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最佳夫妻搭档》。

”孙小红道:“哦?”李寻欢淡淡道:“他苦心设下这圈套,就瘦长少年也是武林中一等一的角色,他对萧凌这么尊敬,倒不是

许久之后,苏岚方才收敛起浑身的气势,随后在洛青衣略有些嫌弃的目光中去冲洗干净,换了身衣服。

还别说,经过改造之后,苏岚的皮肤变得越发白皙,而且在皮肤表面,还有着点点星光闪烁,而那星光之中,磅礴的能量隐隐可见。当然,这也是苏岚暂时还没有学会如何掌控和运用星之力,才会有这种外泄的情况出现,当他掌握方法之后,这些现象自然会消失。不过,此刻的苏岚真的是越来越有小白脸的气质了。

更重要的是,他的星之力并不是储存在丹田之中,而是容纳于四肢百骸,这般情况,闻所未闻见所未见,更别提如何修炼,如何运用了。眼下只有调养好身体,等待洛青衣的指示。

经过了两个时辰调养,苏岚感觉到了身体已经处于一个相对平衡的状态,这才微微笑了笑。

“调养好了?好了就跟我来。”这时,洛青衣不知何时出现在他的面前。

苏岚跟着洛青衣来到茅草房里,只不过下一刻,苏岚就震惊了,这茅草房里居然是另有乾坤。

“这里就是你将来修炼的地方,这里有个可爱的名字,叫炼狱。”洛青衣看着苏岚惊讶的表情,不怀好意的笑道。

苏岚皱了皱眉,真的是可爱的名字吗?

洛青衣一边缓缓走着,一边解释道:“炼狱,是天玑的一个洞天,共有九层,每一层都有不同的时间力场以及相对应的修炼阶段,这里就是为修炼天命星典量身打造的。”说着,洛青衣的眼神有些迷离,似乎是想起了一些往事:一个男子身披银白色甲胄,手里拿着赤红色的锥子,正在雕刻一枚玉佩,时不时回头对着坐在旁边发呆的女子笑道:“这个东西快打造好了,将来你掌控天命神光,一定用的上。”

“嗯。”那女子却是不冷不热的回应一下。

可这并没有打消男子的热情,依旧低头雕刻着。

“这第一层,是双倍时间,也就是在这里修炼两日,外面一日。不过现阶段你已经用不上了,我帮你凝聚了星之力,你已经具备了一个星徒的所有条件,接下来就可以掌握运用星之力了,我传你一道口诀,你在第二层修炼,等到你熟练掌握以后,我会教你星技。”

“嗯。”

苏岚闻言,就觉得脑海一震。一段繁琐的星纹符号进入他的意识,随后分解成一段他能理解的文字。

苏岚了解到方法之后就有些迫不及待了。

“第二层的时间流速是外面的七倍,里面七日,外面才过去一日,你可以放心修炼。”说罢,洛青衣转身离开,只不过在她转身的那一刻,嘴角竟然露出了坏坏的笑。

苏岚却是没有看到,还在惊讶于这里空间的不同,甚至于向往着那最后一层,不知道那里的时间会不会是一年来算的,如果是,那真的太可怕了。

收起那些杂七杂八的思绪,他直接走向第二层的入口前,入口很奇特,是一个巨大的黑色螺旋纹路,像是一种法阵,封印其中的空间。苏岚长舒了一口气,走了进去。

“啊!”

就在苏岚踏进第二层的一瞬间,一声响彻天地的惨叫自那第二层炼狱空间中传来。

而那第二层入口里,只见苏岚以一种奇怪的姿势趴在地上,嘴里满是鲜血,眼角也是溢出了血丝此刻的他表情狰狞,满脸的痛苦没有任何掩饰。此时的他除了感觉到痛苦以外,早就把洛青衣骂了八百遍。

苏岚刚进入这个空间,就有一股巨大的压力,把他硬生生压的趴下了,而且身体里不少的骨头都被压断了,就算是能接好,恐怕也要半年修养才能恢复,原本他还不了解洛青衣临走的时候笑什么,这回算是清楚了,那女人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自从他成为天命神光的传承者以后,洛青衣就无时无刻不在坑他。

可苏岚并不知道的是,洛青衣的神魂为了寻找继承者,在这天地间各处游走已经有数万年之久,她无时无刻不在想着解脱,可就是找不到继承者,而继承者也不是她能确定的,需要天命神光自行选择,所以她就只能跟着天命神光四处游荡,直到遇见苏岚,她就默默地把这一切都归咎于苏岚出现太晚了,所以要出出气。不过,出气归出气,也是建立在让苏岚变强成长的基础之上。归根结底,还是为了苏岚好!反正洛青衣是这么想的。

大约二十息左右,苏岚是在撑不下去了,只好心念微动。洛青衣自然有分寸的,所以在此之前,已经将这炼狱的操控方法告知了苏岚,在他想要退出来的时候,只需要心念一动,默念口诀即可。

“>

卡爾斯喃喃自語了,他認為最有用的東西是什么其實也說不出來,也想不清楚,但好像這個時候說上這么兩句總是更順口一些。

“我們倒是希望你能夠到那個時候真正的展示出你的力量,讓我們看看你究竟是怎樣的強者。”

沙古斯撇了撇嘴,他見過太多這種在江湖上面自稱一號的人物了,表面上說著自己多么厲害,有著怎樣的不可一世的力量。

但其實等到真正戰斗的時候,你就會發現他們其實什么都不行,只不過是非常普通的人物而已。

甚至有的根本就不懂什么是魔法。這也正因為如此,所以才導致這有很多事情不明覺厲。

“但其實真正我們上演一看的話,就能明白他們但是在撒謊,他的水平根本都不足夠站在這里與我們為伍。”

他一邊這么說著,一邊露出不屑的表情,看了站在旁邊的人演他就是想通過這樣的事情來試探試探這個人究竟有沒有水平。

他對于魔法并不是特別了解,尤其是什么魔杖法師這種東西對于他來說又是今生第一次聽說。

對于這種不了解的東西,或者說這種不了解的事物,自己還是要多長個心眼比較好,別千千萬萬讓人騙了才好。

如果只是普普通通的騙了錢財,這種時候還好說。

但如果說不是這樣子。尤其是現在這個時候,正是生死攸關的存亡關鍵。

哪怕出一點點小小的紕漏都會影響整個大局。

沙古斯想要通過這些話,盡可能的讓這個自己從來沒有聽說過的魔杖法師認清形勢。

他可不想因為有個人傻乎乎的打算在這里耀武揚威,而最后損失慘重。

“我真的有實力那還好說,就怕很多沒有能力去裝作有能力的人說的亂七八糟的東西,到最后反而把自己害死了。”

馬爾斯倒是沒有跟著符合,他對于這些他也并不太明白,也不太了解,但他就明白一個問題,如果真的要戰斗起來的話,自己還需要安安全全的躲藏起來才是正理。

卡爾斯嘆了口氣也不想說些什么。但最后還是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這群人。

他感覺自己在生活當中不知不覺在什么時候就會得罪人,但是具體自己做錯了什么,他又有些想不起來了。

他嘆了口氣想著別人,既然不信任自己,那么自己也用不著這么上心的說些什么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突然他發現自己四周圍有一種炎熱,甚至可以說是燥熱的感覺。

“大家小心點,我看到有一群人朝著這里跑過來了,他們手里都拿著魔杖,并且都在吟誦著火焰魔法。”

曹軒從遠處跑過來把所有躺在地上的人都被喊了起來。

這群人正睡得迷迷糊糊的,正進入夢中跟周公聊天,可突然被人吵醒,這實在讓他們感覺非常難受。

“怎么可能出現這種情況?明明已經算準了日子,按照道理來說,他就算是集結士兵也應該在明天才能完成。”

沙果斯的推斷完完全全失誤了,就讓他有些難受,他看了面前這群士兵演,他知道,如果這次打起來的話,這片草原將要徹底淪陷。

“這片草原是我最心愛的地方,如果不是最關鍵的時候,我還真的不想在這里產生任何戰斗的可能。”

但誰說什么都沒有用,或者說就算是說一百遍一千遍,對方也不會有任何一絲原諒或者說后悔的機會,他們手里拿著火球朝著這里走過來。

就在這一瞬間所有人都看透了。這些人并不是科圖格亞的信徒,他們是旁邊魔法學院的學生,他們自發的拿著東西舉著魔杖來到了這里。

“快回去,不要在這里浪費一分一秒,更不要在這里浪費時間,你們不是他們的對手。”

發現是學生后有無幾個老師,馬上從地上一骨碌站起來,大聲地揮舞著雙手大聲的喊叫著,并且看他那副樣子,也能知道這是很著急萬分的事情。

“老師,我們已經從回去的老師二中聽到了,校長因為這件事情已經付出了生命這件事情,我們既然是魔法學院的學生,就不能坐視不管。”

為首的學生是整個魔法學院的學生會主席,名字叫做曹磊。他正是那個叫做曹軒的人的侄子。

好朋友看著唐義,緊張了起來,盡管他原本感覺自己不會緊張,但是事到臨頭,他才發現,自己真的是太輕視這件事情了。

畢竟這可是關系到自己未來的重要事情。

自己怎么可能不緊張呢!

不緊張是不可能的。

好朋友開始害怕了起來,生怕唐義會毫不猶豫的拒絕自己。

聽喬爾丹說,連貴族大小姐都被唐義拒絕了。

那么自己呢?

會不會也會被唐義拒絕?

好朋友的心口有些疼,原本想說的話,有些說不出來。

只是,開弓沒有回頭箭!

好朋友還是很清楚這個道理的。

因此,他就算是再如何的難以說出來,他還是毅然決然的說了出來,同時間,他雙膝跪下,跪在了唐義的面前。

“班尼路先生,請傳授我您的手段吧!”好朋友說了出來,一副很是誠懇的模樣,接下來,他的額頭撞在了地面上。

他在向著唐義磕頭。

這個樣子,真的是誠懇到了極點。

沒的說,真的是沒的說啊。

喬爾丹在一旁看著自己的好朋友,發現對方比自己還要更加的誠懇。

而且就在這個時候,喬爾丹突然之間感覺自己能開口了。

大概是因為好朋友此時做出了眼前這番動作,說出了那句話的緣故。

喬爾丹受到了影響,內心有了勇氣,他望向唐義,準備開口幫好朋友說話,這是之前他答應了好朋友的事情。

只是,正在喬爾丹即將開口的時候,唐義給了喬爾丹一個眼神。

喬爾丹立即一愣,一股無形的圧力落在了他的身上,他不能開口了。

唐義雖然沒有說話,但是很明顯,唐義并不允許喬爾丹說話。

喬爾丹不明白其中的原因,不過,唐義既然做出了示意,喬爾丹當然不能開口。

他站在原地,神情恍惚,整個人很是心不在焉。

這時候的他,沒有了一開始高興的情緒,有的只是沉重,很沉重的感覺。

自己的世界也仿佛變得灰白一片,沒有了色彩。

這一切都是因為唐義的眼神。

嚴格說來,并不是唐義的原因,而是喬爾丹答應了好朋友的事情,現在他卻不能實現的事情。

歸根結底,還是喬爾丹自己的事情。

唐義只是一個助力而已。

“不行!好了!就這樣子!”唐義很是干脆的回答說道。

霎時間,好朋友如遭雷擊,他沒想到這么干脆的就被唐義拒絕了,唐義仿佛完全沒有多想,聽到好朋友的話,就立即開口拒絕了。

實際上,唐義也真的是沒有多想。

他就只是想做個簡單的實驗而已,一個實驗品就足夠了。

至于其他的實驗品,現在的他,并不需要。

就是這么簡單的一件事情。

“班尼路先生,我會很努力的……”好朋友勉強的說道,同時間,他的目光投向喬爾丹,他現在迫切需要喬爾丹為他說上兩句話。

哪怕就算是一句話也是好的。

這時候,喬爾丹低著頭,沒有理會好朋友,仿佛是完全沒看到好朋友的目光。

好朋友絕望了。

同時間,他的內心當中開始充滿了對喬爾丹的怨恨。

“站起來吧!就在這里站好!”唐義向著好朋友發號施令,話語當中毫無會為好朋友考慮的可能。

好朋友也算是完全看明白了眼前的狀況。

他的情緒很是低落。

只不過,他還是好好的聽從唐義的命令,起身站好,一動不動。

再怎么說,唐義的身份地位也遠在他之上。

無論什么狀況,他不能違背來自唐義的命令。

這一點是很明顯的。

他的內心當中很想甩手而去,只留給唐義一個背影,現場的所有人一個背影!

想的很好,但也只是想一想而已。

他不敢真的做出這樣子的事情。

這簡直就是自己給自己找不自在。

惹得唐義生氣,可不只是身上受點傷就能算了的!

就算是唐義不在意,卡特琳娜也不會饒了他。

會死人的!

真的會死人的。

好朋友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樣,他的目光偶爾落在喬爾丹的身上,目光當中充滿了怨恨的光芒。

喬爾丹還沒有注意到這一點,他比好朋友更加的失魂落魄。

“手掌給我!”唐義向著喬爾丹說道。

喬爾丹就算是精神恍惚,但是聽到了唐義的話語,他還是立即反應了過來,向著唐義伸出了自己的手掌。

他非常的乖巧。

好朋友此時又一副很羨慕的樣子。

因為眼前的時刻,被其夢想的事情正在發生眼前,只是那個人不是自己,而是喬爾丹!這時候的好朋友非常想取而代之。

另外,還有一個人睜大了眼睛看著眼前的一幕。

她當然就是貴族少女,此時的貴族少女也想取而代之那個喬爾丹。

只是,她現在只能看著。

因為她知道,取而代之是不可能的。

就在這個時候,貴族少女也只能衷心的期望著,喬爾丹不要成功!嗯!就是這樣子的一個念頭!喬爾

“前人之路雖然可行,但證道帝位,始終是差上一絲。”

“我雖是女流之輩,天姿不及仙靈七位圣人,但依舊想試試。”

“以四季凝魂決這種逆天功法,能否證道女帝果位!”

澹臺輕煙聲音輕靈恬靜,但話中意思卻是很堅定。

竟然拒絕了圣人邀請,不加入搖光圣人師門!

要知道千年之前的仙靈古國,雖然大帝已經消失,但七大圣人存在,依舊是一方巨擘!

她竟然毫不猶豫拒絕,內心豪情直沖云霄。

以凡俗之軀,要證道女帝!

“好吧。”搖光圣人沒有強......

这是人类的愚昧?还是聪明?阿下面颊,头声道:你……你为什她的计划不但周密,而且有效。已溜了出来,一溜出来,就立刻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最佳夫妻搭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潘多拉计划

流泪的鱼wyj

潘多拉计划

文婉

潘多拉计划

象八亿

潘多拉计划

背着家的蜗牛

潘多拉计划

十月

潘多拉计划

顾子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