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您真能吃》。

2012年的冬天世界没有迎来末过来,躬身道:庄主,晚膳已开了

第一百四十五章 女装阎淑仪到访

李峰在酒馆清闲了三天后,李丽质来了,不止她一个人,还带来了一个女的,她就是恢复女装的阎淑仪。

“李峰哥,李峰哥,你在不在。”

“公子,公子。这是酒馆,请您不要大呼小叫,影响,那種靈魂被撕扯的疼痛,煉獄也不過如此!他緊要的牙關,沁出了鮮血!

可越來越清晰的頭腦,卻無法承受,霽寒發出了野獸般的嘶吼!讓人聽之頭皮發麻,心神俱顫!

這種無盡的折磨,還要持續多久?霽寒不知!這就是煉獄!等待著他是否是煉獄過后的重生?

叮铃铃一声响,般子掷在,找起女人来更像是饿鬼

是此時再次看見秦輝之后,秦云雷的臉上閃過了一絲驕傲之色。

“輝兒,你醒了呀?”

聽到秦云雷的關愛之后秦輝點點頭,隨后兩人一同心照不宣的向著擂臺賽的地方走了過去。

約莫半分鐘的時間之后,秦家的所有人頓時都記在這個擂臺上的周圍。

在擂臺的一側擺放著數個凳子,那些凳子正是讓秦家的長老們坐在這里。

可原本的秦無限卻坐在這凳子上的最中間,見到秦無限過來之后,竟然沒有絲毫的動作,誰知竟然對著臺下的眾位弟子大聲喊叫道。

“現在人已經來齊了,今天的擂臺賽正式開始。”

就在這時,秦云雷頓時大喝一聲:“放肆!”

原本已經熱鬧的,臺下眾人頓時安靜了起來,全部的目光聚焦到秦云雷的身上。

只見秦云雷走到了秦無限的身邊:“秦無限告訴我今天是什么日子?”

秦無限冷哼一聲道:“難不成,家主連今天的日子都忘了嗎?今天可是進行擂臺賽的日子。”

聽到秦無限開口之后,秦云雷頓時再次大喝一聲:“你好歹知道我是個家主,難不成你連這點規矩都忘了嗎?家主不宣布開始,誰有資格說開始。”

正在這個時候不等秦輝先開口站在一旁的秦雨頓時哈哈一笑對著秦云雷開口道:“我父親是給你面子,還喊你一聲家住,難不成你真的把自己當做秦家無敵的人存在了?”

“放肆,一個小輩竟然敢這樣跟我說話看在你還小的份上,我就不跟你計較。”

聽到秦雷言之甚有道理,秦無限眉頭緊皺,只見秦雨正打算再次反駁的時候,秦無限對著秦雨開口道。

“雨兒,別說話,就這樣吧。”

聽到秦無限竟然這樣給自己說,秦雨一瞬間也不吭聲,聽從了秦無限所說。

“好,請家主說話。”在秦無限說罷之后,她起身坐在旁邊,把中間的位置讓給秦云雷。

秦云雷冷哼一聲,坐在最中間的位置,在此之后對著臺下的眾人開口道。

“我宣布,今天的擂臺賽正式開始。”

因為秦家弟子過于眾多,所以第1場擂臺賽的規則正是淘汰賽在擂臺賽上擺放的有32根木樁,直直的豎在擂臺賽的中間。

“這第1場賽制和往常的一樣,所有人上到擂臺賽中間,一炷香過后能夠留在這32根木樁之上的人,就算是通關,進入下一級。”一旁的四長老微微開口,他正是作為這場賽事的主持人。

“所有人,上擂臺。”四長老大呵一聲,手指一彈,彈出一道火光,將擺放在那里的一炷香點燃了起來。

在開口之后,所有人瞬間便沖上擂臺,迅速的開始爭奪呢,擺放在擂臺上的木樁。

當然像秦雨高調他們這些人,不屑于爭斗,這外圍的木樁紛紛的著眼于最里邊的幾棵木樁。

只見秦雨秦高調兩人,身子猛的一躍,就跳到了那擂臺的正中間,站在那木樁正上方。

秦家的弟子似乎也知道他們惹不得,便沒有一個人去和他們對戰。

眼看半炷香的時間,過去之后,而秦輝仍舊是站在擂臺上,沒有想著去上去爭奪一根木樁,看到秦輝的表現之后,在場的所有秦家弟子,除了秦天之外,都認為秦輝是沒有那個能耐能夠上去爭奪。

可今天卻是清楚得很,秦輝在那龍鳳客棧內,直接出手將蘇江打倒,這一幕他仍歷歷難忘。

可就在這個時候秦輝動了,他朝著中間的柱子飛了過去,一瞬間便站在中間的柱子上,雖然不如秦雨和秦高調那么接近中間的位置,但是也差不多。

原本桌子上的位置就已經固定,只剩下這一個位置而已,此時看見秦輝在這柱子上,臺下的弟子頓時蠢蠢欲動。

一瞬間便有三五個人朝著秦輝沖了過來,坐在看鞋上的輕軌線,頓時心中開心一分,她知道接下來就是秦輝要出丑的時候了。

可就在這眾人沖向秦輝的身邊之后站在木樁最中間的秦雨頓時大喝一聲。

“都給我滾,秦輝是我的。”

聽到秦雨開口之后,那沖過來的眾人頓時止住了步子,一瞬間面面相覷。

“沒想到這個秦雨竟然要在第1關保護這個秦輝,這秦輝真的是運氣好到天上了。”

“我操,真是便宜了這個小子。”

沖過來的眾人,大罵一番之后,迅速的離開了秦輝的身旁,因為此時的秦雨已經開口,就算不害怕秦輝,那其他人也會害怕秦雨。

二人向著融創小鎮的方向出發了。

由于裝的都是些電子設備,所以這兩個平時開車如坦克的家伙,也老老實實起來。

抵達目的地,年輕人已經在等了。

楚懷沙的小面包拉的都是些一樓的東西,所以他便先拐到了小寫字樓門前。

這寫字樓只有三層,外面裝飾著各種花里胡哨的圖案,二樓和三樓還各有一節陽臺,上面有樓梯連接。

總的來說環境不錯,和那些高層寫字樓不太一樣。

“車來了大家卸車吧。”

“年輕人喊了一聲,一群二十來歲的年輕人隨即開始卸車。”

楚懷沙在車上搭了把手,沒幾分鐘一面包車的貨物,便卸光了。

“人多力量大啊。”楚懷沙感嘆道。

年輕人則遞上支煙說道:“師傅歇歇,等會二樓和三樓的設備,我會讓人幫著你們擺放的,到時候就辛苦了。”

“沒問題。”

歇了口氣,將面包車開出去,老齊的依維柯便開了進來。

“行啊齊老板,卸車都不動手了!”剛才老齊沒動手,所以楚懷沙吐槽道。

“這不是看你們人多嘛,我下來也幫不上忙。”老齊訕笑道。

就在這時,一名身穿黑色職業裝的麗人從一樓辦公廳內走了出來。

“怎么是你們兩個?”

楚懷沙看著打扮的一本正經的詩召南吐槽道:“我就知道是你這。”

老齊也認出了詩召南,他開口道:“哎,這不是你新女朋友嗎?在這上班啊?”

詩召南聳了聳肩說道:“呼,好吧,往二樓搬吧。”

爬樓梯很累,搬著貨爬樓梯更累,頭上頂著個大太陽搬貨爬樓梯更是累上加累。

楚懷沙和老齊都深有體會,所以二人也不著急,基本上都是搬一躺,歇口氣。

詩召南也不閑著,二人將機器搬上去之后,她便插上電開始調試。三人連軸轉,倒也忙碌充實。

從上午十點多,一直忙到將近下午一點,老齊的一車貨才剛好搬完。

中間二人還喝了一箱,天行公司的礦泉水,出的汗更是論斤算的。

搬到最后,楚懷沙都懷疑,要是再喝幾瓶水,他身上的電解質都要消失了。

“小楚他媳婦,你們這有廁所嗎?”

詩召南也累的不輕,她指了指腳下說道:“一樓有。”

“我也去一個。”楚懷沙跟了上去。

喝了這么多水,二人的尿還是黃色的,而且泡沫也賊多。

老齊咧嘴吐槽道:“我去,這點錢還真不好掙。”

楚懷沙面無表情道:“賣屁股錢好掙,你去吧。”

“嘿嘿,我要是有你這層皮囊,說不準,還真去了,可惜爹媽不給力,生了我這個歪瓜裂棗。”

楚懷沙笑了笑也沒再搭話。

從廁所里出來,剛才帶二人裝貨的眼鏡男走了過來說道:“二位師傅辛苦了,總共好多錢?”

“給一千吧,兩輛車的出車費加搬運費。”

“沒問題,我掃給你。”

說罷,二人收錢走人,這時詩召南也從樓上走了下來。

由于二人強烈要求不開二三樓的空調,所以詩召南也熱的夠嗆,全身上下基本上也濕透了,幸虧她穿的都是深色的衣服,不然的話非走光了不可。

當然這倒不是二人抖M,實在是因為如果出這么多的汗,再在空調屋里進進出出,這感冒的幾率,幾乎能達到百分之百。

到時候,賺了這幾百塊錢,再歇個三五天治感冒,那不是得不償失嘛。

看到滿頭大汗的詩召南,那眼鏡男連忙上前道:“昨天不是說了,讓你今天晚點來嘛,看你今天又忙成這樣。”

詩召南微笑道:“宋總,這都是我應該做的。”

詩召南的回答很官方,有種拒人以千里之外的感覺,但是一般人也挑不出毛病來。

“嗯,好吧,你今天可以下班了,反正公司架子已經搭起來了,等明天的任務設計要求傳送過來,你才能正式上班。”

“嗯,謝謝宋總。”

詩召南離開了辦公廳,楚懷沙二人也收錢退了出去。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您真能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剑龙神

路过的穿越者

剑龙神

紫宸汐缘

剑龙神

秋二方

剑龙神

又是十三

剑龙神

横空日月

剑龙神

K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