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绝世小剑》。

一个女孩子被一个英俊的青年人“是谁?”叶开道:“是我自己

胡冰背負著家族使命,尋找秦始皇陵寶藏對她來說好比是一個“魔怔”,勸說她放下估計是不可能了。

昨天我向她提出,能不能把果胖子放了,既然已經在一起了,再把果胖子當人質,她應該也抹不下面子。胡冰答應了,但理由卻不是因两人打了半注香时间,愣是没分出胜负。

  陆隐饶有兴趣看着,要动真格的了。

  虚月用出了虚神,一个个虚神自凝空戒甩出,其中最厉害的一个虚神足有她体内双......

小鱼儿笑道:原来你还是一番好。至是,主计者请复崇宁之数,

【安州市理工大學】

白若宏和秦羽姝在車站匯合后已經臨近下午,兩人隨便吃了點東西便來到了潘勝強曾經任教過的第一所學校。

“大叔,潘勝強教的是哪個系啊?”這是秦羽姝畢業以后,再一次的走進校園。

“生物科學院——”白若宏看了一眼學校的地圖,“你大學上的什么?”

秦羽姝隨口一答,“金融。”

白若宏點了點頭,按著地圖上的指示朝生物科學院走去,“那你現在畢業了,工作找到了嗎?”

“沒有——”秦羽姝搖了搖頭,“在找到我爸的真相之前,我不想去工作。”

“那你沒工作,就等于沒有收入來源,平常的生活怎么辦?”

“我二叔會幫我的,他很疼我。”秦羽姝說到這個名字的時候,情緒瞬間低落了下去。

“你二叔是做什么的?”

秦羽姝擺弄著自己的衣角,“他在云清市一個科學機構上班,具體的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研究一些化工,生物,物理等等。”

“那你二叔沒自己的孩子嗎?”

“有啊——”秦羽姝的目光變得空洞起來,“她自殺了。”

白若宏愣了愣神,“對不起啊,我不知道你家里的事情。”

秦羽姝擺了擺手,“沒事,抑郁癥很多年了,或許死對我姐姐來說是一種解脫吧。”

秦羽姝這兩句平淡的對話讓白若宏對她有了一個重新的認知,本身就是單親家庭長大,同年齡段的姐姐也不幸離世,多少來說都有些悲慘。

“到了吧。”秦羽姝指了一下面前這棟樓的牌子,‘生物科學院’五個大字金光閃閃的掛在上面。

白若宏點了點頭,帶著秦羽姝走進了大樓。

【院長辦公室】

白若宏來之前便托任雯跟生物科學院的王院長打了招呼,否則的話很有可能會撲空。

“白警官,任隊長都跟我說了,早上接到電話的時候也很詫異,沒想到時隔7年,你們還在為老潘的事情奔波。”王院長將兩個紙杯遞到茶幾,坐到了兩人的對面。

白若宏輕笑了一聲,“王院長,我知道7年前任隊曾經來過你,問了當時潘勝強的情況,但是現在又出現了新的情況,所以云清那邊派我過來調查清楚。”

“關于潘勝強在你們院任教的情況你能說一下嗎?”白若宏示意了一眼秦羽姝,讓她做好記錄,在來安州市之前,白若宏特地告訴了她錄筆錄的方法。

王院長將后背倚靠在沙發上,開始了回憶,“老潘在來我們學校之前是在外省的一家大專任教,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應該是他40歲的時候調到了安州市。那時候我們學院剛剛成立,師資力量也不算特別雄厚,于是就對外招聘,老潘呢工作經驗豐富,最后順理成章的當了我們學院的一位老師。”

“我跟老潘的關系基本上都是維持在工作上面,他在學院的這10年是絕對的功臣,不管是對外交流,還是學術建設,都在里面起了很大的作用。后來青州大學把他挖了過去,我也做過挽留,但是沒辦法,人家青州大學是重點高校,不管是薪資待遇還是住房問題都是我們學院沒法給的。”

秦羽姝朝著白若宏

 叶风流站在迷你蓝色星球上看着周围不断变换的浩渺星穹,回想着连续几个剧情世界中面对诸神围剿时那惊险一幕一幕。

良久他才长长的吁了一口气,感到一种仿佛重获新生、冲出牢笼的轻松与愉悦。

“最艰难的时刻虽然过去了,但未来的路依旧充满危机。我还是不能疏忽大意,要继续贯彻低调行事的基本方针啊!”

“对了,已经好久没有触发关于妹妹的回忆片段了,也不知道是记忆中就这些回忆了,还是得等遇......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绝世小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火神之徐飙

饮洲

火神之徐飙

游戏姬

火神之徐飙

天下无病

火神之徐飙

武文弄默

火神之徐飙

月半貔貅

火神之徐飙

若雪三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