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仪式,屠杀》。

一小時不到車輛已經進入江海市機場區域,邱卓棟對司機說道:“老劉,還是老規矩直接去機場貴賓樓。”

“好。”老劉路上一直聽著車上唐文哲和邱卓棟說著話,他一句都沒有往心里記,這是有將近30 年領導用車駕駛員的基本素質,聽了也當做沒有聽見。直到聽到“老劉”兩個字才知道后面是自己的事了。

老劉馬上把機場貴賓白底紅字的牌子放到車前,一拐彎開進了貴賓樓通道。

飛機剛到停機坪停穩,廊橋就開始迎了上去,唐文哲和邱卓棟走出機場貴賓樓,通過廊橋旁邊的環形梯子直接到了飛機的艙門口,機艙門一打開就能看見出來的客人。

唐文哲一眼認出是集團紀委的汪學康主任一行出了機艙門,唐文哲心里一驚,果然不出所料來者有重要任務。

唐文哲一步跨前與汪學康握手,汪學康50多歲中等身材有點發福,穿了一件薄薄的藍色羽絨衫,紐扣敞開著,里面是一件精致的名牌羊絨衫。

白色襯衣最上面的紐扣敞開著,一條大紅色的領帶松開,額頭上滿是汗珠。

“小唐,我來介紹一下,這位是國資委的康建主任,其他兩位是國資委的處長。”汪學康看到唐文哲已經在機艙門口等候說道。

“哦,康主任你好,我是江海市迅達通信公司的人事部經理唐文哲.”唐文哲伸右手身體前傾與國資委康建主任握手。

康主任表情冷漠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花白頭發卻依然打理得非常整齊,穿著一件黑色皮大衣,手里拿著一頂黑色皮禮帽,出了艙門把手中黑禮帽戴在了頭上,顯得非常精干。

唐文哲頓時感到對方握手勁道十足,看樣子也是一個習武之人,唐文哲下意識往隊伍后面后看了看,說道:“汪主任,不是說來五個人嗎?”

“小唐,就我們四個人,臨時決定的。”邱學康看出唐文哲還以為后面還有人說道。“原來集團還要派個人過來,為了縮小知情范圍,就我一個人陪國資委康建主任他們過來。”

邱卓棟聽到人來齊了,馬上做個手勢說道:“那好,汪主任我們這邊請。”

邱卓棟走在前面,引導一行人沒有進廊橋去到達旅客大廳,而是走下廊橋旁邊的梯子直接去了機場貴賓休息室。

一行人來到貴賓休息室,進入一間門口貼有迅達通信公司標牌的貴賓休息室,在門口邱卓棟把客人手中的登機牌收起來去取行李。

客人寒暄完入座后,服務員為每位客人遞上一塊熱毛巾,再端上一杯熱茶。

汪學康用毛巾擦了下臉和手,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茶問道:“小唐,晚上秦總大概幾點到。”

“秦總今天下午在公司開總經理辦公會議,接下去還要開黨委會討論一些干部的安排問題,會議一結束就到你們下榻的賓館,如果路上順利的話,大概18點20分到,然后陪你們一起用個簡單的晚餐。”唐文哲知道來人是國資委和集團紀委過來后,在晚餐的前面特地加了一個“簡單的”。

“哦,很好,越簡單越好,晚飯后我們和秦總要開個小會,就到我住的房間里吧,你們就不用作陪了。”

辦公室邱卓棟來到門口說道:“各位領導,行李都已經放到車上了,我們可以走了。”

晚上6點10分,公司總經理秦志剛匆匆到達新錦江賓館,辦公室主任邱卓棟早已經在賓館門口等候,看到車輛停下,馬上把門打開輕聲對正跨出車門的秦志剛說道:“秦總,客人都在房間休息,是集團公司紀委主任汪學康帶隊,國資委康建主任一行4位。”

江海市迅達公司總經理秦志剛,北方人1米90的高大身材,古銅色方形臉,一出車門就挺直了腰桿大步往前走,從走路的樣子就可以看出此人做事也是個急性子,有魄力有膽量個性十分突出。

“哦,康建主任,這人我認識,不是已經退居二線當調研員了嗎?他來干什么。”秦志剛大踏步往里走,看看手表繼續說道:“走!我們先去他們房間打個招呼再去吃飯吧。”說話間秦志剛已經推門快步走進賓館大門,顯得有點霸道,邱卓棟緊緊跟進。

晚餐時,等領導都坐下,邱卓棟剛拿起菜單,記得剛才唐文哲提醒的“簡單的晚餐”所以就只點了四菜一湯本地的家常菜,沒有點酒水,外加了一壺菊花茶。

晚飯吃得有點沉悶,北京集團公司紀委主任汪學康一言不發,究竟這次來江海市的任務他都沒有透露,當然誰也不會在餐桌上主動問起。

晚飯吃差不得多了,還是國資委康建調研員首先打破僵局,說道:“秦總,自從你上任江海市迅達通信公司一把手已經有4年多了吧,記得在對你的任職進行考察時,那時我還在崗位上,你們北京迅達通信集團公司領導對你還是極力推薦的,對你充滿信任的,最后任命也是我代表國資委來江海市宣布的。”

“是的,康建主任,我上任已經有4年5個月了,在四年中我也努力工作,團結公司員工大家一起努力拼搏,各項經濟指標都名列集團公司前茅,也算交出了一份滿意的答卷。”秦志剛從容不迫說道,他知道康建盡管現在是調研員身份退居二線了,但官場內都稱呼老領導是用過去的最高職務以示尊重。

汪學康照樣低頭吃飯沒有附和應答,康建把碗筷放下,喝了口菊花茶不緊不慢說道:“你這幾年你的政績不錯,但是你可把我害苦啦,近幾年來我們國資委收到針對你的人民來信,上訪越來越多,我都感到有壓力了,我已經把舉報信都轉給你們集團公,有幸成為強人,那就再好不過了,如果實在不行,那也比現在被送交警方強啊。

于是,最后發展成大家一起跪地請求,希望他們的誠心能感動秦烽,也希望他能傾聽群眾的呼聲。

可秦烽卻非常果斷地拒絕了,說這一標準不單是一條標準那么簡單,而是關乎他們每個人的生命和傭兵團未來的原則底線,絕對沒有降低的可能。

現場再又哀號一片,很多人癱坐在地。

秦烽拍拍手提醒他們,然后說道:“你們這是干嘛,不經過努力就放棄了嗎,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你們真的沒救了,不用你們也罷。”說完揮揮手,一副嫌棄他們的模樣。

呃?

眾人一愣,心說大人莫非糊涂了,剛才他們不是說的很清楚了嗎,如果努力有用的話,他們就不是現在這水準了。

而之所以沒法達到他的標準,完全是各種原因綜合造成的,他們已經無能為力了,并非他們輕言放棄啊。

一旁的布隆壯著膽子,小聲提醒道:“大人,兄弟們不是輕言放棄,而是無能為力。”

“沒有試過,怎么就可以說無能為力了呢?”秦烽哼道。

呃?

眾人再又一愣,滿臉茫然,心說怎么回事,什么意思,難道大人還要他們再試試,可怎么試啊?

見他們的表情,秦烽意識到他們還沒搞清楚自己的意思,便解釋道:“我說的考察考核不是說現在就進行,而是要一個月后,在這期間,我會親自指點你們修煉基礎體術,以你們現在的水準來算,一個月足夠達到大圓滿了。”

“啊!”

眾人忍不住驚呼一聲,而后紛紛發言:“大人,您說的是真的嗎?”

“大人,您是要教我們新的基礎體術嗎,這個還可以重新學的嗎?”

“大人,您不會是騙我的吧,要知道我努力了五年都沒有辦法啊?”

“大人,請您再鄭重地說一遍好嗎,小人真的不想經歷大起大落!”

“大人,如果一個月后我沒有達到基礎大圓滿怎么辦?”

......

秦烽抬起右手,眾人立刻噤聲,然后他分類逐一回答:“我說的當然是真的,一個月后就能見分曉的事,我騙你們干嘛?”

“基礎體術是全聯邦統一的、通用的,我跟你們學的一樣,你們不必重新學別的,不過你們在修習的過程中肯定有偏差,所以在這一個月里我會給你們一一糾正,最終達標不是問題。”

......

最后,他對那個說“一個月后還不能達到基礎大圓滿怎么辦”的人說:“如果這也不能達到,那就說明你的武道資質實在是太差了,在武道一途上就沒有繼續努力的必要了,今后你就安心做個平凡人吧。”

那人的嘴唇頓時一陣顫抖,臉色也漲紅,呼吸很急促,顯然是接受不了這樣的現實。

數秒后,他突然振臂高呼:“不,我不要安心做平凡人,大人,我一定會努力的,我一定要實現基礎大圓滿!”

秦烽招手叫他到跟前,然后輕拍著他的肩膀說道:“很好,非常好,我可以保證,只要你按我的要求做并足夠努力,一定可以在一個月內達標的,要相信自己,更要相信我,信我者,人上人。”

不得不說,秦烽這番話很有在洗腦的味道,而且效果非常明顯,不僅此人連連點頭,滿眼崇拜,就連其他人也一臉向往地望著他,希望也能得到被其拍肩鼓勵的榮譽。

沒錯,這不僅是待遇,更是榮譽!

這一刻,秦烽在他們的眼中,不止是心狠手辣的武道高手,更是為他們指明人生道路、帶領他們走向光明的教父,內心對他除了敬畏,更多的是擁戴和依靠。

“誓死追隨大人!”

“誓死追隨大人!”

“誓死追隨大人!”

這次不用布隆起頭了,眾人不約而同高呼,竟然還做到整齊劃一,鏗鏘有力,氣勢山呼海嘯,浩浩蕩蕩,似乎預示著即將組建的傭兵團,未來將鋪天蓋地,勢不可擋!

突然,一陣撕心裂肺的哭鬧聲響起,將整齊的呼聲攪亂:“嗚嗚,我受不了了,我不要去服刑,我也要追隨大人!”

“放開我,求求你們放開我,我不是想逃跑,而是要爬到大人面前請求!”

“大人,我真的知道錯了,追悔萬分,求您再給我一次機會吧!”

“神啊,大人,您就是我信仰中的神,我一定要追隨您!”

“各位兄弟,求求你們別攔我,我要去給大人磕頭,求求你們了!”

“大人,大人,嗵嗵嗵,嗵嗵嗵。”

......

循聲望去,赫然是那數十個不誠實的人,而從他們的眼神看來,應該也是被“洗腦”了,甚至都用上了“神”這個肉麻的字。

布隆他們的呼聲適時停下,畢竟這數十人也曾是兄弟,多少還是有點情誼的,如果這些人能夠得到大人的原諒,他們也是樂見其成的,不過在大人沒有表態前,那些負責看管的老兵可不敢放這些人過去。

唉!

此時此景,秦烽心中一聲嘆息。

如果在“洗腦”之前,他是絕對不會松口的,因為他不能給這些人留下善變、朝令夕改的印象,否則日后不好管理。

不過在“洗腦”之后就可以考慮一下了,因為這些人都已經把他當成指路明燈、人生教父,甚至是神了,他說的話就是金口玉言,他們必須不折不扣聽從,也就無所謂不好管理了。

另外,這些人也值不了幾個錢,換不了多少榮譽值,而且相比于報仇大事來,榮譽值不值一提。

于是,他沖負責看管的老兵擺擺手,示意讓那些人過來。

群鼠闻其声,相与窥其形,类有能特望免此罪,以广谤诵之道。”从

紫鐘山上段家宅院綿延,一處略顯幽深的別苑之中,須發皆白面容慈祥的老者看著眼前傷勢不輕的壯漢,聲音極為平和的說道:“段山,連這點小事你都做不到,你說老夫應該怎么懲罰你啊!?”

聽得此言,身上傷勢不輕的壯漢段山頓時渾身冒著冷汗的跪在地上,戰戰兢兢的說道:“還請大長老手下留情。”

段陽禁,段家大長老,雖說年紀比之家主段赤木還要小上一歲,但卻是整個段家明面上輩分最高之人,便是段赤木也要稱之一聲小叔。

在整個段家,他的地位絲毫不再家主段赤木之下。

“留情?區區兩個十六七歲的黃毛丫頭都干不掉,還折損了那般多的人手,老夫留著你,還有什么用?浪費糧食嗎?”

段陽禁的聲音依舊平和,面容上也沒有絲毫的變化,只是說出的話語,卻是讓的段山越發的驚懼起來。

“大長老!”段山以頭搶地,聲音中滿是懼意。

“哼!”大長老段陽禁重重哼了一聲,跪在的上的段山頓時如遭雷擊,口鼻冒血,身體癱軟的趴在地上。

“鷹愁澗服刑三個月。”良久,大長老段陽禁才緩緩開口。

“謝大長老不殺之恩!”段山艱難的從地上爬起來,重重的磕了一個頭之后,這才踉踉蹌蹌的走出這座別苑。

段山離開之后,段陽禁身后的屏風后面走出一個約摸二十來歲的青年,青年身著錦衣華服,一頭黑發以金冠束起,倒也當得上風流倜儻。

只是此時他的眉頭靜靜皺在一起,似是在為什么事煩憂一般。

“爺爺,現在怎么辦,那兩個丫頭都活著來到了紫鐘山,這對我們的計劃,是一個極大的影響啊!”青年坐在旁邊的椅子上說道。

段陽禁也是微微皺眉:“也不知陽城支脈這一輩是走了什么狗屎運,竟然出了一個四尾血脈和一個五尾血脈的后輩,比你的血脈之力都要強大,而且他們前來護送的人竟然還有那樣的決心,竟然敢自爆,這下事情對我們來說確實是極為復雜了。”

聽得此話,青年嘴角也是不由抽搐了一下,就算是他被譽為段家有史以來第一天才,卻也只是擁有著三尾血脈的血脈之力而已,即便之后吸收了血脈晶石,也才同三尾提升到了四尾。

但即便是這樣,他也是注定了會成為段家下一任的家主。

可誰能想到,區區一個弱小的支脈,竟然能出現血脈之力那般強大的后人,直接就威脅到了他的地位,這如何能不讓他難受。

“爺爺!”青年又叫了一聲,聲音中帶上了些許不甘。

段陽禁深深的看了一眼自家的孫子,長出一口氣道:“如今之事也并不是沒有轉圜的余地。”

“爺爺?”青年雙眼一亮,精光閃爍,聲音也高亢了一截。

“幸而陽城支脈那兩個后輩都只是女子之身,若是你能將她們的芳心俘獲,成為你的姬妾,那所有的威脅自然也會消失于無形。”

段陽禁緩緩開口:“若是你能夠做到這一步,那么她們兩人不僅不會是你的威脅,反而還會成為你最有力的臂助。”

聽著段陽禁的話,青年的雙眼也越來越亮,不過下一刻他就又想到了一個問題,有些苦惱的說道:“爺爺,即便我自命不凡,也沒有十足的把握能夠在短時間之內令她們傾心于我啊,而且相比于兩個支脈的女子,那天我們救回來的那個少女,更讓我心動啊。”

說到這里,青年不禁舔了舔嘴唇,響起那日救回來的那個少女,他的心頭便是一陣火熱,只可惜對方抵死不從,而且爺爺又不允許自己用強,否則的話,只怕自己早就一親芳澤了。

“哼!愚蠢!”段陽禁怒哼一聲,“若是有段盈盈和段月兒傾心于你,那日后你要怎樣的女子得不到?那天救回來的那個女子雖說稱得上是傾國傾城,但是相比于你未來的成就,一個女子又算得了什么?”

“況且我已經決定了,待到祭祖之日,直接將那女子投入祖地,將祖地的血脈之力激發到極限,讓你們得到的好處能夠最大化!”

“投入祖地?”青年頓時一陣牙酸,有些郁郁的看著段陽禁,“難怪爺爺你不允許我對她用強,原來一早就打了這種主意,只是投入祖地的話,必須要同時投入一堆少男少女才行,就她一人,似乎......”

“我段家如此勢力,難道還找不到一個少年嗎?”段陽禁輕哼一聲,有些不屑,“更何況,今天我見到了極為合適的一人。”

說到這里,段陽禁都有些咬牙切齒,若非那少年橫插一腳,他派去的。

然而汝父之亡,其實牽連很大。

他乃福建轉運判官,建衙也在建州節度使那里,卻執意要安家在福州。這里面的緣故,自然是因為八閩財貨,盡在福州的意思。

而福州之盛,又在海外貿易發達。故汝父常來往福州,皆為海外貿易諸事也。

昔日汝父所奏,乃欲在福州置市舶司,抽取海貿之利充實軍資,此官民兩便之舉。

然而蔡相卻要收海外財富盡歸廣州市舶司,其他杭州、明州、泉州、密州皆要停廢,何況新增?故汝父之亡,實為開海朝政之爭也。

今南臺海貿人家,昔年亦頗受汝家羈縻。然而汝父猝亡,這些人家,有些歸了鄭秀明掌握,有些還在狐疑不定。

這些事,皆汝父親為,他人實在難辨虛實。某家雖為汝父同門,又是幕友,曾替他奔波一些事情,然而個中虛實,其實也難辨清。

如今福州之地人情復雜,你家那些舊仆,很難不會走漏消息。

想要攏住小公子,或者斬草除根的人,也非止鄭提刑一人。那些南臺的海商,還有明教之徒,若知曉你還在人間,恐怕他們也都不會罷手。

這都說不上對錯,總為懷璧之罪罷。

所以,福州也實在不能再居。要說外間這兩個舊仆,已經算是難得的仁人義士。但想靠他們庇護,怕是很難,說不定還要牽連他們。

所以,你還是換個地方,從新謀個身份才好。

本來,這事當由某家親為之。然而這些年,某家卻貪慕紅塵,難免世俗之累。如今去哪都很扎眼,你在身邊,怕是無法周全。

你這小師叔呂生,頗好機巧玄學,不喜人間學問。此番倒是與汝有緣,不如且隨他去,異日再做圖謀如何?”

安寧這才知道,原來這具肉身,是那個史上著名烏鴉嘴安郊的幼子。

要說安郊出生廣安豪門,自小天賦異稟,常又出人意外。其人善麻衣之相,正當人們以為他要修真時,他卻一鼓作氣考了進士及第,自此留戀官場十余年,累官福建轉運判官。

正當人們以為他將青云直上時,他卻突然冒出一句大逆不道的昏話,旋即被人告密坐誅。

什么叫“穆若之容,不合相法,當有播遷之厄”?

這句話,等于直接宣判了北宋王朝的滅亡呢。后來的靖康之亂,皇帝趙佶果然被金人掠去北方,其“播遷之厄”,當真不小。

所以,安郊一直都是烏鴉嘴的鼻祖之一。

徐知常卻不管安寧還有甚想法,如今需要趕快敲定這些事情,免得夜長夢多。也不待安寧說話,就喚了一聲,門外那年輕的道長閃出身形。

聽了徐知常的安排,似乎一臉的嫌棄。最后方才不情愿地說:“那就為期十年吧。十年后,他自為之。”

“自當如此。”徐知常言罷,又向呂生遞來一個小包裹,這都是安判官的一些遺物,現在打開看也無大益。你且收好,十年后再歸還小安公子吧。

再對安寧鄭重道:“汝父之仇,全在鄭氏之禍,不可由此記恨官家,汝可知曉?”

“切!反貪官不反皇帝啊?干脆扯大旗替天行道好了。再說,自己只是借這孩童身體還魂而已。喔喔,就算報仇,也只是等他靖康之亂后,一刀砍了那老趙的龍頭而已,很難嗎?”

安寧覺得這事不需要太糾結。再說,自己這點年紀,談什么報仇啊?

“可是,道長怎知我是那安郊的孩子?”安寧心說,報仇啥的,不都是講究十年不晚?而且,自己怎么攤到這么不靠譜的烏鴉嘴老爹!道長你沒認錯人吧?

徐知常斜視他一眼,心說就你小子剛才那一手,老道還敢把你當孩童看嗎?若非確定你是故人之子,就剛才那下黑手的梁子,老道真就能這么過去嗎?扇不死你啊小混蛋!

自己和師弟二人這幾天一直在查訪故人之子下落,巧巧看到林小夏的魚丸攤子,想到一些安氏舊仆的意指,于是做了一些布置。

下午鮑二勒索林小夏時,他二人基本就確認了安寧的下落。剛才自己秉燭探視,見安寧左眉結旋,此亦安郊之相也,這才確認無疑。

等到安云兒、林小夏也聽過安排后,自然沒有多話辯駁的理由。

然而安云兒還是痛哭流涕,這些日子,她可是真的把安寧當做兄弟一樣的難舍難離了。

林小夏匆匆把院外的土狗剝皮掏腹,燉了一大鍋肉湯。待各人皆飽食后,天色已明。

安云兒哭哭啼啼相送到江邊,一夜扁舟渡河,呂生攜帶安寧沿著閩江西行,繼續翻山越嶺,去往永豐真隱觀定居。

安寧的身世,從此入了道家機緣。一應度牒文書具備,與福州安家,再無瓜葛。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仪式,屠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灵晶崩碎

虚幻的天空

灵晶崩碎

馨小玥

灵晶崩碎

会魔法的小猪

灵晶崩碎

尺素君

灵晶崩碎

夜半古柯

灵晶崩碎

温煦依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