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我永在你身后》。

”陆小凤忽然皱了皱眉。他皱眉道:你们既然早已控制了局面,

聽著師父的訓斥,秦洛辰仿佛又回到了年幼之時,師父對自己的教導和疼愛歷歷在目,仿若才發生在昨天。

每當自己惹事時都是師父給自己擺平;每當自己受傷時都是師父給自己療傷;每當自己修道遇到瓶頸時都是師父給自己解惑;每當自己犯錯時都是師父在耳畔喋喋不休的訓斥。

自從這次醒來之后感覺與師父之間的感情變得不一樣了,好像彼此之間的聯系又多了一層,具體是什么秦洛辰不清楚。

這時秦洛辰情不自禁的抱住師父上身,這具身體散發著淡淡桃花香。

每每聞到這股香味,秦洛辰的身心都會寧靜安逸下來,這也是他每次醒來看見師父的第一眼,都會緊緊抱住她。

但現在的他已經不是從前的他了,秦洛辰不知道該以什么身份,去面對這個對自己關心到無微不至的師父。

如今這個師父很美也很善良,秦洛辰不想欺騙她,畢竟自己是轉世之人,還有重要的事等著他去做,不愿把這一世的師父也牽扯進來。

秦詩婠感受到秦洛辰突如其來的擁抱,停下了對秦洛辰的訓斥,回憶起了以前秦洛辰每次受傷之后,自己陪在他身邊,秦洛辰起來之后無不是僅僅抱住她。

秦詩婠能從中感受到,秦洛辰對她深深的依賴,只是這次屬實沒有想到,秦洛辰還會像過往一樣對她。

兩人擁抱在一起,秦詩婠嘴角微微翹起,臉上洋溢著與以前不一樣的微笑。

以前是師父對徒弟的慈愛,現在卻是女子對男子的愛戀,只是秦洛辰不知道而已。

自打那天秦洛辰受傷,秦詩婠一怒之下差點準備親手去滅了四派。

可轉念一想,秦洛辰自己的仇,應該由他自己去報。

不然造成道基不穩,產生心魔,可就不好了,這對以后一位修著的成長,造成不可磨滅道心缺陷。

盡管她知道,秦洛辰或許不會因為這種小事,而產生心魔,但自己的仇自己報,豈不快哉!

心魔在修者眼里,就如同夢魘一般,侵蝕著修者心境,從而造成修者走火入魔,導致難以修復的心境缺陷。

一旦心魔產生且無法在短時間內清除,就會使得道心不穩,對以后走帝道路來說,在證帝一途中就無法如道心穩固之人那樣容易。

帝道一途唯心!

道心才是證帝之關鍵。

“熙和,你記憶應該恢復的差不多了吧,這九世體驗的怎么樣?”這時秦詩婠突然來了一句。

“什么熙和?”秦洛辰松開師父上身,一臉吃驚道。

秦洛辰內心卻是十分震驚,他不知道熙和是誰,但他經歷九世輪回這倒是事實。

如今這個師父是怎么知道的,他記得前八世也沒怎么暴露,每一次證帝 都是往不同的大道方向去證,不至于會讓自己暴露。

畢竟擁有輪回血書這樣的至寶,誰不眼紅?

不過令秦洛辰不解的是,前幾世一直盡量規避其他大帝的窺探,秦詩婠為何會發現?

畢竟從低等世界到高等世界,位面層次不一樣,不是什么人都能夠有資格前往更高世界的。

走出來的也就寥寥幾人而已,他們均是是一方霸主級存在的大帝人物。

而且每一位走出來的大帝,去上界之后,都能混的風生水起,成為一方威名顯赫的人物,與上界之人爭奪地盤和資源。

這就導致上界之人,對下界天翊大陸上來的大帝十分排斥,并且喜歡獵捕剛上來的大帝,搶奪其帝印以及道果。

天翊大陸包括上界,成就大帝者,都會凝結屬于出獨屬于自己的大道之印,也就是帝印。

所謂帝印,就是大帝對屬于自生感悟的大道印記,剝奪一位大帝印記后,便可吸收其帝印,并從中感悟出這位大帝帝道。

至于道果便是大帝一生的底蘊積累,得到其他大帝的道果,雖然不能如本人那樣契合,但融入其他大帝的道果,便可減少好幾百年的苦修時間,有誰不心動呢?

從下界天翊大陸上來的大帝,都是上界大帝們最好的獵物,這也導致許多驚艷絕絕的大帝死于上界大帝們之手。

當年第一世的秦洛辰也是如此,要不是他實力夠硬,可能早就死于上界諸帝圍捕中。

對于秦洛辰來說,第一世的他以劍道證帝,出身劍修門派,最喜歡做的便是仗劍天涯,行俠仗義,同時也是一個有恩必還有仇必報之人。

于是聯合其他從天翊大陸上來的大帝們,組建天翊盟,并對上界大帝展開圍剿。

也正是通過捕殺上界大帝們歷練中,秦洛辰在短短百年時間里,問鼎巔峰大帝,這就引起其他巔峰大帝的注意。

本來圍獵在巔峰大帝層面上是默許的,對于武者以實力為尊的世界里,弱肉強食表現的淋漓盡致。

而巔峰大帝,也是上界的統治者們來說,不過是大點的螻蟻們,在爭搶他們剩下的、不要的那點殘羹冷炙罷了。

然而隨著天翊盟勢力的壯大,秦洛辰實力的不斷變強,已經嚴重影響了大部分巔峰大帝們統治地位了,從而導致諸帝之戰的爆發,兩方損失均十分慘重,單秦洛辰一人就屠殺上界百萬大軍,殺神之名也從此響徹整個上界各大域。

也正是如此,上界對天翊大陸上來的人不是扼殺就是拉攏,雖雙方最后簽署和平協議,背地里卻并非那么和諧。

這也就導致第二世再次去上界的秦洛辰,只能隱匿自己,避免被發現和提前扼殺的風險。

隨著幾世隱匿功法的完善和改進,就算巔峰大帝,也不一定能夠發現自己的身前,簡直就是一個渣渣。

而且,青陀花果無任何后患,哪怕多次服用,也不會造成修士的根基不穩。

沈深慶幸自己之前幻化了面容,至少在這個秘境之中,沒有任何人能夠認出自己,至于出了秘境,誰也不可能查到誰拿走了青陀花果。

到時候,青陀花果往碎星塔一放,任誰也無法察覺。

沈深同樣相信,白書不會出賣自己,更不認識青陀花果。

除了青陀花果之外,煉制雪霜丹的天竺根地、水安生,煉制至陽丹的血藤羅也有數十株,順手帶進來的還有不少其他藥材。

這一次收獲實在是滿滿當當,也不枉救了白書幾次,沒有他的傳訊,哪有現在的收獲。

檢查了玉盒之后,把珍貴的藥材裝進一個戒指,然后和面具一起送進了碎星塔。

碎星塔對于禁錮在戒指中的東西,不會自行消化,只有暴露在塔中的東西,它才會自動吸收恢復。

感覺到碎星塔正在一點一點的恢復當中,沈深很是欣喜。

雖然恢復緩慢,但有了那條中品源脈,沈深相信,碎星塔肯定能夠恢復到一定程度。到時候,靈老也可能清醒過來,要是這樣,那就是天大的喜訊了。

沈深不知道的是,在他離開之后不久,更多的人得到消息涌向了藥園。

藥園所在的山谷,剎那間成了一座真正的人間修羅地獄。無數的人莫名沖入,然后在莫名之中被人斬殺,或是斬殺別人。

到了最后,山谷完全消失,只有無數的骨骼、斷肢堆滿了一片山地,連地面都變成了一片深紅。

而在遠離山谷萬里的一處地底深處,沈深心無旁騖,繼續推演著禁制之法。

如果能夠掌握這種禁制,哪怕只是一些皮毛,也必將受益無窮。

那個時候,沈深完全可以將禁制之法融入到拳勢之中,若是如此,那種一閃即逝的感覺,是不是能夠真實捕捉到?

一陣陣輕微束縛的感覺傳來,沈深心里一喜,第二輪大比要結束了?

沈深立即鉆出地面,只看到一些人突兀地從神識之中消失,明白確實是傳送開始了,第二輪大比真正結束了。

感覺到一陣強烈的束縛傳來,自己不由自主地騰空而起。

稀薄的源氣傳來,熟悉的秘境入口呈現在沈深的眼前,平地上人數少了很多,不超過六萬。

陳殿主笑容滿面地招了招手,沈深一步到了殿主眼前。

“見過陳殿主,弟子不負重托,進了第三輪大比。”

“不錯,先待在一邊,等人到齊了再回住處。”

陳殿主滿意地示意沈深退后,對這個破例進入執法殿的弟子,陳殿主很是期待。

這不僅僅殿主對宗內弟子厚愛,更是一種直覺,這個沈深未來不簡單。

魯星和顧盼幾人也在一邊笑著招呼了一句,然后繼續等待花影宗弟子的回歸。

白書出來了,還有一些花影宗外門弟子也出來了,但還是少了很多。整整一天后,秘境再無修士出來,撒拉王國開始宣布關閉秘境。

花影宗進去三百七十人,出來的只有二百二十三人,死亡一百四十七人。

其中捏碎令牌出來的有五十二人,也就是說,有一百七十一人獲得了第三輪大比資格。這也算是歷次大比之中比較好的一次了。

白書看到沈深之后,立即就想過來表達救命之恩,沈深眼神示意了一下,讓他稍安勿躁。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冰寒至極的神識瞬間橫掃過整個人群,渾身冰涼一片。

喧囂的人群立即鴉雀無聲,噤若寒蟬地站在了原地。

陳殿主揮了揮手,沈深才感覺到一陣輕松,深深地呼吸了一下,吐出了一口濁氣。

“誰進了秘境的藥園?誰又拿走了青陀花果?自己站出來,不要自誤,連累了王國和宗門!”

緊跟著神識而來的,是一道更來嚴厲的怒吼。

同一時間,二男一女三道威嚴的人影,出現在了人群的上空。

“幾位都是陽宮境前輩,這兒都是煉氣境小輩,不用如此壓迫吧?”

一個不知是哪個王國的長輩站了出來,抬手護住了身邊幾個王國弟子。

“事出有因。秘境中出現了一個藥園,更有丹湖級和陽宮級藥材無數,其中特別出現了一株青陀花果樹,想必幾位聽說過青陀花果是什么東西吧?”

屹立上空的其中一個面容蒼老的老者,聲音冷漠,逼視著下方的人群。

很多不知道青陀花果是何物的煉氣小修面面相覷,但也有一些帶隊長輩聽說過這種神秘的源果。

知道這是一種無屬性的靈物,對突破大境界更是有著無與倫比的作用,聞聽此言后,同樣一臉驚容,心底瞬間火熱了起來。

沈深安安靜靜地站在那兒,沒有任何的異常顯露出來。

白書偷偷望了一眼,也不敢確定沈師兄到底是不是當時沖在最上面的一人,見沈深沉著靜默,心里立即安定了下來。

秘境入口處神識縱橫,屹立在上空的三人嚴密注視著所有煉氣境修士。

“現在請所有進入秘境的弟子站著別動,其他人退到一邊,等查驗之后再行回歸。”

陳殿主怒氣一生,似要詰問對方,再看看四周情形,無奈地嘆息了一聲,帶著魯星一行退了開去。

青陀花果那是一種什么樣的源果,陳殿主當然清楚。此事關系重大,無端出頭并沒有什么用處,看看撒拉王國之人接下去如何安排。

將近六萬煉氣境修士,分成不同王國站立在一起,在陽宮境大能面前,所有修士的一舉一動全在他們的神識之中,哪怕最細微的神情變化,都逃不過他們的監察。

沈深站在原地目不斜視,慢慢隱匿起自己的情緒波動。

王锐道:什么法子?萧少英道:还,就象是突然被一根钉子钉在地上

畫面再次一閃。

殘月高懸半空,漫天群星閃耀,灑下蒙蒙光華,將這夜空照的通明。

在一處綿延數十萬里的山脈之中。

這山脈中仙霧秒秒,山河流水,鳥獸盤旋,隨處可見一片片斑斕霞光籠罩的山巒,綻放光華的通天巨峰,無數的華麗樓宇殿堂p>

等到陌涂的氣息穩定下來,顧絡卿才停止輸送靈氣。

此時她的臉色發白,香汗淋漓。

幫人療傷,其實消耗非常之大,更別說陌涂受的傷實在過重,而他的丹田更是個無底洞,有許多的靈氣都是被他的丹田吸收的。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我永在你身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破镜重圆

君书雁

破镜重圆

茶叔

破镜重圆

和风遇月

破镜重圆

五色龙章

破镜重圆

妖治天下

破镜重圆

夙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