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果然有些凶险》。

“万董,我们的许多供应商和加盟商都来询问公司是不是出了什么困难,催我们提前支付欠款。”

“东城,立阳,乐湖等七个楼盘出现了许多纠纷,目前暂时停工,每天的损失也不小,有不少公司表示愿意接手,您看?”

“林氏地产的林总来电说这次合作很愉快,希望能和您共进晚餐,表示谢意。”

“呵呵呵,林总这只貔貅终于忍不住动手了吗?请我吃饭,想吃掉我公司才是真,小心崩坏他的牙。帮我恢复他,我答应和他吃饭。”万董推了推眼镜,一副老谋深算的样子。

他有他的底气,之前刚和方新通过电话,对方只说了一句话:“鱼上钩了,别急着拉杆,拖住,耗干它的力气。”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如果只是凭他自己,要像掉到这只貔貅恐怕很有难度,现在有股神在后面支撑,他可以义无反顾地陪他好好玩玩了。

……

几天后,林氏地产总部大楼里,气氛十分凝重。周朴岳父林语迁,用力地把雪茄插进烟灰缸里,重重的撵着,直到他熄灭得不能再熄灭:“万老狐狸,反应倒是挺快,为了保住他的HT公司,竟然选择同时连同WD银行,HA造船,HL制药,HX科技,XM手机,DF航空,NY煤炭,HL矿业,互相持股,简直就是连环船。我们要吃掉它,就要同时打垮另外8家大企业,我们的实力吃掉一个已经很勉强,要同时对方9个…….这么高明的招数,后面一定有高人指点。”

“老板,要不算了,为了收购HT公司,我们大量吸纳市场上的股票,HT公司也已经意识到我们的动作,也开始疯狂回购,股价因为我们的哄抢已经大大超出之前的平均值,已经处于危险的边缘,要不我们把这些股票都抛了吧。”市场部经理咬着笔,担心道。

“愚蠢,我们现在持股49%,只要再有两个点,HT地产就是我的了,只要收购了他,S市地产界第一把交椅就是我的了。20年内,没人敢和我争个位置。就差一步了,你跟我说放弃?”林语迁咆哮着。

“可是股价已经严重超出预期,我们的资金快不够了。”

“公司的股份再抛5个点。”林语迁眼睛已经红了,闪过赌徒般的疯狂神情。

“林董,我们手里的股份已经不高了,再抛的话,要是被人发现,可能会有被收购的风险啊。”秘书恐惧地望了一眼,董事长,还是咬牙提醒道。

“你是怕老狐狸动手吧,哼哼,他有多少资金我还不知道?他现在自身难保,防守都还来不及,哪有精力来断我的后路?不然他也不会抱团了。哈哈哈”林语迁叼起一根雪茄,猛地吸了一口,他也知道风险,可是机会只有一次,自己从未如此接近顶峰,他似乎看到了万董总部大楼里那把金色的桌椅在像他遥遥地招手。想到那老狐狸被自己打败,灰头土脸地搬起行李打包回家,他就激动地不能自己。

“照办吧,这是命令。”林语迁一拍桌子,下令道,就像一个征战杀场的大将军。敌人已经被他团团围困,只剩苦苦做着无谓的挣扎,他要一鼓作气,摧毁他们。

“哈哈哈,放心,我不是赌徒。”看着手下一个个紧张不已的模样,林语迁压了压手,让大家放松些,“万董之前自作聪明,抛了不少手里的股票,虽然在股市上赚了不少,可是因此他手里连30个点的股票都不到,等他发现不对劲开始拼命抢货,也才回到40不到,市面上流通的货都被我们抢的差不多了,光有钱也没用,他怎么和我们争,只要收购了HT地产,其他的都不算事。至于我们的股票,虽然我们现在手里的不多,但市面上还没有出现狙击我们的大股东,我们虽然只有35个点,但依然是最大的股东,根本不需要担心。小王,在帝豪酒店订一个大包厢,鱼刺,燕窝都给我点上,我请大家好好庆祝一下!”

众人听到林董的分析,纷纷点头,会议室里一片阿谀奉承之声,似乎胜利就在眼前。

突然,秘书发出一声尖叫,打破了会场的欢乐气氛。秘书不敢置信的看着电脑屏幕上的数字,她已经不知道怎么描述了,直接投屏到了大屏幕上,让会议室里打所有人看到。

匪夷所思的一幕出现了,久久没有动静的HT地产股票又开始动了。万董手上的股票开始疯狂的增长。39,40,41…….数字在不断的跳动。

“怎么回事?他哪里来的股票,凭空变出来的吗?”林语迁脸上的笑容消失施完針以后,就得靠后期治療了。”

吳醒起身,一邊向廚房跑去一邊拿出手機撥打醫院電話,雖然吳醒不知道洪七會不會看病,但是連醫生都不行,現在只能死馬當活馬醫了。

張宇聽見洪七說要用針灸,嘲諷到:“用針灸,你以為你是誰呀,爽文里的男主角么。

你就一個上門女婿,之前還是個傻子,突然學會高超的醫術。

你可真扯。”

洪七沒有理會張宇,蹲下身用透視之眼觀察錢老的經脈,確定在左胸前的經脈中找到了病灶,一個經脈斷點。

這個在天宮十二針中提到過,一般斷點是受到過嚴重嚴重的沖擊形成的,短時間內不會有什么問題,但久而久之還在體內形成斷流,精氣在這里聚集,身體沒有行成循環。

當到達一定時間后,病情就會發作,讓病人進入昏迷狀態,形成假死,但拖時間長了,人就真的沒了。

洪七現在要做的是先將堆積的精氣排出體外,然后再將斷了的經脈連起來,之后再去醫院,打點營養針,身體就會慢慢恢復。

張宇看著自己說的話洪七當耳旁風,于是轉頭跟,錢老媳婦說:“姨你可別信他的,他就一個上門女婿,什么都不懂。”

老太太開口說:“小兄弟,不是我想說,如果我老頭子被你治死了,你看該怎么辦。”

洪七看著老太太開口了,洪七說到:“如果要是我治不活錢老,那我就跟錢老一起去死。”

在酒桌上的蘇寧兒看著洪七還沒進來,小聲說:“會不會出什么事了。”

起身準備出去看看,刀疤看見蘇寧兒起身,自己也站了起來。

蘇寧兒看著兇神惡煞的刀疤站了起來,嚇的又坐下了。

刀疤不知道該叫蘇寧兒什么所以:“老七媳婦你要什么呀!”

蘇寧兒顫顫巍巍的回答:“洪七現在還沒進來那!”

刀疤:“對呀!看了這頓飯今天晚上還吃不成了,老吳我們出去看看。”

吳權:“好出去看看。”吳權起身向外走去。

蘇寧兒看著兩人都出去了,自己也跟了上去:“等等我。”

三人一同來到錢老那桌上,蘇寧兒正好聽見洪七跟老太太承諾,蘇寧兒聽完后來到洪七身邊:“洪七你可別鬧了,你是想讓我做寡婦么。”

洪七安慰蘇寧兒:“放心,沒問題的。”

雖然雖然蘇寧兒心里很慌,但聽見洪七承諾的話后,心卻平靜下來了。

這個時候吳醒從后廚拿來了銀針與高度白酒。

洪七接過白酒,借了個打火機將白酒點燃,選出三根銀針,放到火上慢慢的燒了起來,同時吩咐吳醒將錢老平放到地上。

在一旁的老太太:“我還沒同意那你就給我老伴治療。”

洪七:“人命關天,我不管你答不答應我都要治療。”說完準備給錢老施針。

旁邊的張宇叫喊到:“快來看呀,上門女婿要謀財害命了。”經過張宇這么一叫,結果在洪七面前站滿了人。

其中有些人還在指指點點。

搞得洪七完全靜不下心來,氣憤的叫到:“都別說話了,人命關天,要是出了一點閃失,你們誰負責。”

聽見洪七的喊叫所以的人都安靜了下來。

就在洪七準備施針時,不死心的張宇說:“你嚇唬誰那,我可不吃你這一套。”

洪七聽見張宇的話,起來說:“吳醒把他給我扔出去。”

吳醒聽見洪七吩咐自己:“好嘞,保安報把這個張宇給我拖出去。”

幾個保安來到張宇面前,架起張宇向門外走去。

張宇:“你們干什么?放開我!”

看著被拖走的張宇,洪七說到:“還有誰如果打擾到我一起拖走。”

眾人看見張宇的下場都安靜了下來。

看見沒人說話,洪七開始了對錢老的施針。

在洪七施針的過程中一個旁觀的老者小聲跟旁邊的助理說:“錢老怕是兇多吉少了。”

而此時洪七的第一根銀針,在透視之眼的幫助下,扎進了錢老的身體。

本來絕望的老者看見洪七的施針手法,驚嘆到:“這是天宮十二針。”

庵后的竹林里,还有个小小的神名复初,以字行,山阴人。洪武

皇祖庙中的众僧人此刻非常惊讶,因为很多庙宇开始振动,大殿上的神像都开始晃动不停,更不要说皇帝陛下列祖列宗的那些排位了。

这些排位或许并不是吕青的直系亲属,说是她的祖先也不为过,毕竟皇族一支蜿蜒流长。

你就算是一个纨绔,你就算是一个有钱的主,那又能如何呢?

你还能够阻挡我追求安妙琪,你怕是不知道,安妙琪在整个学校当中,有多少暗恋她的人!

这么多暗......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果然有些凶险》。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唐朝刀

雨久花

唐朝刀

纸花船

唐朝刀

陈森然的右手

唐朝刀

一任往来

唐朝刀

刘家二少

唐朝刀

寞然回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