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夜访》。

这些沙丘自然极不稳定,一般人王府的总管.是个很有威仪,也

季遼聞言略一思量,才點頭道,“這樣也好。”

龍姬似乎某種詭計得逞一般,露出一抹燦爛的笑意,隨后手上掐決對著文昌鳴一指,一道霞光便飛了出來,對著躺在地上的文昌鳴一卷,將文昌鳴拖出了這個房間,落在外面的客廳里。

季遼輕松了許多,這才又問道,“龍師姐,我回宗門多久了?”

“有八日了。”龍姬回了一句。

“嗯。”季遼早有預料的點點頭,并沒對自己昏迷了八天感到吃驚。

“前些時日,蘆竹曾聞訊前來探望過你。”龍姬又說了一句。

“嗯,知道了。”季遼一聽龍姬說起蘆竹,心里頓時一暖,輕輕應了一句,心中思量著,自己痊愈之后一定要登門拜訪一下蘆竹才行。

而后忽的龍姬又說了一句,“對了,趙星海也來過。”

聽到龍姬提起趙星海也來過這里,季遼的眉頭就皺了起來,趙星海曾指使沈玉暗殺自己,如今來這里看望自己肯定沒安什么好心。

“怎么你不喜歡趙星海?”見季遼這個模樣,龍姬狐疑的問了一句。

季遼并不想讓自己與趙星海的事讓第三個人知道,以免哪一日自己對趙星海出手時,被別人猜到是自己干的,呵呵一笑說道,“沒有,他是衍水峰的天驕,我巴結他還來不急呢!我只是想不起在哪里認識過趙師兄,能讓他親自來探望我。”

龍姬點點頭,并沒發現什么異常,看了眼季遼,說道“你先休息吧,我去安排人把文昌鳴帶走。”

“麻煩你了。”季遼歉意的說了一聲。

“嗯。”龍姬應了一聲后,便轉身離開了這個房間。

等龍姬走后,季遼的臉瞬間便冷了下來,許久后,才冷笑一聲,“哼,趙星海想算計我?”

“誒呀,這人族小妞長的不錯啊。”

忽然間一聲只有季遼才能聽到的聲音,在季遼識海傳開,這聲音來的極為突然,季遼身體一僵,猛然警惕起來,“誰!”

隨后,趕忙四下打量了一眼,發現并沒第二個人在這里,季遼詫異了片刻,感應著聲音的來源,而后,眼中忽的光芒一閃,想了想便閉了起來,將神識沉入了識海之中。

他的識海依舊如以往一樣,諸多烙印在識海中的功法、秘術在其中漂浮著。

季遼掃量了一眼,最后鎖定在靜靜漂浮在識海中的乾坤筆。

卻見此時的乾坤筆比之以往有了極大的改變,其周身光芒流轉,被一團柔和的白光包裹其中,一圈圈靈力波紋在其上蕩漾而開,使之顯得頗有靈性。

季遼的目光最后落在筆身上雕刻著的白虎圖案,只見此時的白虎圖案已經亮了起來,而其他三種,龍、鳳、玄武圖案依舊暗淡。

“這是...”季遼狐疑了一聲,微一猶豫,便控制著神識向著乾坤筆一卷而去。

這一次乾坤筆不在死物一樣,對季遼的神識毫無反應,筆身靈光輕輕一顫,季遼的神識輕而易舉的進入到了乾坤筆的內部。

季遼神識落入了一個奇妙的空間之中。

卻見這處空間充斥著滿滿的柔和之光,仿若虛無一般沒有星辰日月,沒有天地之分。

季遼神識漂浮其中,只感覺他好像變成了天地間一縷飄渺的霧氣。

“這就是乾坤筆的內部?”季遼口中呢喃了一句,四下掃量了一眼,隨后眼睛就是一亮。

他看到在這片虛無的空間里,正有四團巨大霧氣浮在半空,好像里面包裹著什么東西一般。

“那是...”季遼呢喃了一聲,神識便向著其中的一團霧氣飄了過去。

這霧氣沒有實質,季遼輕而易舉的便穿破了進去,徑直到了霧氣的內部。

到了內部之后,一個巨大的石臺赫然出現在季遼眼前。

這石臺極大,放眼望去足有千丈,山岳一般的靜靜漂浮在白霧之中。

“這是什么東西?”見到這個石臺,季遼更加狐疑。

只見石臺呈土黃之色,盡顯古樸蒼涼之意,而在石臺平整的表面,雕刻著一個巨大的展翅欲飛的鳳凰圖案。

這圖案栩栩如生,雖只是圖案,卻能讓人在其中感受到那遠古真靈俯視天下的霸氣。

“鳳?”季遼呢喃了一句,神識便向著石臺落了上去。

可就在快要接近石臺的一剎那,巨大石臺忽然一顫,發出一聲嗡的顫鳴,一股磅礴的巨力赫然傳出,直瓷摆件砸向他的头部,一道血水顺着太阳穴流了下来。

靳言迅速制住了杜永昇。

杜永昇被靳言反手按住,他抬起满是鲜血的脸看向唐芸和达拉竟发出了一阵狰狞地狂笑。唐芸气急败坏,反手给了他一巴掌,“王八蛋!为什么跟踪我!”

杜永昇倏然收住了笑声死死盯着唐芸。

那眼神及其骇人,达拉迅速打断他,问:“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跟踪我们?”

杜永昇笑的更放肆了,“我?我是正义的使者啊,”他眼神如毒箭一般射人,“当然是要铲除……你!哈哈哈……”

达拉目光一滞,靳言看了一眼达拉,加大了手上的力度,杜永昇大叫一声代替了那恐怖的笑声。

达拉面色阴沉,接着问:“你知道我是谁?那我父母也是你害的了?”

杜永昇的笑意从脸上慢慢消失,“你父母?”他像是在回忆什么,半晌他哈哈哈的大笑起来,“这真是……哈哈哈,天大的笑话。”

达拉皱眉,“你是故意接近唐芸的?就是为了跟踪我们?”

杜永昇抽动着嘴角笑道:“谁让你不好接近呢?白 玛 妖 女!”他一字一顿道。

达拉神情恍惚了一瞬,虽然自己也这么猜测,但是被证实了还是有些难以接受,靳言担心的去看达拉。听到这里唐芸简直怒不可遏,她伸手就又要给他一个大嘴巴子。

可没料到,杜永昇趁乱,竟然挣脱了靳言,反手将唐芸拉到身前,用胳膊死死扣住她的脖子,顺手抄起茶几上的水果刀顶在唐芸的脖颈。“别过来!”

他拖着唐芸向门外的方向退去,靳言正想出手攻击,杜永昇就紧了紧手里的动作,将刀子向唐芸的脖子使了几分力,刀尖在唐芸雪白的脖颈上戳出一个凹痕,一丝红色的血水从刀尖缓缓渗出。

达拉一把拽住靳言,紧张道:“别!”

唐芸被吓的浑身颤抖,眼里充满了愤怒和恐惧。

“别过来。”他又说了一遍,这次却是从容缓慢的语调,语气中还带着一丝笑意。他将唐芸拖着出了房门,来到电梯门前,达拉和靳言不敢轻举妄动,只能远远跟着。

电梯门开了,杜永昇拖着唐芸退到电梯里,眼神中透着冰冷的笑意,“想要救她?那圣物来换啊。”

达拉瞪视他,“什么圣物?”

杜永昇轻蔑笑道:“别装蒜了,莲花宝盒!”他狠狠说出这个名字。转而又笑道:“别舍不得,她不是你的好朋友么?”

“我没有……”电梯门缓缓关上,将唐芸和那张毒蛇般的笑脸关在了达拉的视线之外。

待两人追下楼去,杜永昇已经不见了踪影,达拉焦急万分,“怎么办?”

靳言的破车,此时又罢工了,他焦急的发动了半天就是打不着火,靳言气急败坏的猛拍了一把方向盘,无声的咒骂了一句。

达拉眉头紧锁也想发作,但还是忍住了。她想了想给穆海打了个电话,“穆海!唐芸不见了。”

穆海一头雾水,道:“什么叫唐芸不见了?”

达拉心乱如麻,“说来话长,杜永昇是故意接近唐芸,目的是为了跟踪我们,刚才被我们发现了,他绑走了唐芸,但是现在不知道在哪。”

穆海在那头听到目瞪口呆,“什么玩意?”

达拉怒道:“杜永昇绑走了唐芸!”

他们说话间,靳言终于将车子发动起来,他开车在附近的岔路转了一圈,企图寻找一些杜永昇留下的痕迹。

穆海难以置信道:“我艹,这王八蛋。你们现在在哪?”

达拉向车窗外四处望了望,一时也说不清在哪。“我也不清楚,应该是杜永昇家附近,我们分头去找吧。”

穆海在电话那头道:“你发定位给我,我先去找你。”

“好!”达拉挂断电话,给穆海发了一个定位,手指正点在发送键上,突然想到了什么,她迅速点了一下发送,切换了手机界面,调出手机位置共享界面。“找到了!”她将手机递给靳言,“跟着这个定位走。”

哉!’是以知魏成子之为相也。且子安得与音。他的人还在搂梯上,声音已先传了下来

  待到一切平静下来之后,忽然,一阵悉索动静。

  那些曾经以为被选手们打散了的五行元素纷纷浮现出来,重新凝聚成了一块块大小不一的碎石,最后重新拼接成了苍吠的身躯。

  这一次,没有山岳般高大,只是两米多云飞,这个蓝初蝶毕竟是天相皇朝当朝太子看重的人,娘给她一巴掌,是要让她知道自己的位置,如果真的将她打死了,娘如何向天相皇朝交代。”柳素璇爱怜的对着蓝云飞说道。

“娘,我知道了。”蓝云飞在柳素璇的面前就是一个乖宝宝模样......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夜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那个男人来自地狱

手机上龙虎游戏怎么玩 1

那个男人来自地狱

洞中狐

那个男人来自地狱

十连抽

那个男人来自地狱

睡醒的红龙

那个男人来自地狱

沉溺于美

那个男人来自地狱

雾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