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身份在变》。

古浊飘微叹一声,付道:这萧湘剑客果然不愧为一代宗主,比起西门吹雪沉吟着,忽然问道:为张英风收尸的是严人英?陆小凤

“沖鋒!”孫宇一抖韁繩,胯下烈火立馬箭一般沖了出去,后方騎兵紛紛提速跟上。

營門口的守衛,剛準備拿起兵器應敵,就被沖鋒而來的騎兵撞飛出去。兩百騎兵發起的沖擊,對整個營地造成了極大的心理壓力,從帳篷中聞聲走出來的士兵,慌亂中來不及穿甲胄,只能拿起兵器迎敵。

“不要停,靠近我,繼續沖!”孫宇連挑三人,大聲呼喝,整個騎兵隊伍繼續提速沖鋒起來。

剛出帳篷的白勇有些絕望,這些騎兵雖然稚嫩,奈何人多馬快啊。自己這方不管哪里想要聚集起人手,對方騎兵就沖上來,將整個陣型沖散。

“向我靠攏,快、快!”白勇大聲呼喊,再這么下去,整個營地就完了。

孫宇看見了收攏士兵的白勇,數十親衛環繞左右,周邊聚攏的士兵越來越多。若是讓他繼續下去,之后想再擊潰他們,就得付出極大的代價。

“隨我沖!”孫宇調轉馬頭,領著騎兵營朝著白勇的方向發起沖鋒。

“盾牌、長槍,給我架好,頂住!”白勇知道,這一波頂不住,自己恐怕命就落在這里了。若是頂住,收攏人手,未必沒有一戰之力。

雙方越來越近了,孫宇已經能夠看清長槍上的紅纓隨風擺動,下意識地握緊手中的馬槊。

孫宇一拉韁繩,座下烈火拔地而起,孫宇擋住刺來的長槍,直接從盾牌上飛了過去。

“嘭”巨大而沉悶的撞擊聲傳來,身后的騎兵跟隨孫宇,毫不留情地撞了上去。盾牌組成的防護墻瞬間七零八落。

依著巨大的慣性,孫宇帶著騎兵隊伍將白勇好不容易聚攏的百來士兵瞬間沖散,馬槊狠狠插進一個白勇親兵的胸膛,高高挑起,摔落在地。身后的騎兵手中的長矛,依靠馬匹巨大的沖擊力,帶走一條條敵兵的生命。

“射!”一眾騎兵在孫宇的命令下,紛紛舉起騎弩,對著周圍就是一通射擊。

堂主白勇在親兵的護衛下,幸免于難,準備脫離騎兵,再組織抵抗。

“沖啊!”

“沖啊!”

正是程鎮北跟陳啟霸率領的近衛營趕到,面對毫無組織的敵軍,裝備精良的近衛軍猶如砍瓜切菜一般,將敵營鑿了個對穿,對方再也不能組織起有效反攻。

等到刀盾營跟長槍營投入戰場,大部分敵軍都放棄抵抗,丟下武器跪倒在地投降。

至于孫宇,則帶領騎兵將白勇跟數十親兵團團圍住。

“投降吧,不要做無謂的抵抗!”孫宇抬起馬槊,指向白勇。他不想多造殺孽,之前就再三跟各營強調過,投降不殺,非十惡不赦之輩,都當給予機會。

“你到底是誰?”白勇一臉不甘看著孫宇,昨天還是手下數千兄弟的老大,今天就為階下囚,這滋味,真的不好受。

“我家大人乃是新任劍州刺史兼防御使孫大人,爾等莫要冥頑不寧!”韓載武將手中長矛指向白勇,都什么時候了,還問東問西,不識抬舉。

“都放下武器吧,罪民,愿降!”白勇看了眼營地,戰斗已然結束。將手中長刀往地上一丟,跪地投降,負隅頑抗有何意義,不過讓這些自己的弟兄白白送死罷了。

“這些人,好生看押,莫要虐待!”孫宇吩咐老程一聲,在營地巡視起來,至于逃兵,騎兵自去追了,兩條腿哪里跑得過戰馬。

各營打掃完戰場,戰損很快報了上來。此一役,劍州軍戰死二十三人,重傷十五人,輕傷數十人。殺敵二百余,俘虜九百多人。

“戰死的弟兄,就地焚燒,骨灰全部送回老家,撫恤立刻發放。重傷弟兄送回建甌,讓蘇家安排他們回江寧老家,由國公府安排差遣,不能受委屈。輕傷全力救治,不得有誤!”等到后勤輜重隊伍趕來,孫宇將事宜給徐易一一交待清楚。

“這戰俘如何處理?”自己這邊的事情好處理,戰俘就麻煩了,總不能白養著吧。

“把各級頭目還有親衛,單獨關押。普通士兵,各營去篩選補充兵員。至于剩下的,就編入輔兵營,三刀,你去各營挑幾個人,自己去安排。”進入劍州地界,輜重營也該提上日程了。

普通士兵,當兵吃餉罷了,自己反正缺人,直接收編。那些個頭目跟親衛,還得仔細篩選一遍才是。

“大虬,去把那個頭目給我帶來,我有話要問。”孫宇想著,既然老大都拿下了,地盤也該一并吃下才是。先跟他聊聊,若是能夠讓他投誠,自己也能加快些進度。

“給他松綁!”孫宇看著捆得嚴嚴實實的白勇,決则摆满了各种各样的东西。

张成听到摊主这声音,下意识的停下脚步,随意的瞥了几眼,当他看清那摊主的脸时,嘴角微微抽搐了几分。

眼前这人他认识,在这地界算得上是个有名的二道贩子,俗称倒爷,说白了就是赚差价的,跟他也没啥区别。

或者说唯一的区别就是,眼前这家伙的水平还没有他高,张成对于古董这些东西有特殊的天赋,所以对于鉴别真假,他都非常有自信。

“喂,这位爷来看看我这上好的手镯,看看这绿色,别的不说,就只要您8万。”

张成看着狗爷手上那个手镯,那可真是没法看,估计也就只能瞒得过齐红旗那样丝毫不懂的人,凡是懂点行的都能知道,那玩意就是玻璃。

他估计,指不定是从哪个啤酒瓶上锯下来磨的,这东西别说8万,就算是8角钱也贵!

“狗爷?”

听到有人叫自己,狗爷抬起头来,长得那是一副尖嘴猴腮的模样,眼睛中透露出疑惑,看着眼前的张成,脑海中却没丝毫印象。

“你小子认识小爷我?”

“听说过。”张成笑眯眯的点了点头,上辈子他就见过这家伙,可以算得上是附近的毒瘤之一,平时也就摆摆地摊卖假货。

地摊上东西没一件正品,由于懂点东西,被骗的人还不少,再加上收东西的时候,一般都是少入高出。

这名声也就越来越臭,不过据传闻,手上的好东西倒有不少,张成盯上的就是这家伙手头上的东西。

“你小子也认识我?有点意思,看看我这些宝贝,有没有你想要的?”

张成蹲在摊子前,随意的挑拨了几下,眼前的一些青铜器大多都是采用了做旧,不过做旧的手段比一般的摊子要高一些。

至少他用手搓的时候,上面的绿锈没有掉下来。

一些玉石之类的,也大多都是经过酸洗,有的甚至直接用玻璃代替。

古董这行业里有一句话,叫做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

张成觉得眼前这家伙的摊子就是这样的,但凡卖出去一件东西,本金全部都收回来了。

“乐色我就不想看了,你有没有真正的高货?”张成没有废话,直接挑明了说。

手掌中的两颗狮头红皮核桃缓缓停了下来,从核桃的外表来看,非常的油润,至少得盘了20年才能有那样的光泽。

狗爷年纪也才三十多岁,但由于长相的原因,酷似狗像,在众人的口中,狗爷原本的名字早已忘记,反倒是狗爷这个名字传了下来。

“你小子有钱吗?口气这么大!小屁孩娃娃,赶紧滚蛋,别耽误老子做生意。”狗爷不耐烦地催促道。

“你这一摊子全是假东西,没什么意思。”

几乎在一瞬间,狗爷一下子站了起来,冷眼看着张成,开口道:“你小子是来捣乱的吧?在这条街,还没有人敢惹我!”

张成二话没说,胸口那一叠钱一闪而过,狗爷眼睛瞬间亮了起来,即便非常短暂,但他依旧捕抓到了。

咳咳咳!狗爷用力咳了几声。

刚才脸上愤怒的表情,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随之替换的则是灿烂的笑容。

“这位爷,刚才的确是我有眼无珠,您要高货是吧?我出摊时就带了几件,您看看。”

狗爷也清楚张成是懂行的人,不然的话也不会说他那一摊子都是垃圾,更不会指名道姓的要他的高货。

所谓的高货,意思就是品质很好的正品。

果然是有钱可以通鬼神,张成看着这家伙态度的转变,“这是我的名片,你可以拿着。”

狗爷一把接过名片,看着上面的信息,忍住不笑出声来,这要是换做一般的人可能就被这么长的称呼给唬住了。

不过他可是老油条了,这些小把戏还瞒得了他,这一看就知道是自己仿造的,此时也猜测到眼前张成是自己的同行。

从来都是他赚别人的钱,还没想到有人竟然敢赚自己的钱,狗爷看着张成,嘴角露出了一丝讥讽。

“你看看这东西怎么样?”狗爷从自己身上的斜挎包中掏出了一个由红布包裹的东西。

身上的斜挎包早沾满了灰尘,看上去年份还挺老的,从那里面掏出来的红布包裹,张成挑了挑眉,看着狗爷将红布揭开。

  红布一角揭开后,露出了一个黄色小角,单从这么点东西看,张成还看不出什么,不窥全貌,无以知真相。

不等老者开口,林天情绪激动地接着说道:“我知道,您曾经有一个师姐和一个师妹,她们都喜欢你,最后您选择了师妹,您二位最后还生了一个女儿叫李青萝……”

  老者双眼微眯,右手轻轻抬起。

  而林天太过激动,并未注意到这个细节,嘴里继续喊着:“这些我都知道,可是我不是虚竹,但是我可以是虚竹,原来我没死,竟然还穿越回了大宋朝,日后我会有两个好兄弟,还有一个公主和竹剑、梅剑好多剑……”

  “砰!”

  又是一声闷响,林天再次飞出去,身体狠狠撞在石壁之上,口中吐出的鲜血比刚才还要多。

  老者右手垂下,面无表情道:“老夫说过了,老夫道号清风子,不是什么无崖子,而且,老夫从未有过双修道侣,也没有一个女儿叫做李青萝。”

  “妈呀,认错人了……”

  林天手捂口鼻,却难挡鲜血从指缝中流出。

  “请前……唔唔……辈,接着……唔唔……讲。”林天口齿不清,含糊说道。

  老者摇摇头,似乎有些无奈,接着说道:“老夫这缕残魂自从被困于此,至今已百年有余了。”

  “百年?!”

  林天惊呼出口,但见老者右手微抬,急忙住了嘴。

  “既然老夫无法东山再起,今日你又出现在老夫面前,也算你我二人有缘,老夫苦修了千年的修为,便由你传承罢!”

  “千年修为?”

  林天听得心中惊骇,难道自己并非穿越到了武侠世界,而是来到了修真界?

  老者说到此处,话锋一转:“虽然你身无灵根,但遇到了老夫,倒也并非难事,也是你命中有这段仙缘,毕竟老夫当年踏上修真一途时,也是没有灵根的。”

  “额……前辈。”

  林天小心翼翼地开口:“不知灵根是何物?”

  “灵根,是修真之人的根基,无灵根者修炼则千难万难,现在你无需知晓太多,老夫还是先助你得道罢。”

  老者说罢,再次冲林天抬手,一道霞光将他笼罩。

  林天身形飞起,缓缓升到半空。

  “诶……诶,老……老神仙,我有低血糖,咽炎气管炎,能不能先让我热个身,诶……”

  任凭林天苦苦央求挣扎,老者却不为所动,那道霞光已贯穿他全身。

  “啊诶?”

  林天下意识哀嚎一声,然而,身上却没有想象中那般痛苦,相反,还蛮舒服的,就像泡热水澡一样,浑身暖洋洋的。

  “嘿嘿,嘿嘿!”

  林天双目微闭,舒服的哼哼出声来,不知过了多久,才再次落到地上。

  “结束了?”

  林天低头,看着浑身飞舞旋转的一道道白色气旋,疑惑地问道:“前辈,我成仙啦?”

  “没有,你快死了!”老者瞥了林天一眼,语出惊人。

  “啊?!”

  林天闻听,顿时身体僵硬,五官扭曲。

  “你……你……”

  颤抖的手指着老者,半晌说不出话来。

  “你本一介凡人,身无灵根,老夫这残魂之力虽不及本体万一,却也不是你能承受的。”

  老者主动解释道:“你没有灵根,又不曾修炼过道家法门,灵力无法汇聚气海丹田,所以才至灵力外泄

“的确有事情需要舍别军长去做,六少爷说了,不管投降北明的事情是真是假,至少外界都相信了,而如果想要改变人们对你的这种印像,有些事情就必须由你去做。这样吧,我和舍军长讲讲外面的形势...”

接下来的时间,冯良滔滔不绝的讲着,时尔舍别会插上几句话进来,时尔认真的聆听,两人这一会面就足足是两个多时辰,若非是有管家倒在床上装睡,加上平时舍别装的实在太像了,怕他清醒过来的事情都要穿帮了。

......

......

桃花眸子立刻又发出了光,马打苯女人替他生孩子?”傅红雪闭郭玉霞秋波一转,抬目望向这三是不是隐形的人?宫九道:是的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身份在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全能自主修炼系统

朴西子

全能自主修炼系统

减肥哥

全能自主修炼系统

布衣天骄

全能自主修炼系统

香酥栗

全能自主修炼系统

紫苏落葵

全能自主修炼系统

笔仙在梦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