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女眷》。

這一趟出來,大家不僅完成任務,賺到50萬金幣,而且又鍛煉了自己,還順便出來游玩了一趟,算是初步領略了一下嵐夢帝國的地方風土人情。總體來說,賺個缽體滿滿!唯一遺憾就是白皓沒有找到自己的魔獸,不過他也不計較,這次出行提高了實力,很知足啦。

回去可就比出來輕便多了,愉快多了。一路上高高興興,眼看快到日華城城們口。

“龍老師,凱瑟、銀衣、紅焰、白皓,你們先回去吧。等會兒,我一個人去傭兵工會交接任務就可以啦。”傲天道,“晚上,我們好好慶祝下,你們先去西津渡鳳舞酒樓,我和小月馬上就趕過去。”

“好叻,等下我把張百萬那個花癡、蘇家三兄妹、凝玉、凝月和玄娜一起叫上,我們大大慶祝一下。”紅焰喜不自禁道。

和眾人分開后,傲天帶著夜月直奔垂柳鎮。

在夜月熟練地帶領下,傲天他們很快找到韓羽和仲孫玄武他們的住處。

來到一處大房子門口,只聽見里面傳來“喝---嗨----哈----”等聲音,傲天大力地敲了敲們。

過了好久,才聽見“誰呀?”一聲回答。

“玄武嗎,我是你傲哥哥!”傲天道。

門被打開了,“真的是你,傲哥哥!”仲孫玄武激動的跳起來了,差點就撲到傲天身上。

“呵呵---”傲天摸了摸玄武的頭。

“兄弟們,傲哥哥來看我們啦?”仲孫玄武大聲宣布。

傲天關好門后,來到場地中央,仲孫玄武他們已經排好隊,好像等待傲天檢閱似的。

“大家好嗎?”傲天首先問道。

“我們都好,謝謝傲哥哥!”大家異口同聲道,聲音異常洪亮。經過一個多月的訓練和營養補給,小伙子們都長高、變壯了,人也精神了。

“你們一定要好好練習,不要辜負韓老師的一片苦心!”傲天勉勵大家。

“好好訓練,為國爭光!好好訓練,為國爭光!-----”聲音更加響亮。

另一邊,韓羽正在向夜月匯報這一月情況,夜月也把她最近發生的情況向韓羽說說,特別是夜月說到她找到暗黑之城的時候,韓羽非常激動;當夜月彈出暗黑之劍和噬魂鈴,并抱起黑球(傲天給暗黑守護獸起的綽號)時,韓羽更是激動得流出幾點眼淚(男子漢大丈夫流血不流淚,流一點正好,既表現高興激動,又不貶低自己-----哈哈)。當然,韓羽有點遺憾的是還沒見到夜族族長——夜鴻。

這邊,傲天正在仔細詢問仲孫玄武情況,并把玄娜情況和他說說,告訴他要好好用功,爭取早點成功,好早見到他姐姐。

然后,傲天還選出幾把上好的刀劍送給每個小伙子。

事情快交代完畢時,傲天取出一點黃金、一瓶大還丹和剛賺來的金幣一起遞給了韓羽:“韓老師,請你多辛苦,以后多給他們補點營養,錢的問題,我會再想辦法的!”

韓羽也沒有客氣收下了。

事情辦完了,傲天和夜月抱著黑球告辭了。

來到日華城城門口,傲天發現守城衛士對人們客氣多了,也不再亂收保護費了,看來寒離月的告誡還是起作用了。

進入日華城,傲天對夜月道:“小月,你先去水月居吧,向寒姐姐匯報我們情況。我去交接任務。”

進入傭兵分會,傲天一步并作兩步來到服務窗口,正好為自由傭兵團注冊服務的那個中年女子也在。

“大姐,你好!我來交接任務!”傲天說道。

“你是----,哦,你是自由傭兵團的!我看看,你們承接什么任務?”看來中年女子對這個英俊的邪笑男孩還有印象。

“大姐,這是颶風蟒王的魔晶!”傲天從懷中取出魔晶遞給中年女子。

“獵個拿去分了。老子這回不要,下回要雙份。”

眾獄卒千恩萬謝馬屁如潮。那獄官擺手道:“但有一樣,丑話說在頭里。老子想辦法讓你們撈錢,你們當中要是有反骨狗敢去告密,可休怪老子無情。到時候老子會砍了他全家。”

眾獄卒義正辭嚴的紛紛道:“誰敢告密,不用馬頭兒動手,兄弟們便全去他家,一家老小全宰了。”

獄官點頭道:“就是這個話。我去帶那老王進去轉一圈,見了面便趕他出來,也不算食言。絕不讓他搞什么幺蛾子便是。你們裝沒事人便好。”

眾獄卒連連答應,獄官將三十兩銀票遞到他們手里,任他們自行分贓,自己則緩步回來,對方子安道:“老王,咱們進去吧。算你運氣,碰到我這個仁義之人。”

方子安連連拱手道:“多謝,多謝軍爺。”

獄官招招手,方子安跟著他來到山洞鐵門面前。站在門口,方知山洞的高大,光是這兩扇鐵門便高達丈許。開門之后,三名獄卒一起用力才推開半邊大門,方子安便跟著那獄官走了進去。

里邊一片昏暗,掛著的風燈的光蒼白無力,黯淡無比,方子安尚未適應里邊的光線,便聽得“轟隆”一聲響,身后的鐵門便被大力關上,外界的一切聲響就此隔絕,只剩下眼前的黑暗。

方子安的眼睛很快適應了洞內昏暗的光線,眼前是一條寬大的甬道,兩側都是斧鑿刀刻一般的洞璧,行了數步,左側一座不大的石室,里邊墻壁上掛滿了鐵爪鐵鏈鐵夾鐵鉗皮鞭枷鎖這樣的東西,中間一張寬大的桌案,旁邊豎著好幾根掛著鐵鏈的木柱。方子安很快意識到這是一間刑訊室。

“犯人有時候不老實,便拉到這里來松松皮。哈哈哈。老王,你不要看,看了會做噩夢。你家周山長可沒受這個罪,放心便是。”那獄官呵呵笑道。

方子安忙道:“那就好,那就好,可嚇死我了。里邊一股血腥氣。”

那獄官笑道:“血腥氣算什么?這大牢里死人都是常事,沒聽人家說么?大理寺大牢便是三層地獄。這還沒到第一層呢。老王,你最好不要東張西望的亂瞧,不然你回家一定做噩夢。我今日也是冒著風險讓你進來,受人之托,也是沒辦法。一會你最好快些,可莫教我為難。”

方子安忙道:“多謝軍爺,未知軍爺高姓大名,來日必重謝。”

“我叫馬進,一個小小的獄官罷了。重謝便不必了,都是朋友所托。”那獄官道。

方子安連連 點頭。說話間來到了向下斜行的石階口,下方甬道內透著昏暗的燈光。那獄官馬進站住了腳步道:“老王,你自己下去吧,下邊是第一層,周山長關在第三層,你直接下去便是。不要搭理那些犯人,不然你會有麻煩。我給你一刻鐘的時間,到了時間你必須出來,不然我沒法交代。”

方子安忙道:“一定一定。”

馬進又道:“你那食盒打開來我瞧瞧。”

方子安道:“只是酒菜而已。”

馬進皺眉道:“打開,怎地不懂規矩。”

方子安忙將食盒放在地上,一層層的打來。那馬進細細的看了,確實只是幾碗菜一壺酒和一碗飯。

“每只碗里吃口菜,酒也喝一口。”馬進道。

方子安一愣,旋即佩服馬進的精細。他是怕酒菜里邊有毒。進到這里的犯人很多都是求死不能,若是探監之人協助犯人自殺,或者是蓄意滅口,他便要倒大霉,甚至要掉腦袋。雖是有人相托,他也不敢掉以輕心,小心為上。

方子安也不多言,每只碗里吃了一口,又喝了一口酒。馬進在旁靜靜的看著方子安等待著,過了一會,馬進笑道:“可以了,你可以下去了。”

方子安這才收拾好食盒,向馬進點點頭,一手提著燈籠,一手提著食盒,一步步拾級往下方行去。

老板娘盯了他两眼,厉声道:你你可知道,功力之增长,直如雀

带队的是村长儿子李福安,绰号李二毛,他领着七八个二三十岁的年轻人进山,也许是运气不好,也有可能是天气不好,走了大半天都没见到个活物。

出门时信誓旦旦说要弄头野猪回去,可都下午了,野鸡毛都没看到一根儿。年轻人好面子,都憋着一口气,任由李二毛带着队径直往深山里钻。

冬天在老林子里是很危险的,不说碰到什么古怪,万一迷了路,大冷的天,半夜不把人给冻死才怪。

这几个年轻人哪里考虑过这些,闷头乱窜,只剩下脚踩着枯枝败叶咔嚓咔嚓的声音。

最先发现问题的是队伍里年纪最小的铁柱,才刚二十岁,平常人就是鬼精鬼精那种,他走在队伍的当中,突然停下脚步,把大家都喊停。

说刚才吃了干粮时,日头正高,这感觉也没走多久,怎么这么快天就黑了?大家环顾四周,果真如此。

李二毛胆大心细,经铁柱一提醒,他也认真打量起来。发现周围隐隐泛着白雾,所有人现在都处在了雾气之中,自然感觉天快黑了一样。

刚才大家只顾赶路,雾气是由淡转浓的,这才没注意到周围环境的逐渐变化。

“糟,糟了,少了一个人。”队伍最后面的刘二娃结结巴巴的喊道。

他们出发的时候是八个人,一直是一块儿行进,刘二娃刚才无意中数了一遍人数,加上自己,就只有七个人了。

李二毛也数了一遍,果然差一个,大家你看我,我看你,铁柱喊道:“双喜呢?双喜去哪儿呢?”

人群中果然不见了双喜,双喜是他们中年龄最大,也是最老实的人,绝不会不打招呼就乱走的啊。

所有人就在林子里喊开了,加上山谷回音,声音传的老远,就是没有人回答。大家仔细的回忆,想还原双喜走丢那一刻究竟是什么时候。

刘二娃想了想说道:“我一直在最后,双喜哥绝对不是掉队了。”

李二毛点点头:“那就是说双喜是走散了,大家赶紧想想,除了赶路,中间我们有没有遇到什么事情。”

铁柱终于回想起来:“中途我们几个撒了一泡尿,队伍还停了一会儿呢,会不会是撒尿那会走丢了?”

李二毛低头看了看地上,招呼所有人:“快往回找,大家看,我们在地上留的有脚印,双喜肯定也留的有,马上赶回刚才撒尿的地方,双喜别不是出了什么意外,嫂子那儿可不好交代。”说完,几人就对直往回赶。

再说这双喜,就是在撒尿那会儿走丢的,当时铁柱说要放水,几个差不多有感觉的就一起了。

双喜对着一棵大树正舒坦的时候,眼角余光撇到个灰白灰白的东西,就在隔着几棵树的树脚下。他尿都没撒完就提了裤子悄悄靠过去。

原来是个野兔,他悄悄摸出弹弓轻手轻脚的贴过去,这时,另外几个放水的已经完事儿走人了,他也不敢喊,害怕惊动这小家伙,就想等着收获了野兔再去追大家。

眼看就要到弹弓的射程范围内,这兔子蹦蹦跳跳跑了几步,也不跑远,还是换个树根傻待着。

双喜见幸好没跟丢,又往前走了几步,用弹弓对准兔子,刚瞄准,兔子又跑了,还是不跑远,刚好出了双喜的射程范围。

就这样,兔子在前面跳,双喜蹑手蹑脚的在后面钓着,反反复复好几次。突然,兔子一个转身,往树后面一躲就不见了。

双喜直叹倒霉,等转过头去,才发现队伍早就不知道哪里去了。看着周边陌生的林子,他也是慌了,着急忙慌的往回跑。

可人越是慌张就越

数个月后。

大战落幕,岐地终于平静了下来。

东西两岐地合规一处,已被元魔族彻底掌控在了手里,此时也就只剩了清扫混魔族余孽一些事宜,季辽索性便再次返回了玄妙宗。

季辽回了玄妙宗后,第一件事便是到了文莫言所在之地,让其为自己炼制日后血祭提颅的法器。

此刻,季辽正盘坐密室之中,微微闭目,脑子里冥思着血祭炼道。

这血祭炼道乃是术法,并不是功法,所以无需太过参悟,只需按照其中步骤照方抓药即可,其中差距无非就是熟练的程......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女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寰宇之极

朕的小鱼干

寰宇之极

风逐一

寰宇之极

挠时光

寰宇之极

秦小词

寰宇之极

环首刀

寰宇之极

薛定谔的猫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