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为了激发你的斗志》。

”“不错,名字可以用假的……然大怒,神锡道长更是须发皆张

那台下走上来一个侍卫,手上端着一个玉盘,上面是用红布包裹的灵宝,而且使用了结界隔开,那些人也是窥探不得!

只见那如烟对着在场的各位说道

“这件拍品是我们贵人堂第一件拍卖品,所以也是图一个好彩头!这乃是一块拳头大小的红玉火珊瑚!乃是一块上品灵药,入药可以治百病,而且放在家中还可以避灾驱百毒!作用大家应该都知道,我就不一一介绍了,因为是第一次拍卖,就叫价吉利一些,六十六万六千六百两!每次加价不得低于一万!”

如烟的形容已经是十分到位了,但是那红玉火珊瑚的作用可是极为强大,一旦到了界师的手中,可以炼制一批上好的丹药,而且这么大一块的火珊瑚已经是不多见了,曾经有人在迷雾森林遇到过,乃是有价无市的绝品!

赢天骄没有想到,他今日竟然能够遇到这种宝物!但是那些富商也不是没有见过世面,随后就有人不断的举牌子,价格也随之涨了起来,洛崖看着这个拍卖的顺利进行,心中也是极为暗喜,希望今日都太平无事。

“我出一百万两,这红玉火珊瑚我要了!各位没有意见吧!”赢天骄站了起来说道。

那些刚才还在不断叫价的富豪们都不敢再加价了,他们生活在这天香城中,若是惹怒了二皇子,他们必定会遭受到灭顶之灾!所以就不愿意冒太大的风险,这个价格也就没有人敢抬高了!

只见这些加价的声音戛然而止,如烟也是问道

“还有人加价吗?”

连续问了三遍以后依旧没有人回答,赢天骄也是躬身说道“劳烦如烟姑娘了!”

如烟也是只能敲动手中的锤子,一锤定音,这个红玉火珊瑚被赢天骄一一百万两购买到,洛崖站在那三楼之上,这红玉火珊瑚他估价是在一百八十万到两百四十万左右,但是竟然被赢天骄截胡!如烟心中也是有些不开心,他的收入主要是依靠那些拍卖的提成,如今这价格低了,他拿不到多少钱了!

“恭喜赢公子获得此宝,请您到后台支付好银两就可以取货了”

如烟说完就让人端了下去,那赢天骄原本还想就此收起来,如烟拒绝了这个请求,这是他贵人堂的规矩!赢天骄有些不爽,接下来就是第二件拍品,这件物品也是一件极为珍贵的东西!

那如烟接过了那件东西,随后对着那些人说道

“这件物品乃是对修士的福音,这是一件软甲,使用最为坚硬的玄铁打造,可以抵挡少阴初期修士的全力一击,起拍价五十万,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一万!”

那底下的人都是有钱人,他们最在乎的就是命,都在叽叽喳喳的讨论着,有人已经举牌了,但是一道声音传来

“这个东西我要了,五十一万,各位没有意见吧!”

说话之人还是那二皇子,只见他嘴角微笑,洛崖在三楼看着那赢天骄,随后眼神微咪,快速的下楼说道

“我出六十万,这件东西我要了!”洛崖淡淡的说着,那赢天骄脸色一变,对着洛崖说道

“怎么,洛少爷也喜欢这个吗?”

“就允许你皇室花钱吗?我想买就买,我爷爷都管不了我,你管我吗?”洛崖直接说道,真是一点颜面都不留啊!

“放肆!你敢这么对二皇子说话!”只见二皇子身边的一个侍卫说道。

“在这里只有拍客,没有皇子,若是喜欢用这个压人,回皇宫再用,再说了你一个狗就别汪汪了,小心我想吃狗肉了,那你打牙祭!”

洛崖说话依旧是如此大大咧咧!

赢天骄表面上不怒,但是手中已经是青筋暴起,随后就是继续加价,软甲被洛崖用一个他喜欢的数字“让”给了赢天骄!最终成交价八十八万!

洛崖看着那赢天骄的样子觉得有些可笑,一个人可以霸气,但是你要找对人了,否则就是自己找难堪,洛家现在可是依旧不怕你皇室呢!接下来又是几件拍品,赢天骄没有叫价,那些富豪们可是开心坏了,这下该他们花一笔银子了!来到了这里不买点东西回去就觉得对不起自己的名号了!

下一件宝物乃是一颗丹药,正是上次洛崖治疗墨门之时留下的丹药,那李渊肯定给很多人下毒,如今能活下来的人都是一些至少少阴境修为的修士了!所以洛崖早早的叫唐元放出风,就说此次拍卖会上会有破除蛊毒的丹药而且是任何蛊毒!

毕竟这个不能明说,那血蛊可是李家的独门蛊毒!但是洛崖能感觉到这里有许多少阴修士在此!这里面恐怕就有许多中了血蛊的人,如烟看着端上来的盘子说道

“这是一瓶丹药,乃是专治蛊毒的,对于那些中蛊的人来说简直就是福音啊!起步价八十万,每次加价不得低于五万!”

如烟淡淡的说道,这时那李天然眼中一亮度確認道:“你要去找他嗎?”

蘇靈兒點了點頭,將象征李衍截天道圣子的令牌交給周水柔道:“師尊,一直往南走,遇到六階以上的妖獸出示這個令牌,就能找到截天道的道魁江南了。我……”

“嗯。你去吧。”周水柔捏了捏蘇靈兒的臉道,“我們這幾個人都是老江湖了,沒什么好擔心的。”

秦晴月背著昏迷不醒的任濤,猶豫再三,終于還是別過頭去。無論如何,背后也是養育自己多年的師父,大不了等救醒師父后,再去從容赴死。

“這個玄晶棺里面,是對他很重要的人,你一定要看好了,不能有半分差池。”蘇靈兒一字一句向徐若弗交代道,“你不能去,你要……”

“好,我不去。”徐若弗沒有哭鬧,頓了頓正視蘇靈兒道,“答應我,一定要帶他回來。”

“除非我死,否則我一定帶他回來。”蘇靈兒說出這話,更多還是做好了去尋死的準備。

蘇靈兒不再猶豫,將李衍托付自己的事情轉交給徐若弗后解脫一笑,向著洗劍閣的方向飛掠而去。

“看不懂現在的年輕人了。”無塵道長搖了搖頭道,“多好一女娃娃,能娶到是他的福氣。”

“人家正牌的師尊可還在這呢,就算娶了她,高堂也不拜你。”當年無天獄底下,李衍和妙妙成親,高堂拜的正是無塵道長,趙云峰嘆了口氣,接著說道,“也不知道老李怎么了,好端端一個人就變成了妖獸。”

“走吧,我們別在這添堵了。”周水柔轉過身去,生怕再多看蘇靈兒背影一眼就會忍不住追上去,“年輕人的事情,年輕人自己才縷得清。”

無論李衍是否失去神智,無論李衍是否有機會清醒過來,他現在這般狀態持續下去,早晚會引來人皇、地藏或者說域主的注意。他們不會任由一只發狂的妖獸在人間作惡,如果被他們認出來這是李衍,定然會以最果決的手段將其斬殺。

蘇靈兒無論如何也做不到丟下李衍逃亡南荒森林,在截天道道魁江南手里尋求庇護。李衍若是真的死在了那些正道人士的手里,那余生又如何能活得心安?

要死一起死,要活一起活,雖說天意弄人,我比她晚一步才認識你。但她能做到的,我蘇靈兒一樣能做到。你把名分都給了她,我也不會去爭去搶讓你為難讓你受煎熬。但陪你一起去死的機會現在就在我蘇靈兒手里,誰也不能和我搶!

蘇靈兒臉龐上的淚痕早已風干,空氣中的血腥味越來越濃。附近那些尋常生靈早已在這狂暴的獸吼聲中嚇破了膽,被那無邊的殺氣擊碎神魄。連花草樹木也都在殺氣中凋謝飄零,附近再無生機,只剩下寂寥無比的死氣。

洗劍閣主殿早已在兩只妖獸的纏斗中化作了一片廢墟,蘇靈兒立于廢墟之上,李衍早已變成了一只怪物,比九無的本體九靈蛇要小上一號,將九靈蛇死死摁在地上,口中正在嚼著九無的頭顱,嘴外面還吊著一大截蛇身。

九無最后一個頭顱不斷顫抖,已經沒了反抗的余力,哀鳴聲微不可聞。龐大的蛇軀被啃得四分五裂血肉橫飛,放在海角域任何地方都會被爭搶的圣獸血液流了一灘,散發的濃烈腥臭之味道只是讓人感到惡心反胃。

“衍!”面對這人間修羅場,蘇靈兒緩步走上前去,大聲喊道。

李衍吐出了一嘴帶著血肉的碎骨頭,回頭望向蘇靈兒。九無鼓足了力氣,想要趁機逃跑,被李衍一腳踩下,蛇背上又添五道爪痕。

李衍不知道是認出了蘇靈兒,還是因為發現附近出現了一個生物,變得更加狂躁不安來。李衍彎下身去,左爪將九無破爛不堪的身子捏成一團,鮮血和肉塊自爪縫溢出,右爪握住九無最后一個頭顱一扯,連帶著喉管一道扯出,九無就此身死。

李衍好像是吃飽了,并沒有將這個頭顱塞進嘴里,而是隨手一甩,旋即對著蘇靈兒狂嘯,滿口尖牙上還掛有九無的碎肉。

蘇靈兒繼續向前走著,步履沉穩而堅定,口中一直呢喃著“衍”字。

你說過,我們是至親之人。我們既然不同姓,那彼此之間便免去姓氏以名相稱。

鋒銳的尖爪停留在蘇靈兒臉龐前一寸,這一寸的距離和巨大的尖爪比起來是那么的微不足道。蘇靈兒左邊顴骨依然被這一爪帶起的罡風劃破,鮮血汩汩流出,渲染出這一抹笑容的凄美。

尖爪在她眼前顫抖起來,并沒有一爪將蘇靈兒擊殺。李衍漸漸地鎮靜下來,伸出龐大的舌頭,舔舐了一下蘇靈兒臉龐上流出的鮮血。

蘇靈兒伸手握住那鋒銳的尖爪,手掌被尖爪的刃面割破。尖爪在她手心漸漸變幻,李衍的身形也漸漸變小,終于恢復了常態。李衍雖然沒有徹底復原,但已經不再是那頭嗜血的絕世兇獸。

李衍雙目無神地望向蘇靈兒,伸出手小心翼翼地觸碰著她臉上的傷口,呢喃道:“靈……靈兒?”

薛老太太笑:你盯着看什么?难。赠昭勇大将军、龙兴路总管、

阿保机问道:“最近,台哂说过这样的话吗?”

滑哥道:“怎么没说,昨天我们一起喝酒,他还叫嚣,一定要为他父亲洗清耻辱,杀了我父亲。奴瓜整天与台哂在一起,所以,我怀疑,是他俩杀了我父亲。”

阿保机沉思良久,又问:“除了他们俩,你还怀疑谁?”

滑哥的眼睛滴溜溜转了一阵,又说出了几个人的名字,补充说:“这些人都说,你们这次惩罚行动,是我父亲的主意,也扬言说,一定要杀了我父亲。”

滑哥提到的这几个人,阿保机也有耳闻,都是几个明目张胆反动惩罚行动的人。

阿保机的眉头皱的更紧。

在契丹,释鲁是第一个建造私城的人,阿保机和曷鲁都没有来过。

在苍茫的草原上,小城显得格外宏伟,距离几十里便能望到。

一行人来到城门边,阿保机想道:城门并不大,又有卫兵把守,未经许可,外人根本无法入内。

如此严密的防备,三伯父怎么会被人无声无息地杀死在家中呢?

守护现场的剌葛迎了过来,阿保机立即命令道:“二弟,你赶快带人前去,将这些人一一擒拿,听候发落,不得漏掉一个人。”

接着,阿保机让滑哥说出了一大串人名。

除滑哥提到的人之外,阿保机又增加好几人。

其实,释鲁的于越城,和内地人家的普通院落差不多,只不过稍大了些。

在毡房里长大的人,不习惯住土筑房子,释鲁虽然筑了很高的城墙,但城内仍然支的是毡房。

阿保机和曷鲁走进城门,看到门边支着一顶毡房,城中央并排支着三顶毡房。

绾思抢先向中间那顶毡房跑去。

毡房的门大开着,释鲁的尸体面朝里趴在毡房的门边。

可怜释鲁一世英豪,竟然这般不明不白地离开了人世。

绾思抱起释鲁的尸体,大喊阿爸。

释鲁的尸体早已僵硬。

契丹的丧葬习俗,认为人死是一种解脱,人死后,不得在尸体旁大声嚎啕,否则会影响死者灵魂归天。

但几个人仍然哽咽不已。

曷鲁向毡房内的情景仔细看去。

毡房的里部,仰天躺着燕奴一丝不挂的尸体,压在狼藉的皮被上。

释鲁仍穿着衣服,显然,被杀前,还没有脱衣入睡。

阿保机和绾思慢慢将释鲁的尸体翻转,看到释鲁嘴角下拉,脸上挂满了疑惑和痛苦。

奇怪的是,释鲁的尸体上没有一滴鲜血。

燕奴的嘴角挂着血痕,身体上也没有血迹。

整个毡房,看不到任何打斗过的痕迹,也闻不到杀人现场应有的充鼻血腥。

释鲁究竟是怎么死的?伤口又在哪里?

曷鲁用目光在毡房里寻索,没有找到任何答案。

阿保机用手轻轻合上了释鲁圆瞪的双眼。

阿保机重重叹息了一声,和曷鲁去查看其它几间毡房。

右边那间毡房是厨房,除一盆吃剩的羊肉外,用

高臺位置不分先后,但越強者,越坐在中間。

陸隱很低調,就往旁邊坐,而他身旁,正是之前看過的那個來自暴風流界的陰冷男子,臉上紋著蝎子圖樣,看起來頗為詭異。

此人對陸隱毫不在意,包括剛剛眾人施展壓力,也沒有此人。

“七哥,這群混蛋不要臉,你要小心了,別被人暗算”鬼侯不爽開口。

陸隱自然知道,黑鷹大公來自羅斯帝國,看他不順眼很正常,不過還好,那個來自馭獸流界的費德沒對他出手,否則剛剛未必......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为了激发你的斗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妖王愤世

骑驴小书童

妖王愤世

不啃菠萝皮

妖王愤世

失忆闹钟

妖王愤世

暮九歌

妖王愤世

林海飞扬

妖王愤世

云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