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一个机缘》。

金曦与秦烨在沈阳究竟经历了什么,真相或许已未能知晓。唯一可以了解到事情原委的途径便只能从秦烨的口中得知。

然而,这个秦烨失魂落魄一般地躺在病床上,许倩的心里一时间也有了一点失落。她知道秦烨目前的状态无法短时间内恢复,所以他很有可能不会配合自己,要从他的口中知道金曦的下落更是难上加难。

当然,她也不排除另外一种可能。

那就是这个秦烨可能并没有现在看上去那么简单,他是在通过这样一种方式掩饰自己,因为他知道自己深处一个漩涡之中,唯有这样才有可能自保,获得一线生机。

“如果是这样,那金曦一定联系过秦烨,否则的话以秦烨的身份,大概不会想到如此复杂的利益纠葛,也不会想到靠这个办法而躲避即将招致的杀身之祸。”许倩心里暗暗盘算道。

“看来这个金曦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许倩心头会心一笑,“聪明伶俐,姐姐我倒是很想会你一会。”

许倩只身一人在沈阳,果胖子也被她给撵到了我这里。她如果要采取什么行动,估计也没有什么人手可派,虽说是“龙骨堂”的堂口遍布四海,许倩如果动用禹陵的势力,倒也未必不可,不过,眼下这个节骨眼上,以姒玮琪的为人,她一定不打算与各方势力翻脸,所以龙骨堂不会贸然出手。

许倩在病房呆了一阵,见秦烨还是老样子,便也没有再继续等下去,她出去之后和护士站的护士沟通了一会儿,询问了秦烨一些病情,了解了大概之后便转身离去,并嘱咐护士务必照顾好秦烨,当然,这后面是她已经使了好处,买通了这里的主治医师。

回去之后,许倩并没有着急回到宾馆,而是去了一家古玩店。这家古玩店开在喧嚣的闹市区,周围都是灯红酒绿的花花世界,唯独这一家店虽然门前门可罗雀,却依然独立不倒。

抬头一看,只见这店上方的招牌上赫然写着三个鎏金大字:龙骨堂。禹陵后裔分布四方,而龙骨堂的网络也是错综复杂、盘根错节,有明面上的堂口,也有暗地里的组织。无需多言,这一家店铺平常没什么生意,但依旧能够照常经营,而且堂而皇之打出了龙骨堂的旗号,应当是龙骨堂在这里的一个议事机构,也就是正儿八经的生意场。

许倩走近店内,迎接她的店员一瞧见她领口的徽章,立马心领神会,将她引导进后院,然后便出门收拢了外面铺面,关紧大门,挂上打烊的牌子。

“许小姐,你可来了,沈阳的家人可都盼着你来啊。”一个三是多岁的妇女坐在后院的树下,头发黑玉般有淡淡的光泽,脖颈处的肌肤细致如美瓷。

“琴姐,好久不见。”许倩微微一笑,光洁白皙的脸庞,泛着迷人的色泽,“记得上回见你还是五年前了吧?”

“哎呀,我的好倩倩啊,谁说不是呢,这一晃,我们俩姐妹已经五年光景没捡到了。”这个叫琴姐的女人,乃是沈阳龙骨堂的负责人,掌管这里的诸多事宜。

当然,她的背景是公之于众的,所以,实际上她掌握的龙骨堂事宜均不属于机密,真正负责龙骨堂运作的另有其人,只不过他的身份就要隐蔽许多。

“琴姐,我之前托你打听的人有消息了吗?”

“打听了,我把这个事情告诉了梦云,相信这几天就会有确切的消息。现在,我掌握的情况还是不是很明朗,你要找的这个金曦,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杳无音信。”

许倩微微一皱眉,“连龙骨堂都找不到的人,莫非……”

“你也不用担心,这个人没这么简单,她是诸葛龙云的女儿,而且天生聪慧,机敏过人,要想找到她费点周折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不过……”琴姐顿了顿,“我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告诉你。”

许倩问道:“何事?”

“梦云早上传来消息,英国人可能这几天内就要动手。”

“英国人目前暂不知道金曦的真实姓名及所在地,暂时来说她是安全的。”许倩深思道,“他们可能是故意想把水搅浑,好渔翁得利,所以咱们必须尽快查处沈辽路33号的真相,这样才能保护金曦。”

“那你觉得沈辽路和远在北京的诸葛龙云有什么关系?”

许倩凝望着前方,道:“未必是诸葛龙云,很可能是仅需遇到沈辽路33号的怪事。”

“怪事?”倩姐诧异道,“你是说当年闹鬼的事情?这件事我们沈阳方面不是早就承报姒小姐了吗,此事纯粹是无中生有,并无外界所传的灵异事件。”

“这件事琪姐自然是知晓的,但是,现在看来当年这件事情与这个金曦还有这

這邊,陸隱跟隨上圣無敵已經離開了界山,正坐在遠古羲狃的背上。

每路過一個大世界,上圣無敵都會介紹一下,讓陸隱一陣羨慕。

這些大世界都緊緊靠著榮耀殿堂,或許庇護,同時也可以隨時耗費代價請榮耀殿堂內的高手穩固世界。

“榮耀殿堂為什么不允許內外宇宙出現大世界?”陸隱疑惑問道。

上圣無敵道,“大世界太容易被摧毀了,一旦有高手直接摧毀大世界,里面的人一個都逃不掉,榮耀殿堂想出手阻止都來不及”......

,故屡退而不去;以仁心子缓缓道:我很了解,你

血色刀光更盛,明顯是北冥玄被刀氣所傷。阿修羅人面露喜色,只有玉舟上的三位元帥面色疑重,眉頭微皺。突然魔鐘長身而起,向戰場撲去。

眾人驚愕之中,天劍子冷冷道:“魔鐘道友,這可不是君子之風。”

她的身形還在蓮了,那王二总不能在‘天山居’过夜吧?”想到这里,郭媛媛喜笑颜开,步子缓缓地放慢。

脚踩在枯萎的树叶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

沿着一条萧条的小路向山崖走去。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一个机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帝君赘婿

古柳

帝君赘婿

禹岩

帝君赘婿

兰桂

帝君赘婿

浮世暮秋

帝君赘婿

想吃肘子

帝君赘婿

鹏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