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北凉扛纛之人》。

轉眼之間,又是二十年的時間過去,

在這段時間里,李瀟就坐鎮在巫神殿中,哪也沒有去。

每天按時召開朝會,聽取眾位巫族高層的意見。

沒事的時候,李瀟就煉化精神世界的法則之力。

如今李瀟精神世界中的法則之力終于被他完全煉化完成。

將法則之力完全煉化之后,李瀟的實力也恢復到掌控七道法則的實力,只是精神世界仍然沒有恢復連接,這就讓李瀟感覺很無奈。

如果能將李羽等人召喚出來,他起碼有些幫手,最后對付那些掌控法則的兇獸之時,應該會簡單不少。

可是現實沒有如果,現在李瀟只能靠自己了。

不過雖然沒有李羽等人幫忙,巫族卻是給他帶來了一個驚喜。20年間,竟然有八人突破到掌控法則之境,加上原本的桑迪,雖然沒有達到十人之數,卻也相差不多。

再加上又有不少少年成長起來,達到了大巫之境,整個巫族實力,比起李瀟剛剛進入第二層夢境之時,足足強了十倍不止。

可是一想到要進攻兇獸庇護的部落,李瀟心中就涌起一陣陣的危險感。雖然不知道這股危險來源于哪里,可是他卻明白,那些兇獸肯定不會簡單。肯定有他不知道的強大兇獸隱藏在暗中。

那應該就是第二層夢境世界的守關boss。他現在的實力雖然已經很強,但是應該還不是那只兇獸的對手。

想明白這一切,李瀟就迫切的希望進一步提升一下實力。只是現在他精神世界的法則之力已經消耗一空,再要提升實力,只能殺戮夢境生物。

現在他這邊的夢境生物全都是未來的戰斗力,他有些舍不得殺,而兇獸實力強的早就跑到對面去了。

議事大廳眾人看到李瀟又開始發呆,已經習以為常的眾人都將眼神盯向了桑迪,那意思是,麻煩您老提醒下巫神吧?

桑迪看到眾人的眼神,恨不得怒罵出聲,“這幫狗日的,每次都讓他去觸雷。”只是大殿之中,唯有他和巫神伽勒最熟悉,其他人雖然有一些原狩獵隊的成員,但是他們當時只是狩獵隊中最年輕的小菜鳥,巫神大人能不能認識他們還兩說。

桑迪在眾人的注視下,無奈的走出隊列,恭敬的問道,“巫神大人,請問什么時候對兇獸發起進攻?”

李瀟聽到桑迪的聲音回過神來,沉聲道,“今天,就可以開始進攻了。傳我命令,九位神使全部出動.......”

桑迪疑惑的問道,“巫神大人,您不去嗎?雖然我們有九個人,但是實力大多都是剛剛突破,只掌控了一道法則之力而已。您不在的話,我們可不是那四頭畜生的對手。”

李瀟罵道,“你能不能聽我把話說完,一點規矩都沒有。下次再敢打斷我的話,我就把你的舌頭割下來。”

聽到李瀟的話,雖然知道恐嚇的成分居多,桑迪還是忍不住打了個寒顫,站在那里一句話也不敢多說了。

李瀟看桑迪閉嘴,才繼續說道,“這次進攻不是總攻,我希望你們九人每人帶50名大巫,然后給我去抓兇獸。”

桑迪這時候突然一腳將邊上的一個神使踢出了隊列,然后給他使了個眼色。

那人無奈的問道,“巫神大人,請問讓我們抓兇獸做什么?”

桑迪聽到那人的問題,滿意的點了點頭,不愧是我的兒子,一個眼神就知道老子要問什么,沒白疼他。

李瀟沒好氣的道,“你管我?你們父子都那么愛說話,明天開始,你們每天要是不給我說夠1000句話,就別想睡覺,知道嗎?”

懟了桑迪兩人一句,李瀟繼續道,“給我在巫神殿前建立一座祭壇,記住那些兇獸必須給我抓活的,懂嗎?”

雖然眾位神使不知道李瀟要那么多俘虜做什么的,但是既然要建立祭壇,那就是要祭祀嘍。

只是不知道巫神要祭祀的是誰,本身他就是種族最強的存在,是需要被祭祀的存在,難道是祭祀真正的神靈?

李瀟沒管他們的想法,直接揮手道,“速度去辦吧,我要每天見到最少1000頭活著的兇獸送到我面前。明白嗎?”

九人連忙恭敬行禮,出去挑選跟隨者。

.............

第二天一早,李瀟剛剛起床,就有侍從前來匯報道,“巫神大人,外出的九位神使大人都已經回來了,俘虜的兇獸也已經帶到殿外。”

李瀟聞聽此言顧不上洗漱,連忙跑出大殿,只是看到九位神使帶回來的兇獸,李瀟鼻子差點沒氣歪了。

是我沒數清楚,但有你們這么鉆空子的嗎?

你瞅瞅那些兇獸,最強的也只有煉神三重的樣子冷戎組長光從外表看的話,誰也不會想到都是百歲之人,但兩個人的相處方式還真是挺特別。

元化星少有的露出了一點笑影。

冷戎不滿地又說道:“您看看,好好的座談會,都沒有自由言論,還讓小輩看到您不雅的一幕,嘖~您真得改改了,揪耳朵多邪性啊。”

正在這個時候,門被敲響了。

“進來!”

“局長,顧雨醒了。”

六孛局D區

顧雨感覺眼皮非常地沉,不同于以往的昏迷,這一次她感到無比的漫長和勞累。

如果不是那似夢非夢的云霧中,那雙眼瞳里帶著毒蛇般的目光讓她感到灼痛,她可能一直會陷在那種詭異里無法蘇醒。

視線前方的窗簾半拉著,窗臺上的一盆不知名的植物,張開著古怪的葉輪朝向陽光。

顧雨一陣恍惚,在確定了自己已經蘇醒并且是真的回到了現實中后,她開始認真的思索起自己究竟怎么了。

如果從呱呱洞算起,到這一次昏迷,她已經陷入那種奇怪的他人視角有三次了,并且每次都以看到那雙有些熟悉的眼瞳為終結。

她和那雙眼瞳之間,似乎出現了某種關聯。

顧雨從前認為,這種狀況只是偶然,應該是由那次中了呱呱洞里的迷幻物質引發的后遺癥。

然而事不過三,這次之后,她完全可以肯定,這不但是后遺癥,連那些真假難辨的畫面內容,也顯的異常真實。

只是那些內容看起來說不上的古怪和詭異,還有一種時空錯亂的感覺。她現在想想,就像是穿到了他人的記憶之中,又或者正在經歷著那些事。

那個視角的擁有者究竟是誰呢?會是擁有那雙虛無縹緲美麗眼瞳的人嗎?會是親吻元化星的那個人嗎?會是同一個人嗎?

這些謎團漸漸撕咬著顧雨的心,讓她有些坐立難安。

想要查清楚夢中的那些事情應該是很難的,甚至是毫無頭緒的。

唯一的突破口,便是夢里跟元化星有關的那個人,所以最簡單快捷的方法就是直接去找元化星問一下。

可是顧雨覺得這件事又有些難以啟齒和冒失,畢竟她像是窺探到了元化星的秘密,而且她也不知道該以什么方式去問。

顧雨動了動,身上感覺并沒有不適,她慢慢坐了起來。

屋子里還有兩張床,但都空著,她長舒了一口氣。

她將手放到了臉頰上,光滑細膩溫潤的觸感剛傳來,她的手卻一抖,某個時刻的記憶觸動了她神經,她突然想起了造成這一次昏迷的緣由。

在魚塘的時候,她記得進到那間屋中,叫申行的男人假裝拿出一張發票遞到了她的手中。

她沒有預料到這個男人是如此的明目張膽,也沒有發現這個男人的可疑之處,她認為一門之隔,外有蘇軼,這個男人怎么可能毫無顧忌的對她下手。

所以她的警惕心松懈了一點,在看到那張發票上根本不是魚苗信息的時候,她還全然不知男人的怪異觸手已經向她伸來。

顧雨在六孛局里比較年輕,所以能力和經驗弱一些也是正常,但即使她再怎么弱,跟普通人相比,或者跟兩年前的元化星相比,能力已經是異于常人了。

所以等她發現那可怕的觸手打算纏裹而來,她也沒有時間躲避,她用了一種反常的做法,讓那個男人也為之一驚。

躲不過,所以她順勢用手抓住了那條觸手,然后順著過來的方向狠狠的用力揪扯了一把。

陰爻人的力氣是非常大的,這一揪,連帶著男人的身體失去了一點平衡向前抻了一下,這使得男人看起來還一點狼狽和吃驚。

這種膽大的做法和不畏怪異觸手的丑陋模樣,一方面是由于本能應對,另一方面是拜呱呱洞那些經歷所賜,她似乎對觸手類的玩意兒已經有那么一丟丟習慣了。

不過她本能的揪扯完,又瞬間慌張起來,因為這個男人已經不再是人類的模樣。

男人上半身出現的四條須狀的觸手,還沒等她看清,就迅猛的同時向她襲來。

她當時反應也是很快的,但還是被其中一條觸手擊中了肩頭。

衣服被穿破,血也隨著傷口流出,但這個男人也一下怔住了。

顧雨不知這男人為何會停止了攻擊,她顧不上肩頭的疼痛,趁這個間隙打算拉門而出。

手還沒接觸到門把手,腿部便被纏繞住了,觸須一下將她拖到了男人身前。

一切都是電光火石之間,顧雨感到一團冰涼而腥臭的黏液落到了她的面部,她感到渾身酸麻起來,隨后聽見男人說了一句奇怪的話語,她便昏厥了過去。

“神選者?”

阴九幽怔了半晌,道;就算他不了没有?”龙城璧点头:“那是

贾洪涛连连摆手,“冯导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那你相信?”

冯叶歪着脖子,想了想,嘿嘿笑着说:“你还别说,我也有点不信。但是听周凌薇的语气不像开玩笑,别管真的假的,先准备上也费不了什么事。”

时间来到了下午两点半,首映式的氛围开始上来了。外面墙上几块大液晶屏,滚动播放着《苏河》的主演及海报,附近的一些单独广告牌立在两侧,不时有闻讯而来的影迷合影拍照。

记者们架着摄像机,拍摄走过红毯的明星富豪,个别出名的单独围住一顿长枪短炮。

此时港岛的娱乐氛围,要比大陆强上不少,记者们与狗仔的积极性,也到了一种匪夷所思的程度。

因此,哪怕是一部国产的文艺爱情片,在这个娱乐至上的港岛,仍旧产生了一定的影响。甚至有些小明星不请自来,就是为了在冯叶这个国际导演面前露个脸,以便获取出头的机会。当然,对于港岛一线明星和一线导演,此时他们对大陆还是不屑一顾的,故此到来的名人并不是很多。

“你好,请打扰一下。”记者随意找了一个观众上前询问。

“你好。”那人正在拍照,见记者过来,对着镜头做了一个胜利的手势。

记者将话筒递到了他的跟前,“请问你是来参加《苏河》的首映式吗?”

“是的。”

“这毕竟是一部大陆片,你为什么想来看呢?”

那人摇摇头,“我倒是没关注什么大陆片和港岛片,我只是单纯的想看一部爱情片。据说这部电影获得了第29届鹿特丹国际电影节最佳影片,这应该是一部不错的电影,所以我想来看看。”

“那么你对本片的导演和主演了解吗?”

“不怎么了解,那个女主角倒是挺漂亮的,眼睛大大的,符合我的审美标准。”

“哈哈,好的,谢谢您的配合,祝您有一个愉快的观影体验。”

冯叶刚刚走上红毯,也被一群记者围住了。

“冯导你好,请问你作为大陆的电影导演,为什么选择在港岛进行首映?是不是觉得港岛的电影发展,要远远强于大陆的电影发展?”

“冯导你好,这次在港岛举办电影首映式你有什么感想?”

“冯导你好,刚刚听说《苏河》获得了第15届巴黎国际电影节最佳影片奖,这是一个了不起的荣誉,请问你觉得这部片子比港岛爱情片好在哪里?”

“冯导你好,请问你的下一部片子,是否考虑与港岛明星合作?”

“冯导你好,你的影片中都是大陆演员,请问你是不是看不上港岛演员,因而不用他们呢?”

“冯导你好......”

冯叶总算是见识到了港岛记者的难缠与刁钻,心中暗骂脸上却是春风满面,有条不紊的与记者打着“太极”。

当任平生一行到达影院门口时,正巧慕仙琼的车也刚刚赶到。

“看!是慕总来了。”刘玉丽眼尖,慕仙琼一下车就看到了她。夫古之帝王,岂必多才而自为之?为之有要,而居之有道。是故以汉高皇帝之恢廓慢易,而足以吞项氏之强;汉文皇帝之宽厚长者,而足以服天下之奸诈。何者?任人而人为之用也,是以不劳而功成。至于武帝,材力有余,聪明睿智过于高、文,然而施之天下,时有所折而不遂。何者?不委之人而自为用也。由此观之,则夫天子之责亦在任人而已。窃惟当今天下之人,其所谓有才而可大用者,非明公②而谁?而明公实为宰相,则夫吾君之所以为君之事,盖已毕矣。古之圣人,高拱无为,而望夫百世之后,以为明主贤君者,盖亦如是而可也。然而天下之未治,则果谁耶?下而求之郡县之吏,则曰:“非我能。”上而求之朝廷百官,则曰:“非我责。”明公之立于此也,其又将何辞?嗟夫,盖亦尝有以秦越人之事说明公者欤?昔者秦越人以医闻天下,天下之人皆以越人为命。他日,有病者焉,遇越人而属之曰:“吾捐身以予子,子自为子之才治之,而无为我治之也。”越人曰:“嗟夫,难哉!夫子之病,虽不至于死,而难以愈。急治之,则伤子之四支;而缓治之,则劳苦而不肯去。吾非不能去也,而畏是二者。夫伤子之四支而后可以除子之病则天下以我为不工而病之不去则天下以我为非医此二者所以交战于吾心而不释也。”既而见其人,其人曰:“夫子则知医之医,而未知非医之医欤?今夫非医之医者,有所冒行而不顾,是以能应变于无穷。今子守法密微而用意于万全者,则是子犹知医之医而已。”天下之事,急之则丧,缓之则得,而过缓则无及。伏自明公执政,于今五年,天下不闻慷慨激烈之名,而日闻敦厚之声。意者明公其知之矣,而犹有越人之病也。辙读 《三国志》,尝见曹公与袁绍相持,久而不决,以问贾诩,诩曰:“公明胜绍,勇胜绍,用人胜绍,决机胜绍。绍兵百倍于公,公画地而与之相守,半年而绍不得战,则公之胜形已可见矣。而久不决,意者顾万全之过耳”夫事有不同,而其意相似。今天下之所以仰首而望明公者,岂亦此之故欤?明公其略思其说,当有以解天下之望者。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北凉扛纛之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梦兮花已落

永攀

梦兮花已落

才不是妹控

梦兮花已落

范小东

梦兮花已落

发道

梦兮花已落

我愿随风归去

梦兮花已落

东北老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