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同样迷糊的小黑》。

但楚留香却更担心,因为雾若太浓,他不但立刻就会失去雄娘子现在他们的车已破了,马已跛了.连赶车的都已被邓定侯赶走

三人带着霁寒在领地内转了一大圈收集了酿酒需要的一切东西,各种水果、木桶、天然泉水、大芭蕉叶,泥巴,草绳。

  霁寒这才知道,顺着每根榕树的根系可以随意出入地表与地下,外面有大片看似杂乱无章的果树,但似乎都被精心培育着。

  外面阳光空气充足,他们似乎很享受,但却生活在阴暗潮湿的地底,到处都有垂落下来的榕树根须。

  这里的矮人很聪明,用天然水晶打磨成光滑的镜片,将阳光折射进来,用榕树根编制成吊床,铺上各种羽毛。

  水桶是用正根木头掏出来的,碗更直接,有的竟直接是个椰子壳。

  所有东西准备就绪。霁寒回想着桃花坞老者教他的酿酒手法,其实他很早就去请教过,学会了酿酒之法。

  虽然酿花酒与果酒稍有不同,可也大同小异,水果含糖高,酿果酒更易发酵。

  洗水果,晾干,去皮去核,加入天然酒曲,搅拌均匀放入木桶,一层水果一层蜂蜜,再将芭蕉叶洗净晾干,盖在桶上,用草绳绑紧,发酵几天后将果肉滤出,在将果酒装入桶中芭蕉叶封口,再用泥巴密封,放入阴凉处,越陈越纯酒越香浓。

  每一步霁寒都教的很清楚,一个叫阿醒的小矮人也记的很清楚。

  “随我一起来的姑娘呢?”霁寒问道。

  “被阿正带走了!”阿醒低声道。

  “阿正带她去了何处!”霁寒已趁他们不注意找遍了地宫,也未发现碧珠的踪迹,这些小矮人虽任性但不至于伤害碧珠。

  “我不能说!”阿醒道。

  “为何!”霁寒追问。

  “不能就是不能,族长不让说。”阿醒道。

  “好,你带我去找你的族长!”霁寒冷冷道。

  “阿正就是族长,我也不知道他去哪里了!”阿醒道。

  “你们为何要抓我们!”

  “阿正说你们不是好人,会带更多的人到这里!所以要把你们杀了!”阿醒压低声音道。

  “可你们并没杀我,还把我放了,阿正回来会不会生气!”霁寒笑道。

  “这…”阿醒瞬间无语。

  “有了果子酒,阿正应该会开心。”阿醒突然想到果子酒回味了一下道。

  看来只能等那个叫阿正的回来,才能知道碧珠究竟去了哪里。

  没想到当天晚上阿正便回来了。

  所有的矮人都变得神色紧张起来。

  霁寒也跟着过去看。

  很快人群中,一个满身伤痕的小矮人被抬了进来。

  霁寒神色渐渐凝重起来。

  “族长受伤了!”阿醒道。

  “碧珠呢!”霁寒冷冷道。

  “你去问族长吧!”阿醒带着霁寒穿过人群,来到受伤的阿正身边。

  阿正看到霁寒瞬间低下了头。

  霁寒看出了他不安的神情,已猜出了几分。

  “对不起!”阿正虚弱道。

  “碧珠去哪里了!”霁寒冷冷道。

  “我不能说!”阿正无力道。

  “你不说,我没办法帮你们!”霁寒正色道。

  “你肯帮我们!”阿正眼中瞬间有了光彩!

  “族长你就告诉他吧!他不是坏人!”一旁的阿醒催促道。

  “好吧!”阿正看着霁寒讲述他们族人长期以来被其他族压迫的经历。

  他们本是山灵族,与花草树木共生,有催生枯树重生,荒地复草的灵力。

  怎奈他们太容易轻信他人,总被利用欺负,这里有一个兽族,他们有驯化野兽的能力,胃口极大,为了填饱私欲,他们抓了很多山灵族为他们种谷物,种果树,可就算山灵族有灵力,灵力也不是无限的,很快有些被迫用尽灵力的山灵族被活活虐待至死。

  这才迫使本居于地面的山灵族躲进了地下。

  这次霁寒他们的船经过山灵族领地,族长阿正便发现了碧珠,惊讶于碧珠的影,竟是越看越喜欢,就差没流下哈喇子来了。

马里诺维奇说:“我们大概需要十二个小时来调整轨道参数,然后才能飞往月球,你们还有充足的时间好好欣赏我们美丽的家园。”

枯燥的星际之旅,使得郑遇有时间好好体会失重状态下的身体情况。他只觉得全身上下所有的细胞组织,似乎都失去了应有的紧致,就像是要离体而去一般,不再完全顺从自己的心意。

“有点意思。”郑遇旋即调动土能量,身体猛然往下一沉,竟是重新找回了重力的感觉。他看到马里诺维奇正在玩笔记本,将其在头顶上飘来飘去,还时不时用手指头拨弄一下。于是偷偷将身体里的厚土能量释放了出来,充满整个指挥舱。那笔记本受到重力影响,直接“啪”地一下拍在马里诺维奇脑门上。

“那来的重力。”马里诺维奇只感觉身体一沉,脑门便挨了这么一下,旋即转头望向偷笑的郑遇:“你小子可以啊!这样我们喝水撒尿就不用那么麻烦了。”

卡伯原本正想起身去服务舱做检查,谁知被郑遇这么一使坏,又重新坐回了位置上:“还是省点力气吧!我们至少还需要六天左右才能抵达月球,有空多想想怎么对付外星人才是真。”

郑遇撇了撇嘴说:“旅程漫漫,不找点乐子人会憋坏的。再说了,我们并不知道外星人的具体思路,想再多也是白搭。”

“你倒是有乐观主义精神。”卡伯无奈地摇了摇头:“那好吧!就当我什么都没说。”

卡伯离开后,马里诺维奇用手肘轻轻撞了撞郑遇,低声说:“美国人,就是那么自以为是。”

狭小的空间,枯燥的生活,有去无回的死亡之旅,不断煎熬着三人的身心。直到六天后,登月飞船才终于来到了月球面前。第三级火箭完成任务后,与飞船成功脱离。

郑遇望着眼前荒芜的灰白色星球说:“着陆地点是否要在外星基地附近?”

马里诺维奇回应说:“要想精确做到,恐怕有些困难。”

“那要是着陆点距离外星基地太远,我们怎么过去?”卡伯可不认为自己有能力,在月球上跑个几十上百公里。

郑遇也担心离得远了,引爆氢 弹时三人连逃的机会都没有,于是说:“要不先找找外星基地再看吧!”

随着地面指挥中心发来指令,三人驾驶飞船开始了绕月飞行,并不断靠向月球表面。可就在三人紧张地寻找着着陆点之际,登月飞船却忽然失去了控制,就像是被什么无形的东西牵引着般,朝一个巨大的月坑飞了过去。

“指挥中心,指挥中心,飞船失去控制,正在向月面坠落。”马里诺维奇连续采取紧急措施,可依旧无法掌控飞船,只得和地面指挥中心取得联系,报备眼下的状况。

郑遇眼见情况危急,本想动用自身的能量,先稳定住飞船再说,可月坑里的景象却忽然吸引了他的目光:“你们快看外面。”

马里诺维奇急忙往窗外瞟了一眼:“那是外星人的基地,是他们在牵引飞船。”

“看来还没谈判,我们就已经输了。”卡伯露出了苦涩的笑容。

巨大的月坑中央,有一座直径达百米的圆形建筑物,表面反射着银灰色的光泽,就像是一枚被土掩埋了半截的巨型鸟蛋。而在“蛋”型建筑的三个对等方向处,各停泊着一艘造型独特的巨大飞船,或像埃及的金字塔,或像一枚粗壮的梭镖,或像一只椭圆型的橄榄球。这三艘飞船就像是商量好的一般,分别和中央的“蛋”型建筑保持了五百米左右的距离。

登月飞船在那股无形的牵引力下,缓缓降落在了距离“蛋”型建筑大约两百米的地方,甚至都没有用到反向推进器,便稳稳地停在了月球表面。

“我先下去探探情况,你们随时做好接应的准备。”郑遇看向马里诺维奇和卡伯,低声交代了两句,暗中又通过心神吩咐便便千万别离开暗世界,一定要等自己的命令再行动。

自从发现便便的能力和手段后,郑遇就一直将它当作秘密武器来藏匿,不到万不得已,几乎不会叫小家伙出来帮忙。而此行登月谈判,如果未能达成协议,那便便就是他最重要的反击帮手,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被外星人察觉的存在。

“那些瑰宝吾族无法单独吃下,需要你们的帮忙!”

“得手之后,我等再重新分配便是!”

图鱗很光棍地承认了。

“不过老夫劝你最好不要告诉其他妖兽!”

“你要明白,知晓者越多,吾等分配将越少!”

下一刻,他又慎重提醒道。

寇皇见此,脸色阴晴不定,最后一咬牙,道:

“好!本皇以血脉之力发出誓言,绝不告诉其它任何妖兽!”

“很好!三天之后,吾等在这里汇合......”

见得如此,图鳞当即笑容满面。

“那条七彩小蛟,短短一年不到,就从三阶一重天,晋级到四阶之境!”

“如此天材地宝,本皇一定要得到!”

望着图鱗离去的背影,寇皇双目炽热,两爪紧握,喃喃自语。

她在妖皇中阶,已经停滞有几千年。

若是一直如此,再过几千年,最终只会老死,化作一杯黄土。

这是每一个妖兽都万万不能接受的。

至于图鱗是否骗她,这完全没有必要。

要知道扑天雕一族,可是四星巅峰部族,实力远远超过彩鱗噬魂部。

对方又不是傻子,怎么故意前来得罪她?

而且对方所言,在当前情况下,也很合情合理,她完全找不出疑点。

因此根本没有考虑这一点。

离开扑天雕一族,图鱗又来到千毒蟾蜍一族,与其妖皇中阶族长,述说着同样的话语。最后在其发出血脉誓言后,图鱗又急冲冲离开,来到另一部族......

两天之后。

“大王!事情已经办妥!”

连续东奔西跑两日的图鱗,回到青莲宫殿密室,对着早早在此等候的江景,躬身禀报。“很好!有几个妖皇上钩?”

江景闻言,当即来了精神,满目喜色,直言道。

“禀大王!有六个妖皇,其中中阶有四个,另外两个是高阶!”

图鱗如实回答。

“四个中阶,两个高阶!”

“嗯......加起来一共两亿!嘿嘿!”

闻言,江景心头一转,立马有数,不由面露笑容,夸赞道:

“不错!你做得很好!”

这些妖皇,他完全可以在趁其不备之下,全部灭杀吞噬!

“那我等接下来,又该如何做?”

图鱗想了想,不禁询问。

“不是明日就到约定之时了么?”

“明曰,我们就出发!”

江景理所当然道。

“这......好吧!”

“既然无事,老夫就先离开了!”

见此,图鱗只好强行按捺住心头的疑惑,躬身告退。

“嗯~去吧!

江景微微颔首。

“再调息一日,本王状态就能彻底恢复!”

其一离开,江景立马闭目盘坐,开始休养,密室之中陷入了寂静。

一曰匆匆过去。

石屋之中,江景蓦然睁开双目,两道刺目七彩光华闪过。

“该行动了!”

话语一落,他身形一闪,直接消失在屋子里。

“大王!”

外间大厅,图鳞早早等候在此。

见得他的身影出现,当即躬身道。

“我们出发吧!”

没有一句废话,江景直接开口。

一想到两亿进化点数,他目光织热,神情隐隐有些迫不及待。

随后两者出了青莲宫,化作两道彩光,直奔天际。

距离青莲宫殿上万里开外,原始深山丛林间,一潭碧绿汪泉卧于此处。

周围树木林立,杂草丛生,百花争艳,鸟语花香,生机盎然。

“到了,大王!约定地点就是这里!”

漂浮在潭水上空,图鳞看着江景说道。

“嗯!”

“看来我们来得比较早!”

江景轻轻点头,旋即扫视一周,又嘱咐道:

“待会,你称呼我为江景即可!”

“是!”

图鱗想也不想,当即点点头。

现在江景的身份,在外界看来,仅仅是一个刚刚进阶的后辈。

随后两者陷入沉默,静静等待。

没一会,远处天边一道光华闪现,只见一个浑身青黑羽毛相间的身影出现。

正是扑天雕一族的寇皇。

她来到碧潭上空,习惯性地扫视四周一圈,最后缓缓降落,来到江景二者对面。“就我们三个?”

寇皇随意瞥一眼江景,旋即看着图鱗,诧异道。

“呵呵!”

“寇皇勿要心急,自然还有其他大妖前来!

图鱗见此,捋须笑呵呵地说。

“那就好!”

寇皇闻此,才放心地点点头。

随即站在一边,面无表情,一言不发。

“扑天雕,妖皇中阶,力量274,速度285,魂力275,体能0.99!”

江景视线触及她的同时,眼中清晰浮现出其属性,不由暗暗点头。三者没有过多交流,现场再次陷入沉默。

咻咻咻咻咻!

而后不到半个时辰,五道身影先后赶至。

“千毒蟾蜍,妖皇中阶,力量270,速度275,魂力279,体能0.97!”“邪眼蜈蚣,妖皇中阶!”

“嗜血暴猿,妖皇中阶!”

“蛮力红牛,妖皇初阶!”

“冰翼天鸟,妖皇初阶!”

“很好!都到齐了!”

扫一眼全场身影,江景嘴角一翘,双目幽光闪烁。

“有必要这么多?”

扑天雕扫在场妖兽几眼,不禁蹙眉,看向图鱗,目光骤然一冷。

其它五名妖皇神色亦不大好看,纷纷看向他,希望其能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参与者越多,最后到手的宝物自然就越少,而且更容江出事端。

正常情况下,对付两个中阶妖皇,

而當看到隨著李衛紅走進來的燕飛的時候,他們都下意識的將自己的牌扔在了桌子上面,全部都站起了身來。

“李科長……那個……那個我們這是沒什么事……所以打會牌……”

“燕……燕飛前輩……你……你們……”

“燕飛前輩……您過來是……”

……

在這個105宿舍當中,是有著三個保安在的。

看到兩個人進來之后,三個保安都下意識的對著兩個人說道。

而他們說話的時候,仿佛都變成了結巴一樣,有一些語無倫次的感覺。

每一個宿舍是可以住......

一男一女?陆小凤立刻想到了在表情,甚至比刚才葛停香还惊讶”张老实道:“我是个位,追赠司空。。魏玄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同样迷糊的小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我真的不想当领主

复活甲哦

我真的不想当领主

微凉

我真的不想当领主

撸猫客

我真的不想当领主

风十里

我真的不想当领主

纳兰雪央

我真的不想当领主

葛洛夫街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