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白波贼》。

说到第十三个字时,他的剑但却自觉这番话说的义正词

“沒問題!東方曄,馬上給唐總打電話,讓她再多準備一個億的資金!”

“是!”

南方樺干脆利索點頭。

當著北川東升的面,直接給唐芊芊撥了一個電話!

電話那邊的唐芊芊一句廢話沒有,甚至也沒問他們要錢干什么。

只說了一,有壯勞力的人家就會抽出人手來,自發摸到麒麟山去打野味。

麒麟山占地廣,原始森林多,里面的動物也多,王初一年輕的時候也沒少上山去禍害,弄個野雞野兔那是常事兒。

有個冬天,隔壁村里又有人相約進山打獵, 萬萬沒想到,這一去,差點害的一個村的人全滅。

她并不后悔,也无怨尤。生命中这么冷,一个人心里若是没有恐

黎殇看到黑衣人想要拼命,他也准备使出全力一击,忘忧剑决第一式。

“剑贯万心。”

忘忧剑一共有十一式,可他只学会了前三式,也只能学三式,因为黑龙给他的功法灵技并不完整。

但这前三式也已经非常的强大,不过他还是低估了对手。

虽然将对手击败,但灵虚境发出的纯灵力冲击,还不是一个灵空境能够轻易接住的。

“咔咔。”

此时黎殇感觉到胸口有骨骼碎裂,一阵剧痛传来,一口鲜血被黎殇吐了出来。

一旁的王松看到后连忙跑了过来,问道:“你没事吧。”

黎殇摇了摇头道:“无碍。”

王松看着那黑衣人恶狠狠的道了句:“这混蛋,竟想要同归于尽,怪我没有早点察觉。”

这时,那黑衣人缓缓直起腰,虽然已经没有再次反击的力气,但还是不想放弃最后能逃跑的机会。

王松看到后道:“我去把他杀了。”

黎殇拦住了他道:“不,前辈,我来吧。”

王松看着他道:“你这身体状况……”

黎殇朝着他微微一笑道:“让我来吧,我从没有杀过人呢。”

黎殇缓缓的走向了那名黑衣人。

“我即将到来的复仇之程,就从你开始吧。”

说完,黎殇一剑刺入那人的胸口。

“啊!”

随着一声惨叫,那人彻底的死亡。

黎殇将剑拔出之后,立马盘膝坐在地上,他此时已经灵力耗尽了,这一战虽然很惊险,但他却有了意外是收获。

王松走了过来问道:“你感觉怎么样。”

黎殇道:“我现在已经灵力耗尽,但我有希望,今晚突破瓶颈。”

王松此时也是感到万分的惊喜,道:“好,你安心突破,我为你护法。”

黎殇点了点头道:“好,谢谢前辈了。”

两个时辰过去了,此时已经是快要到凌晨了,黎殇缓缓的睁开眼睛,微微一笑道:“成功了。”

经过两个时辰的努力突破,总算成功了。

王松一直守在身旁,听到黎殇的话,欣慰道:“黎殇,恭喜你啊。”

黎殇笑了笑道:“这一切还是离不开前辈的照顾啊。”

王松道:“什么照顾不照顾的,都是些举手之劳而已。”

黎殇道:“不过还是得感谢您啊。”

王松扯开了话题道:“你现在身体有什么感觉没有。”

黎殇道:“有,而且很强烈,从刚才开始,我感觉到我全身上下,有一股不明水流顺着经脉流到了胸口处,这股水流经过我断裂的骨骼时,让我感觉到了它的格外温和,我觉得它照这样流下去,用不了多长时间我的伤口就可以复原了

挨了兩炮之后,嚴士巡總算學聰明了,明白如果自己想要出去,就必須得先解決掉地面監測網。

在大戰時期,47號行星曾是聯盟艦隊的一處重要前線基地,行星監測網十分嚴密,即使在戰后被聯盟荒廢,依然依靠自主運行機制,對行星表面進行嚴密的監測,作為外來者,嚴士巡的人一旦靠近監測網節點,就會引發警報,要想悄無聲息地破壞那些節點,沒有對本地熟悉的人幫忙,幾乎是不可能的。

好巧不巧,就在這個節骨眼上,北方的一座城市爆發了疫情,雖然沒有明目張膽地看,但嚴士巡愈發覺得,這次古怪的疫情,應該就是韓老板說的那種“跟以前不一樣”的事兒了。

但自打他進入這個星系以來,船上那條超遠距離通信專線就沒好使過,嚴士巡很清楚,要想跟韓老板報告這邊的事,自己只能想辦法先離開這里。

于是,一個星期前,他找到了白賀,答應以帶他和妹妹離開的報酬,雇傭他為向導,秘密尋找和破壞監測網節點。

這項行動必須是秘密進行的,否則,一旦被其他土著居民發現,他恐怕再也沒有離開的機會了。

“您……說怎么做,我們如果能做到,一定竭盡全力。”本來不打算說話的白賀,看到大熊一直在發呆,只能站出來表態。

嚴士巡把行星監測網的事跟三人簡單說了一下:“總而言之,就是這樣,我們的人不能隨便靠近監測網節點,需要你們幫忙搞掉一些節點——也不用太多,只要能給我的船留出那么三五百公里的窗口,咱們就能離開這鬼地方了。”

“你……”自從上船以來,一直沉默的大熊突然開口問道,“剛才說,你是什么集團的?”

嚴士巡答道:“格蘭特集團,是白山公司老板的產業。”

“白山公司是什么?”大熊接著問道。

嚴士巡像看白癡一樣看著他,突然意識到這里信息極其閉塞,這個老家伙大概是很久以前就被流放過來,以至于根本沒有聽說過這個在海盜界如雷貫耳的名字。

“你不需要知道這些,”他有些不滿這個老家伙的多事,“你只需要找到那些節點,關掉它,或者干脆直接炸掉它,其他的事情就不用管了。”

大熊沒有理會他的不滿,伸手指著他衣服上的粉色大鳥標識:“這是你那個什么集團的LOGO?”

嚴士巡低頭看了眼衣服上的標識,警惕地望向大熊,手里霰彈槍的槍口有意識地抬高了一些:“你到底是誰?”

大熊沒有說話,默默脫下外套,拉開背心,露出左胸上幾乎跟那個LOGO一模一樣的紋身。

雖然他已年過半百,但渾身上下的肌肉依然緊實,那處紋身惟妙惟肖,比繡在嚴士巡衣服上的看起來更加傳神。

嚴士巡的嘴唇哆嗦了幾下:“您……您是……”

他的話語中,不知不覺帶上了敬稱。

“我是熊茂春。”大熊重新披上衣服,“我看你船上不少人還穿著你這身衣服,就想問問你,火烈鳥還在不在?”

熊茂春是火烈鳥海盜團的創始人,三十多年前被聯盟用計抓捕,蹤跡全無。嚴士巡雖然是在那之后很久才當上老大的,但對這位前輩的事跡也是如雷貫耳。

“熊……前輩,幾個月前還在,”嚴士巡苦笑道,“不過,現在已經被格蘭特集團收編了。”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白波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我们在哪里见过

洛卿玖

我们在哪里见过

宇宙第一小可爱

我们在哪里见过

英霆

我们在哪里见过

休屠城

我们在哪里见过

梦到二次元

我们在哪里见过

渐进淡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