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激战大德鲁伊》。

不错,随身带铺盖,清洁又方便待中,但展梦白思绪却仍极清晰

面对着一群可能算是还有点心肠的孤魂野鬼,其实王长生也没决定要怎么处理呢,毕竟这种事对他来说,不在管辖的范围内,这事得是茅山道士或者正一的天师来处理才比较妥当,他观下行走的身份是用来监察这片大地上那二十几条纵横交错的龙脉的,至于降妖除魔一类的事,只要对方没有惹到他脑袋上,王长生基本不会多管闲事。

  而他来这里的原因,其实是冲着五帝钱来的,从老头家里一共搜罗了七枚五帝钱,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但要是能再多几枚的话,也是个好事,以后能用到这东西的时候会有很多,简而言之的讲,你会嫌弃自己的银行卡里的余额太多么?

  两盏大红灯笼晃来晃去,两个穿着普通家丁服饰的老人走在前面,后面跟着一众男女老少,中间是那位刚刚唱戏的女子,这一大家族上下粗略一看,差不多得有四五十号的人。

  王长生背着手,面对如此之多的孤魂野鬼也没什么在意的,等着那一群人走到近处,他身后那粉雕玉琢的小姑娘“嗖”的一下就蹿了过去,然后来到那唱戏女子的身旁,伸出小手拉着她的衣服,仰着脑袋可怜兮兮的说了一句。

  “姐姐,这个人他在吓我……”

  “小女子闽越见过这位先生,想来您不惧怕我等,那应该是有些道行在身上了?”穿着大红衣裳的女子忽然翩翩的行了一礼,一派十足的大家闺秀做派,她直起身子后楚楚可怜的说道:“先生见我等不走,难不成是存了想要收了我等的心思?我们虽然为人间孤魂,可却也从来都没有害人之心,不信先生去打听打听,这十里八乡的相亲,可曾听说过有哪户人家是冲了邪而被害致死的么?”

  “呵呵,你在跟我煽情呢啊?”王长生歪着脑袋,很平淡的说道:“但我只能告诉你,人鬼殊途,阴间有阴间的规矩,阳间有阳间的律法,你们不管是怎么死的,留在阳间就是你们的不对,虽然你们可能没有伤人的心思,但要是在阳间耽搁的太久了,难免会吓到花花草草什么的,再一个,你自己不想着去轮回?”

  “那先生,是想要以正道人士自居,要拿我们除魔卫道了?”叫闽越的唱戏女子听着王长生的话,一身戾气忽然大盛起来,本来挺漂亮的一张脸蛋突然就变得焦黑一片,面孔狰狞,七窍都在往下滴着血,除了她以外其他的那些男女老少也是一并如此。

  王长生眯着眼睛点了点头:“这才是你们该有的样子”

  王长生话音刚落,他伸出一手,两个手指“啪”的打了下响指后,手心上突然“噗”的一下就跳出了一簇火苗,王长生随即轻轻一甩,深吸口气猛地朝着那簇火苗出了一口。

  “呼……”一股炙热的阳火瞬间就蔓延开来。

  天下间不管是任何的鬼物,肯定惧怕所有一切至阳的东西海第十五城,未在南海,卻被封為南海之城,可見它當時是多么的厲害!而且人們還叫它是北方的升陽城,人們都聽過一個傳說,在南海神州,升陽城是十四城之首,有天下仙人聚集,也有著通天伸道,無人不向往,無人不敬仰,可就前兩年,有一座小城市竟可以于南海神州升陽城齊名,真是不敢相信,而且這還是書仙親自所寫。”

那說書先生講的很有激情,也很沉醉。

這時,下方有人問道:“這是真事還是書上的故事啊?”

“那肯定是真事呀!書仙所寫,怎能有假?”說書先生道。

那人道:“書仙這個名號本來就是傳說,他所寫的怎么可能是真的?”

此話一出,下方人均紛紛點頭表示同意,他們都認為,我來這就是聽故事的,你給我們講一些真事算什么嗎?

那說書先生無奈,只好說道:“隨你們怎么想,真事也好,故事也罷,今天我就講這個飛升上天的紫靈城。”

月璃坐在這里聽著,聽到好笑的會跟著眾人一起笑,聽到激動的地方也會跟著一起激動,那人講的很好,不過有些地方就比較夸張。

比如那說書先生說,當時城外有著數萬只滿天遍地的魔族人,他還說那魔族人是天下最恐怖的族群,可月璃覺得沒有他所說的那么夸張。

他還說當時那位手持神器的老人布下漫天結界,將那數萬魔人阻擋在城外,當時結界確實強,但并沒有完全阻擋住魔人。

那人還說在當時的城外,一條巨型黑龍鎮守于城門之下,一龍戰群魔,還將對面打的死傷慘重,一條黑龍游弋在紫靈城的上空,另下方的所有生靈為之顫抖,無人不對它敬畏。

當月璃聽到這里時,他笑了,笑的很開心,他日后若是有機會了,一定要去感謝一下這個人,太向著我們紫靈城了。

但想到這里,他卻心頭一沉,到現在他還不清楚紫靈城到底去了何處?為何原來的紫靈城會出現那么多的水井?難不成真的跟這位書仙所寫的一樣,飛升上了天?

月璃覺得不可能,但紫靈城確實是不見了,這讓他也不知道該如何去猜測。

當天色快要黑了時,月璃走出了茶館,他望著夕陽,笑了笑,雖然不知道那是否是夕陽,但照在臉上挺暖和的,就當它是吧。

月璃今天很開心,在別洲異國竟能聽到紫靈城的名字,他真的是太開心了,但當他聽那說書先生吹的時候,他想起了胡先生,那位胡大騙子,還想起了那個傻小子。

“劉壯,你怎么樣了?那胡大騙子欺負你沒有?有沒有保護好小竹子?”

月璃望著夕陽說道。

我安好,愿你們,愿大家都安好!

炼丹。岳表补东官太守,又辞不就。有好处的。他沉吟着,忽又问道:令

李瀟看著一大隊城衛軍沖進巷子,他知道自己走不了了。他不由得后悔不跌,早知道不和那王老虎廢話那么多了,主要是這兩年來太壓抑了,突然耀武揚威的一回,讓李瀟沒忍住,多逼逼了幾句,沒想到報應來的這么快。李瀟不由反省道,“以后一定要第一時間完成搜刮離開現場。”

李瀟看著城衛軍沖來,也沒反抗,也沒膽反抗,一個是城衛軍每個隊長都是練氣期,再加上好幾個煉體巔峰的,他現在也打不過。再一個城衛軍代表著城主府的意志,誰敢公然違抗,就是和城主為敵,他這小胳膊小腿的,還真沒那本事。

城衛軍為每個人戴上了特殊的手銬,這是城衛軍特質的具現手銬,別說是煉體境,就是練氣境的也掙脫不開,當然煉神境的武者能不能掙脫,李瀟也不知道,沒見過那么牛的武者。

城衛軍押送著二十多號人,烏泱泱的向車里走去,足足四兩車才裝下他們。坐在囚車里,李瀟倒是沒有太害怕, 本身他這屬于正當防衛,理在他這一邊,還有別忘了,周一郎正是城衛軍副統領,到了城衛所不和回家了一樣嘛。

李瀟之所以不住第一時間喊出,“我叔周一郎。”也是怕影響不好,到時候污了周叔的名聲就不好了。

隨著城衛軍的車隊,不到半小時李瀟他們就進了城衛所。

城衛所位于中,離城主府也不遠。話說中心區是整個城市的政治中心,所有的官署都在這,這也沒有普通居民居住,除了來這邊辦事的人員,普通人還真沒人愿意靠近這里。

城衛所審訊室里,兩個身著城衛軍制服的衛兵坐在李瀟的對面,嚴肅的說道,“姓名,年齡,職業。”

李瀟老實回答道,“李瀟、今年十八歲,現在就讀于南陽一中精英班。”

兩名城衛軍的衛兵聽到李瀟是精修班的學生語氣緩和了不少,其中一個衛兵說道,“你們雙方為什么沖突,還有你這瓶藥水哪里來的?”說著,這個衛兵從桌子上拿起來一個小瓶子,正是李瀟懷里的那瓶。不僅如此,李瀟身上的三萬塊錢和王老虎給的十萬塊錢都放在桌子上。

李瀟沉痛的說道,“我和冷飛同學在小巷中切磋武技,誰知道那幫人不知道發了什么瘋,沖出來就打,可憐我的冷飛同學被打的好慘。”

另一個衛兵好笑的看著李瀟的表演說道,“小子,別和我們裝,你這樣的我們見多了。”他接著說道,“那么你來說說那王老虎的傷勢是怎么回事?”

李瀟眨了眨眼睛說道,“我剛開始看到他們打架嚇壞了,沒敢上前。后來冷飛學長他們都被打倒了。我一時激憤,就和他們打了起來,沒想到他們那么不禁打,三兩下就打倒了。”

衛兵一拍桌子大聲呵斥道,“行了,別編了。說是不是你私賣精神藥水,然后王老虎交了錢,你又反悔,然后雙方才大打出手,王老虎不敵,然后被你搶了錢和精神藥水?”

李瀟瞪大了眼睛問道,“這是怎么話說的?我本身也不是水元素精修師,怎么會賣精神藥水,如果有精神藥水我自己還不夠用呢。”

那衛兵不耐煩的擺擺手道,“別狡辯了,你那同伙冷飛已經招供了,那王老虎也是一樣的意思,還有物證在此,你再怎么狡辯也沒用了。”

李瀟咬牙切齒的道,“這幫王八蛋串供了,我說你們怎么過來半個多小時才過來,原來和他們是一伙的。”

另一個長相略顯忠厚的衛兵說話道,“小子,現在你認命吧,只要你在供詞上簽字畫押,那么也不用坐牢,只是需要賠償一下損失和醫藥費。”

李瀟問道,“要賠多少?”

那個衛兵滿不在乎的說道,“也不是很多,總共加起來也就五十多萬吧,當然你那些贓款是要充公的,不能算賠償。”說著還指了指桌上的錢。

這個衛兵的話讓李瀟的心一下沉到了谷底,他一直以為城衛軍是城市的保護神,因為從小在周一郎的教導下,城衛軍都是解決城里不法份子的,維護公平正義的。

他自嘲一笑,自己還是太天真,那王老虎能在學校不遠處公然傷人,甚至還敢砍人手腳,如果背后沒有人罩著,他早就被送到敢死隊改造去了。

但是讓李瀟這么賠償五十多萬,再沒收他僅有的存款,那是要逼死他啊。

李瀟想到這里反而平靜下來,他對著衛兵道,“我是精修班學生,沒做過的事,我不會認的。難道你們還敢殺了我?”

那年輕點的衛兵陰笑著道,“你不說也沒關系,看你能挺多久吧。”說著他從背后抽出一個電棍。然后笑盈盈的道,“這是專門對付武者的高壓電棍,只要一通電,那滋味,嘖嘖,你感受一下就知道了。”

李瀟臉色一變道,“你們難道還敢濫用私刑?”

那衛兵也不說話打開電棍就慢悠悠的向李瀟走去。

李瀟下意識的想要掙扎,奈何手被拷在椅子上,

星辰坐直了身子,看著光屏上的兩人。這女的她認識,名為露娜·馮,乃是扎根中央之都的大貴族,馮氏家族的掌上明珠。

這個家族歷史傳承已經有千年,出過無數的人才,即便是不曾位列王族,但也是世襲公爵的職位。

當然,僅僅只有爵位沒有實權,在這個時代恐怕還算不了什么。只是——

馮氏如今當家的家族長,在上議院中擔任議員,而家中有不少成員,則是位列下議院還有各個機關部門,勢力盤根錯雜,不可謂不大。

所以,這女人即便是在中央......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激战大德鲁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王者荣耀之千年王者史

一勺甜药

王者荣耀之千年王者史

春梦关情

王者荣耀之千年王者史

今年

王者荣耀之千年王者史

窄海

王者荣耀之千年王者史

苗亦有秀

王者荣耀之千年王者史

招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