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隐山宗之人。》。

施传宗也不知这人怎么来得这么再复活,并不一定在三少爷身上

星河一角。

块块大小不等的陨石,凌乱地摆布,陨石上血迹斑驳,散落着众多岩族尸体。

这片规模很小的陨石群,以岩族族人的尸体和鲜血为力量,在星河内飘逝着。

在每一块陨石上,都蹲伏着一头狮子般大的金岩兽。

脸色涨红着的齐全良,则是脸色一喜,有吕泽愿意出手帮忙,那么事情就简单许多了。

只是他们实在是自作多情了,如果他们知道,吕泽的出手,并不是因为他们的话,就会知道现在的想法有多可笑了。

男子想要反抗,但是吕泽的双手,死死地......

要知他若要造成霸业,就必定有朽无缘,十余年来,竟始终未能

“就是这里了!”白贺把ATV停在星舰废墟旁边。

因为空气中没有水分和其他腐蚀性气体,这艘不知道什么时候坠毁的星舰上,并没有留下太对岁月的痕迹,最后一个监测节点的质量雷达,就在这处残骸原有的雷达岛上,或者就是用这处残骸的雷达改造的。

这也是这里距离城市这么近,却没有人发现监测节点的原因。

大熊再次调整车顶机枪的角度,对准跟在车后的怪物:“你去安炸弹,我来拦住他们。”

“我要怎么做?”白贺跳下车,手里拎着几个磁性炸弹。

“挑支撑点、脆弱的地方,随便贴,把你手里的都贴上。”大熊一边说着,手中机枪开始连点,尽力压制住那些怪物靠近的速度。

白贺点点头,拎着炸弹包跳进星舰残骸中,很快便在自己认为比较薄弱的位置贴满了炸弹。

在做完这些后,他再次回到车里,发动车子离开。

几分钟后,星舰残骸中传出几声巨响。

“呼……”白贺长长出了一口气。“总算搞定了。”

“不对。”通信器中突然传出严士巡的声音,“监测节点的信号还在。”

大熊骂了一声娘。

“不可能!”白贺喊道,“我专挑比较薄弱的地方炸的,这么大的爆炸,就算是一艘新星舰也给炸碎了。”

“的确没有摧毁,”严士巡说,“信号依然在,而且,一个轨道打击平台正在靠近,请你们务必小心。”

“走,回去!”大熊一拳砸在车顶上。

白贺原地调转车头,只是在他们来时的路上已经围拢了密密麻麻足有几百只怪物。

“操!老子这一百多斤肉,今天要交代到这里了。”白贺骂了一声。

ATV猛然加速,滚动的车轮掀起一道烟尘长龙。

几分钟后,重达几吨的ATV喷着弹雨,迎面撞上一只感染体,发出金属碰撞般的闷响。

那只怪物被整个撞飞出去,划过一道抛物线落在车前的地面上。

白贺没有停留,直接驱动车子从它身上碾压过去。

可车子刚刚离开,那只被撞飞的怪物竟然自己爬了起来,虽然整个脸部都被撞得变形,依然速度不减地跟在ATV后面。

“不行,根本打不完!”车顶武器舱位中的大熊吼道,“能不能想想办法,这么下去早晚会被他们围死!”

“砰!”一枚子弹不知从哪里射来,打在机枪塔的护盾上,被合金装甲弹飞出去,可依然吓了大熊一跳。

紧接着,密密麻麻的怪物群中,响起零星的枪声。

枪声并不密集,但大熊和白贺都知道,这种用大口径机枪都打不死的怪物越来越多地开始使用武器,想要再次靠近监测网节点,只怕更难了。

“刚才严老板是不是说,轨道打击平台正在靠近?”白贺突然想起什么。

“没错。”一直在通信频道中的严士巡说道。

“我记得你说过,之所以不能靠太近,是因为监测节点会把你识别为外来者,调动轨道平台攻击你们,”白贺说着,手里驾驶ATV在不断扑上来的怪物群中穿梭,“那这些怪物呢?会不会被识别为外来者?”

通信器另外一头的严士巡沉默了一会儿,应该是在问别的船员,半晌后才说道:“不知道。”

“那就试试看吧,”白贺说,“我想办法聚拢更多这种怪物,看看那个打击平台到底会不会动手。”

“我赌一个战后纪念币,你肯定疯了。”车顶上的大熊说。

“你有别的办法吗?”听着子弹大车体上的撞击声,白贺问道。

“那就赌一把!人死鸟朝天,老子快活了六十年了,也不算亏!”

ATV一边躲避到說有笑。

他們戴著耳機渾然不知外面有消防的聲音,旁邊有樓著火了!

火勢蔓延的很快,沒過多久開始蔓延到網吧電纜。

一瞬間,電腦全部黑屏,大家都開始往外跑,但奈何他們坐在靠里面的位置,逃命起來就沒有那么方便。

幾人的求生欲也是十分強,很快就來到門口附近,可惜就在馬上要出去的時候發現門口被大火堵住了,而且現在煙越來越濃。

“猛子、宇哲、偉杰、林岳快跑,別管我了。”

劉天大聲對他們喊到。

劉天因為剛才跑的太急,不小心把腳扭傷了,拖著疼痛的身體他也是到達了極限。

幾人看到自己兄弟還在后面,也是根本不聽他的話,一股腦的都沖了回去,還說兄弟要死一起死。

但煙霧并沒有因為他們的兄弟情義而散去,越來越多,最后導致吸入太多二氧化碳,幾人都昏了過去。

............

過了很久,劉天感覺自己睡了很長時間,頭也很疼。

醒來他發現自己現在是在一個陌生的地方:“啊,頭好疼,這是哪,我是在醫院嗎?”

“你沒事吧?叫你裝死,你都快真死了,睡了幾天了,感覺怎么樣,錢已經到手了,下次注意點,再干票大的。”

跟他說話的是一個滿臉胡子手上還在把玩撲克牌的男子。

“你是誰?”劉天詫異的看著他。

“你是不是被炸糊涂了,連我都忘了嗎?我是老崔啊。”那名男人對他說。

老崔?老崔是誰,劉天想了一會也沒想起有哪個親戚朋友叫老崔的。

劉天摸了摸自己的臉:“啊,我怎么長這么多胡子。”

趕緊起身找到一面鏡子看了看,發現自己變成了一個毛發濃密帶著成熟大叔氣質的男人。

這可把他嚇一跳,怎么自己變成這樣了?不過乍一看好像還挺帥。

“行了,別看了格雷福斯,你沒有毀容,還是那么帥,該走了,聯邦的人等下又跟上來了。”老崔對他說到。

格雷福斯?那不是法外狂徒男槍嗎?

他是在和我說話嗎?這房間也沒有第三個人呀,難道我穿越了?

再看看自己的臉,好像有男槍那味了。

而且他說自己是老崔,怎么那么耳熟,那現在既然我是格雷福斯,那老崔是不是就是卡牌大師崔斯特?

看著他一身行頭,還有手上的撲克牌,確實像那么回事。

這可把劉天給整懵逼了。

在他還處于懵逼狀態的時候,突然,一聲劇烈的碰撞聲,門飛到了墻上。

一名穿著警察制服,兩個拳頭比他頭還大的女人說道:“原來你們躲在這,這次別想從我的鐵拳下逃走,凱特琳,看好出口,別讓他們兩個跑了。”

這又是怎么回事?好像來者不善啊!

而且這個女的拳頭怎么那么大,她還說啥?凱特琳?那不是皮城女警的名字嗎?難道我穿越到皮城來了?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隐山宗之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夏邪

俗人汪

夏邪

午夜幽魂

夏邪

骨灰级烟鬼

夏邪

比迹

夏邪

蓝色星轮

夏邪

丨林暮烟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