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白衣修士》。

“核心区怎么走?”岳求真问道。

还是要先认准方向,星空中不是一路直行就是对的。

“这里就是核心区边缘,你原来的方向就是去核心区。”

原来英雄所见略同,大家都是朝着核心区跑,难怪又会撞上。

岳求真自觉运气不错,正愁前路茫茫,这就送上门一识途老妖。

至于你这老妖的运气?嘿嘿,这是你机缘到了。

“咱们往核心区去,你跟我讲讲这些年都有哪些心得。”

该分享还是要分享,拿来是最快的方式。

“我也没体悟到多少,无聊才又出来边缘星球逛逛。”

“一千多年……咳,你指路就行。”

能认路就好,就别奢望它聪明伶俐吧。

毕竟不是谁都能突破无上如真。

岁月不值钱,随意糟蹋也不心疼,这种妖生有时候也让人羡慕。

……

岳求真一路飞驰。

星墟之地核心区中星球两两之间越来越近,初始三两年能遇到一颗星球,渐渐几个月就能抵达下一颗。

星墟之中行星似乎已成玩具,处处地火流淌,雷霆阵阵,土著生灵不是已经逃离就是早已灭绝。

“不是天灾就是妖祸”,被岳师兄命名为墨妖的幸运大妖言道。

传承无数资源遍地?早期肯定是有,星墟之地演变至中后期,进来游历的一个个星空强者都是行走的传承和资源。

土著生灵逃得慢的自然永远都不需要再逃,岳求真听着故事心里也不知该有何回应,这些都是别人,咳,别妖家的惨剧,不发生在自己家就好。

或许无数年前蓝原也是如此。

神人,小神人留下的创伤会被大世界慢慢抚平,世人犹如韭菜,大多只会叹惋上一季韭菜的悲惨,自身被割之前依然无知无觉。

混混茫茫非空非色,劫来形像非外非中。

一点真灵不灭,万劫轮回可脱。

“原来这才是处处都有玄妙,超今越古,悟者终免轮回。”

蓝原道途的息息相生,生生不息,与星空主流的轮回不灭,超脱轮回,表达不同,果然是殊途同归。

……

“这小妖在欣悦?更自信?难以言喻,心境修为增长?!”

墨妖灵觉感知身边的岳求真气息波动,虽未变得更强,气质却似乎有了些变化。

“听故事就能顿悟?这些绝世天才真是让人羡慕嫉妒恨啊!”

进入星墟之地历练的强者一般都是罗天中期级以上的修士,罗天初期进来就有些过早。

这家伙肯定是哪个大家族的绝世天才子弟,在外游历时路过此处星墟偷跑进来玩玩,很多常识竟然不知,典型的高修低能。

听故事自然不会这么容易顿悟,岳求真进入星墟本来就是为了验证自身的道途,有些许感悟也是在相互印证。

话本里盲目自大的修士遭遇都不会很好,岳求真当然也不会这么干,星空游历能分享到好的技能该学就学,能多些机会观摩无上强者的玄妙那是更好。

至于黄真人等妖曾经说的,不入星空怎么知道自己走的路对不对?对与不对不是谁说了才算。

只要试过便知!

————

“别跑,我们打一架,我保证不抢你!”

“傻子才不跑!它们肯定藏在你的储物戒里!我早就看穿了!”

星空中一大一小两个身影越追越远。

……

岳大师兄雄心勃勃欲要一试自己的道途是不是不比别妖的弱,甚至想一试再试,结果十几年下来,真正算得上出手的只有一次!

遇到三只大妖时没什么好想的,岳求真第一时间绕道而行。

唯一的一次遇到两只拦路妖,也是唯一的一次出手,岳求真召唤另一名分身互相配合大获全胜。

其余遇到单独一个大妖时,因为有前车之鉴,罗天中期级别的他也不敢招惹,一人一妖小眼瞪大眼好一会岳求真掉头就走。至于落单的罗天后期大妖,岳求真鼓起勇气主动靠近,大妖逃得比他还快!

一个初期的小妖胆子长毛了才敢主动靠近我!

不是有圈套才怪!

几百年没出来,现在设置陷阱的小妖修为都降到初期了?觉得以前的罗天中期诱饵不够诱惑?

罗天后期妖物想要追上岳师兄有些困难,岳师兄想追上爆发小宇宙逃命的后期修士也不容易。

“墨妖,星墟之中的同道怎么越来越胆小?像你以前那么彪悍的再也看不到了。”岳师兄无奈。

墨妖更无奈,还像我那样傻?

现在自己这下场就是最好的反面教材啊!

看来现在利用储物戒埋伏其他同道的事情越来越普遍。

自己以前也是刚从核心区出来散散心,没想到才几百年星墟之内的情形已经演变成这般“糜烂”。

悔恨啊!

“墨妖,大部分的同道都会分身秘法吧?怎么还如此?”

“……会分身秘法的还是少数,而且即使大家有了分身,不到万不得已都不会选择重修。”

咳,墨妖对身边这位“少爷”的想法也已见怪不怪了。

大家族的子弟怎么能体会得到小家族修士,甚至是散修修行的不易?

分身秘法在星空中虽然不少见,却也一直都是很高大上的技能!

分身秘法有很多种,有些秘法分身强大,却容易扔了过去,同时将黄金塔和里面的魔方球体一把抓了过来。

“这个什么玩意儿?”

八爪的黄金塔到手的瞬间,吴天手臂猛然下垂,弯腰抱着黄金塔,手臂青筋暴突,看得出含金量十足,而金塔中央的魔方球体被吴天掏出来,扔在一边。

“把我们的圣器还回来!”

八爪黄金塔被吴天拿走,五只怪物的攻击更加疯狂,身体上的肌肉也随之变得更加凸起,从脊背之上又生出了一双手臂。

“不会吧,竟然还能做到这种地步!”

身体变形都已经够扩张了,没想到竟然还能做到这种地步,吴天已经认定这些人绝对不是人类,不过,吴天也发现了,他们的攻击倒是很单一,只有那锋利的指甲能够撕裂怨力。

所以说,只要没有那锋利的指甲,他们就不成威胁。

“虽然不知道有没有用,但是可以试试!”

发挥自己那丰富的想象力,原本包裹着吴天的怨力冥界守卫开始融化,覆盖了吴天的全身,随后开始转为硬甲,护住了吴天身体的要害。

虽然体积变小了,但是硬度和防御力提升了不止一个等级,吴天抬起头,一个目光瞬间扫过所有的怪物。

下一秒,五只怪物集体后退,他们感受到了危险的气息,不是怨力的泄露,只是纯粹的威势。

“还好啊,你们这儿是个秘密基地,而且你们还不是人,那我就没有心理负担了!”

从小时候,吴天都想用一下那一招了,全力挥刀,斩杀一切的快感。

将怀中的八爪黄金塔放在了地上,五指之上的缚灵丝开始缠绕在一起,在吴天的操控下,犹如两把黑刀握在手中。

一刀直指向前,一刀横背肩上,犹如古代刀客,杀气凛然。

瞬间,吴天已经冲了出去,正瞄准了对面的其中一个怪物,速度虽没有那些怪物快,但是却已经胜过普通人了。

被瞄准的那只怪物感受到了压力,立刻做好了防御姿态,不过在吴天还未冲到目标跟前的时候,脚下怨力铠甲生出凸刺,强行调转方向,转向攻击另一个更近一些的怪物。

这出其不意的攻击方式,让怪物保持防御的姿势,四只手臂齐腕断裂的同时,吴天的另一把刀再次一个转向,攻击了原先的第一目标。

“哼,怪物就是怪物,没脑子!”

吴天快速在五只怪物之间游走,借助怨力铠甲,可以在空中甚至奔跑的时候强行转向,这种出奇不易的攻击方式,让怪物措手不及。

攻击犹如水流一般,源源不断,吴天越来越兴奋,片刻之后,吴天气喘嘘嘘的站在了原地,停止了继续攻击,因为已经没有必要了。

短短的爆发之下,吴天已经将五只怪物的手脚和脖颈全部砍断断绝了声息,但明明已经死去了,却没有想其他生灵一样,有怨力和魂体出现。

吴天也明白,这就是能够撕裂怨力的代价了,永世不得超生。

转头看向了那个对自己出手的杀手,吴天双眼泛着红光,邪魅的笑着,这表情着实让已经惊呆了杀手回了神。

“你是恶魔!恶魔!”

“嘿嘿,这会儿害怕了啊!拿枪射我的时候倒是挺欢的啊!”

吴天来到杀手的面前,高高的举起了缚灵丝化作的黑刀,犹豫良久没有砍下。

“你这老外,给我说清楚,你们是谁,为什么他们都能变成这样,你却还是人!”

吴天没有对这最后的老外下杀手,毕竟他还是人类,不过反口问了很多问题,黑刀架在脖子上,颇有一副你不说我砍你的样子。

“……”

杀手并未说话,似乎有什么苦衷,但下一秒,啊的一声惨叫起来,吴天的一把黑刀已经刺入了杀手的大腿之中。

黑刀由缚灵丝构成,攻击直入灵魂,那种疼痛比身体的剧痛更加痛苦。

“呃…有这么疼吗?”

吴天并不知道缚灵丝能产生灵魂的痛楚,感觉异常诧异。

“我说,我什么都说!”

这些人是太古的苏美尔人,作为一个强大的古文明,本来是个盛世,奈何他们非要去探寻另一个世界,而且还成功了。

灵力和怨力的世界起初都是相辅相成,互不影响,直到有一天,在大地之上出现了一座喷发黑雾的活火山。

灵力永久守恒,不会增加不会减少,但是怨力只要有生灵就会叠加,不断的增加至下,怨力的世界饱和,因此在现世出现了一座临时的通道。

而那些黑色的雾气虽然浓烈,但是在升至一定高度之后,就消散于无形,没有人能够看到这些怨力,而在中和之后,活火山就恢复了起初的样子。

怨力填充之后的百年后,苏美尔在这种环境下生存,进化出了能够看到怨力和灵力的新生婴儿,苏美尔人也开始根据怨力开始了进军冥界的研究。

超古代文明很强大,他们成功了,强行开辟出了另一条通道,但灾难也因此而来,世界破开了大洞,冥界开启了自我免疫,投影出了媒介。

初代的冥界投影就是恶魔,为了保证冥界通道只有一个,不会再被入侵,整个苏美尔被毁灭。

而苏美尔之中,已经进化出了能够看到怨力和灵力的人,提前看到了危险,正好躲避了毁灭的灾难。

而这些幸存下来的新生苏美尔人就创立自己的组织,世代只为毁灭冥界投影而复仇,随着时间推移,复仇之心早已淡去,现在他们和先祖一样,也再次生出了探寻冥界的贪婪之心。

。御史程启充请还言旧任,不听。,全都是傅红雪的要穴,认穴极准

關內,孫宇正在與楊啟風交談,根據特種營的最新消息,明日敵軍先鋒就會抵達,清一色重甲步兵。

“大人放心,這周圍山頭上,都有卑職的兄弟盯著,敵軍的一舉一動都逃不過他們的眼睛。”楊啟風早就把兄弟全部散開到周圍山上去了,全部以旗幟傳訊,山上大軍肯定行不通,但是對于江湖人士來說,翻山越嶺乃是常事。

“嗯,辛苦弟兄們了,讓他們注意安全,敵軍斥候肯定也會上山。”陳洪進作為大將軍,肯定也會派斥候進山的,到時候肯定少不了廝殺。

“數十個人分布在這山里,他們不愿意出來,卑職都拿他們沒轍。再說就算遇到對方的斥候,指不定誰倒霉呢。”對于這些弟兄,楊啟風有信心,占據先手優勢,早就在周邊布下陷阱。

“大人,要來了。”次日午時剛過,楊啟風抬頭看看山頂揮舞的旗幟,敵軍來了。

半個時辰過去,只見一隊隊整齊的重甲步兵,沿著沙溪緩緩而來。節奏分明的腳踏聲,明白無誤的向世人宣告,他們是精銳之師。

整個隊伍不見絲毫慌亂,走到離亭峽關五百步的距離,豎起盾牌警戒,后方士兵開始準備扎營。

“大人,這應該是先鋒部隊,兩千人左右。”陳啟霸掃了一眼,居高臨下,自然看的清楚。若是陳洪進手下人馬,都有如此實力,恐怕這一仗難打了。

“果然精銳,這陳家錢沒白花。”如此多的重甲步兵,孫宇覺得自己口水都要滴下來了,自己手下目前著甲的步兵全部加起來也不滿三千,其中重甲只有一半,比不起啊。

“不如咱們先出去干他一仗?”陳啟霸摩拳擦掌,重甲步兵確實厲害,但是行動不便,咱有騎兵啊,沖出去殺一波也是不錯的。

“不成,機會只有一次。現在對方防御相當嚴實,不可輕動。”自己就那么點騎兵,萬一被重甲步兵圍住,那就完蛋了,這可不是平原,有地方給你兜圈,只能出去殺一票立刻就撤。

“那咱們就干看著?”陳啟霸無奈撓頭。

“也不一定,可以罵戰嘛,要不霸虎你來?”出去是肯定不行的,但是若能刺激的對方來攻,那還是可以的。

“大人莫拿卑職開玩笑,這活干不了。”霸虎連忙擺手,咱怎么說也是出身將門,兩軍陣前叫罵,太過丟人。

孫宇笑笑,隔著一里地,叫罵頂個屁用,純粹開個玩笑罷了。再說都是正規軍,哪有被人罵幾句就改變作戰計劃的。

孫宇就這么站在城頭細細觀察,卻始終沒發現有什么漏洞,直到日落時分,敵軍主力才緩緩而來。直接在重甲步兵后方扎營,本就不大的平地,瞬間就擁擠起來,除了雙方之間的一里空地,其他都被占滿了。若是有火炮就好了,閉著眼睛開炮,估計都能有戰果。

夜色緩緩降臨,雙方都點起了大批的篝火跟火把,對方整個營地看的一清二楚,絲毫沒有偷襲的可能。

孫宇又轉了一圈,既然沒有漏洞可鉆,那就明天硬碰硬決戰吧。

次日一早,陳洪進大將軍用完早餐,騎著高頭大馬,來到兩軍陣前。

“我去,這城墻關卡怎么這么高了,都比得上我漳州的城墻了。”陳洪進昨天來得晚,這才是第一次看見亭峽關的全貌。上次來這里還是三年前了,那會破破爛爛的,隨便搭個梯子就能攻上去,現在居然高過兩丈。

“來人,準備,本官要近前喊話。”陳洪進想想,還是試試看,能不能騙開關卡,這要是真的攻上去,死傷肯定不少,都是用銀子砸出來的,能省一點是一點。

十數名重甲步兵,扛著巨盾,掩護在陳洪進周圍,隨著陳洪進朝著城頭緩緩而行。

“這是搞什么?”孫宇一臉懵逼,本來準備等著對方發起進攻了,怎么主將親自來這里。

“上面的守將聽著,本將乃是清源軍統軍使陳洪進,應你家刺史大人之約,前來劍州協助平亂,速速打開關門。”陳洪進對著上面喊道。

“霸虎,我說,你喊!”自己若是出聲,對方一看自己年紀,肯定會猜到,不如逗他一逗。

“本將并未接到命令,陳將軍你可有憑證?”陳啟霸照著孫宇說的,朝下面喊道。

“你家大人派信使與本官求援,本官接到消息就著急忙慌點起大軍來了,何來憑證?”陳洪進一聽有門,就怕對方不搭理自己。

“陳將軍,現在劍州亂匪已然平定,不若將軍請回吧。”陳啟霸面不改色,朝著下面說道。

“放肆!本將如何知曉你不是哄騙于我,速速開門,不然本將攻城了。”陳其他處,稀稀松松,懶懶散散的坐著一群又一群月白色服飾的人,他們之中有少年,有青年,有大叔,三五成群,十人成團的。

至于為什么會出現大叔,那是因為少華山的規矩是四十歲之前未成功突破凝液境,未成功晉級為內門弟子的外門弟子才會被趕下山去,所以有大叔也不意外。

即便是這樣寬松的年齡限制,少華山整個外門也不足五千名弟子,而內門弟子據說距今不足兩百人,而這些人無一不是凝液境的修為,可見大道之難修也。

年關對于所有人來說都是一個極大的節日,當然或好或壞而已,至于壞的原因,無非就是大限將至而,而好的原因,是每一位修士都這樣認為。

今日的天氣似乎像是知道了年關的來臨,因此它格外的照顧,不僅停了雪,而且還有那冬日里難得一見的太陽居然也破天荒爬出了灰沉沉的云層,照在這廣場上這一群人的身上,暖洋洋的很貼心。

就在這時,一群身穿月清色的人紛紛從各處走來,三五成群的走向座落在兩丈寬路對面那五層臺階上最矮的一階。

兩邊各坐一百來人,有青年,有漢子,個個穿戴整齊,氣勢威嚴,一下子便顯示出了少華山的精神面貌。

隨后又見十多位穿著月藍色服飾的人年輕人走了出來,不過他們卻直接跳過了第四臺階站在了第三臺階之上,這似乎好像是等級分明但又不大分明一般。

而這群人坐好之后,大約過了一刻鐘的功夫,便見有衣著各色服飾之人松松散散走來,他們之中有鶴發老人,也有豐腴婦人,更有精壯漢子,就是不見青年與少年,而且這群人還以白發老者居多。

他們要么坐在第四臺階之上,要么坐在第二臺階之上,反而觀之,發現,越往上越少人。

但即便是這群人來了,那第一臺階之上居然還是未有人出現,而此刻,現場已經開始議論紛紛,頗有人聲鼎沸之勢的討論著今天將會獲得內門第一二三……誰誰,是誰的可能性大一點之類的。

反觀那雜役弟子之間,鴉雀無聲,就猶如劉姥姥進大觀園,一切都稀奇得很,好奇的東張西望,看著別人議論紛紛熱鬧非凡而自己對于他們所聊之事竟是一概不知,也插不上嘴,只得默默看著,嘿嘿笑著,像個二愣子。

人群中,沈問丘無處接話,只得將目光移來移去,但他更多的是看向對面看似規矩等級森然的臺階之上,他看著一個韻味十足的豐腴婦人,準確的來說是她身旁的小姑娘,一位和小流蘇差不多大小的小姑娘,不知道為什么他總覺得自己好像是認識這位小姑娘,但是就是想不起來再哪見過。

不過,讓他更加好奇的是,為什么小姑娘會穿著月清色對服飾,而且還可以站在第二臺階之上,難道是因為那婦人的緣故?

“咻咻咻……”

一陣破風聲從兩丈寬的路傳出。

沈問丘尋聲看去,便看見兩道灰色身影快如閃電,身影重重疊疊,他們從兩丈寬的大路直接走過,穿過若大的廣場,輕輕縱身躍上那對面臺階的第一臺階之上,最終坐在那只有三張椅子中的其中兩張。

這時,沈問丘才看清來人,是兩位鶴發童顏的老人,此刻,坐在第一臺階之上中間的椅子和右側的椅子,但看他們的精神便顯得老態龍鐘,神采奕奕。

而他們出現這個過程,在場許多人都完全捕捉不到對方的身影,何況是沈問丘,看來他們是使用了極為高明的身法。

同時,也不難猜測,這兩人便應該是少華山的一把手加二把手。

“等等我,你們兩個等等我……”

而就在他們坐定之時,兩丈寬路上傳來一道蒼老而急促的聲音。

沈問丘尋聲低頭看去,發現是一拄杖老者,此刻正佝僂著身軀巍巍顫顫的朝著對面臺階走去,嘴中還氣急敗壞的念叨著“等等我”。

這位的出場方式可謂是十分的“拉風”,直到他走到對面臺階之時,都是巍巍顫顫的爬上去的。

但也不是他自己爬上去的,而是對那臺階上已經坐定的老人道一句,“拉我一把”,才勉強在兩位老者的幫助下爬上臺階的,而不是像那兩位先出場的老者一般輕輕縱身一躍便上得臺階。

老人此番舉動,頓時,引得場中之人哄堂大笑。

……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白衣修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撒哈拉没有故事

林喵喵

撒哈拉没有故事

顔茶

撒哈拉没有故事

梁园月

撒哈拉没有故事

肘子不好吃

撒哈拉没有故事

望月双角

撒哈拉没有故事

平仄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