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安全离开》。

短棍并不可怕,最可怕的还是为什么不想杀你?”萧四无道

叶风流趁着尚伊、李辉和希曼将目光关注到慧娘和蒙吉大师身上的时候,隐蔽的用脚尖在自己身前的蛤蟆屁股上蹬了一脚,那只蛤蟆立即“呱”的惨叫一声飞了出去,快速超过其它三只已经离终点线不远的同类,大头朝下刚好插进了终点线后的沙子中。

  “哈哈,我赢了,今天晚上的活归你们了!”叶风流双手叉腰得意的大笑。

  “不算,你作弊!……”可惜他的小动作被倒吊在空中的红名村好汉们看见了,刚才还哭爹喊娘的好汉们立即开始对叶风流的无耻行为进行了齐声讨伐。

没有办法,事关生死,刚才那四个小恶人可是说了,蛤蟆竞走大赛中输掉的蛤蟆和其身后所属的“肉票”会一起被炖进大锅,当做晚餐!

  “……”叶风流恼羞成怒的瞪着这些胆大包天的强盗,可惜尚伊和希曼的小拳头已经招呼到了他的脑袋上,李辉面无表情的转到叶风流身后对准他的屁股飞快的弹脚……

  慧娘和蒙吉看着这一幕立即石化,他们心中属于叶风流的那块宏伟丰碑已经轰然倒塌。

  月光如水,绿洲的营地里水汽蒸腾,众人蹲在矮小的帐篷里欢快的吃着炖羊肉,喝着马奶酒。

  红名村好汉们殷勤的伺候着斜卧在绒毯上熊猫一样的叶风流,肉麻的夸赞如流水一般从他们口中涌出,让叶风流眉开眼笑,完全忘记了刚才受到的屈辱。

  这些红名村好汉此时夸得也算真心实意,要知道当初他们把被风吹得晕头转向的公主修行团四人围起来想要打劫时,可是被叶风流一人就都给瞬间打趴下了。

  简单的互相叙述了离别后的遭遇,叶风流等人对目前的局势有了更加全面的了解。

  慧娘等付家村村民成功逃到红名村后不久,蒙吉就通过白马行会留在盟重土城的地下产业,很快的找到了他们。

  这个时候蒙吉已经知道了出现在难明镇的正义骑士团团长就是公主,所以索性扶持被公主无意中授予了骑士头衔的石头,正式将红名村变成了正义骑士团的大本营。

  之后慧娘便抱着石头开始联络盟重省的各个势力,试图以公主的名义进行招揽。

  可惜沙漠中的各个势力对公主的正义骑士团并不卖帐,但他们碍于蒙吉的面子和叶风流、尚伊以及李辉三人传奇勇者的名头,还是敷衍的答应了将十月十号在沙巴克进行的黑市集会顺便改成了沙巴克会盟。

“蒙吉和慧娘只是预计到会盟应该不会顺利,应该想不到过会盟能够进行这本身就绝不正常。”

  “也许是除了慧娘与蒙吉外还有什么势力想要会盟进行,所以才暗中推动了会盟的进展,如果真是这样,那么推动这一切的背后势力其目的就值得玩味了。”

  叶风流推想会盟的事情绝不会如此简单,所以他先让蒙吉用飞鹰联络白日门的白马行会现任会长穆正初,通知他尽快筹措粮草增援封魔城。然后就面色如常的向蒙吉问道:

  “蒙吉,你知道盟重大概都有哪些势力吗?其中参加会盟的最大的势力又是哪几个?”

  蒙吉虽然以前一直生活在封魔城,但这段时间致力于在盟重扩大正义骑士团的规模,对周边的势力已经做了过详细的调查,所以听到叶风流问便立即回道:

  “回师傅,这盟重省内势力错综复杂,最重要的力量自然要属驻守盟重土城的第二重甲步兵团。当然他们不可能来参加沙巴克会盟的,因为我们会盟的目的本质上就是在针对国王的军队。”

“除了重甲步兵团,盟重省能排上号的其余势力就基本上都有派人来参加会盟了。其中最大的势力要属沙漠上的流寇,而他们其中势力最大的是沙雕帮,大概有近千名勇者……”

  “那个……蒙吉你等下?”叶风流一脸古怪的打断蒙吉的话,“你说势力最大的沙匪叫沙雕帮?他们为什么要取这个名字?”

  “寓意沙漠里的大雕啊!”蒙吉一脸奇怪的道:“这名字有啥奇怪?那些沙匪大部分都是以沙漠里的猛兽或者魔物命名的,排名第二大的沙匪名字就叫土狼帮,排名第三的沙匪名字叫做甲虫帮。师傅难道这名字里有什么隐秘吗?”

  “呃……”叶风流一脸尴尬的道:“没什么,我就是感觉沙雕这名字有些耳熟,所以随口问问,你别在意,接着说。”

  “好的,”蒙吉闻言也没在意,继续道:“在盟重除了沙匪,各大雇佣兵行会的势力也不容小觑。当然道、战、法三大勇者行会并不在此列,他们早已选择了拥护三位王子,是不可能前来参加沙巴克会盟的。”

  “那可不一定,不想加入会盟,没准会来捣乱呢!”叶风流听到这里心中暗自腹诽了一句。

  此时蒙吉脸上略带了丝喜色,“有几个佣兵行会对我们的会盟还是很有意向的,其中以玫瑰佣兵团和凤舞佣兵团对我们最是亲近。”

  叶风流再次撇嘴,暗自吐槽道:“听名字就知道这是两个以女士为主的佣兵团体,拥护公主再正常不过,看样子他们这是有想搞女子维权运动的架势啊。”

  “最后是一些商会和独行勇者,他们大都只是想来沙巴克进行商品交易的,不过我已经邀请了铁匠协会的鲁义大当家和白日马行驻盟重土城分行行长锺超大当家来给我们捧场,相信有了他们的帮助我们会盟成功的希望会大大增加。”蒙吉最后终于说出了自己的底牌,如果没有恰巧遇上公主修行团四人,那么鲁义和锺超才是他开启会盟的最大倚仗。

  “嗯,很好。那么大家就早点睡吧。”叶风流敷衍的夸奖了一句,就招呼酒足饭饱的公主修行团一行回自己的帐篷睡觉去了。

  躺在床上,叶风流辗转难眠,他其实对尚伊/p>

林宇睡眼朦朧的看了眼手機,發現現在才3點14。

從床上迷迷糊糊的爬了起來。

今天這個門這么打不開是怎么滴?

林宇看了眼房門,這才記得房門被自己反鎖了。

打開小鎖,林宇打開房門直接走進了衛生間。

撒完尿后,林宇只覺一陣神清氣爽。

洗完手后,林宇覺得有些口渴,便往大廳走去,他記得水杯放在了桌子上。

沒有開燈,憑借著從窗外灑進來的明亮月輝,林宇很輕易的就看清了桌上的水杯。

咕嚕咕嚕咕嚕。

半杯水杯林宇一口氣喝完。

“爽。”

林宇放下水杯,剛準備回去睡覺。

無意間的一瞥,忽然讓他覺得有些不對勁。

回頭一看。

“臥槽!”

林宇瞪大了眼睛。

友利竟然睡在沙發上!

她的眼安安靜靜的閉著,狹長的睫毛如同一把小扇子,蓋下一片淡淡的陰影。

從窗外灑進來的銀色清輝有一半有落在了友利的身上,與友利那一頭銀發遙遙呼應,蓬松的銀發鋪散在沙發上,仿佛和月光融合在了一起。

林宇看的微微失神。

站在銀色清輝照不到的沙發前,林宇幽幽的嘆了口氣,沒想到友利這家伙沒有回去,而是在他這里睡下來了。

看來自己確實做得有點過分。

今天確實是自己做錯了,明天早上給友利好好道個歉吧。

林宇想了想,雙手小心翼翼的從友利的脖子下面還有腿下穿過去將她抱了起來。

輕輕的抱起來,林宇低頭看了看,友利的小嘴微張,沒有什么動靜。

還好,沒醒。

林宇隨即小心翼翼的抱著友利進了臥室,將她放在了床上蓋上了一層薄毯子后,林宇就輕輕的關上了門,跑到大廳的沙發上躺了下來。

其實輕輕一聞,林宇還能聞到友利頭發的清香。

咦,居然跟自家用的洗發液的香味一模一樣!

難道是在我睡著之后,友利偷偷的在衛生間洗了個澡?

林宇想著想著就睡著了。

第二天一大早,友利被一陣鈴聲吵醒。

閉著眼睛摸來摸去,最后摸到一個手機,點了幾下發現沒有關掉,友利這才抓起手機拿到眼前。

友利睜開睡眼朦朧的眼睛,關掉了鬧鐘。

10秒鐘后。

友利突然睜開了雙眼。

看了看天花板,又看了看四周,才發現自己在一個陌生的房間里!

友利震驚的從床上坐起來。

先是腦子里下意識的掀開蓋在身上的被子看了看,發現自己的衣服沒有什么被動的痕跡,友利這才松下一口氣。

看到床頭柜子上的照片,友利心中的大石才放了下來。

我不是睡在沙發上嗎?

無意間瞥到地板上的眾多購物袋,友利眼睛一瞪。

對了,林宇那個家伙,居然偷看她的衣服!

不可饒恕!

友利氣勢沖沖的跳下床,氣勢洶洶的沖出臥室。

剛出臥室,友利就呆了一下。

只見林宇穿著圍裙,剛放下一碗面在桌子上。

看到友利出房間里出來,林宇驚喜道:“起來了啊,來,面已經下好了,趕緊刷牙洗臉坐下吃面。”

林宇匆匆的在圍裙上擦了擦手,快步走進衛生間,拿著牙刷和漱口杯遞給楞在門口不動的友利,看到友利看著自己沒反應,林宇溫柔一笑道:“來,快去刷牙,等下面坨了就不好吃了。”

友利這才如夢初醒,呆呆的接過林宇手中的牙刷杯子,低著頭走進了衛生間開始刷牙。

林宇看著友利呆呆的樣子差點笑出聲,不過還好他憋住了。

坐到沙發上玩手機,現在才7點半,上課也是9點去了。

不急。

昨天他是不知道所以才早早的去了教室。

過了一會,友利在衛生間刷牙洗臉完走出來,林宇眼睛一亮,趕緊站起來給友利從餐桌下拉出椅子招呼著友利坐下。

友利受寵若驚的接過林宇遞來的筷子,懵懵懂懂的吃起面來。

碗里還放了一個荷包蛋。

友利吃著吃著開始嗚咽,眼淚順著她的臉頰滑下來。

林宇嚇了一跳,還以為自己做錯了什么,手忙腳亂的給友利擦眼淚。

“你別哭了啊,我給你道歉,昨晚不應該偷偷看你的衣服……”

林宇一說話,仿佛是打開了大壩開水的閘,友利從抽泣又開始嚎啕大哭。

林宇表示徹底慌了。

完了完了。

友利變成傻子了。

過了一會,友利才慢慢的恢復平靜,又開始夾起碗里的面。

林宇試圖端走她吃剩的面:“別吃了,都坨掉了,我給你重做一碗。”

“嗯!”

友利拒絕的搖頭,林宇也只好隨她。

默默的看著友利吃完這碗面,林宇眼底閃過一絲奇異的光。

【叮!恭喜宿主“給友利下面吃”任務完成!獎勵發放至獎勵專區!請宿主及時查收!】

林宇打開系統面板,將動漫點數全部領完,動漫點數變成了1250。

又點開商城,隨意的看了看,發現暫時沒有什么想要的,林宇就關閉了系統面板。

友利看著林宇眼睛還微微泛紅,輕聲道:“謝謝。”

老实和尚叹了口气,道:何贵干?”“我想要你帮

“現在我們要分別了。”狼人說道。

“是分別了,如果沒有大人的保護,我們也不會這么安全的離開。”祭祀說道。

雖然看起來青羊帶著他們離開很簡單,可是這是在青羊有強大的實力情況下,如果只是依靠魚人一脈,恐怕魚人一 这辣条,还是昨晚,简忆从幼儿园带回来的,没想到,白蛮尝了一下之后,一发不可收拾,直接用“跑腿”服务,买了一大包。

  “徐浪……身体健康,恭喜恭喜。”杨晨曦穿着高跟鞋,踏着极有韵律的......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安全离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最强无敌比鲁斯

青阳落雨

最强无敌比鲁斯

九雅居士

最强无敌比鲁斯

不问三九

最强无敌比鲁斯

君浅

最强无敌比鲁斯

鱼钤

最强无敌比鲁斯

景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