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不一样的释迦》。

丁喜道;现在你已有把握能确定?王大小姐道;嗯”谢白衣叹道:“男女间的事,实在有大多不如意的事,我也曾

第101章 童贯的智慧

平州、滦州、营州本来不在石敬瑭给让大辽之列,却是大辽抢占去的,大宋此前从来都是待议,未与正式承认过。当然,此前也从未认真索讨过。

如今两百年下来,大宋再和金国讨论三州的归属问题?也就金主憨实,闹不清玄虚,甚至就要同意了。结果冒出个辽国降臣左企弓,极力向金主建议不要割让这三州土地。

最后大宋未能如愿,然而却又看到了别的“苗头”。金国虽然尽得辽土,但它原来只是个小部落,女真人其实极少,它并没有治理地方的人才储备。

忽然得了辽土之后,就要大量启用降人代它管理地方,你原来是什么官基本还是什么官,这些人又有甚的忠诚可言?所以金国的地方治理,也有很多隐患。

张觉就是这种情况,降金后仍在原来的平州驻守,金国没有派人接收。要说金国这时候最不缺的就是土地,西至大漠,东至大海,幅员万里,可比大宋大多了。

只是它如今地广人希,对人口、人材、物资的需求更加迫切。赵佶、童贯也是看到它的短板,才会不断打起小聪明的主意。最后惹毛了金国,大家一拍两散。

张觉的使者李石南下,受到大宋燕云宣抚使王安中和安远军承宣使郭药师的热烈欢迎。只是欢迎的酒宴未毕,北方就急急传来平州大乱的消息。

“怎么回事?平州为何大乱?”王安中顿时没了主张。

“平州张觉斩杀投靠大金的辽国降臣左企弓、曹勇义、虞仲文、康公弼等人,解救数万不愿北返的燕京移民。可是,可是张觉却在众目睽睽下,被一个和尚,一个道士斩杀了!”

“什么乱七八糟?到底是和尚还是道士?”郭药师怒火中烧,狠狠踹了那斥候一脚。

“是和尚和道士,两个人联手斩杀张觉的。他们杀人后,就向北逃亡去了。”那个斥候大约也觉得自己说话不清楚,这样挨揣当真活该,就补充了一句。

“这?这?这却需要八百里加急送去汴京呢!”王安中来回踱了几步,最后拿定主意。

“可这平州,难道就这样算了?”郭药师毛骨悚然。这大宋,当真一点血性皆无啊。

“唉,郭少保。你还看不清楚?咱们图谋平州的依据是什么?平州、滦州、营州并非宋金合约的转让之地。咱们图谋的就是他张觉叛金自立,或者他复辽的口号都可以。

然而金国此时自顾不暇,它搜罗的辽国土地太大,各地还没稳固。所以他未必愿意就为平州之地大动干戈。到时候,张觉再易帜归附大宋,这样就不算我大宋违约了。

双方还可以坐下来,慢慢谈嘛,无非就是再给他金国一笔钱粮罢了。现在的金国,他缺的是人口、钱粮,不是土地,土地他们多的是。

你看看那东海之外的苏州(大连),被一伙海盗占据,改名旅顺,金国说什么了吗?知道为甚改名旅顺?是因为那伙海盗攻占苏州(大连)时,女真海盗不堪一击呢。

如今的旅顺,已经献土归我大宋了,官家亲自改名金州。金国也曾派人找到童太尉,要求归还金州之地。可是童太尉怎么回答的?童太尉说:

本朝幅员万里,人居散漫,若再行根究,难指有无,况事皆以往,请别计议!一句话,你当时没去抢夺金州,那么就是认了此事。现在这事都过去了,所以也就别再要了。

因为金州的义民很硬气,所以这事,金国连钱粮都没要求,就这样认了。这才是童太尉同意咱们接收张觉的前提。前提就是你张觉要硬起来,要让他金国不想在你身上费力气!

可是现在张觉死了,没人再能举平州之地自立,那平州就还是它金国的地盘!咱们胡乱伸手进去,可不是正落金国口舌吗?”王安中苦口婆心地和郭药师掰扯着内里的曲折道理。

郭药师听得头皮发麻,胆颤心惊。幸亏自己降宋时打赢了几战,实力未损。又难怪去年自己都杀入燕京数日了,结果宋兵楞是没有一兵一卒过来支援!

说到底,大宋只想占便宜,不愿意在咱们身上投入本钱呐。那么自己以后,可当真要多长几个心眼了。哪天自己也孤立无援时,可不能期盼他大宋会有救兵来。

张觉的使者李石醉酒后,就再也没有醒来。因为醒来毫无意义,王安中就没见过这个人。金国闻讯,也只是派来完颜阇母收拾局面。

纵然金国对这事会有许多猜疑,然而它如今还在忙着巩固北方领土。并无精力入侵大宋,更没有与大宋反目的本钱。当然,金国的少壮派们,对大宋的态度也会更加恶劣和不满。

平州之乱给大宋带来的变数,就是彻底失去继续经营平州、滦州、营州的契机,不管你甘心不甘心,大宋的目光都要转回到国内。

“那现在,他不是好了?”

“是好了,究竟是谁出手,医治好他的,他不肯说。我们苏家求贤如渴,能医治好他的炼药师,绝对是苏家最需要的那类人!”

“这样啊,叔叔,不久前暗月城有大动荡,黄家被扫荡,你可知内情?”

“辕莲瑶那个女人,瞒的很深,什么都不说。蔺翰羽,蔺竹筠父女两个,回归蔺家之后,对暗月城的剧变也忌讳莫深。我只知道,蔺家和寒阴宗,都在暗月城吃了瘪,触了霉头。”

“呀,这小小的暗月城,似乎还有点意思呢。叔叔,我们再待几日看看。”

在灵宝斋偶遇虞渊一事,她只字未提。

……

入夜。

虞渊在自己的房间,为自己涂抹药膏,包扎那只受伤的手。

那把白纸扇,就在他面前的桌子上。

他忽然想起安梓晴。

紫衣丫鬟若在,哪里需要他动手,肯定会帮他涂好药膏,帮他将手包扎好,还会心疼的嘘寒问暖。

“呵,我想多了,那丫头阴神境的行为,岂会真的是我丫鬟?”

他轻轻皱眉,凝视着窗外,思忖道:“她,为何偏偏在虞家?她在虞家,还不是一天两天了,虞家有什么吸引她,能让她长时间逗留?”

阴神境中期的安梓晴,在血神教恐怕都身居高位,出身非凡。

而且,还是真身本体,陪在他身边,一待就是多年。

“之所以选择我,作为我的丫鬟,应该因为我之前愚钝。那样的我,才不容易通过种种细节,看出她身上端倪。她呢,不论白昼夜晚,都方便自己的行事,不用担心我会发现,不用担心我干涉她。”

“可她,潜隐在虞家,是奔着虞家来,还是暗月城别的事情?”

“布置血祭法阵的,是她师兄,她只是在最后,知道我和辕莲瑶的谋划,才暗中动手,重创了辕秋舫。”

“那么,别的都是她师兄负责,她都在做什么?”

虞渊脑海中,都是关于安梓晴的疑问,不明白这位血神教出身的高层,为何会待在暗月城,待在小小的虞家。

“苏家丫头,坑害我一次,应该不会再有第二次了。”

目光转移到那把白纸扇,他小心翼翼地,再一次抓起来,看着上面的血迹,他想起苏妍的模样,又自然而然地,想起了前世的那位。

无穷无尽的悲伤,从白纸扇上的“慧极必伤”四个字涌入,和他此刻的情绪混杂。

虞渊渐渐失神。

白纸扇上的慧极必伤四个字,仿佛慢慢变大了,从中透出的那股悲伤感,愈发浓郁。

半夜时,一股浓郁的化不开的悲伤,从虞渊所在的楼阁起,蔓延到整个城北虞家,却并不继续向外散逸。

虞家内部,仿佛自成一片天地,禁锢着那股悲伤。

隐而不发。

城主府,地底密室修行的辕莲瑶,忽从沉思中惊醒。

入微境的她,灵识如水般,延伸向外。

很快,她便轻“咦”了一声,从端坐状态站起。

如深夜一道艳影,她悄无声息地漂浮,落在城主府最高的楼阁顶,站在暗月城最高处,眺望远处。

“城北,虞家。”

她轻声嘀咕着,神色怪异。

闭上眼,以灵识感应,她能感到城北虞家,白茫茫的一片,被一股浓郁的悲伤淹没。

仿佛有白茫茫的雾团,笼罩着城北虞家,令人捉摸不定。

然而,睁开眼,会发现灿然星空底下,城北虞家什么都没,也没有一点嘈杂声,显得异常安静。

“有点古怪。”

几乎同时,又有一人身披羽翼制作的宝衣,站在暗月城半空,远远看向城北。

那件羽翼打造的衣衫,不仅能令她凌空,还能起到半隐形的效果。

除非,有入微境者以灵识感知。

“神羽天衣,苏妍?”

暗月城的城主,环绕着一朵朵鲜艳莲花,虚空飞逝而来。

刻印在雪白羽翼的隐形阵法,被悄然撤销,苏家的绿衣少女,在璀璨夜空下,一点点地浮现出来。

“见过辕姐姐。”

苏妍在空中,缓缓施礼,从容地说:“姐姐可是也感觉出,北边的那家族,有一点点的古怪?”

“是虞家。”辕莲瑶解释。

“猜出来了。”苏妍嗯了一声,忽主动邀约,“月色如此清美,不如姐姐和小妹一起,过去近距离观摩一番?”

“好啊。”

……

深夜之后的京城,依旧繁华,柳长歌背着林灵在屋顶上疾驰,很少有人发觉,不久之后,便到了与雷宇约定的地点,可是此地,哪有雷宇的身影?

只见十里香酒家之中依旧灯火辉煌,许多人在此通宵达旦的畅饮,菜香味飘在街道上,柳长歌看着时间已经太晚了,为了救林灵脱险,他耽搁太长的时间,所以与雷宇约定的时间早就过了,柳长歌在路边找不到雷宇,便以为雷宇在酒馆之中一边畅饮,一边等着自己。

林灵则问柳长歌,说道:“柳大哥,我父亲和雷前辈不在这里么?”

柳长歌已经在路上和林灵说了三个人分头寻找他的事情,最终决定在这里汇合,柳长歌回道:“两位老人家可能等的不耐烦了,去了酒家之中,林家妹子,你饿了没有?”

林灵经过和童焕一战,后来又被囚禁在世子府中,起先因为拼杀,险象环生,便没有在意饥饿问题,这会儿果然是肚子开始叫唤了,于是林灵脸颊一红,很不好意思的说:“柳长歌如此一问,我果然是有些饿了,只是···”林灵身上没有银两,他不知道柳长歌有没有。

柳长歌问道:“不过什么,我正好要去酒馆中找寻两位前辈,即便他们不在这里,我们也可以边吃边等。”

林灵道了一声好,柳长歌便扶着她走进了十里香酒馆,因为在这所酒馆中吃饭的,不是江湖上的豪客,便是官府之中的差人,特别是到了晚上,宿醉不归的人,大都是江湖中人,柳长歌背着一个妙龄女子,的确是容易惹人注意,同时柳长歌还担心童焕誓不罢休,还会派人追来,因此格外的注意这件事情,好在林灵经过一段时间的休息,这会儿药效消了不少,双腿可以站立了,只需柳长歌搀扶着便能走动,即便如此,肌肤之间的接触,还是让林灵十分羞涩,柳长歌却没有在意这个。

进了酒家,一个很精神的小伙计前来招呼,当他看见林灵面色憔悴之后,微微一愣,心说:“这个姑娘难道是害病了么?”眼神不断的扫着两个人,还以为柳长歌和林灵是情侣关系。

柳长歌说道:“煮些稀粥过来,在哪一壶好酒,佐酒便用黄牛肉吧。”

伙计应声,将两个人带到了二楼,因为二楼比较安静,一楼几乎爆满了,就坐的全是江湖上的汉子,形形色色,什么样的都有,柳长歌腰挎长剑,一身白衣,因为在世子府发生了激战,即便柳长歌武艺高强,衣服也难免破损,于是这些人,不难判断出柳长歌的身份,可他们自己喝自己的,没有谁多管闲事,现在与柳长歌搭话。

柳长歌在人群中找了一圈,可惜并没有看见林志和雷宇,心说:“难道他们不在此处,是了,我耽搁了太长时间,他们一定着急了,去寻找我了,此时此刻,童焕一定派人在搜查,我却不能去寻找他们了,就在这里等他们出现吧。”

上了二楼,人就少了很多,柳长歌刚一上楼,就看一个穿着袈裟的光头大和尚,独自喝着酒,虎目剑眉,十分凶悍,完全没有出家人的慈悲模样,柳长歌还格外留心,瞧了他的兵器,是一柄戒刀,大和尚自顾自的喝酒,桌上放着牛肉和酒,柳长歌心说,这还是一个酒肉和尚,并未在意他,而此人向柳长歌看了一眼,会心一笑,便继续喝酒去了。

柳长歌扶着林灵坐下来,林灵则小声的取笑着和尚,说道:“柳大哥,你看看,这个大和尚又是喝酒,又是吃肉的,只怕不是真的和尚,挺有意思的。”

柳长歌道:“别去管他,更不要看,小声谈论别人,是很不礼貌的。”

林灵吐个舌头,做个鬼脸,说道:“看来我爹爹和雷前辈并不在这里。”

柳长歌道:“他们一定是等急了,去找咱们了,总会回来的,我看这个酒馆,要一直营业的,我们便在这里沉下来心,慢慢的等着,我看你面色已经有了一些红润,应该是缓解了不少,等吃了东西,就会恢复了更快了。”

林灵摸了摸脸颊,心说:“我果然已经好了么?”

不一会儿,伙计端来白粥和饭菜。

柳长歌问道:“小二,我来问你,我原本有个朋友,要在这里与我会起,如今我到了这里却没有找到,你可见过一个,腿上有残疾,大约比我矮上一点的老人家么?”

另一名领头人迟疑道:“哎!那依你看,要是这么强的一股力量加入我们祁门,那永泽和景管会还能与我们抗衡吗?”

“有一句话怎么说来着,好像叫做虎狼不可同穴而居。”先前那名领头人嗤笑说:“你就不怕人家这头老虎,反过来吃掉我们这群狼啊?”

车队前行了七八公里后,又遇到了两个相对而立的路卡。而此刻,正有上百人在路卡中间激烈火拼,那混乱胶着的场面,像极了过去两个村子为争水源而发生的械斗。

祁门这边早已得到消息,知道云翚车队的实力,于是直接移除了路障,故意放任云翚团队过去,冲击不知情的敌对方。那敌对方见状,以为是祁门这边叫来的援军,竟然还有武装直升机和装甲车,顿时就慌了手脚。所有参与械斗的成员全部放弃纠缠,跑回了身后的路卡,并火急火燎地向后方发出了求援。

“哟!这是拿我们当棒槌使啊!”马柱国对祁门的做法,深感不忿。

李道纯笑道:“只怕他们的如意算盘要落空了,让顾蕾上去谈判吧!”

顾蕾带着全副武装的第二小队,上前和紧张戒备的一方进行了磋商,结果对方的领头人不敢擅专,说是已经通知了村长和村保安队长,让顾蕾稍等片刻。顾蕾在征得李道纯的同意后,于原地等了大约十分钟,路卡后方果然开来了三部卡车和两部越野车。

卡车上满满当当全是持械青壮年,显然就是对方的增援队伍。而从越野车上下来了三名中年人,另外还有三名身穿迷彩汗衫的青壮年,估摸着就是人家的头领和保安队长了。几人来到路卡领头人跟前,问明了情况后,这才警惕地看向顾蕾一行人。

顾蕾见状,又耐着性子说明了来意。可对方几人却一脸犹豫,并悄悄走到一旁商议起来。就在这个时候,云翚车队后方也来了两部越野车,并从车上下来了五名中年男子,一看就是祁门这边的头领人物。这帮人到来之后,完全就是一副看戏的模样,还不断讥讽着对面的几名头领。

远在半空中的李道纯,通过感知将几名头领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知道再等下去也不会有想要的结果,于是直接从直升飞机上跳了下来,并在空中连踏两步,就像是下楼梯般,轻飘飘地落在路中央一根树状障碍物上。

武直9距离地面至少也有五六十米高,而且位于湖面上空,可李道纯却能斜飞而来,这一幕顿时吓住了所有人,一个个瞠目结舌地望着这名突然出现的束发中年男子。

“我叫李道纯,是地球星魂卫队第三小队队长。”李道纯直接开门见山说:“李某人率队而来,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要一块栖身之地。不需要很大,一个平方公里足以,不知你们两边可愿行个方便?”

“天呐!原来他就是电视和网络上盛传的李道纯啊?”人们这才想起在电视和热搜上经常出现的两名超能力者,其中一个似乎就叫做李道纯。

居住在太平湖周边的平民,完全没想到自己会遇上李道纯这种天神般的人物,在目瞪口呆的同时,心思更是流转不定。最终还是一名穿着迷彩汗衫的青年,率先醒悟过来,连忙上前朝李道纯鞠躬说:“早知道是李先生大驾光临,我们新阳绝对举双手欢迎。还请李先生勿要见怪,请随我们来吧!”

祁门那边一位头领也反应了过来,连忙上前作揖说:“李先生,您可是贵人啊!换平日我们求也求不来。别说是一平方公里了,就算是翻个两三倍我们也愿意拿出来给先生安家。”

这就是绝对力量所带来的好处,当你只是略微比别人强一些时,人家未必会搭理你,可当你的力量遥遥领先时,选择顺从和依附,便成为了弱小一方自保的最好方式。即便是前倨后恭又如何,利益面前,本来就没有永远的朋友和敌人。

李道纯自然不会随口就答应下来,而是叫秦振邦三人驾机延太平湖周围勘探,寻一块适合团队生存与居住的地方。因为择地会牵扯到其他两股势力,他又让祁门和新阳分别联系上两家的头领。而永泽和景管会在得知李道纯带队进驻太平湖后,也急忙发出了邀请。这就使得原本无处安身的云翚团队,瞬间成了太平湖的香饽饽。

就在这一瞬间,卢九似已老:不错,那姓江的小杂种,黑衣人茫然点着头,喃喃道:多他身旁,而且永远不会再离开他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不一样的释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太阳系危机之火星来客

卿云

太阳系危机之火星来客

飞玲珑

太阳系危机之火星来客

林白首

太阳系危机之火星来客

剑道江湖

太阳系危机之火星来客

妙朵朵

太阳系危机之火星来客

倾墨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