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天启宗曲流兮》。

”我把脸贴近他的喙,同样的热与入口的门户遥遥对立,却比别

站在众人之后的年轻男子用力的咬着牙,很努力的忍耐着!

这样子的事情,他从未经历过。

他感到极大的屈缛!

真的是太过分了!

怎么可以如此。

他不敢抬头,只是以眼睛的余光,勉强的看着眼前的景象。

霎时间,他的目光集中在一人的身上,那是一个少年,颜值极高,非常容易被人记住的少年,他也记住了,而且记忆深刻!

在他的计划当中,他有想过,在教训对方的同时,也帮助对方减少一些颜值方面带来的烦扰!

嗯,对方不需要太感谢他!

他只是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情而已。

否则的话,以对方超高的颜值,以后可是会惹上很多的麻烦!

多亏了他,对方以后不需要在意这方面的事情了!

这可真的是太好了!

明明自己是这么的为对方着想,但是谁想到,对方竟然会如此的对待自己!

这事情真的是难以忍受。

尊貴宛如自己,竟然在对方的面前点头哈腰,甚至于连头不能好好的抬起来,这事情是人能够做出来的吗?

对方是人吗?

不能原谅,绝对不能原谅的!

年轻男子无论如何也是不能原谅眼前之人的,尤其是那个高颜值的少年。

这时候,在年轻男子眼中的高颜值少年,仿佛是感应到了什么,他不由得对年轻男子格外的关注了一眼。

年轻男子立即把自己的头垂的更低,那脑袋的角度几乎与身躯垂直了!

真的是让人有些担心,这年轻男子的脑袋会过度垂下,从而从脖子上断裂,不得不说,这样子的事情,还真的是有可能出现的。

就眼前的状况,似乎也就只是差那么一点点的角度了。

唐善看着对方,目光不移开!

他分明的感觉到来自于对方身上的悪意,在对方看起来恭敬的外表之下,不但的增加与积累当中。

就这样子的一个状况积累下去,唐善很是担心对方会不会突然之间炸掉?

对方的悪意是无穷无尽的,但是对方精神承受能力却是有限的。

唐善很担心。

另外还有一点,唐善不太明白,为什么对方对自己会抱有极强的悪意,明明他们双方就是素不相识的人?

唐善很是不解。

“怎么回事!就是这样子的态度吗?你们齐家是不是不打算在这个城市继续待下去了!给我来一些诚意啊!”冬姐突然之间开口,一副豪横的模样,她向前走了几步,一转头,目光落在眼前的众人身上,说出诛心之语。

只是这一句话,眼前的众人吓坏了。

尤其是为首的那个人,他非常的清楚事情的严重性。

他的身躯剧烈顫抖,接下来,他完全控製不住自己的双膝,整个人跪在了地上,双膝敲在地面上,发出了清脆的声音。

“还请赎罪!齐家一定会就此事,给予最诚挚的道歉与赔偿!”为首之人,也就是眼前齐家众人年纪最大的男子,他跪在地上,极为坦诚的说道。

冬姐没有理会他,他看着那几个还没有跪下的齐家之人!

那几个人顿时间纷纷下跪。

其中也包括了那个内心难受无比的年轻男子,他也跪在了地上,原本他以为自己的双膝是非常挺直的,但是谁知道,事到临头,自己的双膝自动就軟了,就跪下了!

但是,即便如此,他的内心是不会屈服的。

绝对不会屈服的!

他的内心当中越发愤恨不已,目光当中更是闪现着强烈的怨念与报复之光。

冬姐看着眼前的齐家人,目光当中充满不屑。

这个时候,在附近的建筑物当中,有很多人向着这边看过来,居住在这里的人们,都是一些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他们此时很惊讶,没想到以往看起来很有牌面的齐家人,现在竟然齐刷刷的跪在地上,屈缛无比的样子。

不过,当他们知道了冬姐的来历之后,顿时间就感觉事情非常正常!

而且有些人开始在内心当中考虑着,是不是应该趁此机会做点什么?

嗯,对齐家人做点什么事情!

自古以来,雪中送炭很难,但是落井下石常有!

有些人想着对齐家人落井下石!

既然齐家得罪了冬姐,那么他们就没什么好客气的。

而且相比很多人都有类似的念想,有些人毫不犹豫,立即就开始了行动,这一点没的说,稍微慢一些,原本可以抢到一块蛋糕,然后就只剩下一点纸壳上的奶油!

“齐家这次惨了!得罪人了!正好齐家的贰手车生意对我们的企业有帮助,快点行动起来,争取把这个生意拿下来!”立即有人打电话给自己的合伙人,电话另外一端的合伙人闻言,非常的高兴,表示这事情没的说。

真的是好机会,而且是不是应该胆子再大一些!

既然出手,那么就尽可能拿下一块最大的蛋糕!

齐家的房地产生意也很不错,不求全部拿下来,只要拿下一部分,就可以了。

两个合伙人,这就好好的商量了起来。

不只是这两个人,现在,整个城市当中的上层人员,现在都已经知道这件事情,他们都开始了各自的行动。

大家纷纷的进行圈地,各自准备向着齐家自己看中的生意出手,而且彼此之间还打着招呼,让其他人不要掺和!

只是,这样子的事情可不是嘴上说一说,就可以决定的!

而且有些人是绝对不会放手的!

那么彼此之间拼一拼也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因为齐家的缘故,整个城市当中似乎因此要发生一场商战!

不过,这场商战的激烈程度,比较有限。

<提示到青柚上线了。

  感觉有些不对劲,远航还没有问牛仔,牛仔就问起了他们的位置。

  和牛仔说了在哪家餐厅后,封姐也问起了远航。

  「你知道他在哪里吗?」青柚

  「谁啊?」远航说完就看向了星妍,因为是私信所以星妍看不到。

  “怎么啦?”见远航着急的看着自己,星妍眨了眨眼就问起了远航。

  “牛仔和封姐同时上线了。”;“封姐?”;“牛仔的前妻。”;“哎?你怎么知道这个事情喔?”;“我有他们的好友,而且那个封姐问我牛仔在哪里了!”;“那你问下牛仔,看看他怎么说呀?”;“问了。”

  两人一边聊着,远航也收到了回复,牛仔叫远航不要告诉她任何信息。

  不过两人都知道,只要用系统锁定好友位置就好了,虽然会浪费一些时间定位,但是迟早会找到。

  「把她好友删了吧,免得定位你位置」牛仔在远航打算问的时候,就给出了答案。

  但是要把封姐删了,还是让远航有点难为,毕竟之前明明关系还那么好。

  可是牛仔与远航的关系明显更好,不删掉封姐反而会影响两人之间的关系。

  想了几秒,远航还是狠下心把封姐删了,星妍见远航抬头了,便问道了情况,“他怎么说呢?”

  “他叫我把封姐删了。”;“那你把那个凤姐删了呀?”;“封,封锁的封。”;“删了呀?”;“嗯。”;“喔?!”

  远航貌似并没有发现,星妍回答完远航后,她扭头就把视线撇到了另一边,貌似在想着什么事情。

  结果封姐还是找了过来,在牛仔到餐厅后没有多久的时间,此时天也黑了。

  “你跑什么?”;“我已经和你说了,我不想再谈这事情了,房子,钱,和欣欣都归你。”两人对话的时候,正好在餐厅的门口。

  看着边上人来人往的通道,封姐想要避开这个位置,去其他地方说。

  而牛仔则是扭头就打算离开,任务不是还差石子没有收集吗?

  “任骞!”一队人才刚准备离开,封姐就在不远处大声的叫道。

  只有远航和星妍停下了脚步,就算不是叫他们,他们也回头看了眼,结果再回过头,发现牛仔根本理都没有理。

  准备走的时候,系统提示到剑客也上线了,远航这时候才想到,剑客的事情还没友和他说。

  倒是剑客貌似也不着急,就不担心远航不和他说吗?

  看了看等着的星妍,远航扭头了扭头,两人也有默契的跟上了牛仔,却没有走几步就听见了跑步的脚步声。

  只见一个人影掠过,直接踹向了牛仔的后背,那应该是封姐。

  牛仔也没有怎么样,只是往前缓了几步,摸了摸背,严肃的看向了封姐。

  “你知道我大好的青春都浪费在你身上了吗?!”封姐大声的对牛仔吼道,眼泪在奋力吼的时候扭头被甩出了脸颊。

  “我没有浪费我的时间?对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照顾了她那么多年,等着她长大?”牛

  “哪有男的说女生要长大的?都是惯着,娇生惯养的好吗?”封

  “你怎么不去找你爸?”

  “你TM的神经病吧?我和你谈,嫁给你,你不得负责?”

  “我没有吗?你想做家庭主妇,我就去打工养你,你想住的好吃的好,我没日没夜的去工作,现在的生活哪一项不是我换来的?”

  “那是你应该的,你怎么不看看我呢?把欣欣养大容易吗?你整天在外面做什么啊?不就迎合别人吗?非费口舌的事情啊!我为这家付出了青春,没日没夜的维持着容易吗?”

  “你去试试?街上抓个人能给你买背山面水的别墅,加豪车?让你住高档区域?全身穿上名牌了,你就不知道你自己信什么了是吗?我以前每天忙到深夜才回家,你说我不花时间照顾欣欣,扭头就说要买包?”

  “谁TM跟你说以前的事情啊,那你最近没事对我冷暴力干嘛?!”

  “不是已经离婚了吗?你可以消失了。”牛仔说完就叼起了根烟,在一旁吃瓜的远航和星妍也急忙跟了上去。

  貌似是牛仔拉黑了封姐,其他人的对封姐的显示也直接消失了。

  走出去没有多久,牛仔也点上了烟,因为游戏内无法模拟,所以这无异于一根电子烟。

  抽了一口,牛仔看了看烟,无奈的摇了摇头,“抱歉,打扰到你们游戏的情绪了。”牛仔说完就叼回了烟,看向了远航和星妍。

  远航也急忙摇了头,看了看边上的星妍,“我们没事的,就是牛哥,你,没事吧?”

  “没事,走吧,去拿石子吧...那个家伙上线了没有?”牛仔刚说完,剑客也一步走到了三人的面前。

  其实远航早发现剑客上线了,他貌似不想被卷进这件事,所以刚才一直站在远处。

  “下次来了说声,走吧。”牛仔看着剑客冷笑了下,扭头就带着队伍走向了租马车的地方,这次要去的地方是远处的碎峰山。

  走在路上时,远航发现带队的牛仔停顿了下,又扭头看了看远处,然后惊讶的扭头看向了远航。

  “粘土没了?”;“啊?!”牛仔刚说完,远航就看向了他们之前放粘土的地方。

  是真的,粘土不见了,一群人本来就烦躁的心情还加上了焦急,不过好在粘土远航已经做了绑定,可以直接搜到位置。

  但是不能就这样便宜别人,远航他们先去找了帮手,然后带着人去找起了粘土。

  “容器?”远航刚看到在使用他粘土的人,就认出了这人是谁。

  “是戎奇,戎马的戎奇特的奇,星妍姐?好巧啊?”戎奇回答完远航,扭头就朝着星妍的方向过来了。

  “嘭..”一声枪响突然响起,戎奇瞬间就变成了一座萤石雕像。

  牛仔收起了武器,扭头对其他人说道:“拿回粘土吧。”

谁知苏樱眼珠子一转却又笑了。:“我虽然在床上躺了一个多月

他停在原地思考著下一步該怎么,

他懷.疑移花接玉的后幾層功法很可能就在那道.玉.墻的后邊。

他沿著宮殿側邊的這些柱子,

腳步.細.若.無.聲的向著.玉.墻.潛.行了過去,

不得不說,這么一大塊.美.玉.鑲嵌在大理石里,通體.透.著冰冷的氣息,看似樸實無華,但是離得近了,就知道這是一塊不知道有多尊.貴的寶玉。

“到底要不要進.去。”

他心里這樣想的時候,真的很難想象,要是一開門正好站著一個大邀月,那是多么恐.怖的一件事情。

以他如今的記.憶里和感.知力,剛剛就發現她在這一個位置御持著法力打了寶座周邊的某個位置,

他仔細的將手.往寶座周圍一點一點的.觸.摸.了過去,

它冰冷的.氣.息.真的很有些讓人精神一.震.的感覺,

終于在他.探.到寶座下方一個.U.字形的小拐.彎,本來就要繞.過去了,神識里忽然間就‘看到’一個微不可見的小.按.痕,

這塊.細.小.的凹.槽,在他一點五厘.米的神識里完全顯現了蹤跡。

他還在猶.豫。

到底要.不.要.進.去。

他大可以等十個多月后,如果順利的恢復一流高手的境界再來,要保險的多,

但是那個地方已經近在眼前了,

他怎么可能壓.制得下要去探.上一.探的.沖.動。

終于在腦海里兩個想法.掙.扎.了好久,他一下就御持著法.力按了下去。

這道.玉.墻和剛剛一樣開的很平.滑,

沈杰緊.接.著就看到里.面.有兩.條向下的階梯。

從兩個通道地上的灰塵,很難發現兩側有什么差異,

難道是一邊是給憐.心,另一邊是邀月的。

對他而言,很明顯憐.心那一邊更好對付一些。

他立即御持似風輕功,沿著左側這個階梯飛速往下,沿途幾乎都沒有碰.到地面,

差不多百來米的距離前方的地勢逐漸平坦了起來,

這點高度對于曾經下到過萬.丈.深.淵.的沈杰來說或許不算什么,

但是對普通人來說,越往下,那.股.窒.息.壓.抑.的感覺就會越發強.烈,

冷知識:當你在一頭野獸面前模仿它的叫聲,而且叫的很大聲,會被視為挑釁。

這一嗓子喊出去,不止目標黑牛被惹怒,周圍的另外兩頭大黑牛也看了過來。

盡管陳立丟出去的石頭落空了,沒能起到火上澆油的效果。

但他囂張的態度已經引起了目標黑牛的憤怒!

目標黑牛低下頭顱,揚起牛角,后蹄在泥土上踏了幾下,發出一道低沉的牛叫聲,猛的沖了過來!

“嘿,要的就是這效果!”

陳立臉上一喜,也不廢話,轉身就跑。

咚咚咚~

大黑牛奔跑起來,發出沉悶的腳步聲。

除了目標黑牛之外,另外兩頭牛也跟著瞎沖起來。

這倒是意外之喜。

“來呀來呀,熱騰騰的牛肉火鍋正在等著你們。哞~”

陳立在前面跑著,還有閑工夫回頭嘲諷兩句。

不過他也不敢太浪。

雖然自己的速度有優勢,但也僅僅是一丁點而已,萬一踉蹌一步的話,還是會被追上的。

“哞~”

鐵角黑牛的領地意識,讓它們在受到挑釁之后很難保持冷靜。

三頭牛橫沖直撞,把本就一片狼藉的草地踩得更加凌亂不堪,追著陳立,直奔東邊石山而去。

“所有人,準備!”

眼看著快到石頭上了,陳立連忙大聲提醒山上的眾人。

“老大,我們都準備好了!”石骨大喊一聲回道。

“好!”

陳立二話不說,鉚足了勁加速往前沖刺。

石山近在眼前!

蹬蹬蹬!

在速度的加持下,陳立又一次上演了“飛檐走壁”的輕功,踩著光滑的石頭,攀上了半山腰。

“哞~”

三頭黑牛不甘的怒吼著,牛蹄的光滑和沉重的身軀,使得它們根本無法攀爬石頭山,只能被迫減速。

牛的制動力可不像人,它們身軀太大,一旦奔跑起來,緩沖減速都需要一段距離。

突兀的減速,導致三頭牛一陣踉蹌,東倒西歪。

最后面的那頭牛,差點把半米長的牛角戳進前面那頭牛的屁股里。

“好機會!快出手!”尋獵者一直關注著場上的情況。

陳立剛爬上山,還沒轉身回看情況,尋獵者就幫忙下達了攻擊命令。

霎時間,在山上等候多時的“射樹冠軍”阿棍,出手了!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天启宗曲流兮》。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我好像修了个假仙

淇老游

我好像修了个假仙

指殇

我好像修了个假仙

慕思在远道

我好像修了个假仙

陵渡

我好像修了个假仙

往来熙熙

我好像修了个假仙

云吉锦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