‘空間闖入者’的位置。”

伴隨楊磐的話音落下,一個淡藍色的半透明的箭頭突然出現在了他的面前,而在這個淡藍色的箭頭上方還有一個數字應該是代表距離。

看了一下箭頭所指的方向和上面的距離數字,楊磐感覺那個方向好像有點熟悉。

“這個方向和距離不是那條水蚺的地盤嗎,‘空間闖入事可不能含糊,我師父將來是要把搬山門交給我的,我怎么能吃著碗里的看著鍋里的,再說了,你又不是沒徒弟收了,你要是想收徒弟,自己去找啊。”

“你個小姑娘,鬼靈鬼靈的,可是這人海茫茫,我怎么去找與我有緣的人吶?”宋北柯打趣道。

“有啊,噥,他還有個相好呢,自稱是卸嶺佛姐,牛氣哄哄的,你去找她當你徒弟,正好門當戶對!”

“嘿,你個小丫頭,竟然譏諷我,什么門當戶對,沒教養......”宋北柯一邊笑著,一邊就往車里頭走去。

許倩和駱建芬對看了一眼,搖了搖頭,便跟著上了車,只留下林坤和陳梓玥在那。

我問道:“怎么著,佛姐也來了?”

陳梓玥噘著嘴,“對,來了!”接著她又瞪了林坤一眼,問道:“你是想她還是想我?”

“都想。”我笑了笑,接著問道:“那逸蕓和妲蒂、夢姐她們呢?”

“除了夢姐在家休養,妲蒂留下照顧她,該來的都來了,發丘、搬山、卸嶺,十幾萬人都在往這里趕,我知道的時候,還以為要打仗了呢!”

“好大的陣仗啊。”我聳了聳肩,說道:“沒想到,琪姐一來,這原本被動的局面好像一下子又穩定了起來,琪姐領先擔綱,麾下發丘、搬山、卸嶺十余萬人馬盡歸她調遣,好不威風啊。”

“那你怎么不夸夸我啊,我要是將來成了搬山魁首,那還不是都聽你的,你要是現在對我好一點,說不定以后你也可以調動千軍萬馬。”陳梓玥帶著一臉的紅暈,羞澀道。

陳梓玥撅著櫻桃小嘴,清澈明亮的瞳孔,彎彎的柳眉,長長的睫毛微微地顫動著,白皙無瑕的皮膚透出淡淡紅粉,我覺得有些奇怪,總感覺她好像還憋著什么話要說,便問道:“你今天怎么了,怎么這么高興,吃了蜜了?拜了個師有什么好喜上眉梢的。”

陳梓玥摸了摸自己的眉頭,說道:“有嗎,這么明顯嗎?”

“你說呢。”我搖了搖頭,呵呵一笑。

“那我告訴你個事兒,你要聽清楚了,你先不要告訴我你怎么想的,我要你想清楚了以后再來告訴我,知道了嗎?”陳梓玥突然嚴肅起來,搞得我一驚一乍的,還以為除出了什么事情,便問道:“怎么了?”

“我......有了。”陳梓玥低著頭,羞赧道。

“有了?什么有了?”我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哎呀,有了就是有了,有......有喜了!”陳梓玥擰著衣角,急著跺了跺腳。

我聽得一臉茫然,隨后臉上陰云倏然消散,露出了燦爛的笑容,驚訝地看著陳梓玥,有些不敢相信,問道:“你......你再說一遍?”

陳梓玥瞪了我一眼,罵道:“哼,你聾了啊,討厭。”

說完,陳梓玥便轉身往車子走去,我還停在原地,不知道是被突如其來的喜悅沖昏了頭腦,還是有些措手不及。

“你還愣著干什么,快上車!”

“哦,來了。”我回了下神,匆匆上了車。

車子一路開到了市委大院,看來姒瑋琪人是在姒九妹那里。出了這么大的事情,姒瑋琪肯定會先到這里來跟姒九妹商量。

剛一進門,就看見姒瑋琪正跟姒九妹談話,她穿一身黑色的衣服,純黑色的直發,黑色的瞳孔,直而又有點點翹的睫毛,白透的肌膚,身上總有一種冰冷的氣息,像一座冰山,有些肅穆。

看到我們進來,姒瑋琪便站了起來,直接問道:“歐芷人呢?”

我咽了咽喉嚨,像是做錯事的小孩子一樣,回答道:“丟了。”

注釋:

1、洛陽邙嶺無臥牛之地,發丘摸金,搬山卸嶺,印符術甲,鋤入荒冢:此句語出《鬼吹燈》,特意注明。

杨啸天知道他们的意思,安慰他们道:“你们放心吧!我自有办法,你们告诉七夜,我一定会带回仙草血莲。另外这段时间防止他们趁乱搞事情,你们所有人都不许离开竹林小屋。”

众人点了点头,封峂来到杨啸天的身边,将他环抱住,这才几天啊!发生了那么多事情,先是啸天不知踪影,然后自己深陷牢笼,差点被废,后来七夜三人遭人下药昏迷不醒,如今七夜又被人废了修为,再有啸天又要踏入危险之地。想着这些种种,封峂的眼泪再一次悄无声息的爬上了眼眶。

大山和胖子也走近来,一把将杨啸天环抱住。四人再次抱了好久。

安顿好一切,杨啸天踏出竹林小屋,只见他眼神中闪烁着杀意,他要去办一件事情,找人打听了一番,谷云、西杰他们此时正在忘忧阁中庆祝,他径直朝着拙学园而去。

果然来到忘忧阁外,就能听到里面一片欢喜庆祝之声。杨啸天站在门口,朝着里面大声咆哮,他今日必须让刽子手断命于此,至于谷云和西杰,他会亲自手刃他们,但不是现在。

人们见杨啸天在此怒喊,纷纷聚拢过来。

杨啸天再次大声喊道:慢慢的,聚拢的人越来越多。

“怎么,今日败得不够惨,还来送死。”西杰讥笑道。在他看来皇家学院的浮云能把七夜战废,你杨啸天又能算老几呢!毕竟人家可是皇家学院的佼佼者,同境界无敌的存在。

“浮云,你出来,我杨啸天现在要挑战你。”杨啸天并没有理会西杰的话,继续对着里面喊道。

“嚎什么!我在此。”浮云走了出来,冷冷的说道。

“今日你废我兄弟,现在我挑战你,要你命。”杨啸天缓缓的说道,但是字字透着冰冷的寒意。

“好啊!我正愁今日不过瘾呢!你来的正好,我接受你的挑战。”浮云高傲的说道,仿佛不把任何挑战之人放在眼里。

西杰心想,正愁没有机会找你算账呢!你自己却送上门来,只见他来到浮云身边,低声说了一句,然后面露笑意的盯着杨啸天,仿佛在说,我等着你。同时那双眸向外透着阵阵寒意,给人一股阴邪之意。

杨啸天一愣,在西杰的双眸中感受到了一丝熟悉的气息,但一时又想不起来。这蓝色头发的西杰自己在哪里见过,算了,不去想了,他双眸盯着浮云,似要将其吞灭。

于是两人在很多人的簇拥下前往广场战台,这时,只见一只浩浩荡荡的队伍出现在路上,为首的正是杨啸天和浮云两人,原本在路上行走的人,看到这架势,竟然不自觉的跟在队伍后面。

没多久,他们就已经来到战台之上。

“你刚才说你叫什么名字啊?我戟下不死无名之鬼。”浮云戏耍着杨啸天,因为在上一场对战七夜之时,虽然他战胜了,但是在战前,被人嘲笑,一直让他心中不爽,觉得今日不够完美,所以一上

这些石块被赋予虚神之力,只要触碰,整个人就会被虚神之力包裹,如同普通人溺水,第一次接触,常人能坚持半分钟已经不错,需要持之以恒的接触,直到可以坚持三个时辰以上,那时,就很有可能开眼,以肉眼看到虚神之力。

  唯有这样才可以踏入修炼虚神之力的门槛,否则终生无望。

  “退下”,一声厉喝,来自不远处一个身穿绿衣的女子。

  女子长发垂落石块之上,每一根发丝都带着朦胧光芒,目光凌厉,盯着陆隐。

  陆隐......

金非道:谁是你家大爷?黑衣汉臣亦皆震慑,奉表称臣,愿割土楚留香道:你不去追梧赶出来时,金并甲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不像主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逆行纪

午后方晴

逆行纪

五项全能王

逆行纪

尉迟蓝沁

逆行纪

奇异果008

逆行纪

风高放火天

逆行纪

凤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