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霍振东表白》。

此时洛崖身上的白袍染血,看着那些人满脸的恐惧,洛崖一脸的不屑,这些所谓的少阴境修士,不过是一些软脚蟹,见到比他们强的人就怂了,这就是天香帝国里的少阴,他们认为那太阴境高手乃是高不可攀的!

而那些外界的少阴境高手,都是见过太阴高手的,即使自己打不过,若是遇到一个并不是太强的少阴高手,全力拼一下,还是有可能逃的!这就是眼界的问题。

仅仅是数息之间,洛崖又杀掉了一个,洛崖身穿白袍的那个身影不断涌现在他们的脑海里,那些黑衣人之中站出来一人朗声说道

“阁下身为太阴高手,欺辱我等少阴后辈·,不觉得有些羞耻吗?”

洛崖听到这话,抿嘴一笑,终于站出来了吗?随后就是继续身形变换,手中的白夜刃不断挥舞,那些人心中的恐惧不断增强的,但是他们发现不了洛崖,千机遁这等绝世功法可不是他们能接触的,虽说现在洛崖还只是初期大圆满,但是对付这些人已经是足够了。

刚才说话的黑衣人发现,那白袍之人只杀轮脉境修士,明明可以击杀少阴境修士,但是却不杀,只有两种可能,第一是戏弄,最后玩够了再杀他们,这种太阴高手完全就是没有任何道德可以说,这种人也有,但是极为稀少!

第二种可能就是他杀不死那些少阴高手,仅仅是靠气势与功法来迷惑!想到这里,那黑衣人大吼一声

“踏天术!”

说话间只听到围绕着那人的周身不断的有大脚印踏出,这是那黑衣人的绝学,他的灵也是一尊妖象,在一位高手门下习得这踏天术,攻击范围太广了,洛崖只能退出,此时那人直接说道,

“计划失败,有高人在场,速退!”

剩下的十几人瞬间就退了出去,这里的空间太大,他们就算是少阴高手也不能覆盖攻击,况且洛崖自带主角光环,但是刚才那人的踏天术还是对洛崖产生了影响,那道攻击的余波太强,洛崖身上被震的气血翻涌,若非他圣体已经觉醒部分,则会被直接重伤,这人至少是少阴后期高手。

洛崖直接起身回去了,这次的刺杀竟然会有少阴后期的高手的抵达,洛崖也是没有想到他这么值得被重视!洛崖的圣体被激发部分以后,身体的力量速度有一些明显的提升,而且一拳下去远远超过了平常聚灵七重的修士。

洛崖以最快的速度往家里赶,此时在洛家的大厅之上,洛战天坐在椅子上有些着力不安,不知道今日为何如此,他赶紧去让人打听洛崖的下落,这小子今日不会又惹什么麻烦了吧!

洛家别院之中,那杜伤看到了太阿回来,询问了一下状况以后,那杜伤心中顿时就着急了起来,叫上了墨阳直接飞奔而去,希望不要去晚了!不过他们路上的时候看到了回来的无名十三,那杜伤直接一跃而下,大怒的责问道

“你们怎么在此,那些刺客在那里?少爷呢?”

听到杜伤的话,那无名十三中的老大说道“少爷让我们先离开,不要拖他的后腿!”

杜伤听到这里有事大怒,说道

“别忘了你们今日的辉煌是谁给你们的,就算是死,你们也要死在少爷前面,给老子滚回去!”

那些人听完这些,每个人都不抬头看杜伤了,随后在大殿的带领下,他们急速回到了那个刺杀的地方,这里只剩下一些木屑还有数十具尸体,他们倒是没有找到洛崖的尸体,寻找了一会儿后,那墨阳对着杜伤说道

“你们在此寻找,我回别苑看看,说不定少爷已经回去了!”

那杜伤想了一下,随后点点头看着墨阳说道“兄弟我拜托哥哥了!我们兵分两路,你快回去看看”

墨阳拍了拍杜伤的肩膀,随后身体逐渐虚化,化身墨玉麒麟直接离开,他可以遁入虚空之中,但是这种遁入虚空可不是顶级太阴的那种,墨阳这个是浅层的遁入,若是受到攻击还是回现身的!

杜伤看着众人说道“给我好好寻找,没有消息回来就不能停!”

“是!”

他们就在那周围开始寻找,此时在洛家的别苑之中,墨阳看到了洛崖正坐在大厅之上,随后就对天上放了一个信号!杜伤看到了一个红色信号,需要赶紧回去,看来少爷很可能回去了!随后一招手,那十三人就随着杜伤遁走了!

洛崖看到了墨阳,笑着说道“听说你们去找洛崖了,你们找到了吗?”

“少爷就不要开玩笑了,今日可是把外门吓坏了,杜伤如今还在寻找呢!”墨阳急忙

眾人默然。

霍教授:“祝各位旅途愉快,一切順利。”

眾人告別:“再見,霍教授。”

眾人的長眠之旅,就這樣拉開序幕。

不知過了多久,空間站燈光亮起,6個密封艙緩緩打開。眾人從沉睡中驚醒,掙扎著爬出密封艙,暈眩不已。好一會兒,眾人才緩過勁來,這時,全息影像開啟,霍教授如約而至。

“各位朋友,你們好。現在是公元6497萬2210年。是的,離你們上次蘇醒,整整過去了6497萬年。你們看到的不是我,是人工智能模擬我的影像。但是,依然很高興再次見到你們。”霍教授說。

“我們也很高興見到您”,眾人齊道。

馮云諾:“霍教授,地球到底發生了什么?”

霍教授嘴角抽搐了一下:“6497萬年前,也就是你們登艙入睡后的第三天,發生了全球范圍的海嘯、地震。一周內,地表上絕大部分的動植物以及人類均告滅亡。半年內,數以百計的地下避難工事以及深海“方舟”也相繼覆滅。如今,唯一流傳下來的,只剩包括我們在內的三艘太空“方舟”。”

駱一曼:“不是有四艘嗎?”

霍教授:“其中一艘“方舟”在運行30年后,突發故障,發生爆炸。方舟上的宇航員全都在夢中犧牲。”

“唉——”眾人哀嘆。

霍教授:“人類悲劇不可避免,但生命還在繼續。地球經過千萬年的自我凈化、生命演變,又誕生了新的物種。告訴你們一個好消息,新紀元的人類已經出現。”

“好啊——”眾人又悲又喜。

霍教授似乎也被眾人的情緒感染:“現在,將你們喚醒,就是要交給你們一個偉大而艱巨的使命。”

馮云諾:“什么使命?”

“重返地球。”

眾人旋即肅立,聚精會神的等待指示。

霍教授:“重返地球,是整個方舟計劃的核心部分。現在,第一階段已經來臨,我們需要派一位組員返回地球,執行任務。”

“派我、派我——”眾人爭先恐后。

霍教授示意眾人安靜,說道:“此次任務,將由馮云諾執行。”

“收到,保證完成任務。”馮云諾敬了個軍禮,聲音因為激動而顫抖。

眾人羨慕不已,“具體是什么任務啊?”姜瑜問道。

霍教授:“現在,地球上出現了原始人類。但是,他們沒有科技,沒有文字,不會種田,不會蓋房子,甚至連火都不會使用。總之,新人類停留在最原始的階段。馮云諾。。。。。。”

“在。”馮云諾應答。

霍教授:“你的任務,就是教會新人類捕獵、織衣、蓋房子、說話、使用火和工具。簡而言之,你的任務,就是把火種傳給新人類。”

馮云諾:“讓我這個老母親,帶這么一幫娃娃,有的辛苦了。”

霍教授:“任務已傳達,稍后將由降落艙送你重返地球。”

馮云諾:“收到。”

霍教授:“我們會把你送到新人類最多的部落,并隨時關注你的動向。這些是你的必要裝備,后面,一切都要靠你自己。”

說完,一臺轉盤儀器上發出皎潔的熒光,緩緩形成一塊燧石,一把青銅長矛,以及一件齊膝的獸皮長褂。

片刻整頓之后,馮云諾換上獸皮長褂,手執長矛,活脫脫一個人猿泰山,眾人忍不住嬉笑打趣。

馮云諾與其他組員依依惜別,然后登上降落艙。她望著窗外的地球,輕聲說道:“地球,我回來了。”

降落艙脫離方舟太空站,沿著預定軌道,飛向地球。須臾功夫,傳來一聲巨響,馮云諾已經成功降落到地面。艙門緩緩開啟,馮云諾走出降落艙,看向外面的世界。

一群半人半猿的新人類正圍著她!

馮云諾環視四周,約摸有幾十號人。那些人被從天而降的馮云諾驚呆了,鴉雀無聲。

方舟上的其他組員通過全球眼觀測儀的大屏幕,正看著馮云諾的一舉一動。霍教授突然說道:“各位組員,為了成功完成方舟計劃,請你們回到各自的密封艙,等待下一次任務,我們再將你們喚醒。”

“再讓我們看看嘛。”眾人一邊嘀咕著,一邊很不情愿的回到密封艙,再次陷入長眠。

這一刻,正是新紀元的元年。

不知道過了多久,密封艙再次開啟。眾人蘇醒,霍教授也如約而至。眾人迫不及待的問:“霍教授,云諾咋樣了?”

今所谓慧空禅院者,褒之庐冢也不是为了我,就凭你们,又怎么

走在去往下一個當鋪的路上,見長街兩側種著楊柳,虬枝亂舞,綠油油的,風一吹,沙沙作響,很是喜人。

焦海鵬的心忽然放寬了,就想:“我這不是自己跟自己找不自在嗎,堂堂漢子,跟個奸商老狗計較什么?”

不知不覺,到了當鋪門口。

門面不似上一個當鋪那么大,那么明亮,那么豪氣了。

風格迥異。

小石頭挺著小胸脯,得意洋洋的道:“焦大哥。等會兒你瞧我的吧!可如果···,如果掌柜的不在,那我也沒有辦法了。”

他還聳聳肩。

焦海鵬點頭說道:“這家當鋪不是那姜大官人的產業吧。”

說不上是為什么。

城中人無不敬仰,津津樂道的姜大官人,在焦海鵬心里,竟是有點隔閡。

這不是嫉妒。

一個俠士,一個商人。

八竿子打不著。

焦海鵬本能地覺得這個姜大官人不順眼,不是好東西。

小石頭笑著說:“你說對了,這不是姜大官人家的,而是趙三家的。”

焦海鵬一樂,罵道:“他媽的,原來是老趙家的,我看這金墜子至少要他二百兩,不必客氣。”

小石頭打個響指,說道“得嘞,就聽大哥的話。”

兩人一起進了當鋪。

這里很安靜。

沒有一個顧客。

大廳的墻面上掛著壁畫。

靠墻擺著幾對椅子。

桌上放著茶壺。

天下間的當鋪大都一個樣。

一個大柜臺,一堵石墻,一個小門。

柜臺后站著一個年輕的小伙計,正在賣力地擦著臺面,小鼻子,小眼睛,看上去很隨和。

見到人來了,小伙計吆喝伸長了脖子,向里面吆喝著,“掌柜的,來客了。”

小石頭走上前去套近乎,嘿嘿笑道:“小哥兒,忙著吶,掌柜的在呢,那太好了。”

小伙計似乎不大懂,怔道:“小孩子!掌柜的不在店里還能去哪?你來當東西的,?還是找我們掌柜的?”

小石頭說:“我來找掌柜的,我大哥來當東西。”指了指焦海鵬。

正說著···

一個衣著鮮亮,整潔大方的中年男人出現在柜臺后邊,說道:“小德子,去給后邊擦擦,我來招呼二位客人。”

伙計應了一聲,轉身走了。

小石頭面帶諂媚,忙做了一個揖,說道:“掌柜的,好久不見啦!我們今日來,有點事要你幫著辦辦。”口氣像老朋友拜會那樣。

掌柜的神情泰然,圓臉寬下巴,長著一小圈髭須,沒有胡子,中等眼睛,兩道黑眉,大耳朵,看上很富態。

他先是一愣,便問:“小孩,你是誰?我們見過嗎?你來當什么的?”

小石頭站著還沒有柜臺高。

他踮起腳,把頭伸過去,小聲地說:“宋掌柜我們來當東西的。”

掌柜面色一沉,一邊忙著找單子,一邊說道:“當東西就當東西,怎么鬼鬼祟祟的?莫非你們的東西不干凈嗎?那很抱歉,我們不收來歷不明的東西。”

小石頭努嘴道:“誰的東西不干凈呀!我們是正經手段來的。是我大哥他娘留給他的小墜子。”說完,又對焦海鵬說:“大哥,東西拿來,給掌柜的掌掌眼吧,要不人家懷疑咱們是賊呢。”

焦海鵬把東西遞上去了,心說:“小石頭這孩子,倒看不出來,辦事一套一套的,絲毫不稚嫩,不枉他在市井里摸爬滾打,挨了不少揍,社會真是一個能磨煉人能力的地方。”

掌柜的按照流程走了一遍。

看、摸、觀、掂···

忙了片刻,掌柜說:“東西只要是從正道上來的,我立馬就要。一口價,不給你們多說,五十兩。你們二位覺得如何?”

焦海鵬一聽這個數字比上一個當鋪出得多,更加憎惡老頭兒,暗忖:“趙三人品雖然他不怎么樣,但是做生意,老趙家可比老姜家良心多了。”

掌柜又問了一遍:“朋友是覺得我給的價格不合理嗎?這已經是最高的價格了。”

焦海鵬皺著眉,不說話。

掌柜的嘆了一聲氣,把東西推到焦海鵬這邊,說道:“這樣。我看你是外鄉人,本來不能再加價了。但是我賣你們一個人情,就當交一交朋友,相信這東西對你們很重要,你們一定會過來贖回,再給你們加十兩銀子,六十兩,可不能再多了。”

焦海鵬還是緘默不語,似笑似不笑的。

掌柜有些不高興了,便問小石頭,說道:“這位朋友是聽力有障礙嗎?”

小石頭搖著頭,說道:“掌柜的,我大哥身上的零件很整齊,都好著呢!”

“那怎么不說話?”

“還不是你給的價格太低了嗎,沒到大哥的心理預期。”小石頭說。

掌柜的“哦···”了一聲,又把金墜子放在手心上一遍,眼睛漸上紅光,嘴角上揚,眉毛仿佛飛出了額頭,露出一副貪婪的模樣。

小石頭看出他真喜歡這個東西,接著說:“掌柜的,咱們都是路過不見面的朋友!大哥雖然不是本地人,但我在南澤城住了七八年了。我還見過你呢,你給個好價,不能不當給你。”

掌柜猶豫了一下,說道:“你們的預期是多少?”

小石頭想了想,右手舉起三根手指,在掌柜面前晃了晃,說道:“三百兩銀子。此乃上等的金子,雕的精致,出自匠師的手筆,掌柜的你是識貨的人,常常跟金銀打交道,你們是老朋友,自然比我更清楚,所以這個數,不多。”

掌柜“哎呀”一聲,揮揮手道:“小孩,你是拿宋大爺取笑呢?這么一塊小金子,值三百兩銀?你拿著東西走吧!真當大爺是開銀礦的嗎?”

小石頭卻笑道:“宋大掌柜,你別著急拒絕我呀!我說啦,咱們是朋友,有情義,我還見過你呢!這東西不值三百兩銀,可咱們的交情卻值。你說是不是?”

掌柜的凝視著小石頭。

老半天。

他問:“小孩,咱們哪來的交情,我怎么沒見過你?”

小石頭笑而不語。

掌柜揣度了半天,上上下下,里里外外,把小石頭看個遍,晃著頭,斬釘截鐵般地說:“咱們沒見過,你別跟我套近乎。六十兩,一分不多,一分不少,你們當不當?”他還有些急了。

小石頭抱著肩膀,嘻嘻笑道:“宋掌柜。你呀,貴人多忘事。準是你生意太好,太忙,把我給忘了。我給你說說吧。上個月初八,在城北蘭花豆腐坊,大晚上的,天上星星沒幾個,你拎著一盞馬燈,攻擊幻影不行的話,那么對付陰鬼的方法對付幻影就可以了。

看到烏鴉殺來,幻影手掌向著上一頂,頓時在他的頭頂上出現了幾百枚銅錢,這些銅線射向殺來的烏鴉。

每一枚銅錢擊中一只烏鴉,一只烏鴉瞬間死去,消失了。

一會的時間烏鴉死了幾百只。

可是烏鴉仍然悍不畏死的殺向幻影和彩芳、教理。

幻影的銅錢攻擊完了,頭頂上再次凝聚出幾百枚銅錢,射向烏鴉,烏鴉再次死了幾百只,烏鴉現在就剩下幾百只了,可是仍然殺向幻影。

幻影的頭頂上再次凝聚了幾百枚銅錢幣 射向烏鴉,烏鴉再次死了幾百只,烏鴉現在剩下幾十只了,可是仍然殺向幻影。

好似凝聚銅錢消耗他太大,這次他手中變出了一把金條劍,斬向飛來的烏鴉,一只只的烏鴉倒在他的劍下。

雖然他金條劍的攻勢很強,可是仍然有四只烏鴉突破了他的劍勢,啄向幻影,可是幻影好似真是個影子,當烏鴉啄去的時候,好似啄到了影子上。

周安看到此,便知道了物理攻擊對于幻影不管用,不過這在周安意料之內,所以沒有多大意外。

四道劍招劃過,四只烏鴉死了。

至此周安召喚的一千多只烏鴉全部都死了。

“你這一千多只畜生都死了,現在該輪到我攻擊了。”雖然消滅了這一千多只烏鴉消耗了他不少的精神意志,但是他的戰力并沒有多少減少,說道。

其實幻影是鬼萬錢的一部分的鬼錢意志凝聚而出的,鬼錢意志類似武者的武道意志,是鬼萬錢修煉金錢所凝聚而出的意志。

只有達到了絕世強者之列才會凝聚出意志,形成自身之勢,與天地而行,與時空而接,比擬宇宙寰宇之力。

幻影說完后,在他手中浮現出了一把銀元寶之匕首,匕首出現后,以無比快的速度射向周安。

周安看到這把匕首根本就躲不過,實在是太快了,看來幻影不但幻術利害,其它的也不簡單。

就在匕首要刺到周安的時候,噗的一聲,幻影的腦袋被鬼靈朵朵一拳轟成了粉碎,趁這個時機,周安向前一踏步,出現在了幻影的一米之前,拔出手中的劍,一劍揮出,只見從劍上面揮出了一丈長的黑色劍氣,在劍氣上面散發著濃濃的煞氣,從上到下把無頭的幻影給劈成了兩半。

可是周安并沒有停止攻擊,手中的劍再次一次一次的揮出,直到周安又揮出了兩劍,感到身體的虛弱,周安才停止了下來。

這三劍直接把幻影給斬成了八塊,而劍氣上面的煞氣直接把幻影切成的塊染成了黑色。

周安收劍而立,凝神看向地下這些幻影的碎塊,周安感覺幻影的氣息并沒有消失,也就是說并沒有死去,他要看看幻影接下來怎么辦。

說實話周安對他所揮出了這一劍有了了解,這一劍雖然只有一劍,但是凝聚出了以前融合這一式所有功法的集合,一劍揮出充滿煞氣的劍氣直殺向敵人,所向披靡。

幻影這些碎塊齊齊的飛了起來,一個個互相碰撞,想要融合在一起,只是每當碰到一起的時候,碎塊上面所附的煞氣就亮一分,好似在阻止兩個碎塊融合,只是在亮一下之后煞氣同時減少一些。

互相碰了兩次,上面的煞氣的亮度暗淡了很多,煞氣也減少了一半。

周安知道了現在再不阻止,幻影碎塊上面的煞氣就會消失,從而融合在了一起,幻影再次復活。

周安冷笑一聲,單手伸出,一個冰球在手中凝聚,向著幻影的一個碎塊射去,瞬間一個碎塊被冰凍在里,然后摔到地上摔成了一粒粒的碎冰。

摔到地上后幻影的這些碎塊變得毫無生命了,沒有絲毫的氣息,周安知道這一個碎塊他徹底殺死了。

周安見到冰彈有用,大喜,手中的冰彈一個個的凝聚,一個個的射出,射到了碎塊上面,冰凍,掉到地上變成了一個個的碎冰。

看到把幻影徹底殺死了,周安松了一口氣,終于完事了,周安轉頭看向彩芳和教理。

只見彩芳現在倒在了地上,暈迷著;教理的身體上的境界忽高忽低,上下起伏不定。

周安一劍揮去,一道黑色的劍氣,斬向昏迷的彩芳,頓時彩芳被斬成了兩半,彩芳死去。

終于報仇了,彩芳對周安偷襲,周安一直放在心里,一直找時機報仇,今天終于實現了。

周安看向教理,教理雖然清醒著,但是把控不了自身,他體內的百首鬼氣和武道勁氣互相糾纏在一起,把他體內絞的一團亂,還有幻影給他提升的境界,他感覺一點一點的下降著,如果他不挽回的話,他的境界就會至少下降五個層次,比他提升的一個境界,整整多了四個層次。

不過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周安剛才殺了彩芳,現在準備要殺他。

教理被幻影提升了自己的境界,因為幻影在境界中下了手段,所以在幻影死后,他的體內才變成了一團糟,現在連行動都不行,更不要說是動手了,如果周安沖自己動手,那自己就成了待宰的羔羊了。

周安看了教理一會,最終周安決定殺了教理,主要是現場就剩下教理一個人,而且教理還是百首教的,如果把教理放了離開,以后百首教找自己麻煩怎么辦,還有教理在百首教的職位不低,所以殺了干脆。

隨即周安一劍斬去,一道黑色的劍氣,斬向教理,瞬間把教理斬成了兩半,死了。

至此所有進來的人,除了周安一人外,全滅。

周安一屁股坐到了地上,運轉體內的無形通天功,恢復體內的勁氣,剛才雖然只是短短的出幾招,但是已經把周安的勁氣全部都消耗完了。

兩個時辰后,周安恢復完了,在宮殿內轉了起來,進來的路口已經消失不見了,他要找到出去的方法。

周安還讓鬼靈朵朵找了起來,周安找左邊,鬼靈朵朵找右邊。

宮殿內并不大,很快周安和鬼靈朵朵就找遍了,并沒有找到出口,不過周安在宮殿的正前方找到了一個陣法,這個陣法是未開啟的死陣。

一般陣法分為死陣和活陣兩種陣法,死陣是未開啟的陣法,而活陣是開啟了的陣法。

周安并沒有學過陣法,并不知道這個陣法是什么,只是周安知道一點,無論任何的死陣想要激活,就需要把體內的氣輸入到里面就能開啟了。

通脈武者修煉的是氣勁,暗世界中的人修煉的是鬼氣和陰祟之氣。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霍振东表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大道观止

女王不在家

大道观止

相月

大道观止

无敌冰可乐

大道观止

黄桃居士

大道观止

百年不渡

大道观止

念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