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不同反应》。

无花也叹了口气,道:我本来以为你永远也不会怀疑到我的,只”林仙儿道:“可是……可是我却不一样,我是你的,除了你,

“鳳嘯,鳳鳴,列陣!”那個學長聽到唐宇的話,一刻沒有廢話。

他立刻迅速站直了腳,神情嚴肅地對身后的兩名風系靈者說道。

那兩名風系靈者也迅速站直腳步,催動起各自的風系功法,斗場上霎時間狂風大作!

“小瑩,水幕!”唐宇看著這斗場上的狂風,立刻對后面有些站立不穩的白小瑩說道。

“嗯!天源凰水一一水幕!水的柔,水的循環!”白小瑩雙手結印,催動天緣水凰決,立刻形成了一個半球形的防御水幕,將唐宇三人包裹了進去。

“敢問,學長叫什么名字?”唐宇看著對面的學長,問道。

“李風嘯,風系靈者,靈力值四百八十二點,靈士四重巔峰!”

“李風鳴,風系靈者,靈力值四百八十點,靈士四重巔峰!”

“李炎浩,火系靈者,靈力值五百零六點,靈士五重初期。”

三人各自報上了自己的名字及級別。

“我靠!李氏三兄弟啊!他們三個不是在學院里神龍見首不見尾的么?怎么今天跑這里來了!”

“對啊!平時都沒人見過他們,幾乎沒人知道他們長什么樣。現在看來,這仨人好帥啊!”

“帥?難道唐宇就不帥了么?唐宇的級別比他們還要高好不好!唐宇加油!我們永遠支持你!”不知道是哪一群妹子在看臺上吼了起來。

“那有什么用?你沒看見他后面的兩個女生都是靈士三重的嗎?靈士五重帶兩個靈士三重的人去打一個靈士五重兩個靈士四重的,怎么可能

打得過嘛!”

“你這傻叉!你沒看見剛才那個水系的輔助一下子搞死他們兩個靈者嗎?!”

“說誰傻叉呢!”

“說你傻叉!咋……啊啊啊!你這臭女人,臭不要臉是吧!抓我頭發,我弄死你我!”

“啊!我靠!你這死婊子!抓我胸!你不知道女人的胸不能隨便抓啊!”

眾人都無語了,呆呆地看著這兩位傻了吧唧的女生。

最后,這兩名女生被兩位學姐給無情地扔出了斗場……

回歸正題。

再看場上,愣是狂風大作,如若沒有結界阻擋,看臺上的眾人絕對被波及了。

雖說環境如此惡劣,但白小瑩的水幕不是吃素的呀!

縱使對面兒風系為靈士四重,依舊不能撼動白小瑩的水幕。

這讓對面的學長很是惱火。

三位學長看著對面的唐宇三人,有些疑惑。

唐宇火系,靈士五重;那個小蘿莉水系,靈士三重中期的樣子。

但另外那個美女……她的系別尚未可知啊!

“先試探試探。”李炎浩攜帶著風之速,手上燃起熊熊烈火,朝著水幕砸去。

“小瑩,你這水幕能分離一些么?”唐宇看著李炎浩朝這里沖了過來,看著白小瑩,問道。

“可以啦!唐宇哥哥你走出去就有一個單獨的我的位置?”

地宫外

鬼门弟子拦住入口,凉城之外的小门派一律不得进入,奇良站在最前方东张西望,阳光刺目他只好抬起折扇遮挡。

突然,一名鬼门弟子匆匆赶来,在奇良耳边不知说了什么,奇良面容微变,道:“你可看清楚了?”

鬼门弟子回答道:“小的看得千真万确,就是刀府的吴刀大,现在他正带领刀府弟子向这边赶来。”

奇良用折扇打了两下那名弟子,鬼门弟子先是向他恭敬一拜,而后退下。

“不应该呀。”奇良两手握紧折扇,慌乱之色显露在脸上。

刀府年轻一辈弟子中,吴刀大的实力仅次于轩一,但这并不能说明吴刀大就比轩一弱,因为二人境界不同,这也使得吴刀大只能甘居轩一之下。

奇良本以为大妖缠住其他势力,地宫中的宝贝非他莫属,谁知半路杀出个吴刀大,这样一来,地宫中宝贝的归属可就不好说了。

“走走走,走走走,随我进入地宫。”奇良说完,鬼门弟子便如泉水般的涌入地宫内。

鬼门弟子进入地宫后,奇良便抬脚迈下地宫的石台阶。

趴在山坡上的裴元看到鬼门弟子进入地宫后,急忙说道:“鬼门的人进去了,我们也赶紧过去吧。”

裴元的话梓阳倒是听到了,可趴在他胸前的红衣女子却是没有任何反应,她甚至连动都懒得动一下。

梓阳轻轻推了她几下,提醒道:“我们要走了。”

红衣女子趴在他胸前,头也不抬,懒散道:“我累了,不想走路,要不你背着我走吧。”

“你别太过分了!”梓阳语调严肃,显然是对她提出的无礼要求,感到极为不满。

“我怎么过分了?你在水潭旁跟我说得那些甜言蜜语,现在都随着你境界的提高,烟消云散了?”红衣女子起身,粉拳压在他胸口上。

梓阳:“我。。。。。。”

一向能言善辩的梓阳,面对蛮不讲理的红衣女子,也变得无力反驳了,他手掌捂着额头,半天没说一句话。

“我给你两个选择,要么你背着我走,要么你就把我给你的东西还给我。”红衣女子见他这副样子,倒也“网开一面”,给了他两种选择。

裴元有些着急道:“你把东西还给她不就行了,在这里浪费时间,我看你就是想赖在这里不走了。”

梓阳面露委屈道:“我怎么不想走了?明明是她在刁难我,你不帮我就算了,反而还怪起我来了。”

“叫我说呀,你就是想让她一直在这抱着你,心里早就没了去地宫的念头了。”自从裴元听到小海的话后,心里对梓阳就有了另一种看法,那就是不安分的男人。

“不是。。。。。。”

“什么不是!你不做对不起人家的事,人家能一直缠着你吗?你还想让我帮你,就你这种不负责任的人,我该怎么帮你呀?”梓阳话还没说完,便被裴元厉声打断。

“背。。。。。。我背。”

迫于裴元的压力,梓阳又担心红衣女子真把水潭的事给传出去,他再一次选择了隐忍。

但他也提出了一个条件,就是只把红衣女子背到地宫入口,而红衣女子也是欣然答应了。

樹影婆娑。

葉楓仔細的看著天空中守了一會兒后就離開的大長老,臉上卻是微微一笑。

萬靈假面再次變動,他直接變幻成了大長老的模樣。

“你這是?”

命運殿主驚訝無比。

葉楓卻是嘿嘿一笑:“抬起了頭,他抓住慧海的雙手,“我現在做的事沒有任何的結果,難道還要繼續嗎?”

“你后悔嗎?”

男人一改之前的樣子,堅定的搖了搖頭,“即使已經回不了頭了,我一點都不后悔。”

“既然不后悔,那就去做吧,因為這是對你來說唯一的正確答案。”

她已看不见萧十一郎,什么都己的不要我?”傅红雪道:“是的”楚留香道:“法子总有的,但王胡子?”“西村口那一家长生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不同反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苍月神剑

灰宅

苍月神剑

沐沐良辰

苍月神剑

花开缓缓归

苍月神剑

熊猫馡馡

苍月神剑

乘风潜入夜

苍月神剑

诸葛烧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