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对赌》。

楚留香身形不停,心里却是暗暗说: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你

阿保機誠懇請求道:“孫兒最近心緒煩亂,實在不知下步該干什么,怎么干,請奶奶教我。”

老太太搖了搖握在手中的阿保機的手,說道:“傻孩子,奶奶已經教過你了,還讓奶奶怎么教你呀。”

阿保機猛然醒悟,會心地笑了,道:“謝謝奶奶。”

老太太又轉向述律平,問道:“你的兩個兒子也大了吧,聽說又生了個兒子,抽空讓我見見他們。”

述律平笑著道:“兩個大的就在外面候著呢,怕驚動了姥姥的清靜,沒敢讓他們進來。”

老太太埋怨道:“說什么呢?姥姥高興還來不及呢。姥姥也有些日子沒見你阿媽了,你如果見到你阿媽,就給她捎句話,讓她來看看我,我想她。”

述律平抱著李胡、帶著倍和德光去見姥姥,阿保機在營地轉了一圈,看到剌葛將氈房的底部卷起,任夏風從氈房內掠過,自己四仰八叉閉著眼睛躺在房內, 根本不過問氈房外的事情。

阿保機本想和剌葛聊聊天,看到剌葛如此德性,想到,自己殺了剌葛的老婆,剛才又揍了他一拳,真正的兄弟情誼,怕是再也修復不了啦。

阿保機又來到迭剌的氈房,迭剌急忙坐起身來,說道:“臣有傷在身,不便給皇帝行跪拜大禮,死罪。”

阿保機哭笑不得。

迭剌的老婆涅里袞問道:“大哥,如果室魯不自殺,你能饒他性命嗎?”

阿保機反問道:“你說呢?”

涅里袞快言道:“我想你一定會殺了他。你只不殺自己弟兄,對別人卻心狠手辣。二嫂不就被你殺了嘛。”

阿保機苦笑了一下,轉身走了出去。

寅底石那一刀盡管刺的很深,卻并沒有傷及臟器,加上人年輕,身體康復的很快,已經能夠自己起坐,看到阿保機走進門來,急忙坐起身來,給阿保機讓座。

阿保機坐在寅底石身邊,問寅底石當時為啥要自殺,寅底石答道:“室魯聽余盧睹姑說,我們被抓回去以后,你要將我們千刀萬剮碎尸萬段。我們倆擔心受刑難受,所以想一死了之。”

阿保機終于弄清楚了,那天余盧睹姑為何要說,是她害死了室魯。

余盧睹姑的墓地由韓延徽親自選定,動用了幾百名屬珊軍的兵士,又動用了幾十名石匠、木匠、畫匠、瓦匠,日夜不停地忙碌,終于大功告成。

余盧睹姑入棺在即,阿保機對那口非常簡單的木棺皺起了眉頭,可又不便說出口來。

述侓平看不下眼去了,怒問韓延徽道:“讓你準備了這么長時間,你就做出來這樣一個小木盒?”

韓延徽小聲道:“這是內棺,棺的外面還有槨,已經安放在墓室里啦。”

述律平親自為余盧睹姑主持入殮,將自己最最喜愛、平時舍不得穿用的衣服、飾品、用品全都獻了出來。

這些衣物大多為戰爭所獲,全都是述律平挑選出來的精品。

尸體入棺后,阿保機親自為余盧睹姑送葬。

來到墓地,走過長長的墓道,進入墓室后,阿保機滿意了。

阿保機

一路奔波。

牛寶寶經歷過之前那么一次,著實不敢再輕易停下來了。

這一次懲罰他的,變成了魔人王。

魔人王懲罰他的手段可比葉楓殘忍多了。

畢竟村長張旭光才只有一個,但是魔人王它卻有好多好多根觸手……

嗚嗚嗚。

往事不堪回首。

牛寶寶心中痛苦,馱著葉楓他們一路緊追,終于看見了一片蔚藍色的海洋。

只是這海洋的顏色顯得有一點飄忽不覺,就像一幅顏色沒有對齊的畫作。

雖然說并不會給人造......

假如他遇见了这种人,你忽然转过身来问杨铮:你

杨义听到来人的话,慌忙转身抬眼看去,正看到一个六十左右的老头,站在他身后不远处。

那老头两鬓斑白,头戴黑色幞头,身着圆领裙衫,脚踏千层百纳底的鹿皮靴。手提一个小礼盒,身后停着三匹马,两个仆人正照顾着马儿吃草。

杨义连忙上前躬身一揖:“敢问老丈贵姓?找小子有何事?”

“某姓王,乃太原王家,不是来找你的。某想看看孩子。”

老头的话也太直接了,连薛礼都皱起了眉头,感觉这老头好没礼貌。看着他那一副傲慢的样子,薛礼就想上次揍他一顿,但来者是客,只是心里想想而已。

杨义没感觉到意外,虽然他和王艳已经好事成双。但这是表面上的,实际上还不知道李世民为了他们,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呢!

也就是说,那只是皇帝和太原王家的交易,和杨义并没有多大关系。但也有莫大关系,李世民和太原王家达成了某种交易,得益的也有杨义一个。

人家到现在为止,还是看不起杨义而已。也并不是说,太原王家看不起弘农杨家,是单单看不起他杨义。

因为杨义如今的遭遇,如同被逐出家族一般。自从杨义来到金沟村,不管遇到什么困难,还是得到什么荣誉,杨家始终没有过一个长辈到这里来。

除了今天的二位姐姐和杨义这一家,甚至没有一个姓杨的人来过这里。

杨义吩咐身边的薛礼:“二弟,带这位老丈去嫂子那里。”

“是,兄长。”然后一转身,向王姓老者作揖行礼,伸出手:“老丈,请随我来。”

王姓老者没想到,薛礼的礼数那么周到。在这山野之地,还能碰到这么乖巧的孩子,他都不由得愣了愣,才快步跟了上去。

杨义见不是来找自己的,也没搭理他们,让薛礼带着他们去吧。现在他要抓紧时间收麦子,再抓紧时间翻耕,然后复种下去。

可是没过多久,杨云这个大总管却满头大汗的向这边过来了。

“小郎君,你还在这里忙活呀。村口那里都忙的不可开交了。”杨云居然对杨义抱怨起来。

但杨义并没有觉得什么,他和杨云是生死之交。虽名为主仆,但杨义更多的是将他视为兄弟。

杨义一脸茫然的问杨云:“村口有什么要紧的事吗?连你这个大总管都搞定不了?”

“小郎君呀,奴才确实做不了主!村口来的全是买粮食的,关陇豪族,五姓七望,关中六姓中除了咱们杨家,山东士族等全都来了,就在山下等着要见你呢?”

杨义一愣,心中腹诽道:我操,我杨义什么时候变得那么抢手了?为了这几百万斤麦子,应该还不至于让这些豪门巨头过来吧?

杨义忙问杨云:“是他们的家主过来了,还是他们的管家?”

“没有家主,但郎君、管家都有,像是商量好的一样。陛下前脚一走,他们就全都来了。”

杨义摸摸鼻子,在原地踱起步来。他想不明白,这些人到底是为了什么来这里?难道真是为了这点粮食?

杨义突然一惊,他们是为了玻璃和酒来的。随即吩咐杨云:“你快去通知赵刚,叫他把玻璃和酿酒作坊看紧了。如果有异常的人,哪怕是酿酒的人和制玻璃人都不允许进去,也不许离开!”

“是,奴才明白!”杨云领命而去。

杨义丢下手中的工作,连忙跑回窑洞。却看到那王姓老者和王艳在麦田旁聊天,他也没去搭理他们,而是抓紧时间换了一套干净衣服,梳理一下头发,便匆匆的往山下村口而去。

王艳看见杨义那匆忙的背影,眼神中出现了一些柔情,也有一些幸福。

王姓老者问王艳:“艳儿,你当真不肯为家主找那小子说项?”

“不是我不愿意,而是我不能答应。他刚才明明就从这里过,你却连声招呼都不打,如果我去说了,他会如何看我?”

“我是他的长辈,他都不对我打招呼,我凭什么跟他打招呼?”

“就凭你有求于他!这是做人的最基本礼仪,难道伯父都不清楚吗?”

“放肆!你就是这样跟长辈说话的吗?这个说项今天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你最好是在其他门阀没有得到他的承诺之前,把这个事情跟他说了。”

“要是我不去呢?”

“要是你不去,我将开启家族会议,将你们这一脉驱逐出太原王家,我太原王家不需要不为家族着想的人。”

“你们愿意怎样就怎样吧,反正我这一脉人只剩我一个了。自从那天你们逼我舅父将我交出来时,我就不认为自己是太原王家的人了!”

“你,你不要后悔!”

“后悔与不后悔又有什么区别?我不想成为你们太原王家的工具!”

“好,你有种,咱们走着瞧!”王姓老者说完,哼了一声后,一甩袍袖直接走了。

王艳抱着孩子,轻轻地哭泣起来。

在他不远的一处小灌木丛里,一个黑影对另一个黑影说道:“通知大家原地休息,主母安全。”

杨义从山上一路小路到山下,跑得极为轻松。其实直线距离也没有多远,但为了把路修得缓一些,才把路途给修长了。

当杨义来到村口时,便看到二十多辆马车,上百号下人,全都在那儿围观收割麦子的百姓。一个个伸长了脖子,像是这些百姓在偷割他家的麦子一样。

他们其实看的不是百姓收割,而是看着那些奇怪的工具。那些只从下人的嘴里听到的,一扫一大片麦子的大镰,一人赶牛拉犁走得飞快……

若是白三指的身份被发现,他早知神宗是会直接找上门来的。

当然,要是白三指的身份没有被发现的话,自然是最好的。

但事实却不像他所想的那样。

昨日白三指已经告知了孙六卦当时的状况了。

孙六卦也是知道了事情的所有了。

眼看着成功,没想到最后然是萧慈和神宗坏了事。

孙六卦没想到的是,为了一个萧慈,神宗宗主穆紫雨竟然亲自出面了。

这个萧慈,孙六卦也还是有些了解的。

他知道萧慈是萧璟宣的后......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对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西山度

楚青晏

西山度

黑椒炒三国

西山度

潇潇藜

西山度

有缺

西山度

张小娴

西山度

沉默的子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