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另一端》。

他狂吼一声,发疯似的转身奔了叱道:朋友,你未免也太狂了吧

就在陸隱離開第十院沒兩天,外宇宙發生了大事。

外宇宙理應被第六大陸接管,但因為時間問題,第六大陸不可能一下子接管整個外宇宙。

東疆聯盟便有了時間,并在總帥水傳瀟布置下,于西面確定了邊界。

  星空寂静,陆隐骑乘狱蛟离开永恒国度空间,对面是夏溱,远处是对峙的白望远与王凡,最远处是鬼祖,也就是另一个王凡,身体忽明忽暗,看起来很不对劲。

  寂静片刻,白望远再次开口,“......

丁善程剑眉一轩,蓦然站了起来此说,老夫自然不便再问,只是

蜕凡境宗师不是逍遥境真人,御空飞行虽然速度快,但极耗损元气和精神力。

程台兴飞行数里就有些坚持不住了,可看到下方的古风在追赶,他吓得不得不拼劲全力飞行逃命。

“古风,只要你不杀我,你杀我儿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如何?”

古风没有答话,这么无耻的人,他还是头一次见,不过他喜欢将事情解决的彻彻底底,什么就这么算了,可能吗?

他可是杀了对方的两个儿子,而且,对方今天也是奔着杀他来的。

程台兴脸色通红,气憋的,他很想休息,可古风就在下面,他后悔了,为什么再次招惹古风。

阳羽城还是那么的遥远,虽然看得见,可他的心渐渐地冷了,他御空而行的高度也越来越低了。

“死吧。”

古风再次冲天而起,他的刀附着一层寒芒,朝着半空中的程台兴斩去,他不想等了,将时间浪费在这样的人身上,就是浪费生命,太不值了。

“什么...”程台兴感受到了莫大的生死危机,可在半空中,他没有什么办法逃离,只能拼尽全力,将所有元气凝聚成盾,保护自己。

噗嗤。

元气盾碎了,冷冽而又凌厉的刀气向着程台兴斩去,不过也因为那强大的力量,将程台兴击飞的更高,刀气从程台兴的胸前划过,一股热流喷出。

程台兴骇然,他的胸膛被刀气所伤,鲜血喷涌,不过幸好避开了要害,可他的元气耗尽,朝着地面缓缓落下。

古风冷冷一笑,朝着着程台兴杀去。

“住手。”雷音滚滚,直冲古风而来,这一道雷音蕴含着杀招。

谁?

古风皱眉,不过没有理会,这一道杀音伤不了他,持刀直劈程台兴。

程台兴也听见了,本已绝望的心顿时有了希望,仿佛看到了救命稻草。

他是蜕凡境七重天武道宗师,虽然不是古风的对手,但还能过几招,但他没有,不顾胸口流血,朝着声音的方向疯狂逃去。

“小子,我叫你住手。”

声音越来越近了,雷鸣般的声音响彻在古风耳边,强者,超级强者,不过还没到逍遥境,不然速度能快十倍。

黑夜中,古风看见了,百米之外,有一人,急速飞来。他没有管之,拔刀,直劈十几米外的程台兴,寒光一闪,人头落地。

程台兴如果不逃跑,直面古风,或许还能坚持几招,等到来人救援。

可他太怕死了,被古风的拳法压制,更是被古风手中的寒月刀吓得闻风丧胆,直接被古风在身后十米外一刀斩掉了头颅。

“小子,你好大的胆子,本座叫你住手,你还敢出手,你想怎么死?”

出现了,是一名中年人,身穿紫色长服,眼目之间有着威严之气,显然久居高位。

此时面露愤怒之意,死死地盯着古风。

“我以为是一只狗在叫,没听清楚,抱歉了,麻烦你下次说话说清楚点,不然别人还以为是一只疯狗在叫。”古风眯着眼睛看着中年人说道。

此人刚刚用音波攻击他,他还没有找他算账,结果这个狗东西又开始狂吠,真以为他古风好欺负。

“小畜生,你好大的胆子,你是哪个家族的,你可知本座是谁?”中年人暴怒呵斥道。

又是这句。

古风心中杀意升腾,他就是因为这一句,怒杀古家长老,现在这个中年人也在找死,他朝着中年人走去,“我没有家族,你又是哪个家族的?”

“小畜生,记好了,别吓到了,本座杜飞宏乃是七星阁...”

黑夜中,再次闪过一道寒光。

“什么东西...”

砰。

古风斩出的刀气狠狠地斩在了一层透明的光罩上,巨大的响声响彻在这荒郊之地。

中年人身上的光罩泛起一道道涟漪,似乎要破碎,可随后又恢复了平静。

“小畜生,你不讲武德,竟敢偷袭本座,你死定了。”杜飞宏怒吼。

刚刚他被吓出了一身冷汗,那道刀气真的能要他的命,若不是七星阁二阁主奖赏给他的万盾符,他即使不死,也必重伤。

只是这一下,万盾符就已经损耗了三分之一的元气。

“武德,呵呵。”古风懒得废话,再次拔刀朝着这个七星阁杜飞宏杀去。

“好好好,果然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一个毛头小子也敢对本座出手。”

此时,杜飞宏同样杀意无限,他差点被一个毛头小子杀了,若不杀此人,他还怎么当得七星阁七阁主。

杜飞宏缓缓地腾空升起,与天地相融,他的身上爆发出无边气势,而且越来越强。

他没有直接动手,只是以势压人,这就是蜕凡境武道宗师与聚元境武师的区别,蜕凡境可以借助天地之势。

古风像是被定住了,动弹不得,他的身上仿佛压了一座大山,而且他的周身,空间被挤压,呼吸都很困难。

如果换成一个普通人,已经挤压成血雾了。

这个杜飞宏想要凭借天地之势直接将他碾死,此人比红衣血手古泰初厉害得多,古泰初是吸取活人精血,强行推至蜕凡境九重天,而这个人是完完整整的领悟天地之势,修炼至蜕凡境九重天,不愧是七星阁的人,一定有完整的传承功法。

“小畜生,现在如何?本座叫你住手,你居然还敢动手,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杜飞宏像是老鹰捉小鸡,露出戏谑的笑容,在他的气势威压之下,他就是主宰,要谁死谁就得死,还没有哪个聚元境武师能够逃脱。

“你算什么狗东西,也配叫我住手,我古风想杀谁就杀谁,谁敢阻拦必灭之。”

古风戾气横生,这个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他,以为修为超出他一个大境界,又是七星阁之人,就能随意的以势压人。

在其他人那里行得通,在他古风面前行不通。

他已经觉醒大地之体,更是修炼了太虚不灭经,吸收了初级太虚之气,不用太久,他就能练成初级太虚不灭体,他的肉身强悍到了极致,别说以势压人,就算何等關系,你很想知道嗎?只是,怕你沒機會了!”這黑影陰笑著,而此時,一道利刃自秦炎背后而來,直直的插進秦炎的心臟之處。

“滴答,滴答!”

鮮血滴瀝著,將亂石地面浸染,似赤云燃盡天穹,使得此處越發的詭異。

“秦炎師弟,本來你可以多活一段時間的,為何你非要那么聰明,這也怪不得我,你放心,我會向宗門有所交代的,至于他是誰?看在你我同宗的份上便告訴你吧,她乃是……”隨著高執事的話落,那黑影將黑袍掀起,一副秀美的容顏旋即浮現在秦炎眼前,面若桃花齒若玉,黛眉微蹙似彩霞,輕紗流螢花間月,疑似仙女降凡家。

那一刻,縱使是秦炎也恍惚了,這等姿色足以和白若曦相媲美,不過卻少了白若曦的那種清冷。

秦炎雖是盯了這女子足足數息,不過卻不是被其美貌傾倒,而是那女子的輪廓竟是與此地的城主有些許相似。

先前秦炎進入城主府時,曾感受到一抹幽香,當時秦炎本以為那幽香只是來自高執事,如今,當這黑袍褪下的那一刻,秦炎方才知曉,這幽香的真正來源。

“原來如此,你竟是便是那橫死的城主之女吧,原來你竟是與玉面郎君……”盯著二人,秦炎緩緩開口,只是秦炎話語還未落下,便是被直接打斷。

“世人皆以為玉面郎君是一個人,其實不然,我和他皆是玉面郎君,所以,你現在可以去死了!”隨著這女子的話落,高執事那插入秦炎心臟的利刃陡然攪動,不過瞬間,便是將秦炎的身體撕裂,一如往常一樣,秦炎的尸體亦是被丟入了這絕壁之下。

“看來,只能提前行動了,我忍了他多年,這該還的,我也該討回了!”女子本是秀美的面容略顯猙獰,而后只見其穿戴好衣袍,與高執事分別消失在了此處。

而此時,那絕壁之下,秦炎的尸體光芒一閃,再度化為了陣法石,不過在云劍宗此處之地,一道冷凝的目光驟然一寒,“高執事,你們的謀劃終究要功虧一簣!”此話落下,秦炎便將自己全部的氣息隱匿,向著城主府而去。

夜半剛過,城主府內,一道身影而來,這身影很是隱匿,直接涌入內堂城主所在之地。

“何人?”

城主目光一轉,看向那氣息釋放處,那里一道身影而現,盯著這身影,城主神色微凝,“竟然是你!”

“嗯,是我,玉面郎君之事,你應該也有些懷疑了吧,想必你這傷勢應該也與他有關!”沒有多余的廢話,秦炎直入主題。

“你……”聽得秦炎此話,城主神色微凝,驚坐而起,“不過剛來半日,便已然知曉如此之多,小友怕還是第一人,只是,縱使我知曉又如何,如今的我已然不是他們的對手,更何況……”城主微微一嘆,身為人父,自己總覺得有些對不起那已然亡故的女兒,只是自己又怎會知曉玉面郎君乃是兩個人。

“你女兒其實早就死了,先前的那個,不過是玉面郎君而已!”秦炎此話一出,城主更是驚愕,自己的女兒,自己豈會不識,更何況他已然有懷疑的人選,自己的女的不過是玉面郎君有久交而已。

縱使是城主,也不過知曉如此多而已。

“你是如何知曉的!”對于這突然而來的云劍宗弟子,城主自是還有防備心的,如今自己的女兒一死,一切恩怨皆成空,至于玉面郎君,他也想斬殺,奈何實力不允許,更何況自己已然中毒,怕是連一回合都難以堅持吧。

“此乃術符,貼身佩戴吧,屆時一切皆會明了!”秦炎將術符留下,又丟給了城主一顆丹藥,方才離開了此處。

“這小子……也罷,縱使你是玉面郎君的同謀又如何,我又能堅持幾日!”城主雙目微閉,將秦炎所留的丹藥直接吞入口中。

如今自己也只能賭了!

轉眼間,三日而過,三日之間,整個城池都無一絲異樣,直至第三天,整個城池突然變得肅穆起來,至于城主府更是沉浸在哀傷之中。

“這二十年來,我從未進過一個做父親的責任,今日,便送你最后一程!”偏僻的院落內,城主撫摸著棺槨,輕輕一嘆,時不時還會響起兩道干咳。

“城主,我們該出發了!”管家見城主這般,有些于心不忍,本想勸誡城主,但卻被城主微微罷手,“我的身體還堅持的住!”

城主輕笑一聲,呼喚了一些軍士將棺槨抬起,向著已選墓地而去。

此次前去的并不多,除了城主外,便只有二十個軍士而已,不過此去的路程卻是不短,中途更會路過亂石林外圍,而亂石林外圍常有兇獸出沒,不過在前一日已然被驅趕。

“說起來,城主也是一個可憐人,如今年將半百,女兒竟是橫死家中,落得個白發人送黑發人的下場,真是希望那該死的玉面郎君早點伏誅,也不至于搞得我們人心惶惶!”城池主干道,一些酒肆內,有不少酒友議論著,也就是喝了點酒,才敢這般議論玉面郎君,平時誰敢多說一句。

而此時,在那城門樓一酒肆內,一少年丟下幾顆元石,打了幾壺上等的好酒,便直接消失在了此處。

亂石林,石粼粼,鬼霧晨起暮成墳。

鎖了魂,丟了魂,一入石林無完人!

三年而來,亂石林內眾說紛紜,倒是引來不少好奇者前往,只是入了這亂石林,要么尸身無處尋,要么常人變瘋人。

日上三竿,但見數十人抬棺而來,那為首的一人正是城主。

“城主,前方便是亂石林,我們真的要從其外圍經過嗎?那里……”對于亂石林,不少軍士都是談林色變,這里太過詭異,雖然他們未曾真正的見過,但那一個個傳聞又怎會無的放矢。

而此時,在眾人猶豫之際,那黑布棺槨竟是晃動起來,前方亂石林竟然黑霧驟起,瞬間將此處淹沒,不過數息便聽得棺槨墜地的聲音在此地驟然闖蕩。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另一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神秘工程师

南柯兮梦

神秘工程师

三生断雪

神秘工程师

带我回家呀丶

神秘工程师

六叶

神秘工程师

梦之草

神秘工程师

韩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