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苟延残喘(二)》。

他从不相信奇迹。那么除了像野年,董文忠等奏:“郑也可拔都

桃云青眼神微瞇,心中凝神,同時啅鷹之目全開,只見那寶花婆婆身后瞬間結出漫天的灰色鐵鏈,嗖的一聲,像桃云青罩來,鋪天蓋地,桃云青幾乎沒有躲避的地方

桃云青心中一懔,這個老太婆恐怕連普通元嬰期修士都不會是她的對手!

他速度奇快,但要躲這滿天的鎖鏈也是不容易做到,幾乎各個空間都被其鎖鏈擋住,他只得硬撼,轟的一聲,如同山岳加身,桃云青腳下起了微光,他力漢三條鎖鏈,但僅僅一瞬,又是三條鎖鏈打來,一條比一條凌厲,在空中,已經是層層漣漪浮動,但好在這鎖鏈皆是法力凝成,所以打擊的是時候發出的聲響并不大,但正是因為這樣,桃云青更是覺得難防,頃刻間,便有十幾條鎖鏈打中了他,他身體一顫,竟接不住這三山五岳一般的力道

但老嫗卻是面露笑意,她非常得意,這是她苦練幾百多年的功法,它的難煉程度超乎人想象,自己天縱之資卻因為它硬生生的三百多歲才結丹,倘不是因為它,自己的外貌也是花容月貌之色,沉魚落雁之姿,但付出的多,得到的也多,因此這功法凝結的鎖鏈,元嬰之上的修士都不敢硬接,桃云青能接住十幾條,已經遠超她的預料了,她看到桃云青雙腿打顫,明顯是承受不住的樣子

“也不過是個金丹!”她這樣想到,接著又是三條鎖鏈從空中劈下,天地一暗,灰光彌漫

一瞬之間,桃云青卻是身化九影,躲避開來,鎖鏈一起擊到地上,整個山谷土地都裂碎

但桃云青九個影子都皆破碎,空間漣漪一動,他從一處浮現身影,背上道袍被打爛,皮膚也破了,淌著金色的鮮血

桃云青目光微皺,同時怒氣不斷在他胸膛集結,似要形成一只獅子,怒吼著沖破出來

“殺!”他大吼一聲,目光如炬,身形被雙色火焰包裹,一金一紅,整個人成了火人,這是真火罩,是太陰真經上所記,他還是第一次用

他一拳打開,火焰般的拳頭吸收無盡的光芒,整個山谷都被黑暗包裹了,他一拳轟畢,整個山谷才再次恢復一點光明

但他的一拳對于漫天的鎖鏈,卻是一點用都沒有,仍就向他襲來,他一驚,知道這法力凝結的鎖鏈非比尋常,要勝這個老太婆,還需從她本體入手,他因此身體一動,身體化作一道閃光射向老嫗,一旦近身,他很有把握捏碎這老太婆的喉嚨

但他明顯小瞧了老太婆的戰斗力,只見她目光中綠光一閃,無數鎖鏈護住他身,桃云青根本沖不過去,反倒又是鋪天蓋地的鎖鏈沖擊而來,千條鎖鏈之中,突生一條灰白色鎖鏈,上面印刻符文,閃動一種看不清楚朦朧的光,突兀向他射來,速度之快,簡直令人咋舌,桃云青欲避,可惜根本來不及

他心中一凜,因為這鎖鏈可以輕松破他的防,此刻更為凌厲的刺來,還不要了他的老命,只見他臉色微變,一面四方的盾出現在了他的身前,那是蠻族圣經,也叫太陽金經,此刻被他用來當盾時,但還別說,這盾極其堅硬,那根鎖鏈擊在它身上,猛然一頓,符文都撞消不少

“這時什么鬼東西!”寶花婆婆驚怒,咳出一口鮮血出來,這玩意沒有道韻,絕非道器,但卻堅硬異常,自己的法力就是刺穿道器也不在話下,眼下這個小物件竟然能抵擋得住?

她一時大意,功法反噬,吐出越來,眼神變得有些怨毒,此時她不在留手,全力攻伐,千條鎖鏈瞬間聚合成九條灰白色鎖鏈,每條上面似有龍氣縈繞,無盡道韻

  就在丁染和吴妍互相扯着对方的衣服时,房间里突然响起了一阵尖利的笑声,这笑声极为突兀,丁染被吓了一大跳。

  吴妍反应极为迅速,她翻身把盖在二人身上的被子踹下床,然后打开了强光手电迅速在房间里照了个遍。

  借着手电光,丁染看到似乎有一道黑白相间的影子从洞口窜了出去,吴妍刚刚衣服被脱的差不多了,要不然她肯定也跟过去了。

  “那是什么东西?”丁染直接被吓蔫了,他感觉这次完了,估计以后和吴妍那什么的时候......

明月心一击得手,自己掌心也湿了沈璧君的手,嫣然道:我想不

趙亮和史曉峰一聽張局長說要給先秦處布置任務,趕緊豎起耳朵仔細聆聽。

特工機關的規矩,凡是參加會議或者領導傳達命令之時,都不能用筆記錄。同時,即便是上級下發的文件資料和會議紀要,也都會有專人在其中做些手腳。每個單位或每個人手里拿到的文字,在不起眼的細節處,都各有不同,比如詞匯、數字、日期、名字順序等,總是存在著些許差異,而且絕不重樣。

之所以這樣做,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為了防止泄密。一旦有情報泄露出去,只要把那些改動過的細節逐一比對,就能夠立刻發現,究竟是在誰那里出了問題。

看趙亮二人都屏息凝神起來,張末沉聲道:“你們先秦處除了根據第一條要求,加強所轄時代的反穿越調查之外,還要擔負起兩個任務,一是盡快找回失蹤的鄭盧雅,另一個則是要對內部展開忠誠甄別。”

“忠誠甄別”這四個字,從局長的口中一說出來,就好像有著千鈞重量,頓時壓的趙亮心中發沉。

他第一天去先秦處報到的時候,處長屠四海就曾在業務介紹的過程中,專門講過這個概念。所謂“忠誠甄別”,是指當特工機關里出現潛在威脅,或者懷疑被敵人滲透時,秘密開展的一種鑒別內奸的行動。這樣的任務,通常不會由明面上的紀律部門執行,因為他們也有可能已經叛變了。為了保證忠誠甄別的實際效果,高層往往都會指派那些基本確信沒有問題,同時又不太會引起旁人警覺的家伙來干,所使用的手段也同樣極為隱秘。一旦甄別有了結果,哪怕證據并不是非常充分,出于安全上的考慮,也多半會立刻實施殘酷的鎮壓措施,給被甄別的對象來個人間蒸發什么的。

所以,“忠誠甄別”絕非泛泛之談,對于任何一個特工機構來說,都是動輒就會要人命的特殊行動。

這里說的“要命”,不僅是指被甄別者的命,有時也包括執行者的命。一來,確實有問題的人,只要察覺到執行者在對他秘密進行忠誠甄別,一般都不會坐以待斃,而是瞅準機會實施反擊,爭取在自己暴露之前,斬斷危險來源;再者,更可怕的情況有時甚至源自發布命令的高層,在某些極特殊的情況下,上級為了掩蓋真相,穩定特工機關內部的局面,隨時可能調轉槍口,將奉命執行忠誠甄別的人員一并除掉。

負責保衛國家安全的特工,過的都是把腦袋別在褲腰帶上的日子,時刻都有準備為事業獻出寶貴生命的覺悟。所以一般來說,特工們也并不怕死。但是,忠誠甄別對特工們而言,則與激烈的對敵斗爭大不相同,因為自己人突然翻臉的時候,往往比死在敵人手上更加可怕。

趙亮記起了昨晚朱老師對他說過的話,心里感覺有些不踏實,正欲開口,沒想到身旁的史曉峰先問道:“目前局里有懷疑的對象嗎?哪些人是我們應該重點留意的?”

張末回答:“眼下并沒有可疑的目標,或者應該說,現在人人都是可疑的。”

“我們可以采取哪些手段呢?”史曉峰又問:“忠誠甄別的范圍和行動授權,有限定嗎?”

張末局長的語氣非常平靜:“我只要甄別的結果,手段你們自己去想,只要不違反紀律,都可以得到相應的授權。至于說范圍,除了我和屠四海處長,反穿局所有人都在你們的清單里。”

趙亮終于找到機會,說道:“那豈不是大海撈針啊?難道我們要一個人一個人的過關嗎?”

“不需要你們像篩子一樣逐個甄別。”張末回答:“我只是要求你們保持高度警惕,在日常工作中,一旦發現存在疑問的人或事,你們都可以按照忠誠甄別的程序和授權,對相關人員予以秘密的深入調查。而調查結果,直接向我匯報。”

趙亮和史曉峰這才明白,局長只是要他們作為眼線,留心身邊的各種疑點,有權對其深入探究,卻并非開展專門的內部審查,于是都稍微感覺輕松了些。趙亮點頭道:“我大概明白您的意思了,先秦處主要還是做好本職工作,同時肩負一些留意內奸線索的任務,對嗎?”

“嚴格意義上說,是這樣的。”張末道:“目前,也只有你們先秦處可以令局里感到完全放心。所以由你們來盯著其他各個部門,等于為我增添了一雙警惕的眼睛。”

從局長辦公室出來,趙亮心里兀自琢磨:領導之所以讓他負責忠誠甄別,是不是也存著關于讀心術方面的考慮。畢竟這種一眼就能看透內心世界的本領,用來抓內鬼那真是再合適不過了。尤其是屠處長的絕技早已成為反穿局,乃至整個特工總部盡人皆知的秘密,誰見了他都得高度戒備,故而效果必然大打折扣。相比之下,趙亮則是只有張局長和屠老頭兒才知道的秘密武器,不用豈不浪費嗎?

史曉峰手腳麻利的將私人物品打包好,當場便抱著一個大紙箱子,跟趙亮一起回到先秦處的辦公室。別人都覺得在局長身邊工作,是件令人羨慕嫉妒恨的好差事,可是在史曉峰看來,他更愿意到一線的行動處去,那里才是施展拳腳的廣闊天地。

相比史曉峰的干勁兒十足,会驶向那个贫穷混乱的西区。

远处那辆车越开越远,即将要驶出

机甲监控范围了。

岳达阳轻抬右手,空间扭曲间,周围的光线被折射的得光怪陆离,红色机甲消失不见。

明安西区的混乱和暴力很是出名,不仅是在明安市,即便是在整个华夏也是大大的有名。

这里龙蛇混杂,各种势力并存,几乎可以说是法外之地。

即便是军警,平时巡逻也根本不敢来,他们只是在西区的各个出入口设置了关卡。

这些关卡的真实作用只有一个,那便是警示那些社会上的所谓上层人士,不要进入西区罢了。

路正行之所以会租住在这里,那是因为房租便宜,便宜倒让人无法想象。

至于说安全问题,他压根就不曾考虑,因为他很穷,穷就是一张最好的护身符。

平时,衣着有些寒酸的路正行进出西区倒也是合情合理,应情应景,以未碰到什么麻烦。

可是今天,情急之下的路正行驾着辆豪华的“明越3000”驶入明安西区就很成问题。

即便是明安市这会正在戒严,可这戒严和西区有什么关系呢?

这里的人什么时候怕过死?

这里的有些人他们不仅不怕死,而且特别仇富。

此时开入西区的明越3000就像一只肥嫩的绵羊跑入了狼群出没的领地。

街旁一些废弃的建筑物里传来了嘈杂和混乱,也传来了一些奇怪的叫声和口哨。

直到这时,路正行才意识到自己这么做有些不妥,但却已经来不及了。

西区有很多势力团伙,车子此时经过的正是黑龙帮的地盘。

有几百号人的黑龙帮现在的老大是黑三,之所以叫黑三,不仅因为他排行老三,最主要的是因为他脸黑、心黑、手更黑。

一间遮蔽得严严实实的房间里,黑三此时正搂着一个有些郁郁寡欢的女人靠坐在宽大的沙发上。

这个叫马巧的女人正絮絮叨叨地数落着黑三近来的种种不是,涂抹着鲜艳口红的樱桃小嘴一开一合颇有些动人。

女人曲线玲珑,面容精致,眉清目秀,和凶神恶煞般的黑三显得有些相应成趣,很有一些视觉冲击感。

而令人奇怪的是,一向桀骜不驯的黑三儿却在很认真地听着女子的唠叨,一副虚心受教的表情。

黑三这辈子最讨厌别人对自己说教,因为这个原因竟把他养大的大哥和二哥都杀了。

从那以后再也没有人敢说他的不是,也没有哪个手下敢给他提点什么建议。

但马巧却是一个例外,她不仅可以在私下,甚至是在外人的面前,她也是想起什么就说什么,对此黑三从无怨言也没有表现过什么不满。

这不能不说是一件奇怪的事情,而且黑三竟然还有点怕这个叫马巧的柔弱女子。

黑三没有任何靠山,某种意义上他是靠着这个女人,才走到今天的。

如果没有这个女人的点拨,如果没有这个女人的唠叨,他早就死无葬身之地。

每当他身处绝境的时候,这个女人总会给他某种指引,所以黑三认定这个女人背后一定有某种可怕的存在。

只是这女人从来不说,黑三明白,某种意义上这个女子才是黑龙帮,真正的老大。

注意到街道两旁突然冒出了一些不怀好意的、穿着奇形怪状防护服的人,路正行的额头有些冒汗。

再过两三分钟就能回到他租住的那个地下公寓了,他心里想:就剩这么点儿路了,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的问题吧。

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就在离路正行所租住的那个地下寓还有一个半街区的时候,道路中间出现了一个路障。

这路障是由十几个很大的金属垃圾箱堆起来的,十几个戴着头盔,穿着黑龙纹饰防护服的人站在旁边,以一种嘲讽的眼光看着他这辆车。

路正行的眼瞳猛地一缩,他看到这些人手里不仅有棍棒和长刀,竟然还有枪!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苟延残喘(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推门者

月下鹿鸣

推门者

几度青山

推门者

e的快感很多

推门者

芽叔

推门者

弹竖琴的鱼

推门者

公子天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