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仙子芳心》。

常空兩人離開廬州,到了清州府。

半月之后,來到一處山腳下,遠遠見山峰陡峭,山頂上還有些許白雪,松樹倚立山壁。

丁秋云道:

“走,我們上山,知道武林七大派嗎?”

“不知道,哪七派?”

“仙城山,金蓮寺,烏山派,封龍派,仙霞山,青衣派,南嶺派。這仙霞派是第五大派,可不是鬧著玩的。仙霞劍法聞名天下,派雖不大,人數只不過幾百人,但弟子在精不在多。”

“好,在哪里?”

“就在眼前。”

丁秋云笑道。

兩人在山下把馬寄在農戶家里,上來仙霞山。

兩邊山峰像刀一樣的立著,云在山腰處飄浮,松樹屹立,云海漫漫,尤如仙境。

常空道:

“像畫里的一樣。”

“當然,好看吧?”

“可以,這逛幾大派的好處就是可以看看名山風景。”

“順便讓你出出風頭,揚名立萬。”

“那是,多謝小姐給我這個機會。”

“又來。”

兩人把馬寄在山下人家, 上得山來,只見山門白壁青瓦,兩個道士正在山門前掃樹葉。

丁秋云通報了姓名,說明想上山拜見掌門棲真子。過了一會,一個老道過來,嘀咕道:

“嚷嚷什么?叫什么?”

“是追風劍常空和飛云劍丁秋云小姐。”

“沒聽過,什么來頭?”

“落霞山,和咱門這就差一個字。”

“什么門派!沒聽過,來干什么?”

丁秋云向前揖首:

“晚輩丁秋云、常空見過前輩。”

那道長上下打量兩人:

“嗯,好說,來此有何貴干?”

“是這樣的,我這位師兄初出江湖,對劍法很是癡迷,傾慕貴派劍法,所以想來討教幾招。”

“嗯?”道長道:

“你們是來打架的?”

“是切磋武學。”

“你們有什么劍法配和我派切磋?”

丁秋云對常空使個眼色,常空拔出劍,在山門前的空地上舞起來,為了讓老道看上眼,常空把劍術招式使得像花一樣,但見衣袂飄飄,身形騰轉閃挪,上下跳躍,如海中波濤上下起伏,又如風中勁草,隨風擺動,劍如游龍,身如驚鴻,劍隨身走,身隨劍行,劍氣咻咻,寒光閃閃。

兩個年輕道士看得眼發直,不住的叫好。

常空舞上一陣,收劍對老道抱拳:

“請多指教!”

退到丁秋云身旁。

丁秋云低聲笑道:

“原來你舞劍也這么好看,還以為你只會抱著劍亂砍呢。”

“打和舞不同,我舞的這些其實沒用。”

老道上下打量了一下常空:

“嗯,劍舞得不錯,就是華而不實,招式又太亂了,缺少名師調教,太雜,東西不像,南北不分,沒有套路,全是亂揮一氣。”

常空和丁秋云吃驚地聽著,丁秋云也生氣了:

“前輩,你講他劍法不行,那您老和他比試一下?也好指教他一二?”

“那怎么行?仙霞山劍法不可外傳,豈能隨意示人?”

一個鏟雪的年輕道士也道:

“我也看這劍法有些中看不中用,舞的是好,可劍法有些不倫不類,不像仙城山一派,不像封龍派一類,您師兄這是沒有進過名門大派吧?沒受過嚴格的劍法訓練。劍不像刀,是有門檻的,要有名師指導才行,自己亂練一氣,會走入邪道的。”

常空也疑惑起來,心想我是自己練的,難道真的要有名師指導?我是有哪些地方讓他們看出沒有師父指導沒進過名門大派?難道我的劍法是有大缺陷而自己不知?但是自己的武功是有很大缺陷,這自己其實是知道的,并不是他們說的這個。

丁秋云看了看常空,扭頭對他們道:

“劍法又何必講什么門派?能打能用就好,你們這么說,那你們來和他比試一下,我們實戰見真章,如何?”

三個道士互相看了看,方才說話的那個年輕道士道:

“我來!”

回去拿來一把劍,高聲道:

“領教落霞山劍法!”

丁秋云拔出自己的劍遞給常空,道:

“你那把是寶劍,用我這把。”

常空接過,丁秋云低聲道:

“不用客氣,給他點顏色看看,只別傷了他就行。”

常空點點頭,來到道士面前。

那道士向常空一揖,擺個姿勢,長劍“嗖”的就刺了過來,常空伸劍向左格了一下,同時右腳向前踏一步,劍下沉,一劍削在他腰上,

“嗤!”的一聲,道士的腰上裂個大口子,但并未傷及皮肉。

那道士低頭看了一下自己的腰,吃驚地張著嘴,向常空作揖退下。

“我來!”

這時聚集了幾個看熱鬧的道士,又一個年輕道士提著劍過來,慢慢吞吞的,輕蔑地看著常空,皺著眉問:

“哪個派的?”

“落霞山。”

“呵呵,好狂啊,什么下三流的門派,這不就是打落我仙霞山的意思?又是哪個自詡武林高手的江湖混混開宗立派吧?正經的學過劍法嗎?”

“練過。”

“‘練過’?自己練也叫練,就是沒學過了?嗯,那我來領教一下。”

道士拔劍,長劍指天,作個招式。然后踏著步子過來,舉劍向常空頭上砍來,常空站那,樣子隨便,并沒站直,隨手一劍向上撩去。

“當!”的一聲,那道士的劍脫手飛了出去,直墜入旁邊深谷里去,許久,傳來一聲“叮當”的聲音。

眾人愣了一會,有人怒斥:

“你這是什么態度?比劍法,你把人劍打進谷里去,這

海靈也是大驚失色,在集寶星買的典籍中,對凈空魔獸有詳盡的描述。它們生長于虛空,形態各異,皮糙肉厚。是虛空中的霸主。

曾有星域的渡劫大能邀朋集友,帶著大隊人馬圍剿這虛空中的禍端。不想,這凈空魔獸不但,抗打擊能力變態,而且生命力極為頑強。

雖然被一再地重創,卻被他吸食無數的修士。付出了難以承受的大代價,終于斬殺了一頭。不料,不過數十年,之前斬殺凈空魔獸的地方,就又出現了一只新的凈空魔獸。

從此無人去招惹這野......

这件事既然已经发生,就必将永,捕获盗魁诛之。师下云南,县

……

江霖兒說:“我要回冥界去了,我的父親年紀大了,他需要我幫幫他。”

路正行聽了這話心中有一些傷感,不管怎么說,江霖兒和路公子曾經有過那么多的過往。

恩怨也罷,仇恨也罷,末世濃烈的味道,讓陳秋實接連咳嗽了好幾聲,連自己想說什么都忘記了。

呂澤沒有想到,出去買一個魚缸,竟然還遇到了陳秋實。

不過,看到陳秋實這樣,呂澤心里雖然談不上高興,但是倒也舒坦。

坐著出租......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仙子芳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暗夜红眼

长生长乐

暗夜红眼

和风遇月

暗夜红眼

墨不欺

暗夜红眼

非议

暗夜红眼

堇颜

暗夜红眼

书墨温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