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暴力摩托!》。

她叹了曰气,微笑道:其实我也知道这些东西连一点用都没有,天若一亮,楚留香就绝对无法再跟踪他。这时乳白色的晨雾也已

“喂,是二狗子吗?”电话里传来一个洪亮的声音。

  周彪脸上有些尴尬,他小名确实是叫“二狗子”。

  但是一般人敢这么叫他,周二狗子一定告诉那个人花儿为什么这么红。

  可惜电话里的这个人恰好不是一般人,一来确实是奶奶家族的亲戚,父亲的小表弟,自己的小表叔;二来人家手段实在太硬,他周彪得罪不起。

  没办法,只能捏着鼻子认了:“小表叔,是我,我是二狗子。”

  “哈哈,你小子好久没给我打电话了,今天找你小表叔有什么好事?”

  “小表叔,我跟你打听一个人,南漓门里面有没有一个叫卫青的人,十七八岁的样子,武功蛮好的。”

  对面的小表叔沉吟了片刻,才小声说道:“你打听他干什么,不会是你得罪他了吧?”

  听到“你得罪他”这四个字,久历江湖的周彪心中顿时就咯噔一下,感觉大事不妙!

  一般来说,正确的语句应该是“不会是他得罪你了吧?”才对!

  周彪作为“大佬人精”,马上做出决定要撇清关系,于是小心翼翼的说了一句。

  “其实跟我没什么关系,就是卫青昨天下午把我小姨的儿子打了一顿,所以表弟托我找小表叔您打听一下卫青的情况。”

  “既然和你没关系,小表叔劝你最好别插手。南漓门规矩森严,别的我都不能说,只能看在你是我三姑孙子的份上,提醒你一句。”

  接下来,电话那头传来一字一顿的声音:“七海星上,谁都动不得卫青一根汗毛!谁动谁死那种,你自己琢磨吧!”

  “我明白了,谢谢小表叔,明天晚上我请您吃饭。”

  “明天不行,我要轮值。下周一吧,下周一晚上我有空。”

  “好的,下周一我安排一顿好的,保证您满意!”

  挂了电话,周彪只感觉短短几秒钟,自己全身都湿透了!

  “七海星上,谁动谁死?”——这是什么概念?

  电话那头,李景龙摆出一个舒服的姿势,半躺在大堂经理办公室的沙发上,挂掉电话的时候忍不住冷笑一声。

  “周二狗子你小姨的儿子?他算个什么东西!”

  “一个狗都不如的玩意儿!就凭他,也敢打卫青的主意?”

  “李剑松师叔公那一脉已经绝后足足有七八十年了,板上钉钉的绝脉,结果卫青一进门就直接记到绝脉名下做隔代传人,突然间绝脉又续上了——嘿嘿,真有意思!”

  “将近一百二十岁的老牌武圣真人亲传亲带,手把手地去教一个刚入门的十七岁小孩子武功!”

  “啧啧……那场面,那待遇,真的让人羡慕嫉妒又不敢恨呐!”

  “洪峰最近也晋升宗师了,卫青还算是洪峰的半个徒弟!你们惹谁不好,去招惹洪峰那头‘金刚猛虎’的徒弟?”

  “全国职业武道九段‘无规则’拳王大赛年度总冠军,等于华夏官宣的‘同级无敌’啊!”

  ……

  周彪回到酒桌上,一脸沉重,二话不说,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表哥,情况怎么样,打听清楚>

“有人要保劉諶一命,我今日跟著他來,就是為了不傷他性命,沒想到碰到了閣下!”那人頷首一笑

“保他?”葉凡疑惑

“是啊,有我在,文松真人也殺不了他!本來,一個幻術就解決的事情,現在看來,卻有些麻煩了!”

“我們并無沖突,所以我想離開,你不會阻止吧?”葉凡道

“本來不會,但文松和青松解決不了你,我自然也不能當你們走,否則,都不好交代!”那元嬰修士笑道,“除非,你不帶走劉諶!”

葉凡微微皺眉,從剛才他一掌拍散鳳凰就知道,此人絕不一般,不是個普通元嬰!但今日已經到了這個份上,就算是有人真想不讓劉諶死,也輪不到他說話了,即使這個人是雪國的皇

“本來,我跟著他倆來,一個幻術就能讓他倆以為大仇已報,劉諶也能活下來,但現在發生到這種情況,劉諶的命已經不屬于他了,否則。雪皇的臉面會很不好看!”

“所以,他的命,現在只有死了?”葉凡問道

“大概是這么個情況,除非,你能真把他帶走!”那個元嬰修士正色的說道

“你不是說也想保他么?不如你高抬貴手,放我們走不就行了?你幻術既然能騙過兩個元嬰,這里其他修士也不是問題吧!”

其他修士一聽這話,面面相覷,這兩人把他們這群元嬰修士當什么了?

“幻術?哼,還能迷幻住了我們!”有人不屑

“就是,我們一起上,你們兩個恐怕也不是對手吧!”

“哼,真把我們當蒜啊!”

“就是!”

……

“我是想保他,可是不能放他!”那修士苦澀道:“他們倒不足為懼,可有人卻能知曉,你們搞得太矚目了,剛才戰斗整個皇都的老古董都已經知曉了!所以他不能走了!你還是放下他自己走吧,那人待會兒來了,就是分神期修士在,也護不住你的!”

“你是說巫姽婳?”葉凡皺眉問道

“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不能走,你還有機會走!”

葉凡微微一笑:“她是金丹,我也是金丹!據我所知,雪國最高修為是分神期的老古董,可他們應該不會來吧!所以元嬰的會來,巫家的名聲好像不是太好吧,她又能得到多少支持呢?”

“可是,你是劫獄,劫的是雪國的大獄!這你要明白!”

葉凡沉默

身后劉諶突然拍了拍他的肩膀,他轉過頭去

劉諶臟污的臉上露出和煦的笑容:“兄弟,謝謝了,我只是一介凡人,你犯不著為我得罪這些人,你的恩情我恐怕沒辦法相報了,但人生能認識你這樣的朋友,實屬我的榮耀!”他從肩上摘下那枚代表力士身份的星耀五級徽章,遞給葉凡,“它是我的全部榮耀,這也是我最寶貴的東西了,你或許不需要它,但我想你能夠留著它!”

葉凡接過他的徽章,微微一笑,道:“我來救你,就一定會救你!這枚徽章我收下了,代表我認了你這個朋友!我朋友不多,你是第二個!”

劉諶一愣,還想說些什么,但葉凡已經別過臉去了

“說那么多,你不讓,也只有我硬闖了!”葉凡冷冷的說道

赫淮斯托斯根本没有把他当做一个对手来看待,一发巨大的火球直接从他手里了出去。虽然外面看着没什么区别,但是他自己心里清楚,这发火就用尽了地狱之火,只要稍微碰到人的身体就会迅速蔓延开来。

“小心,这简直是最可怕的魔法一定要尽可能的躲开,如果这个人躲不开的话,他将面临的就是蚀骨的疼痛之后就会随着烈焰缓缓的变成燃烧的灰尘。”

这个世间的火焰分为好几种,而大部分人普通时候使用的火焰,就只不过是一种元素当中最为常见的火焰而已火焰对人体的伤害自然是很强但并不是火焰中最强的。

还有一种火焰叫冰焰,外表看上去是一团蓝色的火苗,虽然看上去蓝色火苗,但并不具备兵的属性,但是当他遇到人的皮肤的一刹那,他就会飞快地蔓延起来。

而那种火焰是一般人根本无法。面对的是一种非常可怕,甚至说非常强大的火焰,不是一般人对付的了的。

还有一种火焰就是所谓的龙焰,这就是从龙的嘴里喷射出来的火焰。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够解决,或者说一般人能够接受的。这种强大的力量早就已经使得很多人望而却步了。

但龙焰还不算是最强的,甚至说龙焰在这里只不过是一个最最简单,基本上没有人真正在意过的东西,而真正可怕的就是这地狱的烈火这个烈火不仅会灼烧人的还会灼烧人的灵魂。

这是种非常恐怖,且让人无法接受了火焰一般只有恶魔族才会使用,一般人是根本没有办法接触到的,而这一瞬间这发火焰朝着那个戴着眼镜的年轻老师就过去了,很明显里面蕴藏着的黑魔法元素,使那个老师自身也吓了一跳。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这个人可以使出这样的魔法来,简直不是一般人所能接受了这根本不是平凡的普通人一句话两句话就可以办成了。”

陈飞满脑子疑惑,在他看来按理说现在这群人不应该拥有太强大的力量才是,可不知道为什么竟然这世间就有这般强大的人,就有这般让人无法理解的事物存在。

一道光墙挡在了火焰雨老师的身前,这时候乔治汉尼斯从里面走了出来,他还是满脸的笑容,甚至说好像现在这时候的笑容比原来更低一些了。

“火神大驾光临,真是让我有失远迎啊为什么在那里站着呢?其实你更应该做的是这里,其实你根本不用害怕,或者说你也不需要有任何的恐惧感,只需要离开这里就可以了。”

他尽可能让自己说话的时候充满了平和的气息,不要让人感觉自己好像被愤怒冲昏了头脑的样子,但是他的语言从嘴里说出来的时候,已经让周围的人感觉到了害怕。

就连陈飞都不得不侧目,看着面前这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这般强大,看着好像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校长,但很明显他既然能跟一个火神这般说话,肯定有着自己别样的力量和水平。

雖然曲家武者的尸體,已經被其他曲家的普通人運走了。

但是從現場打斗的痕跡來看,這是一個人將曲家所有的武者滅殺了。

總之,最后滅殺曲家所有武者的強者,還是沒被發現。

而皇室雖然掌管著星武帝國,但并不限制武道家族之間的廝殺,所以皇室也沒有要徹查曲家被滅的意思。

至于曹家雖然很驚訝,但他們也沒有緊張。

就算是江景帶人滅的曲家,但表面上他們跟綁架秦小語可沒有絲毫關系。

而且曹家也覺得曲家家主為了曲家其他人的安全,是不......

”他冷笑着,又道:“天劫宫一的雾。清晨,每当推开窗户,遥”刀光一闪,已人咽喉,刀的长正是师傅他老人家武功的精华所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暴力摩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我真不是主角啊

大城小鱼

我真不是主角啊

童话雨邪

我真不是主角啊

缥缈之逆旅

我真不是主角啊

小开子

我真不是主角啊

挑兰灯

我真不是主角啊

荷风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