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海妖之境》。

乳白色光柱冲天而起的洞口处,此时所有的光柱都已尽数收敛,可在洞口旁,却有一个浑身湿漉漉的野人在摸索着。

细细听去,他嘴里还在低声的呢喃着些什么:“苏媃姐姐把秘籍藏在哪儿了呢?有点找不到啊!”

摸索了好一阵,这浑身湿透的野人面色猛地一喜,开怀道:“哈哈,找到了,苏媃姐姐藏得还挺隐秘来着。”

说话间,野人样的家伙从洞口旁边刨出了一本沾满泥土的秘籍。

这野人一般的家伙正是费尽千辛万苦从地底世界离开的苏景。

虽然以苏景的实力,无法从洞口爬出来,但是地底世界的暗河却是和外界连通的,苏景通过地底暗河才离开地底世界,好悬没淹死。

不过托那暗河的福,从河中潜出来的过程中,体内玄气本就达到临界点的苏景成功的打通了第一条奇经八脉,跨入了七品玄气的境界!

离开地底世界后,苏景想到之前苏媃的吩咐,又赶紧来这边寻找苏媃之前所说的枪法秘籍,这才有了眼前这一幕。

“天罗枪法,人级巅峰枪法玄技,嘶,没想到苏媃姐姐竟然真的弄了一本人级巅峰枪法玄技给我。”

粗略的看了一下这本秘籍,苏景不由倒吸一口凉气,随后脸上涌上了一抹豪情和自信:“如今有了人级巅峰的功法和人级巅峰的玄技,还拥有邢国国君穷二十余年创造出来的精神念力功法,假以时日,我必将成为苏家乃至整个大离举足轻重的人物!”

虽然人级巅峰的功法和玄技并不是什么特别高等级的存在,但是对于基础阶段,实力还比较弱小的修玄者来说,拥有这种级别的功法和玄技便代表着拥有更高的起点。

君不见,便是如苏媃这等苏家核心的嫡系子弟,在玄通境阶段修炼的也只是这般层次的秘籍?

有一个良好的开头,虽然不代表最后就一定能够获得最大的成功,但是最少未来的路,会变得更平坦一些。

而且苏景并不认为,在拥有相同乃至更高的基础条件的情况下,自己会逊色与苏家那些核心的嫡系子弟,即便自己现在可能略有落后。

“该回去了。”

花费了一定的时间记下天罗枪法秘籍的之后,已是傍晚时分,苏景目光闪动,循着苏媃留下的一些痕迹,开始赶路。

与此同时,赤铁石矿场第十矿区第五分区。

“你们见到景老大没有,见到景老大没有?”

身上多处受伤,面色苍白的小贼逢人便问苏景的下落,然而每一次发问,得到的都是否定的回答......

因为有着苏家强者的支援,兽潮在昨天半夜便已经彻底被剿灭干净了,今天一整天,矿场都在轻点矿场守卫和矿奴的损失。

可如今天都要黑了,就连苏家的强者都带着战利品回去了,可是斗长卿却发现,从昨天开始被那头银色豺狼追杀出去的苏景到现在还没见到踪影,当即他便下令,所有还活着的矿奴,在矿场内寻找苏景,活要见人,死......肯定不会死的!

堆得高高的废石堆上,斗长卿一脸落寞的看着天际的夕阳,没有丝毫温度的光芒洒在身上,将他的影子拉得老长。

目前为止,整个第五分区已经被他们细细的找了三遍了,就连那些死在兽潮之中的尸体堆他们也翻了一遍。

可别说发现苏景的身影,就算是一根毛他们都没看到。

“斗老大,斗老大。”斗长卿身后突然有急切的声音响了起来。

听到这声音,斗长卿心下不由一惊,难道找到景兄弟了?

“小贼,怎么样了,是找到你们景老大了吗?”

斗长卿连忙翻起身来,一脸紧张的看着气喘吁吁跑过来的小贼问道。

“不......不是,是......是第一分区的老大黑焱,他来了!”

小贼满脸紧张的说道。他可是清楚的知道自家现在的老大是怎么上位的,若是黑焱老大知道自己的属下是被自家老大干掉的话,那.....

“黑焱?”

斗长卿面色一凝,双眼眯成一条细缝,有锐利的光芒闪过。

见小贼一脸紧张,斗长卿当即轻笑一声,道:“你不必如此慌张,若是在兽潮到来之前,这黑焱就来了,我们还真不好应付他,不过现在嘛,我们只需要说蝎子和林敏都死在了兽潮中,就足以应对了。”

听着斗长卿的这番话,小贼的双眼顿时亮了起来。

是啊,爆发了这么一场兽潮之后,有很多事情就能很好的糊弄了。

雷劫訇然,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這一式雷法已是岳求真目前應對超強者的殺手锏。

“劫生”一出,既是敵之劫難,亦是我之生機,湮滅與新生道韻轉圜不休,只能短期避入折疊虛空的掌空層次強者也無處可躲。

不過,雷法初成,岳求真也覺得身上有些發虛,方才只是一擊已消耗其全身三分之一左右的元力。

“嘁嘁……”

傷得太重,強者也會忍不住嚎叫。

軀體龐大,菡萏老祖也沒有藍原生靈傳統意義上的五官,是否齜牙咧嘴岳求真自然也瞧不出。

菡萏......

不管他是死是活,是留是走,量,而执丝妇之事?”德操曰

沈夢瑤開著一輛紅色的超跑,就停在學校大門的旁邊。凡是經過的人都用忍住看上兩眼,跑車的確吸引人的眼球,但是再加上沈夢瑤這個大美女,那絕對是這條街最靚麗的一道風景線。

雖然七年沒見,但是沈夢瑤一點的都沒有變。依舊像十七八歲的少女一般,說她是這學校的學生恐怕都沒有人去懷疑的!

“好久不見!”

燕飛尷尬的打了聲招呼。

沈夢瑤將頭轉向了他,由于她帶著墨鏡,燕飛無法看清她的眼神。

“你終于舍得回來了,這里不是說話的地方。上車,我們去別的地方好好聊聊!”

燕飛本想拒絕的,但是他發現自己竟然找不到拒絕她的理由。

上車之后,紅色跑車疾馳而去。

“我靠!看來燕飛這個老大我沒有跟錯,竟然是個泡妞高手,而且這些妞都是那么的優秀!”

目睹了燕飛離開后,王喆忍不住對他贊不絕口。

……

沈夢瑤開車載著燕飛直接來到了海邊,停車之后自顧自的下了車,望著蔚藍的大海,吹著徐徐的海風突然開口說道。

“燕飛,還記得這里嗎?”

“當然!這里是我們第一次見面的地方,我怎么能不記得呢?”

燕飛回答道。

“能告訴我你當初為什么不辭而別嗎?”

沈夢瑤繼續問道。

“當初是因為厭倦了之前的生活,想要換一種生活方式所以才會離開的!”

“呵呵……我看你不是厭倦了之前的生活,而是厭倦了我才離開的吧?”

“不……當然不是!我們之前年齡還小,而且并沒有見過幾次面,我怎么會厭倦你呢?當初是我覺得自己再那樣生活下去,將來必將成為一個沒用的廢物,所以這才出去闖蕩了幾年。”

“想不到當初金州市放蕩不羈的燕家大少竟然也會頓悟,那你既然不是因為我離開的。那你為什么回來也不通知我一聲呢?若不是嵐姐在店里見到你,我還真不知道你竟然回來了,而且竟然還當上了一名保安!”

“果然是嵐姐,我還在想到底是誰告訴你我回來的消息呢!看來你和她之間的關系應該不錯。其實我這次回來不一定會待多長的時間,所以我并沒有通知任何人。但是我畢竟還是要吃飯的,所以就隨便找了一個保安的工作。”

燕飛自然不可能和沈夢瑤說自己回來的真正目的,所以也只能編造了一個謊言,最起碼是他認為無懈可擊的謊言。不過沈夢瑤接下來的話卻讓他無比的尷尬。

“燕飛,你知道在一個女人的面前說謊是你們男人最不理智的行為嗎?不過我不想去過問太多這些事情,我今天找你只想在你這得到一個答案!”

“額……什么答案?”

“我想知道我們兩個人的婚約還算不算數了!”

沈夢瑤說著摘下了墨鏡,一雙美目緊緊盯著讓自己魂牽夢繞的男人,等待著他的回答。

“這……這婚約一事,自然是算數的。畢竟是我爺爺立下的。不過我們現在還很年輕,結婚的事情以后再說好了!”

燕飛這次并沒有拒絕,不過并不代表他想和沈夢瑤結婚。完全是因為這婚約是自己爺爺立下的,燕飛實在不忍心去傷害老人家的心。所以這才想了這個辦法能拖一段時間就拖一段時間好了。

“燕飛,我剛才已經和你說了!一個男人最不明智的行為就是在一個女人的面前撒謊。我從你的眼睛中看到了謊言兩個字,其實你并不想和我結婚。之所以這么說完全是因為你的爺爺!”

沈夢瑤的頭腦絕非常人所能相比,一眼便看出了燕飛的心思。

燕飛見自己的謊言再次被揭穿,搖頭苦笑道。

“看來我這說謊的水平還真的有待提高啊!既然你都應經看破,那我就和你實話實說好了。我的確沒有娶你的打算,正是因為我們之間的婚約是我爺爺立下的,所以我現在才會猶豫不決!”

“怎么?難道是因為我配不上你嗎?”

沈夢瑤聽后并沒有生氣,反而語氣中還帶著一絲玩味。

“不!是我配不上你!”

燕飛沉聲說道。

“好!既然這樣,我想我們之間也沒有必要再聊下去了,我們的這段感情翻過去好了!”

燕飛沒有想到沈夢瑤會這歹也是東海城第一大家族的嫡女,能有這么丑嗎?”

早知道就不應該問顧胖子問題的,更不應該坐在顧胖子身邊,最開始就應該再多待會再過來多好,平時看著顧胖子這么機靈的一個人,怎么在這種大事下犯錯誤呢。

孫淼淼接續問道:“也對啊!我這朋友還真是吃不到葡萄還說葡萄酸呢!”

說完還用指甲掐了一下。

顧胖子回頭問道:“你這朋友誰呀?這種朋友也能亂交?早點……”

還不等顧胖子說完,浮塵一巴掌拍在他腿上阻止了下來。

顧胖子這才看到浮塵彎著腰的痛苦表情,意識到了自己說了不該說的話,張了張嘴想解釋,但是看到孫淼淼瞪過來的眼神。

“就當作不認識好了,也沒從沒有說過什么,也沒做過什么!”顧胖子心里這般想著,吹著口哨往旁邊移了一下又一下,跟兩人拉開了距離。

孫淼淼向浮塵耳邊湊了湊,柔聲問道:“誰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啊?”

浮塵只能轉過頭看著孫淼淼,但是因為距離太近,都能感覺到彼此的呼吸聲,孫淼淼臉一紅,首頁跟著松開,連忙往后一退,端正的坐在了位置上。

乾易真人看著兩人笑著說道:“年輕就是好啊!”

辰夜真人摸著下巴的胡須,笑著說道:“是呀,想當初我們這般年紀的時候就知道修煉,現在想想這日子還真是活到了狗身上了!”

本來旁邊不少人笑著的,也有人想接話,但是一聽辰夜真人這話,臉上的笑容一下子就消失不見了。

倒是東方長戈在后面偷笑著,心里想到:“還好我又先見之明!”

臺上的比試也是頗為凄慘,周南笙頭發散亂,身上的衣服也有些臟兮兮的,不少地方都破了,元吉則是被打倒在地上,身上也有不少傷痕,最后一道在后背上,橫貫了整個后背,和周南圣當初砍浮塵的差不多,不虧是姐弟啊!

看到這里,浮塵不由的笑了一下。

結果就被孫淼淼看到了,冷冷的問道:“好看嗎?”

浮塵看著孫淼淼有些無奈的說道:“想多了啊!我就是覺得這周南笙砍元吉的方式和周南圣如出一轍啊!”

孫淼淼直接白了浮塵一眼,不屑的說道:“被打傷還笑?”

浮塵見狀則是笑的更開心了,“如果不是周南圣砍傷我,咱們能……”

還沒說完就被孫淼淼掐在了腰上,還是之前的位置還是那樣的力度,浮塵就不敢往下說了。

下面元吉還想再沖上去的時候,卻被一個聲音給阻止了,“元吉,退下!”

眾人看去,才見到右側又一高挑的女子站了起來,對著元吉就直接霸氣的喊道。

元吉這才停下腳步,老老實實的認輸了。

不過在所有人都望去的時候,浮塵卻記住了教訓,絲毫不敢抬頭。

第三場比試也很快來到,這回終于是兩個男的了,御空組的云蒼莽和慎偕,浮塵不想看都被孫淼淼給要求著看了。

慎偕是一個長相英俊的高大男子,看上去很干凈,無論是衣服合適鞋子看上去都是新的一般,渾身上下散發著高手的氣質。

慎偕先是上臺,等了一會,才有一個打扮比較邋遢的男子,衣服也是松松垮垮,頭發雖然扎了起來,但是就像很多天沒有洗一般,不少頭發都已經跳了出來,隨風飄揚,眼睛半瞇著,嘴邊胡子也有幾天沒有清理,胡茬都冒了出來,一手持酒壺,一手持劍,有些跌跌撞撞的走到了比試中央。

看到云蒼莽走上臺,慎偕抱拳說道:“慎偕,御空境中期,佩劍‘慎獨!’”

云蒼莽抬起頭看著慎偕,然后也抱拳說道:“云蒼莽,小洞天境巔峰,佩劍‘蒼莽!’”

浮塵看著兩人,確實跟之前有些不一樣,兩人都是那種遮不住的鋒芒畢露,雖然形象看上去是天差地別,但是氣勢都是差不多的,而且竟然還分巔峰和中期,這倒是浮塵所不知道的。

孫淼淼看著場上的兩人,對著浮塵說道:“我知道剛才周南笙的比試你沒看,現在看看吧,凡人境之所以打不過天人境,是有原因的!仔細看看吧!”

浮塵這才算是松了一口氣。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海妖之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神启时代

了了一生

神启时代

小宗

神启时代

流浪

神启时代

高举

神启时代

绯月汀

神启时代

转天岭老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