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那个家伙(九)》。

荆无命忽然笑了。他也和上官金你就这样开始动刀了?”藏花问

038

钱水已经与水精灵合为一体,想要躲过水精灵直接攻击钱水本身,现在看起来有些不太可能了,小杰一时有些慌神。

嘣!嘣!嘣!

三道清脆的声音响起,赵小飞目光坚毅,手中箭矢不断射向钱水。

既然羽箭能够穿透水精灵,纵使缓慢也能够对钱水造成阻扰。

“小飞,继续压制!助我一击!”小杰的一个眼神,便让赵小飞明白小杰的意图。

小杰看到钱水躲避羽箭的同时,水精灵便会暂时脱离钱水的控制。

如此!或许自己能够冒险一试!

一道淡绿色的光泽在小杰身上开始闪烁。

治疗护符!

小绿在小杰身上释放一层治疗护符,意在小杰受伤时能够第一时间进行治愈。

虽然依靠预先存在身上的治疗护符其治愈能力无法同治疗术相比,但却能够在第一时间为伤者进行治愈。

以小绿的能力,暂时还无法在小杰战斗的同时,源源不断的为其治疗,如此耗费元素力量的方式,小绿是无法承受的。

嘣!嘣!嘣....

弓弦之声不断响起,飞羽连续不断的破空而出,化作无数道利剑刺向钱水的要害。

看透赵小飞的意图,钱水已经不再一味的躲避箭矢。

钱水控制水精灵将双手抵挡在身前,水精灵发出一阵咆哮扑向赵小飞。

近身搏斗是赵小飞的弱项,自然赵小飞不会想着试图与钱水贴身对决。

绿色的藤条像一条巨蟒般将水精灵缠住!

紧绷的藤条不断收缩,试图将水精灵击溃。

虽然藤条看起来非常粗壮,但仍旧没有将水精灵制服。

沮——!

一声震耳欲聋的声音直冲天际!

水精灵陡然变大,将藤条撑破!

残藤破条失去控制,掉落在地面上,消失不见。

“雕虫小技!”钱水不屑的挥舞着左拳砸向身侧,向扑过来的小杰发起攻击。

嘣!嘣!嘣!

跃向后方的赵小飞见水精灵的胳膊离开胸前,三发箭矢再次扑向身在水精灵体内的钱水。

钱水并未因此暂停对小杰的攻击,水精灵的右胳膊挪移,将扑过来的箭矢挡下。

澎!澎!澎!

飞驰的箭矢眨眼间没入水精灵的胳膊内,随后破水而出,再次刺向水精灵的胸口,目标直接躲在水精灵体内的钱水。

但被水精灵胳膊阻挡大部分动力的箭矢并没有如赵小飞所料射入水精灵体内。

砰!砰!砰!

三支箭矢射到水精灵胸前,被反弹而下,掉落在地面之上!

现在钱水控制着水精灵,其攻击速度有所提高,但与小杰相比,还是差上许多!

小杰向一侧飞跃,躲过水精灵的攻击,双拳冒着烈焰出击,扑向水精灵的左侧部!

滋!

双拳的烈焰触碰到水精灵的身体时,瞬间一阵水气上升,而小杰则一头扎进水精灵的体内。

水、火并不相容!

身在水精灵体内的小杰顿感来自四周的无尽压力,难以呼吸的小杰似乎马上就要窒息,整个脸色非常狰狞,脖子上的青筋犹如小蛇盘旋般,清晰可见。

正直视小杰做法的钱水难以置信的盯着这位控火者。

“难道想要在完全是纯净水元素的水精灵体内击败自己这个水系术师?”钱水心中诧异道。

噗嗤!

钱水忍俊不禁,笑出声来!但还是仔细观察着小杰的举动。

这只是对决,万一将这个“白痴”在这么多围观人群眼前搞死,也难以善后。

所以钱水打算让其受完折磨便放他出去,毕竟自己还不想找那么多麻烦。

挣扎着!嘶吼着!

但这并不是小杰受到窒息的狰狞,而是小杰将自己全身的力量完全释放出来。

就在这完全是纯净水元素的水精灵体内,小杰的身体周围开始燃烧起来。

水中火花!

随着小杰身体燃烧,挤压在小杰身体四周的水元素与火元素开始相互碰撞、爆炸!

嘭!嘭!嘭!嘭.....

无数小气泡在水精灵体内形成,火与水顿时沸腾起来,蒸汽形成一团迷雾,在上方盘旋。

此时!钱水已经感觉到问题所在,躁动的水元素似乎濒临破裂,原来这家伙的目的并不在此,而是想要将自己的水精灵击溃!

有些无法控制水精灵的钱水索性让水精灵消失,以再次凝结。

虽然这样会耗费元素力量,每一次重新凝结的水精灵要比上一次弱上些许,但钱水并不想在水精灵体内与小杰硬抗下去。

因为,这样便会使小杰受到生命威胁,而钱水并不想、也不能这么做。

嘭!

当水精灵消失的刹那间,赵小飞

“飄血!!飄血!!”

急促的呼聲,讓軒轅斷眼睛都亮了。

還真來了!

只見血冷寒以肉眼難辨的速度嗡的一下就沖了過來,到了煉器坊后根本不看軒轅斷,就囫圇掃了一圈:

“西門飄血呢?”

“啊?”軒轅斷還沒有回過神,怎么也想不通葉楓怎么就能算到這些。

“啊什么啊?本將軍問你飄血呢!!”

“哦,飄血他被帶走了!”

“什么?誰把他帶走的?”血冷寒的聲音明顯一寒,里面夾雜著熊熊火氣。

“血族......

小鱼儿道:“只要磕叁用另一种更直接的法子

周幽王和褒姒、虢石父三人,本就是喜好玩乐之辈,听这个名叫小四的男宠有此提议,自然是大感有趣,纷纷询问怎么个玩法。

王小四仔细想了想,不敢提那些在现实世界中的酒吧里常见的游戏,免得被周幽王察觉出异常,于是大大咧咧的说道:“干脆简单点,玩猜单双吧!”

“猜单双?”褒姒好奇的问:“怎么猜?”

王小四取过一个陶碗,说道:“拿些谷粒来,每次抓一小撮投入碗中,两人对赌,猜错的一方连干三大杯!咱们轮流坐庄,对完所有人就换下一个上庄。”

他顿了顿,接着道:“旁边观战的也可以押注,输了的话就陪着喝一杯,赢了的话,那么对方就三杯加一杯。”

“好!有意思!”周幽王听得哈哈大笑:“寡人赌性最重,这个把戏甚是合意。来人啊,取谷粒来!”

褒姒道:“哎~大王,谷粒那么粗鄙的东西,如何使得?妾身那里有一斛玉珠,只比豆子略大些,不如用它来玩。”

“也好也好,美人儿真是雅致,就用玉珠。”周幽王乐的眉开眼笑。

既然是王小四提的建议,器具备齐,那自然由他首先坐庄。

在众人的注视之下,王小四轻轻抓起一把玉珠,哗啦一下丢在碗中。玉珠子在陶碗里面上下弹跳,一时间令人眼花缭乱。

趁着这个功夫,王小四迅雷不及掩耳的抄起旁边的团扇,猛地盖在碗上,挡住了所有人的视线,只能听到珠子在碗里叮咚作响的声音。

“怎么样?谁先来?”王小四一脸倨傲的表情。

周幽王琢磨了一下,道:“我先来!单!”

王小四微微一笑,又问道:“有没有人跟庄?”

大家都是头一次玩这个游戏,抱着谨慎的态度,没有应声。王小四点点头:“好,既然大王猜单,那我就押双啦。开!”

随着话音,团扇被刷的掀起来,众人不禁齐齐探头往碗里看,虢石父身旁的美貌宫娥仔细一数:“十七颗!大王赢啦!大王赢啦!”

周幽王高兴地哈哈大笑,胡子都不住颤抖。王小四则一脸无奈,接过侍女送上来的美酒,连干了三杯。

接下来,褒姒、虢石父、赵亮和宫娥轮番上阵,各自有输有赢,整圈算下来,王小四一共喝了九杯。

周幽王看着开心,嚷嚷着要来坐庄,趁大家不注意的功夫,赵亮偷偷问王小四:“四哥,您这是演戏呢?还是真玩儿命呢?”

王小四喘着粗气,低声骂道:“我演个屁戏!本来用谷粒的话,我还可以事先在手里偷藏上一颗,然后凭借过人的眼力和手法,调整输赢结果。没想到褒姒那个鬼婆娘,居然要用玉珠子来玩。那个鬼珠子叮当乱响,根本没法偷鸡!”

赵亮瞠目结舌道:“卧槽,那岂不是只能硬拼了吗?”

“没关系,幸好老子设计了轮庄制。大家轮流来,谁也少喝不了。”王小四咬牙道:“你赶紧找个借口溜出去,想办法联络屠处长。这里有我呢,老子跟他们拼啦!”

赵亮目光中充满了敬意,拍拍王小四的肩膀:“好汉子,你顶住,我先撤!”

“喂?喂喂?喂喂喂?”

赵亮借口要上茅房,跟周幽王告了个假,匆匆忙忙的跑到外面寻找信号。他一边在后宫里四处游荡,一边不断拨打反穿局的号码,呼唤着他朝思暮想的屠处长。

转悠了一大圈,赵亮还是没能接通现实世界的联系,他不禁气的破口大骂,埋怨装备中心给的都是水货。正在气头上,两个宫内侍女忽然挑着灯迎面走过来,乍一见赵亮,吓得赶紧施礼。

赵亮指着前面不远处挂着一盏小灯的地方问道:“那里是干什么的?”

一名侍女答道:“回禀大将军,那是宫中婢女的如厕之所。”

如厕之所?厕所?而且还是女厕所?!赵亮心念一动,一股尿意油然而生。卧槽,这一整天都没放过水了,刚才又喝了那么多甜酒,现在憋得实在有些难受。

赵亮抬步朝着厕所走去,两名侍女对视一眼,其中一名侍女说道:“将军,那里是下人们使用的,您可以去偏殿,那里有净桶。”

赵亮摆摆手:“哎呀,老子憋不住啦!先上了再说。”侍女们眼看没法,只得赶忙起身,在他后面紧紧跟随。赵亮好奇的问道:“你们这是要做什么?跟着我干嘛?”

“将军,按照规矩,奴婢们服侍您方便。”

赵亮一听说两个小美女要伺候自己上厕所,于是尿意更浓了,他顾不上再说话,连忙三步并作两步的冲进了前面的小屋。

“哎呦我的妈呀!将军你这是干嘛呢?!”侍女们发出一阵惊呼。

赵亮奇怪的望向她们,不知道对方为何会有如此反应。就在这时,他忽然感觉到

“我擦……這一萬塊給得值啊。”

徐浪戴著墨鏡,站在原地,一臉驚嘆。

通過這墨鏡,他看到了整座惡龍山的全方位圖,總之,每一個方向都可以。

現在,他還從地圖導航上面找到了自己的位置,以及周圍的所有景物分析圖,并且,也發現了前方有一個洞穴。

“嘖嘖嘖……厲害了。”

徐浪又是一聲感慨,“我現在最需要的就是這玩意啊……要不然,我估計得好幾天才能找到那洞穴。”

就在此時,墨鏡又給他提供了好幾條前往目的地的山路,有的比較平......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那个家伙(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剑仙逐风

是十五吗

剑仙逐风

纸生云烟

剑仙逐风

孤十壹

剑仙逐风

弗洛伯伯

剑仙逐风

丰西

剑仙逐风

迷糊的龙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