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大地之王’与‘粉红娘娘’(中)》。

“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是李商隱在會昌四、五年之間寫的《登樂游原》中的句子,這里的“黃昏”意象顯然是有著多重意義的。李商隱一生的不幸都寫在他的詩歌當中,無論是諸多的“無題詩”中的“身無彩鳳雙飛翼,心有微一笑,拱手向吳笑天問好。

這真的是江湖第一帥神白俊的聲音!

江湖撲街群里面狂熱起來了!

歷史上第一次,撲街之王和江湖十大神,最帥的十大神會面!江湖卷起驚濤駭浪!!

铁心兰夫声道:临死的晚上最後雪儿道:“这两个月来,若真是

“老祖宗,請恕晚輩愚鈍,到現在才恍然大悟,原來這一切都是因為我的執迷不悟,我實在有愧于列祖列宗,我......”

“哎,你用不著自責,是人就都會犯錯,更何況,這本身就是一個錯誤,在錯誤的起點你還能看到自己的初心,已經算是不錯了。”那老頭子說道,“我們幾個幾千年的修行,也未必見得能夠勘破其中的真諦。”

“老祖宗,原諒晚輩的唐突,你們究竟是......”我疑惑道。

那老頭子笑了笑,說道:“在禹王座下有一位大祭司名叫冉胥,主掌祭祀,但是,在華族中天下巫術的最高掌握者卻是我們幾個,稱為十二巫祖,簡單地講,我們幾個就是巫師的鼻祖。”

我吃了一驚,詫異道:“十二巫祖,那這么說來,冉胥還是你們的徒弟嘍?”

那老頭子擺了擺手,“非也非也,我們幾個鉆研巫術,他冉胥才是實際使用巫術的人,我們被天下人視為至高無上的權威,被神話,而他冉胥則是那個假托神權,操縱整個世界的人。”

“老祖宗,那你們跟冉胥有過節嗎?為什么他一個人在外面?”

那老頭子賣了個關子,比了比身邊的其他幾個人,他們同樣是一身白袍,雖然看上去年齡有所差異,但是無論怎么算,在幾千歲面前,幾十年的差異根本無足輕重。我雖然也覺得納悶,這十二巫祖跟冉胥只見又有著什么樣的關系?雖然是隱約覺得這里邊還藏著故事,但是此刻十二巫祖的秘密的求知欲已經完全占據了他的大部分心思,根本沒空去仔細想這里面還有什么名堂。

“小子,你當我是什么人?實話告訴你吧,我就是帝江。”那老頭子一臉得意地笑道。

然而他這看似平淡的一句話,卻著實令我嚇了一跳。這帝江之名,乃是傳說中才有的名字,《山海經》第二卷《西山經》云:“又西三百五十里曰天山,多金玉,有青雄黃,英水出焉,而西南流注于湯谷。有神鳥,其狀如黃囊,赤如丹火,六足四翼,渾敦(注釋1)無面,是識歌舞,實惟帝江也。”

“我來介紹一下,這位是句芒。”帝江比了比一個頭有雙髻的巫祖,“他就是后世傳說中的木神,也被稱為春神,主管樹木的發芽生長。”

傳說中句芒乃是少昊的后代,名重,為伏羲臣。太陽每天早上從扶桑上升起,神樹扶桑歸句芒管,太陽升起的那片地方也歸句芒。句芒在古代極為重要,每年春祭都有份。它的本來面目是鳥,它鳥身人面,乘兩龍,后來竟一點影響也沒有了。不過人們可以在祭祀儀式和年畫中見到它:它變成了春天騎牛的牧童,頭有雙髻,手執柳鞭,亦稱芒童。

《呂氏春秋·孟春》:“其帝太白皋,其神句芒。”高誘注:“太白皋,伏羲氏,以木德王天下之號,死祀于東方,為木德之帝。句芒,少白皋氏之裔子曰重,佐木德之帝,死為木官之神。”《禮記·月令》:“其帝大白皋,其神句芒。”鄭玄注曰:“句芒,少白皋氏之子,曰重,為木官。”朱熹注曰:“大白皋伏犧,木德之君。句芒,少白皋氏之子,曰重,木官之臣。圣神繼天立極,先有功德于民,故后王于春祀之。”

句芒打量了我一眼,說道:“你已經獲得了世人垂涎的力量,須知這身上的力量不是憑空而來的,你必須慎重地使用它。”

我想要用力地點頭,表示自己很重視他的告誡,但是哪知道不管是胳膊還是腿,怎么撐也使不上勁。我不清楚自己的身體到底出現了什么狀況,急得全身是汗,莫名其妙的感到一陣發慌,腦中胡思亂想。

“是,是是......我......”我正焦急之間,一個耳垂很長的巫祖買上前一步,說道:“我是蓐收(注釋2),也就是所謂的秋神。我們這些人司掌這四季輪轉,乾坤變換,在后世看來,我們就像是神靈,但實際上,我們也不過是幾個尋常的糟老頭子罷了。”

十二巫祖的名字形態,在《山海經》、《淮南子》中皆有一定的記載。但是,這些神靈妖怪雖然在中國神話中有記載,但中國歷史中沒有這種說法,令人無從查證。蓐收的這一句話,如同一個重要的提示,在警醒我。

我頓時醒悟過來,不需細說,已明白了他的意思,正準備發問,突然一個叫喊聲從很遠地地方傳來,但是我清楚這個空間是“與世隔絕”的,活人禁地,除了我之外,恐怕還沒有第二人來過這里,即便是我自己,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屬于活人還是死人。

或許,只是帶著前世的意識的死人也說不定。

“琪姐?”那聲音鉆入我的耳膜里,使我立即陷入無邊黑暗中的恐慌與無助,要是姒瑋琪也走了進來,萬一出不去......

“可是,要到這里需要經過三道考驗,最后還得冉胥允許方能進入,莫非琪姐也通過了全部的考驗,這么一來,她豈不是也和我一樣長生不老了?”想到這里精神也為之一振。

這些念頭在腦中一閃而過,而身體并未因為這些紛亂的想法停止行動,我急急忙忙地往聲音傳來的方向趕去,但很快就意識到這聲音似乎不是來自于一個方向,而像是一陣風,來自遠方的風,比遠方更遠。

“看來你的朋友到了。”一個口中銜著“火精”(注釋5)的巫師說道。

“我來介紹一下吧,這位就是世人所說的燭龍。”

“燭九陰?”我發出一聲驚嘆。

“正是。”

“你的朋友很擔心你。”

“老祖宗,她在哪里,會不會有危險?”我著急道。

“你放心吧,這里雖然是活人禁地,但不是地獄黃泉,來到這里的人,都是被選擇的人,你們倆都是幸運的,肯讓冉胥連續放行兩個的人,想必一定是非常了不起的人。”

我本來想沾沾自喜地夸耀一番,但是轉念一想,這眼前的人都是何許人也,即便是姒瑋琪再優秀,在他們眼中又能如何呢,于是便收斂了起來,謙虛道:“在各位老祖宗面前,她只能算是一個非常不錯的晚輩,沒有給咱們禹陵丟臉。”

這時候,便看到外面圍著的人紛紛讓開了一條道出來,我循著視線看去,只見人群中走出一個人來,他只看了一眼,便笑了起來,但沒有說話。

“琪姐?”我心里忐忑不安,很仿徨,手緊緊捏成拳頭,手心里全是一手的汗。

“林坤?”姒瑋琪在不遠處看到了我,同樣是無比疑惑。

“琪姐!”我呼喚了一聲。

“林坤,你沒事吧?”

確認是我之后,姒瑋琪急急忙忙地沖了過來,我看著她緊張的模樣,笑道:“就算是遇到更危險情況的時候,都沒見你緊張成這模樣,放心我沒事的!”

“真沒事兒?”

我安慰的話讓姒瑋琪心里多少釋懷了一點,但緊張感依舊還在。

“好了,既然你們已經重逢了,我們也就不兜圈子了。”說話的那個人是強良,他虎首人身,手上拿著兩條黃蛇,《山海經》中描述他為:“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北極天柜,海水北注焉。又有神,銜蛇操蛇,其狀虎首人身,四蹄長肘,名曰強良。”

《山海經》中記載的這位“強良”,在印地安古神話中也隱約可見。印地安人最尊崇的老一輩眾神中為首的有三人,其中之一名叫“沃拉岡”。其與“強良”在讀音和年代上都十分接近,同是兩個最為古老的大神,又都居住在白令海峽兩岸,這兩個

在这慕容二字彻底的出现,在虚空的那一瞬间只见慕容云海,顿时绽放出一股更加强大的神,念的力量向着秦辉冲了过去。

这神念的力量更是直接幻化成为一柄巨大的斧头,一瞬间就劈向秦辉,要知道对于神殿的力量是非常普通的生命的力量必须要以神念的力量去对抗。

否则的话,凭借其他的功法是根本不可能能够真正的得到神念的攻击的。

在这一瞬间,只见秦辉同时也是闭上了眼睛,而后一股强大的功法直接绽放在他的脑海当中。

这个功法不是别的......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大地之王’与‘粉红娘娘’(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飞泉挂碧峰

嘿马家禄禄

飞泉挂碧峰

八极散人

飞泉挂碧峰

燃烧的灰烬

飞泉挂碧峰

妖娘娘

飞泉挂碧峰

风沫星辰

飞泉挂碧峰

叶向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