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俄罗斯神族的保险金》。

“把她们引向暗处。”

松大兴躲在黑暗里持续安排:“老郭,帮忙把韦心亿连送出来。”

血影宗弟子紧急行动可惜收效太微,因为四个金丹高手的速度太快,而三百筑基修士的数量太多,这边刚移动那边就把大家赌了回来。

至于完全分散大家真的不敢,一旦被孤立起来被围攻,死亡的可能性太大了。

也幸亏队伍里有一个郭子蒿和求亿连。

定魂铃的攻击是扇形的,如此控制好力度总能打出一个短暂的缺口还不会制造杀戮,求亿连本就不太受影响带着韦心就钻。

酒香斋首尾难顾只能派了个金丹高手追出去,可惜韦心的老树可不是吃素的。

一切都在松大兴的算计内。

“韦心,里面有控制者,你能找到她们吗?”

“找不到。”韦心早就在找了,“三百零六个筑基弟子除了自身的气息,其余的酒类气息完全一样,她们就像喝了一模一样甚至是一样数量的酒。”

韦心有点气馁:“真他玛的奇怪,明明都快成行尸走肉了为什么还会有一样的酒力,难道酒香斋弟子不会受这些酒的影响?”

松大兴大概料到了这个结果,他一刀再把脚下女修切得更碎并紧急带头转移了个位置:“估计天天喝这种类型的美酒有抵抗力了。”

“玛的!”韦心郁闷,“老子还没见过这么难缠的对手呢,关键是我们一帮男同胞此刻真心下不了手啊,还好老奶奶真是未卜先知。”

求亿连居然主动插话:“你们小心点,这些女修还有更不对的。”

“怎么了?”松大兴好奇,“对了,亿连你感应出控制者了吗?”

求亿连:“感应到了。”

松大兴差点开心得跳脚:“是谁?谁是控制者?对了,应该有十多个酒香斋弟子混在里面。玛的,老子真要弄死她们!”

求亿连:“没用。”

“啊?”松大兴被冷水浇得贼惨,“啥意思?”

求亿连:“影魂罗杖当然感受到控制者的灵魂波动了。但源头的范围没法确定啊,就像下雨,我知道它从东南西北哪个方向来,但你问我每一滴雨的位置我可没这能力。”

松大兴一巴掌打在求亿连脑袋上:“你早说不行吗?”

求亿连摸摸脑袋:“我本想说另一个有用的,被你打断了嘛。”

松大兴:“什么?快说。”

求亿连:“这些女修身上刚冒出了一种气息。这种气息让灵魂非常舒服,我越靠近她们就软绵绵的不想动,你们怕也要受影响了。”

松大兴也感受到了:“其实我也有感觉了,这脑子总是怪怪的。玛的,这酒香斋太要命了,你们先去帮忙,韦心的树枝在这环境里作用太大了。”

松大兴安排郭子蒿把韦心和求亿连接了回去。整个战场现在还算过得去,酒香斋太过怕死而安排了大量女修构筑防御。而血影宗这边上下一心,连处华付都暂时放下了心结。五行旗配合其他弟子竟暂时构筑了一个移动的防护堡垒能撑一会。

韦心加入限制和阻拦后状况就就更好了。

但本源终究没法解决。

大家根本不可能就这样跟三百个女修耗着,处华付的灵力和精神也耗不起。

“莫依婷!你来一下!”

松大兴始终确保自己躲在黑暗里,太乙飞仙刀是酒香斋采取防御策略的源头。

莫依婷带着一帮仆从同样躲在火光之外,她略踌躇后还是去了松大兴身边。

松大兴突然有些

384 巨型蜘蛛

雷天剛突然吼得那么一下子,不僅沒有驚動大部隊的任何人,就連尋常的小動物都沒有被嚇住一個。

呱~呱~

灌木叢中傳出幾下悠閑的聲音,似乎是在回應著雷天剛的嘶吼!

咕~咕~

參天大樹上傳來幾聲清脆的鳴叫之聲,同樣為雷天剛的嘶吼吶喊起來。

如此索然無趣的冒險之旅,還真的是十分無聊。

火山的地勢平坦無比,根本看不出來任何的險峻的地形,而大部隊已經走到了火山深處,就連一只兇猛的野獸都沒有發現,更加不可能遇......

仁立阶前的多臂神剑云谦始终皱的女人,必定不愿意破人看到她

“所以我去各個國家,想要尋找一批新的劍道天才,成為天劍中的新鮮血液。

柳長風為江景娓娓道來其中原因。

江景此刻很是心驚,柳長風的到來,居然能夠制止天劍宗的內亂,那足以說明,他的實力能夠壓制天劍宗其它長老。

他雖不是名義上跟磐石兄弟过去一趟。”

“好的。”*2

见里脊和腰花离开,俊杰又去跟浪花说了几句,然后就看见浪花身后的波涛不知道从哪里取出了一辆越野车,然后打开车门坐到了驾驶座发动了车,在浪花上车后,就直接开走了。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俄罗斯神族的保险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牧纪元

吃奶的小猪

牧纪元

确确

牧纪元

混沌效应

牧纪元

楼心月

牧纪元

煜霸

牧纪元

旅行的土拨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