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古星》。

卜战又抓起旱烟管,深深吸了一不禁有些湿湿的,一步步往门後

小伙一聽這話,更加迷糊了。

“啥,啥獻祭?”

“先別管那個了,快,你現在帶我們去你家祖墳,晚了就來不及了。”

“那我哥的遺像還沒拿呢”,小伙直往門洞里躥,元化星不知何時從防盜柵欄里跳了下來。

“我幫你拿上了,咱們快走吧。”

小伙接過遺像,一臉懵逼,跟著冷戎他們迷迷糊糊上了車。

冷戎說道:“你指路,我們開車,去晚了,你全族都有危險了,嫌犯老兇了。”

小伙被唬的一愣一愣。

“誰是嫌犯啊?在場的都是我家親戚,還有我哥的朋友啊。

哎?警察叔叔,你們說的不會是胡大哥吧?”

冷戎坐在副駕駛上,把身體側了過來,“叫誰叔叔呢?叫哥。”

小伙咽了下口水,“哦,警察哥哥。”

冷戎暗自笑了一下,

“你說的胡大哥?全名叫什么?”

“胡慶國。”

“胡慶國怎么了?為什么說他?”

小伙坐著的身體前傾,手板住前座椅背,沖著冷戎不自覺的壓低了聲音。

“胡大哥今天特奇怪,不但臉上纏著密密的繃帶,身上還穿著一件灰色的長袍,那臉上的繃帶一條縫都沒有,我都不知道他能不能看的見道兒。

他說是他前段時間發生了意外,把自己燙傷了。

聽說我哥去世了,著急趕過來送一下。

但是我就覺得他怪怪的,特別是臉上纏著繃帶,在披個灰袍,看著又顯眼又嚇人。

但我們也不好意思說啥,畢竟人家來吊唁的,再怎么奇怪,能來也是個心意。”

冷戎摸了摸鼻子,“蘇軼,再開快點。

那你是什么時候離開的?在場的人當時都在干什么?”

小伙翻了翻眼睛說道:“陰陽說了,我哥下葬需要趕在9點前,所以我來得及取遺照,他們在祖墳那邊等著呢,沒干啥。”

冷戎看了看表,7點50分。

“離那邊還有多遠?”

小伙從車窗看去,手指向前點去,“上了前面那個立交橋,下去后走一段再過一個鐵軌就到了。”

車窗外的景物瘋狂的向后掠過,顧雨看的出蘇軼絕對超速了。

在這種速度下,顧雨不由的跟著也緊張起來。她知道冷戎組長為什么這么著急,因為張曉東那一家子人也許已經有危險了。

然而車到了小伙說的那個鐵軌前時,好巧不巧,車桿子橫在了前面,遠處一輛火車疾馳而來。

時間一秒一秒過去,冷戎心里的不安更加強烈。

當火車轟鳴而去后,擋車桿子抬了起來,蘇軼的車壓過鐵軌顛簸而去,沒多久便來到了大青山的腳下。

這座城市的墓園就分布在大青山腳下,墓區分三個區域,和幾年前相比,并沒有太大變化。

東西區距離不算太近,東區為有管理人員看守的大型墓園,西區為老墳地,古時候就是亂葬崗,而介于東和西的中間區域,為私人買地的家族墓地,但缺乏管理,有些亂。

這片區域并沒有能讓汽車上去的道路,小伙指引著他們來到了一處相對平緩的空地上。

冷戎看到至少有四五輛大大小小的汽車停靠在這里,還有幾輛自行車和摩托車。

小伙說這都是他家親戚朋友的。冷戎讓小伙趕快帶路前去。

走上一截土坡后,冷戎向四周極目望去,大地上裸露的泥土,因為前一夜的雨呈現出濕潤的深棕色,空氣里都是潮濕陰冷的氣息。

此時的太陽隱于云中,不見了陽光天陰了下來。不知是不是因為昨夜的秋雨造成的,在這片空曠的大地上,氤氳升騰著淡淡的霧氣。

冷戎隱約看到,前方一個傾斜的坡度那里,有一圈低矮的灰白色墓墻,影影倬倬的站著很多人,還有一些花圈依靠在墓墻周圍。

小伙依舊在前面帶路,但是冷戎的心里卻涌過一絲不安。

這區域不知為何,死一樣的寂靜,沒有任何人聲或者喪葬音樂。

這里剩下的只有他們急促的腳步聲,還有小伙因為體力不支而發出的劇烈喘息聲。

小伙邊捯氣,邊指著冷戎剛才看到的那片區域。

“快到了,就在那里。”

不足200米的距離,霧好像越來越濃,但還是能透過霧氣看到,那灰白低矮墓墻里的明堂位置,的確是站著很多人。

可是哪里有點不對勁呢?這些人好像都低著頭,仿佛木樁子一般杵在那里一動不動。

突然,前面帶路的小伙停下了下來,冷戎也跟著停了下來,然而只在一瞬間,小伙的身體晃動了一下,沒發出任何聲音,在眾目睽睽之下,直直的向前摔倒了。

冷戎詫異中還是迅速的來到小伙近前,一把將他的身體翻正過來。

小伙的臉上因為磕碰已經流出了鮮血,但眼睛卻是向上翻著,露出了眼白。

“他怎么了?中邪了?掐人中組長。”顧雨說道。

“掐毛線啊,這有蹊蹺。”

冷戎把小伙放平后站了起來。

就這么一會的功夫,剛才還彌散著的薄霧,此時卻變成了濃霧。

濃霧使得兩三米開外就已無法看清。這霧還附著著冰涼穿透于衣物間,就像是在身上潑了瓢冷水一樣濕冷。葉晉還真是這么想的,眼下關隘中,都是韓青鋒的麾下,他握著國主旨意,也只能夾著尾巴做人。

若是援兵進入之后,那就不一樣了,手握旨意的他,完全可以居中調和,等這事過去,也能撈一筆資歷。

“葉將軍,未確定身份目的之前,豈可私自開門?我記得單公公宣讀的國主旨意中,特意強調過的,這要是出了問題,誰來擔責?”韓青鋒置之不理,反而看向單公公。

“這、還是問明了身份的好!”單公公本該與葉晉同氣連枝,但是韓青鋒搬出了國主......

”公孙屠摇头苦笑,道“看来这,谆谆戒饬使去,后有能自改过

全面開戰后第9天,U22層。

鮑威爾解除巨魔裝甲,大踏步走進黑手幫的臨時指揮部,他的父親正在那里休息,這些天以來的連續戰斗,已經讓這個老人疲憊不堪。

“怎么樣了?”看到自己兒子的身影,老人從床上坐起來,負責照顧他>

  “你给我站住!”

  陆晨拔腿就追,这经过一晚上修炼的陆晨,现在已经是到达了后天巅峰状态,只要修炼功法就能直接突破到了炼气境。

  此时的他,那一步就是五六米的距离。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古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三世重生之无敌于世

小彬大酱

三世重生之无敌于世

非远静

三世重生之无敌于世

别天神

三世重生之无敌于世

亚舍罗

三世重生之无敌于世

风识

三世重生之无敌于世

蒹葭深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