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苏老爷子的要求!》。

自武林源大比之后,昆侖山脈中心和落魂山就成了軍情和國安情報處的重點關注之地。由各部門組成的聯合調查組匯集了全國各方面專家、學者。調查組在落魂山口建了一個臨時基地,調查組接到通知,越秀山軍事科研基地的北冥玄少將,將帶一個科研組到落魂山做現場調查,要求調查組全力配合,聽從北冥將軍的指揮。

基地的停機坪上降落三架樣式奇特,如展翅飛翔的巨鷹般的飛行器。飛行器的二只機翼中心位置是內置的螺旋槳,這種新型直升機速度更快,空中運動更靈活。實戰中可以改為啟動尾翼上的發動機,達到噴氣式戰機高速飛行的效果。

一名身穿少將軍服,雖顯得十分年青,卻從眉宇中透出沉穩威嚴的軍人率先走下飛機。隨后下來四名手提密碼箱身穿校級軍服更為年青的軍人,五人朝迎接他們的人群走來。另二架直升機機尾,魚貫而下二十名身穿特種兵迷彩服,戴墨鏡、面罩,身后背著一只罩著迷彩布套的碩大背包,連手中緊握的武器也都裝有迷彩布套。下機后列成整齊的兩排,昂然而立如一尊尊雕像。

調查組組長是國安情報處的鄭心明處長,和北冥玄是老相識了,這時忙迎上去和他握手寒喧,并為他介紹各位專家。如人體科學的教授郝建設,生物學家回沙錦,地質學家揭石源…

北冥玄一一道了久仰,也確實如此,這些專家都是各自領域的泰山北斗、領軍人物。北冥玄作為后起之秀,以明海科研為基礎加上現在的越秀基地,在科學界如日中天,各位專家沒有想到這么一位科技領軍人物居然如此年青。

北冥玄簡單地介紹身后四位弟子,只說是他的四個學生,就和大家一齊走進基地會議室。海紹偉留下指揮2組J3隊員,進入基地為他們準備的宿舍中休息。

鄭心明處長為北冥玄介紹了近一年來落魂山的調查結果,配上各種影像資料。據鄭處長介紹,落魂山氣候和自然環境相當惡劣,每天只有正午時分是最好的調查時間。早、晚落魂山范圍內陰風呼號,夾雜著碎石、枯枝如刀似劍,調查工作進展很艱難。而且整日里迷霧繚繞鬼氣森森,已有三名調查組成員因長期受這壓抑陰暗環境影響而精神崩潰。到夜里磷火點點,鬼哭魈吟更是如傳說中的地獄一般。

調查組搜遍了全山,各種先進的設備用上,終于在太陰歷7月15日,傳說的中元鬼節,在山腰一處陰風最盛的地方發現一處地下洞穴。洞穴被一塊巨石遮擋,由于石縫中陰風暴發,被調查組注意到。用工程機械移開巨石后,先后派了兩組人進洞調查。結果因洞內寒氣太盛,且仿佛有惡鬼糾纏襲擾,進去的10個人不是被陰風凍斃就是僥幸逃脫卻精神崩潰,逃出來嘴里不停地喊“惡鬼,惡鬼”,問不出什么有用的信息。

偵察設備在洞穴也無法深入,隨后鄭處長還給北冥玄展示了一些圖片資料。都是洞穴口處的一些影像,只能看到洞內陰風凜冽,洞壁上掛滿冰棱、冰柱,陰風中隱隱有些霧狀物穿梭飄動。幾位學者也各自發表了專家意見,很有建設性,但由于無法操作實踐,也沒辦法驗證。如回沙錦認為這種霧狀物是一種新的物種,建議捕捉幾只;郝建設認為這是靈魂體,充分證明人類靈魂的存在并不一定要依附在身體等等。

北冥玄耐心地聽完后發表意見,建議由他帶隊,專家們參加進洞實地調研。幾位學者表示這個建議非常好,他們支持,但由于身體原因,他們將指派最優秀的學生參與調查。諸學生手握筆記本,低頭奮筆疾書記錄著導師的宏論,作入神狀。北冥玄扭頭望去,各學生恨不能把腦袋擠開桌面到下面去。不禁感嘆各位專家教導有方為人師表,諸學生學以致用專注認真。

感嘆之余笑曰:“諸位專家都是各自領域的泰斗,在現場調查日久著實辛苦,這次就不勞動諸位專家和專家的學生們了。請鄭處長安排工作人員帶路,我帶學生到洞穴探查一番,不行的話再麻煩諸位老師指點。”

滿場如釋重負的應諾聲,幾位年級偏大的專家因為天氣悶熱的原因,從保暖衣中掏出手帕、紙巾抹了抹額頭上的冷汗,學生們都激動地趴在了會議桌上。散會后各專家分別接到所在的研究所、就職的大學、國外的科研會議的電話通知。電話表明,有重要工作需要專家們及時返回,專家們向鄭處長匯報后,留下一、二戀戀不舍痛苦流涕的學生,紛紛忙去了。

北冥玄也無瑕顧及這些,他和四位弟子、J3隊員帶著設備來到洞口。巨石被完全推開,2米見方的洞口黑黝黝深不見底,洞內吹出的陰風寒氣刺骨,大家雖然穿著最新式的防寒服,還是感覺到這股直透心脾的冷意。

這樣的條件下,無人機是無法飛行的。海紹偉指揮J3隊員組合一套管狀探測器,探測器如一條長長的蜈蚣,足有百余節,每節間可以自動彎曲,管內有線纜可傳送數據信息。蜈蚣探測器緩緩地爬入洞穴,深入百余米后達到極限。影像與洞口處沒有什么變化,有幾具凍斃的調查員尸體沒有運出。在洞處繼續加長探測器,約300米后發現了分叉道。北冥玄示意暫停,李毅榮帶隊穿好防護裝入洞將六名調查員的遺體搬出,這些都是因公犧牲的烈士,不能讓他們曝尸于野。

隨后他讓海紹偉和星輝在外守護,并繼續探測,他帶著李毅榮和羅斯進洞。有內力護體,身穿的防護服是特種太空綿縫制,頭盔上有結合金剛伏魔印和鎮魔符的奇異驅魔符文。

鎮魔符就是青年道士松汾在武林會上使出的金色符箓,他是三清觀玉琳道長的親傳弟子,玉琳道長閉生死關,他奉師命下山。武林會后在風布雨的邀請下,加入龍閣和問心師太鉆研降魔除妖的秘術。

三人很快來到分叉口,海紹偉的探測器已選了左邊的分叉。北冥玄便帶2人沿右道進入,深入到近千米處,陰風更加肆虐,李毅榮和羅斯都感到了壓力,而且溫度也更低了。通道一路向下,應該已經深入地下300多米了,通道回旋終于與外界的無線聯系中斷。中斷前海紹偉匯報,左道已經到頂,石壁擋路,請示北冥玄是否回來,由他的機械臂繼續右道勘測。

北冥玄的

周樸沒有聽到她們的悄悄話,看了一眼云兒手里的卡片,一邊抓過卡片,一邊拉住云兒的手。

“你干嘛,松開!”云兒被周樸突然的牽手給弄懵了,臉上一紅,瞥一眼身旁的女生,頓時急得想要甩開手,卻發現他抓得很死,手都被捏痛了,氣得她大喊了起來。

等了一會兒,周樸心中暗暗奇怪,怎么還沒有出現白光,不是拿到通關信物就算完成任務嗎?怎么還沒有被傳送回去?

突然腳上一痛,低頭一看,云兒正用鞋跟踩他的腳,疼得他只得松手。又掏出......

华华凤咬着嘴唇,道:我本来可开来,露出了个地洞,接着,竞

尼姑面帶猶豫之色,當看了看手中的黃色珠子,堅定了許多,伸出白藕般的手臂,把糖葫蘆拿了過來,伸到嘴邊,輕輕的咬了一口,開始的時候眉頭微皺,后來臉上露出舒爽的神色,緊接著尼姑一口一口的吃了起來。

不到一會的功夫這一串糖葫蘆就被吃完了,然后用小巧的舌頭舔了舔嘴唇。

周安一笑,又從箱子里拿出了一個糖葫蘆遞了過去,這次尼姑大膽了很多,伸出白藕般的手臂,把糖葫蘆接了過來,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

周安這次從箱子里又拿出了三個,等尼姑把糖葫蘆吃完后,又遞了過去,這次尼姑直接把三個糖葫蘆給拿了過去,一手拿一個,一手拿兩個,狼吞虎咽的吃了起來,好似幾百年沒有吃過似的。

很快尼姑又吃完了,眨巴眨巴大大的眼睛看向周安,好似在說:“還有嗎?”

周安直接把箱子推了過去,任尼姑任意吃,在箱子里,不只有糖葫蘆,還有糖人,還有一些瓜果,尼姑從來沒有見過這么多的吃的,也不知道好不好吃,直接拿起來就吃了起來。

“這個是糖人,和糖葫蘆一樣,中間的木棍是不能吃的。”

“這個是橘子,要把外面的皮包開才能吃,直接吃很苦的。”

“這個是西瓜,必須切開才能吃,不然很難吃的。”

…………

當周安看到尼姑吃糖人把里面的棍也吃下去,吃橘子和西瓜把皮也吃下去,便為尼姑開始講解的說道。

尼姑很認真的聽了周安的講解,按照周安所說,吃起了能吃的部分。

尼姑如一只饕餮,拿著箱子里的吃食狂吃了起來,吃得那個香甜,吃得那個有味啊,周安都忍不住想吃了。

“小姑娘你是人嗎,你叫什么名字。”周安見尼姑和他親近了很多,問道。

“人是什么,名字是什么?”尼姑開口了,臉帶好奇問道。

“我就是人,我有血肉,我有智慧,你試著感覺一下你身體有沒有血液,還有你摸摸你身上是不是柔軟的肉。”周安說道。

“血肉是什么,智慧是什么,血液是什么。”尼姑再次眨巴眨巴眼睛,天真的說道。

周安頓時左手撫額,無奈了,這讓他怎么解釋,先不說他不知道,即使他知道了尼姑再問怎么辦,他總不能無休止的回答吧,照她這種情況恐怕會一直問下去。

不過周安也了解了一些這個尼姑的本性,就是一個傻白甜,很傻,什么都不知道。

小姑娘連名字都不知道,難道小姑娘沒有名字,周安邊想邊說道:“他們都叫我的名字叫周安,周全的周,安全的安,這就是名字,現在你應該知道你的名字了吧。”

“哦,原來就這是名字啊,我知道了,我記得很小很小的時候,曾經叫我囡囡,你就叫我囡囡吧。”

“原來叫囡囡,好可愛的名字。”周安贊美的說道。

“也不是啦!”囡囡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說道,現在她已經不再害怕周安了,她已經感覺到周安善意了。

“你怎么會住在這里,這里可是鬼域,平常你怎么吃,怎么喝的。”周安問道。

“什么是鬼域,吃又是什么,喝又是什么”囡囡反問道。

“吃就是剛才你吃的東西,你以前還吃過別的東西嗎。”周安看過了周圍全部都是一捆一捆的柴火,并沒有什么吃食,也沒有吃過飯的痕跡,不知面囡囡是以什么為生的,所以周安問道。

“原來吃是的個意思,我從來沒有吃過耶,你給我吃東西,我是第一次吃,好好吃啊。”囡囡笑著說道。

聽到這一句話,周安已經確定了雖然囡囡有人的氣息,現在已經不是人了,不然人哪有不吃東西的,再次問道:“那你呆在這

特才色路附近。

一個空白的場地上,今天很突兀的出現一個高臺。高臺上紅紅綠綠,裝扮的“花枝招展”,甚至在最上方拉了一條橫幅。

最上方寫下“鎮長競選”。

顯得格外吸引目光,并且槽點滿滿。

并且周圍還圍上一大圈鎮民們,他們站在臺下對上方的場景指指點點。

不知道具體情況的,還以為這里的民眾都帶有獨特的鎮長見解。

實際上,都是一群老色批罷了。

是的,為了吸引眼球,陳默早早的找婳小姐借來十幾......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苏老爷子的要求!》。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廉价

慕月情

廉价

轮回之御坂

廉价

tx程志

廉价

出走的罐头

廉价

魂断心不死

廉价

醉卧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