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昊天宗神技,大须弥锤》。

这时那伙计已将杯筷送了过来,喃喃道:"岂非倒也落得个痛快

一輪焦陽冉冉升起,一夜的時間再次過去。

墨香早已起身,在洞口來回走著,時不時的看向閉目打坐的季遼,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季遼仿若雕塑一般,對墨香的舉動毫無反應。

過了許久。

“過去三個多時辰了,已經正午了季師弟...。”墨香在這里是度日如年,掐著手指算著時間。

“哎...”聽到這話,季遼嘆了口氣,無奈起身,說了一句“走吧!”

“嗯!”墨香臉上露出喜色,應了一聲,并快步向著洞口邁步而去。

看著墨香逃也是的模樣,季遼搖頭苦笑,隨后邁步跟著墨香向洞口走了出去。

到了洞口,二人先是向著洞外看了一眼,發現沒有異常后,季遼在靈獸袋上一拍,鼻涕狼龐大的身軀再次出現。

鼻涕狼一出來大腦袋立即四下打量起來,“老大,那筑基期的修士走了嗎?”

季遼搖搖頭,“我也不知道。”

鼻涕狼身體一僵,隨口說道,“老大,你還是把我收回去吧,我害怕!”

“哈哈哈。”墨香一聽鼻涕狼這話,登時掩嘴笑了起來。

季遼鼻子差點沒氣歪了,踹了一腳鼻涕狼,罵道“怕個屁,有老大我在呢!”

鼻涕狼聽季遼這話,巨大的狼臉上變成一副委屈的模樣,小聲嘟囔了一句,“你不也是打不過那個人么...。”

“你說什么!”季遼眼睛一立,厲聲問道。

“這...嘿嘿...沒,沒說什么,我說老大您神功蓋世....!”

“行行行了,把嘴給我閉上。”季遼不耐煩的一揮手,打斷鼻涕狼拍馬屁,隨后問道,“你恢復的怎么樣?”

鼻涕狼大腦袋一揚,“本來那天我的靈力都見底了,可老大你給我吃了五顆那種丹藥,在靈獸袋里休養了這么久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

季遼點點頭,飛身坐在鼻涕狼的背上,對著墨香一招手,“上來吧。”

墨香同樣飛身而起,坐在季遼身后。

“隱蔽身形,不要使用靈力,我們悄悄的離開,一旦發現不對立即全速飛遁。”季遼還是不放心那黃家老祖,直接讓鼻涕狼隱蔽身形逃走。

“嗯,知道了。”鼻涕狼點頭應了一聲,隨即眉心那道紅色鬃毛騰起道道紅芒,向著背上二人一裹,二人一狼的身形隨即漸漸虛幻起來,與天地融為了一提。

墨香驚呼了一聲,“誒呀,季師弟,你這頭靈獸還有這種神通呢!”

“嗯!”季遼輕輕的嗯了一聲。

“嘿嘿,這還不算什么,我還有更牛...”

“別說話了,此處非安全之地,我們別弄出什么動靜來。”

鼻涕狼剛想炫耀自己,卻被季遼的話給打斷。

“哦。”墨香也學著季遼的聲音,輕輕的哦了一聲。

隨后只見這個洞口煙塵突兀的揚起,仿佛什么都沒發生一般。

一盞茶之后。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我明明感應著那倆人氣息是在這里消失的,他們怎么能在我的眼里逃了!”黃家老祖臉上滿是怒意,怒吼道。

現在來看,事情已經向最壞的方向發展了,那二人肯定已經逃了,算算時間,想必用不了兩天,那兩人就會回到紫氣宗,如今他必須馬上到血魂宗求援了,來抵擋紫氣宗的報復。

將神識收起,身上光芒一閃,頓時騰空而起,又不甘心的掃了一眼身下叢林,便欲飛身離開,而就在此時,他剛邁出的腳步突然停住,猛然扭身看向遠處山林,狹長的眼睛瞇了起來。

在幾十里外的一處樹木茂盛的山林之中,山谷中的風將樹都吹向同一個方向,而就在這些向一個方向傾倒的樹木,卻有一道樹木詭異的向兩側傾倒,而且還逆著風向,一顆顆的向前動著,這幅景象就像有什么東西在這片山林的頂上滾動一般。

“這是...”黃家老祖狐疑的回身,凝視那里。

黃家老祖飛身而起的時候,季遼馬上就發現了。

季遼心里一緊。

墨香也是心頭一顫。

鼻涕狼也發現了黃家老祖,“誒呀老大,怎么辦呀。”

季遼臉色難看,還真被他說中了,黃家老祖真的一直在這里藏起來,等著他們自投羅網呢。

只是沒想到的是,黃家老祖所藏的山頭,與他們藏身的山洞不過十幾里的范圍,他們就這么相安無事的相處了兩天,彼此都不知道對方在哪。

墨香極為后悔,暗罵自己愚蠢,要是自己知道那人在這里,就算摟著那個腐爛的尸體睡十天半個月她也愿意,當即小聲的說道,“季師弟,要不我們回去?”

季遼看了一眼半空中的黃家老祖,說道,“不行,那里距離他太近了回不去了。”

“那怎么辦?”墨香說了一句。

“看他的樣子像各样的宠兽。

  最值得提的是那些个手里拿着大炮的火枪手,张小河心想或许就是他把自己的房顶掀了的。

  一群人跳到院内,啥宠兽都没有发现,这会大家都格外惊讶。

  一人疑惑地说道:“卡牌呢,说好的阴间套牌呢。”

  随后有一人看到了张小河。

  “那兄弟,卡牌在哪里,你来地早,应该有看到吧。”

  随后所有人都看到了张小河,把目光凝聚在他身上。

  某人倒是出奇的安静,什么话也没说,小心翼翼地坚持水杯中的土灰渣子,把身下的茶叶收好。

  “跟你说话呢,这吊人。”这些人的嘴巴似乎不是那么干净。

  张小河格外平静的起身,先是询问他们来干什么,从始至终张小河都是微笑着的。

  “当然是来找阴间套牌的,你不会是想独吞吧,自私可不是一个好事,咱们这么多人可都不同意。”

  张小河又询问了他们从哪里得到的消息,然后这些人拿出了一张报纸,以及一片文章。

  哦,北山游记啊。

  “别装傻了,拿出来大家都能和和气气的。”

  张小河笑了笑,说道:“呵呵,我能准确地告诉你们这里并没有你们要找的东西。”

  “我再告诉你们一件事,这里,是我家。”

  张小河眼中充满的怒火,他整个人都要气炸了。

  老实说,别的事情其实还好,但是家事张小河的底线,无论是物质上的还是精神上的,一旦破坏了他的家,那就准备承受一个人间真神的怒火吧。

  那影杀手觉察到了危险的气息,干净逃跑,但是跑到一半撞到了一面空气墙,当即动弹不得。

  其他人万分恐惧,连忙逃窜,也都是一个下场,他们已经在一个看不见的牢笼中无法逃脱。

  张小河像是一个巨大的阴影一样,走向了他们,随后北山古宅中,响起了此起彼伏的惨叫声。

  “错了,错了,大哥饶命啊。”

  “爷,给你跪了。”

  ……

  在如何的求饶声,也无法平息张小河的怒火。

  许久之后,张小河坐在一堆人山之上,面容憔悴,古宅给炸了,要花许多时间修补啊。

  这是还能动弹的一个人,颤颤巍巍地从口袋中拿出一根烟递给张小河。

  “来……来一根?”

  张小河看向了身下这一堆人,当即有了一些想法,既然他们毁了他的房子,自然要个说法,干脆给自己增添一些帮手。

  张小河仔细思索了一阵,这为尝不是一个好办法,想要打出名声,光靠他一个人是很麻烦的,有了这一群人,说不定好办一些。

  他从这些人身上站了起来,笑了笑,接过那一根烟,然后问道:“我觉得应该还有一些人还没有到吧。”

  “自然。”

  “确实有。”

  “没错。”

  “没有。”

  嗯?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出现,所有人看向了他,这个人吞了一口唾沫说道:“我不能暴露其他人的位置,我是一个有原则的人。”

  张小河又笑了笑,说道:“既然你们毁了我的家,就为我卖命,放心我不会亏待你们的。”

  “好的,大哥。”

  “我们跟定你了,大哥。”

  “大哥说得是。

  “不行。”

  嗯?大伙看向了那个人,只听到他说:“我老婆不让我掺和到这些组织的纷争中。”

  张小河又笑了笑,说道:“放心我会把你们家人都接过来,一同好好照顾。”

  “现在你们去把其他人抓回来,要是逃跑后果自负。”

  “是,大哥。”随后这些人就一瘸一拐的往山下走。

  这个时候,傻子才不要,然后就后果自负了。

  具体的也不是很清楚,只记得事后当事人回忆。

  那一天晚上整个北山都好像变成了张小河的狩猎场。

  他飞在半空中,像一个神灵一样,降下雷霆,劈到那些企图逃跑的人身上。

  据当事人说,张小河这人极其狠毒,连美女都不放过,许多美人都被劈成爆炸头,满脸叫花子样,这直接吓得

  许多女性卡牌师不敢逃跑。

  见识过张小河的本领之后,这些人基本上都服气了,也没有人逃跑。

  直到早上,所有被逮住的人,站在张小河前面,齐声叫了一声大哥。

  张小河可高兴了,以后就不是二哥了,是大哥了。

小鱼儿苦笑道:我既然已答应了之三年,自王以下欲求报其父仇

“曹国舅云阳见板左右颠倒颠!”

“何仙姑乱睡象牙床左右搅反!”

“汉钟离手使阴阳宝扇左右扇!”

老头见久攻不下,连续出三式,杀向周安。

周安马上使用隐势,隐匿在虚无之中,老头的三式攻击到了空处,当周安再显现出来的时候,周安出现在老头的身后。

“你竟然还会风水奇术!”老头转头看向周安惊讶的说道。

他是被风水师抓到塔里看塔的,自然知道风水师使用的一些招式,而周安使用的这式,和他以前见过风水师使用的一模一样。

“学过一些秘术。”周安淡然一笑说道。

“既然你会风水奇术,剩下的两式我也不出了,你比我强,我打不过你,你去上一层吧。”老头收了手说道。

“能否透露一下,上一层守关的是什么人。”周安说道。

“上一层守关的是一个刽子手,这个刽子手可是有百人斩之称的杀人屠夫,是凶神之中的鬼魅,而且刽子手被杀的极为惨烈,是被凌迟而死,全身上下被剐了一千片的肉,只剩下一个骷髅架子,所以他十分的凶恶,十分的残忍,如果你上去,不要存在侥幸,他会毫不犹豫用最痛苦的方法杀了你。”老头说道。

听到刽子手,周安不禁想到了暗世界万千职业之一的刽子手,不知和老头所说的刽子手是不是同一个人,如果是的话周安可要小心了。

凶鬼再加上刽子手职业,这可不好对付。

“他的刽子手是普通的刽子手,还是暗世界刽子手职业。”周安弄不明白就问了出来。

“暗世界刽子手职业是什么?”老头糟糟的问道。

“你不知道?”周安说道。

“我知道什么?”老头说道。

周安确定了老头并不清楚暗世界,他猜测老头生前并没有接触过暗世界,所以对于暗世界一无所知。

随即周安解释了一下暗世界的情况给老头听,老头听到后赞叹不已,没有想到世间还有这样的一个世界,这让他升起了要到外面去看看的心思,看看暗世界是怎样的情况。

希望周安能闯到塔的顶层吧,那么他就解脱了。

“不知老先生有没有方法对付刽子手,知道他的一些弱点。”周安说道。

“这要靠你自己寻找了,被风水师收服后,我们并没有互相见过对方,只是从风水师的口中偶尔听到一些对方的消息。”老头说道:“好了,我要继续喝酒了,你上去吧。”

说完后,就又跳到了酒缸里,拿起葫芦继续喝起了酒。

周安向着第四层走去。

来到第四层,只见一个肌肉大汉,拿着半人高的鬼头刀扛在肩上,看向前方。

在他的脚下有很多的骷髅头,有动物的,也有人的,散乱的摆放在地上。

“嘎嘎嘎!我有多少年没有见过人了,今天终于有一个鲜嫩嫩的人来了,我的大刀要饥渴难耐了。”刽子看看向周安,好似在看一个纯洁小绵羊,眼睛放光的说道。

周安什么也没有说,直接右手微举,五指合半,当空向着刽子手的脖子就是一划。

咕咚一声,刽子手的人头掉到了地上。

但是刽子手并没有倒下,掉到地上的人头张口说话了:“嘎嘎嘎,好舒服啊,终于又感到了疼痛,看在这么舒服的份上,我决定把你脑袋砍下来之后,好好的保存,做我的珍藏品。”

随即剑子手拿着鬼头刀向着地上一插,然后双手拿起脑袋向着脖子上一放,脑袋又恢复了原状。

拔起鬼头刀,向着周安的脖子斩去。

周安瞬间变成了一只一米高,三米长的羊,这只羊浑身青色,头顶处有两个弯曲的羊角伸展到羊腿处,威武霸

303 強大的對手!

人山人海已經很難形容現在的盛況!想要一睹行陸戰決定的人群似乎快已經將整個校場圍的水泄不通,仿佛是整個南江城所有的居民都涌過來了一樣。

當然!這里不僅僅是南江城的居民了,中州國各地所關注此次賽事的人群都陸陸續續的涌到了南江城,而且還有不少的外邦人士。

那些什么的坐票、站票、凳子票、梯子票的都已經賣空了,但這卻難不住南江城商販想要賺錢的決心,在聰慧的腦袋下,諸如:吊票、飛票、頂票這些特......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昊天宗神技,大须弥锤》。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方能矩阵

薄荷凉夏

方能矩阵

木妖娆

方能矩阵

凌泉鬼卿

方能矩阵

袖里箭

方能矩阵

夜十三

方能矩阵

会说话的肘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