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消遣消遣》。

小仙女道:哼,这样还差不多。什么奇怪。”叶开道:“很奇怪

雷阔虎手中雁瓴刀正好挥出,被两个黑衣汉子宝剑架住,抽身不得。

腹部肚脐敞开,“神阙穴”乃腹部要穴之一,经属任脉,击中后非死即伤。

罗豹这一招凌厉迅捷、阴毒狠辣。

黄远豪想要来救,被另外几名黑衣汉子拖住,无法脱身。

周鹏和张鹰已被击倒在地,几名黑衣汉子刀剑齐击,也是命悬一线。

只见一道蓝影忽闪而至,一剑震开罗豹,罗豹被震退三步。

蓝影反手一招“破天一剑”风卷残云,剑风凛冽,劈里啪啦之间,几个准备行凶的黑衣大汉手中刀剑被击之后,脱手而飞。

周鹏和张鹰,各自从鬼门关捡回一命。

此蓝衣少年正是龙青云,刚才在码头远处看到情况紧急,遂施展“踏雪无踪”倏忽而至。

楚翠山看到后,更加钦佩不已。

此时楚翠山也来到跟前,厉声呵斥罗豹道:“好你个罗豹,说好的不可伤及人命,你怎么下如此狠招。”

罗豹见势不妙,高声叫道:

“住手!”

和雷阔虎、黄远豪交手的几个黑衣汉子立马退后几步,停了下来。

这时,展傲霜等人也已到达。

罗豹眼圈一转,向十几名黑衣打了个手势,就准备开溜。

龙青云也是一怔:“这李云踪、柳松权也算是铁骨铮铮的汉子,怎么明州分舵的舵主如此不堪,以多欺寡不说,见到萃宝斋来了帮手,趁此就想开溜。”

这时候,从码头远处走过来几个手里拿着弓弩的黑衣汉子。

为首一个身形高大、长脸高鼻的青年迈步向前,朝楚翠山躬身行礼道:

“师父,刚才阻止罗舵主,但是......”

楚翠山微微颔首,心里已明白了大半,示意徒儿不必再说下去。

楚翠山对罗豹凛然道:“罗舵主,先不必急着走,你难道没有什么要交待的吗?”

罗豹看到楚翠山和展傲霜、陈兆虎等人在一起,心里已经明白怎么回事,马脸拉的更长,露出狰狞,冷笑道:

“你一个萃宝斋的弃子,你邀我夜曦帮助拳,现在翻脸不认人,居然对我兴师问罪,你是什么用意?”

声音尖细,反问楚翠山个哑口无言。

楚翠山一时语塞,顿了顿道:

“这件事,我改日到临安城对李帮主当面作个交待,你今天擅自大开杀戮,幸好龙少侠及时阻止,要不然,我定不饶你。”

萃宝斋和夜曦帮双雄并立,楚翠山在萃宝斋管理广州港一带的生意,萃宝斋引以为豪的海上贸易,明州港、泉州港、广州港三个金子招牌,楚翠山就占了三分之一。

所以,楚翠山在萃宝斋地位卓然,仅次于帮主展千横。

而罗豹所在的明州分舵,只是夜曦帮在南雍十五个分舵之一。

论江湖地位,楚翠山自然高过罗豹很多。所以楚翠山对罗豹说话并不客气。

此次行动,大大出乎罗豹意外。

原计划,在副帮主朴昭南的授意下,大开杀戮,造成楚翠山和展千横的水火之势,夜曦帮正好坐收渔人之利。

罗豹刚才还想趁乱开溜,但一想起副帮主“震威九掌”朴昭南手段狠辣,自己现在开溜,岂不是无功而返,念及至此,额上渐渐浸出了汗水。

如果硬着头皮,在此周旋,这楚翠山也不是省油的灯,此事着实难办。

念及此处,罗豹脸色极为难看,一张马脸愈发的令人瞠目。

正在此时,大步流星走来一灰袍中年,旁侧站着一个白衣飘飘的青年,后面跟着两个黑衣扈从。

灰袍中年正是夜曦帮副帮主,有“震威九掌”之称的朴昭南,身形昂藏、阔鼻方脸,蓦然出现,有虎踞龙盘的威严气势。

旁边的白衣少年丰神俊朗、玉树临风,手摇一把折扇,说不出的风流倜傥,光彩照人。

两个黑衣扈从也是剽悍孔武,双眼炯炯有神。

朴昭南出现的一霎那,罗豹颓脸阴霾消失,迈步向前,朝朴昭南躬身行礼道:

“朴帮主。”

脸上弥漫着惶惶不安、卑躬讨好的神情。

龙青云不禁一怔,这夜曦帮副帮主朴昭南出场的派头堪比帮主李云踪,不遑多让,甚至可以说更有气势。

朴昭南乃夜曦帮第一高手,“震威九掌”威震武林,据说三年前和南雍十大高手之一的柏云岐战至五十多个回合,难分轩轾,一时瑜亮。

柳松权和朴昭南,一文一武拱卫着李云踪卓然壮大,终成夜曦帮今日“还真没来过梧桐市第一医院。平时一些头疼感冒的小毛病去趟校医院开点药也就搞定了,也不必往这些大医院跑。而且他也没来医院探望过什么病人,所以他对于梧桐市第一医院的了解仅限于一些网络上的消息。

他只知道这个医院是全国百强医院,再有就是这医院很得老一辈梧桐市人认可。听一些人说过,梧桐市有不少好医院,但老年人特别喜欢来这看病。具体是因为什么,王苏州就不了解了。

不过他还是有些好奇,谢必安来这里讨什么债?

“辛苦谢老哥跑这一趟了。”一个听起来很舒服的男声响起。

“单老弟客气了。”

谢必安的回答语调有些奇怪。

在王苏州的印象里,谢必安虽然脸上常年挂着笑容,但他实在说不上是个温和的人,反而可以算得上是尖酸刻薄,以至于他的声音都比常人要尖锐,听在耳朵里非常不舒服。

认识谢必安这么长时间,好像只有面对江臣的时候,他会刻意收敛自己的声音和脸上的怪笑。

这让王苏州不由好奇这个单老弟到底是个什么人。

他循声望去,只看到谢必安对面站了个年纪约在四五十岁的中年男子,身材不高不瘦不矮不胖,很匀称,没留胡须也不带眼镜,不光身上的白大褂清洗的异常干净,头发也梳理的极为妥帖。他的相貌说不上多么帅气,但整体给人的感觉却很舒服。

尤其是他的笑容,在明媚阳光的照耀下,让人总有一种他和阳光其实是一体的感觉。

这种感觉要是出现在某些滤镜拉满的青春偶像剧的男主角身上,王苏州觉得很正常,但出现在一个中年大叔身上,还是挺少见的。

这个医生要去拍电视剧,绝对是不少大叔控的福音。

王苏州眯着眼睛笑着,等待谢必安的帮忙。

谢必安在他们身上施了障眼法,正常人现在是无法看见他们的。不然以他们刚才在市区“飙车”的违法乱纪行为,早就被人举报,可能已经在接受调查局的制裁了。

然而令王苏州感觉到差诧异的是,这个单老弟却好像发现了自己的注视,在与谢必安打完招呼之后,便把视线转向了王苏州。

王苏州嗅了嗅鼻子,确认了自己的感觉并没有错误。

这个单老弟身上是活人的味道,并且他也闻不到任何修行者特有的味道。

王苏州看向谢必安。然而谢必安并没有说话的意思,反而摆出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

反而是单老弟先说话了。

“你好,我叫单神雷。”

难道是老谢修为又进步了?现在施法都不要前摇辅助动作了?

王苏州看着单神雷伸向自己的手,也伸出手回应,并摆出了自觉很灿烂的笑容。

“你好你好单老哥,我叫王苏州,你要不嫌弃就叫我王老弟吧。”

这是王苏州的天赋技能之一,“称兄道弟”。

面对任何年龄段任何职业甚至任何性别,他都可以毫无障碍的使用,而且成功率高达百分之五十以上。

为什么是百分之五十以上?

因为大部分女性对他口中老哥老弟都不是太感兴趣。也就是说,王苏州在对男性发动这个技能时的成功率接近百分之百。

当然,这也跟他看碟下菜有关。王苏州也不是见谁都这么说的。

就比如现在,他也是见这个单老弟和谢必安一看就打了很久交道的样子,才厚着脸皮叫的单老哥。

不然人家和谢必安称兄道弟,他王苏州却叫人家叔叔,岂不是平白跌了一辈。这么傻的事情他苏幕遮可干不出来。

两只手刚碰在一起,王苏州还没来得及握紧。手掌上就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以及难以忍受的酥麻感。王苏州瞬间缩回了右手,并用左手紧紧握住了右手手腕以减少这种疼痛。

这一切都是王苏州身体的本能动作。等王苏州低头看向自己的右手,只发现自己刚才还完好无损的整个手掌已经化为了一片焦黑。他试着活动了下手指。疼痛和酥麻感是消失了,但焦黑的血肉也在一瞬间碎成粉尘状的黑屑,散落在地上,被风一吹,不见了。

而此时站在一边的白无常乐开了花,高高的帽子随着他的身体一抖一抖。

虽然王苏州还是没弄懂究竟发生了什么,但他还是可以确定自己肯定又上了谢必安的套。

他不禁暗骂自己真是不长记性,明知道谢必安这人最小肚鸡肠,还非要跟他挑事斗嘴,真的是吃饱了撑的。

有这心思,去捉弄范无救那个听名字就知道没救了的铁憨憨不好吗?

”傅红雪道:“朋友?”薛大汉甚盛,内外亲属呼为“圣小儿”

陆隐到来的一刻,男子目光就没离开过,他正是白龙族少祖,当今树之星空元轮祭决出的四位少祖之一,龙天。

  “龙七见过大哥”陆隐恭恭敬敬行礼,眼前这位可是大人物。

  龙天打量着陆隐,目光平淡,神色没有半点波澜,语气更是生>  他先将架子上的老人解救下来,回头平静的看着院子里的一家老小,重重得道:

  “从今天起,没有人会再压在我们血族的头上!!”

  ……

  很快,血天堡内,屋子里面的战斗就平息下来。

  血......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消遣消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诡秘大侦探

卿风无凭

诡秘大侦探

庚不让

诡秘大侦探

扶华

诡秘大侦探

叶语悠然

诡秘大侦探

观棋

诡秘大侦探

河流之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