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临行,临别》。

这人淡淡道:“只可惜他们不是外已有个人缓缓道:无论你们谈

“和你睡毛线!”我瞪着他,本来我就想安稳睡觉,以最佳状态高考,哪能让你打扰了。

  “不走,今晚就不回了。”他还赖上我了。

  “走吧,走吧,反正也不远,明天你早点起来哈,不然敢不上考试。”我叮嘱他。

  高高兴兴的他带着满脸郁闷的我进了宾馆,一打开房门,他就大呼小叫。确实又凉快又安静,换作我肯定也高兴的。

  “你先去洗洗,你的脚你不知道吗?”我撇眼看着他,他的脚,是真臭,平常鞋都是放在卧龙居阳台的。

  他嘻嘻哈哈的跑去卫生间。时间也不早了,都十点了,该睡了。我 将闹铃定在七点半,为了让永涛早点回去拿高考用的东西。

  由于吃烧烤喝了一些饮料,半夜永涛起床去厕所。刚出来就发现我胸前有淡淡的白光,吓坏了,等光没了,才敢过来叫我。

  我睡的迷迷糊糊的,被他叫醒,我想揍他。他告诉我看到的事情,我很诧异,看了半天也没发现玉石发光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看来看去,也没研究出什么,我俩又重新睡着了。

  闹铃响了,我把永涛叫醒,就继续睡。第二次闹铃响的时候,我才醒来。

  我去,他怎么还在这,我赶紧叫醒他,他也慌了,急急忙忙穿好衣服就往外跑,脸都没洗。

  其实也没多远,两个学校离的本来就近,最多十分钟的走路就到了。我收拾完毕,退了房就出门了。最后一科了!

  今天在学校门口没看到李欣琳,我有点失望,先考试吧。

  先是笔试,很快就做完了。答案都知道,接下来就是听力了。听力单独考,都是那种套路,在最后

  十一点二十五分 ,我检查完全部就坐那等着铃声响起,结束我这高中生涯。

  走出考场那刻,我知道我的人生将掀起新的篇章,这一世我将开启属于自己的人生路。

  我走的很慢,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在等她,我很犹豫。这个我高中时代最后的一个暗恋对象,以前只是欣赏,这两世为人,自然知道那就是暗恋。

  “文清,你在这里干什么?”一个女声,我很开心,这是欣琳的声音,我转过身,惊喜的看着欣琳,下一秒我就收起了笑容,欣琳的妈妈也在她旁边。

  “这是我妈妈,妈妈,这就是我们班上文清。”欣琳开心的向妈妈介绍我。

  “阿姨,您好!”我镇定下来,认真的问好,

  “你也好,考的怎么样,打算去哪里读大学呢?”欣琳妈上下打量着我,表情还是很严肃的。

  “我打算去大城市,像申城或者首都,这样才能有更多的机会发展 。”以我几十年的电视剧经验和经历过风吹日晒的脸皮,我决定装一个逼,这时期的丈母娘一般都对有上进心的男孩感兴趣。还没有后世那么现实,一上来就谈钱。(不要脸,这都敢说是丈母娘。)

  “有志气,你要加油!”脸上果然缓和了,看我的眼神都温和了。缤购,我就知道,吃这一套。

  “你也打算去申城?”欣琳很惊喜,好像发现了什么感兴趣的事情。

   加了一个也,这意思她准备考申城的大学?哪一所?按照她的学习成绩,这复旦交大是不可能了,那应该是稍微名气小点的学校。我记得后世班上聚会,有人说她好像学的财务类的,会不会是申城财经大学,这也是个211和985并存的学校。

  “啊,是有这个打算,当然得看成绩在说话了。”我摸摸后脑勺,有点不好意思。

   滴的一声,有一辆汽车声。我循声看去,车里下来一个中年男人,向这边招了招手。

  “是爸爸 ,妈妈,爸爸来接我们了。永涛,我爸来接我了,我该回去了。填志愿的时候再见!”然后给我一个甜甜的笑,就和妈妈走了。

  “哦,好的,阿姨再见,李欣琳再见。”我目送着他们上了车 ,这都有车了 ,这家里不是有钱就是有权。

  这我也不差啊,我有房子。我挺了挺胸,还好找回点自信。这娶媳妇的路漫漫啊!摇摇头 ,我向卧龙居的方向。

  一走到门口,就听到永涛的声音。大呼小叫的,高三么,可以理解,憋了整整一年,不能玩,不能闹,压力还老大,每次的摸底考试就是一道道关卡。

  “文清,你回来啦!我们考完了,今晚去通宵!”永涛兴奋的拉住我,还真是这事,前世考完那天我们就整个卧龙居跑去通宵了。

  “好

“他?他可不是什么醫生,只是我家的仆人!”云兒猶豫了一下,她可不想承認這個去那種地方的惡心男人是他的丈夫,說完又觀察了一會兒周樸的態度,不過對方腳步絲毫沒有停頓,依舊保持著之前的速度,因為低著頭看不到他的表情,也不知他現在是什么心情,這讓云兒有些不爽。

周樸主要目的在于找到神像完成任務,在詢問過后,沒有得到想要的答案,就沒再開口,剩下的精力都用來對抗子彈蟻的疼痛。

石像應該就在大山的某處,靠亂走撞大運......

尤其是现在。经过了那么长一段无表情,淡淡道:想不到你居然

周凌薇一脸惊喜得看着镜中的自己,还用手轻轻的戳了戳自己的脸颊,“哇,小五你太厉害了,你是我见过最优秀的化妆师。”

任平生笑道:“一般一般。”

周凌薇眼珠转了转,笑嘻嘻的拉着任平生衣袖,“小五,我看你成天打打杀杀的也不安全,不如来信达影视给我做化妆师怎么样?”

任平生见她一脸期待的模样,不由笑了,“你还真敢想,我大手大脚惯了,就你那化妆师能赚多少钱?到时候坐吃山空你养我呀?”

周凌薇嘴角扬起,眨着美目“我养你呀!”

任平生一手扶额,“周公子,你还是先照顾好自己吧!”

“噗呲”周凌薇忍不住嘻嘻笑了。

当张助理坐着商务车到酒店接众人时,被周凌薇惊艳的半天没回过神来。

“哇,周姐姐你也太漂亮了,简直就是...就是女神!”刘夕瑶绕着周凌薇转了几圈,她双眼放光,一脸艳羡,想要摸摸周凌薇的晚礼服,又担心给弄脏了。

周凌薇内心也是甜丝丝的,她为刘夕瑶捋了捋秀发,“茜茜也很漂亮呢,是小仙女呦。”

她说得也是实话,刘玉丽母女都是精心打扮过的。尤其是刘夕瑶,青丝般的长发被洁白的蕾丝带松松绾起,身穿白色吊带裙,轻轻摇摆间尽显飘逸,加之明眸皓齿,真像画中走出的仙子。只是她此时稍显稚嫩,加之周凌薇被任平生一番打扮,顿时将小家伙比了下去。

张助理也忍不住连连感叹,难怪对方不用他们提供造型与化妆师。这样的妆容与造型将周凌薇那种风姿灵动,展现的淋漓尽致,让人一见难忘。

“公司里的造型师与化妆师跟人家比起来,差的有点远啊。”她忍不住暗暗想道。

此时,尖沙咀百老汇电影院内灯火通明,导演冯叶刚刚指挥着工作人员弄好红毯环节的布置。他今年35岁,圆圆的脸上,一双眸子呆板而深邃。

冯叶的艺术修养是从小就有的,是个不折不扣的艺二代,父亲是著名的话剧演员,从小的高品质观影对他的审美有着质的提升。

华国导演第六代,是在糟乱时代,野蛮生长出放荡不羁的一群人。所以冯叶的片子总是最为直接的去展示暴力与性,在他看来性是自由的和自然的人的不可缺少的一个方面,《苏河》就是其中的代表之作。

冯叶的朋友不多,艺术苦行者的气质总让他与周遭世俗格格不入,他性格的孤僻与难以接近令很多人感到头疼,不过贾洪涛是个例外。

冯叶走入影院内的一间接待室,一阵浓郁的烟味就传了过来,他暗暗皱眉,“你这是抽了多少烟啊?”

贾洪涛见是冯叶进来,将手上的香烟捻灭,“不好意思,最近烟瘾大了点,没有忍住。”

冯叶坐到他身边,伸手把一瓶矿泉水递了过来。

贾洪涛道了声谢,接过来拧开,“咕咚咕咚”灌了几口。

“看你这一脸沧桑样子,还去吧,肯定被埋住了。”

松大興:“埋了就翻開找。”

韋心:“萬一本來就炸碎了呢,炸出這么大的洞,他肯定炸……”

松大興一把提起韋心:“炸你瑪的炸,沒有一飛我們幾個估計都死了,就算炸碎了,我也要見他的渣,知道不?再羅嗦半個字,老子現在就宰……”

求億連突然打斷:“大興,我去中間看看。”

松大興:“怎么了?”

影羅魂杖指向遠處:“那里有點怪怪的感覺,不過我也不確定。”

快速沖過去,求億連很快探出位置。

盧小月放了個小火球,淡淡的光亮驅散了小范圍的黑暗。

“別撬,用手般!”

七腳八手,石堆被快速移開。

“小心,那是什么?”

“飛兮劍,是飛兮劍!”

“從這邊挖,從這邊挖。”

捏死飛兮劍的右手出現。

盧小月加大火力,小家伙們越挖越吃驚。

好慘。

六七十歲老頭的肌膚,干枯萎縮,蒼老褶皺,此外因為埋在炙熱的熔巖中,大量區域又被燙得比嬰兒肌膚還要薄嫩,接觸石塊的地方則是大片大片的焦糊。

小心挖上去,盧小月,松大興和求億連全身發抖。

面容扭曲,表情驚恐,加上褶皺,凹凸和灼燒,幾乎看不出是英俊帥氣的左一飛。左臂和胸膛還被巨石砸中,左臂骨折,左胸凹下去一大塊。

盧小月嘴角酸楚卻哭不出半點淚水,她最明白左一飛沖上前的目的,畢竟小火苗鎖定的目標,就是她。

“噗噗噗!”

遠處又坍塌了一處。

松大興本能的擦掉并不存在的淚水:“還是得快點,要塌了。”

搬開大的碎石,刨開小的細石,掃開沙子,左一飛總算被挖了出來。

韋心:“還,還活著嗎?”

“咚!”

求億連和盧小月同時把腦袋低下去撞得悶響,然后盧小月的臉貼在了胸膛上。

松大興:“怎么樣?”

盧小月趴在胸膛上哭出聲來,求億連趕緊把手貼上去,那表情隨之凝固。

松大興悄然蹲下去把指尖放在鼻子前,指頭僵在那里。

韋心也著急:“我說,你們這樣弄不準的,一飛是修士,修士可以隨意控制心跳呼吸,就像修煉枯木功,僵尸大法,受重傷也會處于龜息狀態,得看靈魂,看丹田,靈魂沒了,靈力會失去控制散發開來,要是靈力還收攏著,說明靈魂還在,還有得救。”

松大興輕輕把指頭移到左一飛小腹,下一刻他被嚇得猛站起來。

“怎么回事?”

松大興還在驚駭中:“你們,你們自己試。”

盧小月一試也被嚇得不輕。

求億連跟著試,同樣被嚇得半死。

韋心:“怎么回事?你們這表情,詐尸了?”

松大興:“不知道,你快過來看看。”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临行,临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终极毒王

木子墨白

终极毒王

朝七是

终极毒王

梦先知1

终极毒王

七十二翼天使

终极毒王

位面劫匪

终极毒王

写书的柠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