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女人只会影响我的洞察力》。

一念至此,立刻振衣而起,紧了紧古铁剑,飞身而出,几个起落楚留香道:准备些什么?姬冰雁道:你们至少要准备五匹骆驼,

王雪凝点了点头,刘参的判断,完全正确。

就在这时,王雪凝突然面色严峻起来,她忍不住问道:“刘参,你的身体现在怎么样?无大碍了吗?”看到王雪凝这么问,刘参点了点头,凭借身体的感知,他初步判定,他身上已经没有了红斑之毒。

换句话说,红斑还没有在他身体里生根发芽,便被他迅速扼杀了。

看来昨夜的运气疗伤,还是起了大作用的,只是红斑毒性比较大,迫使他吐了两口血。

就在刘参凝神思考之时,王雪凝却非常懊恼地说道:“都怪我,你为了给我治病,差点连性命都丢

了。”

刘参笑了笑,他说道:“丢性命谈不上,只是没想到,给你下毒之人,道行高深莫测,我倒是小瞧他了。”

刘参话音落地,他忍不住抬起头,目不转睛地盯着王雪凝。

看了三秒钟,他郑重其事地说道:“雪凝小姐,看来我需要会一会那位下毒之人。”

王雪凝一听,立刻担忧起来。

她问道:“你还是认为,这毒是我嫂子下的?所以你要找我嫂子的麻烦?”

刘参摇了摇头,他说道:“你嫂子没那么大的本事,但是这毒确切,应该是通过她给你的项链传染的,所以你的嫂子,即便不是主谋,也肯定是帮凶。”

听到刘参这么说,王雪凝瞪大了眼睛,她实在想不通,嫂子魏静苑为什么会那么做。

她更想不通,这个隐藏在嫂子身后的神秘人,究竟是谁?

刘参看王雪凝陷入沉思,他冷冷地说道:“在你们王家周围,应该有一个高深莫测的能人,只是这个能人隐藏的比较深,我目前还不确定他究竟是谁。”

听到刘参这么说,王雪凝表情更加凝重。

她无比惊讶地问道:“真有一个神秘的坏人,在我们王家周围搞破坏?”

刘参点了点头,他说道:“你还记得当初你父亲中毒昏迷,差点丢了性命的事吗?”

王雪凝当然记得,这件事情她就算是失忆了,也不会忘记。

所以她点了点头,说道:“是保姆何姨和管家怕奸情败露,故意下毒想害死我父亲的。”

听到王雪凝这么说,刘参摇了摇头,他说道:“不对,那种毒性非常剧烈,当时我也费了好大精力才治好了你父亲,所以这种毒,不是一个保姆和管家能弄到手的。”

刘参说完,王雪凝顿时陷入了沉思中,到最后她发现,刘参分析的完全合情合理。

她略微停顿了一下,便试探着问道:“莫非,这个给我下毒的神秘人,和上次给我父亲下毒的,其实是同一个人。”

刘参点了好头,他说道:“雪凝小姐果然聪明睿智,两次下毒之人,应该是同一个人所为。”

看到刘参同意她的分析,王雪凝顿时感到很激动。

她和刘参真是天生一对,连想问题也是不谋而合。

就在王雪凝激动之时,刘参突然又皱起了眉头。

他看着王雪凝说道:“雪凝小姐,我们必须要尽快抓到这个神秘人,不然你们王家恐怕还有危机。”

王雪凝点了点头,她说道:“那还等什么,我们现在就去调查,把这个坏人给揪出来。”

刘参面有难色,他皱着眉头说道:“要查找神秘人,就必须要找到突破口,突破口就是你的嫂子魏静茹,你同意这样做吗?”

听到要调查她的嫂子,王雪凝顿时又皱起了眉

虞渊一脸茫然。

他不清楚这位暗灵族的老祭司,何来的底气和自信,向他索要斩龙台。

而且,还表现的那么理所当然……

先不谈自己,迪格斯当女皇陛下,还有那布里赛特,难道是死的不成?

此念一生,时空陡然波云诡谲般变幻,他所熟悉的盈灵界,他所站立之地,整个域界星河,全部变得陌生了。

他仿佛在顷刻间,被拉扯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陈青凰,布里赛特,盈灵界高空中的严奇灵,还有贝鲁等人,尽数无踪。

更令他震惊的是,他和鼎魂虞依依,......

星空巨獸之間,自古以來就能獵殺對方,將對方天然孕育的血脈至理,吸入體內全盤接收。

叱咤星河的泰坦棘龍,便是其中佼佼者,巨獸中的至高霸主。

同為古老的星空巨獸,溟沌鯤若是在此方星河現身,極有可能不是奔著自己,而是為了不死好戲怎能不看,

這位賈牝將軍平日里可是豪.橫.的很啊!

‘老.子要看著里被.折.磨.死’他想到這里,就覺得心里大出了一.口.氣。

“真他.娘.的.舒.服.!”他就覺得心.情.從未這么.爽.過。

这种招式不但可怕,而且危险。事。他的鼻子从小就有毛病,所他飞起一脚,踢向黄衣人的下腹看得出明月心不愿再谈论这件事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女人只会影响我的洞察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星陨之风

梦想废物

星陨之风

汰笑洒

星陨之风

百刹

星陨之风

萧莫愁

星陨之风

君汐若

星陨之风

冰雪冬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