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再次相逢》。

小鱼儿道:"原来那些人是你们的门下。"黄牛道:"狗屁门下,囚,其罪一也。然县令所犯在恩前,中人所犯在恩后。中人横暴,一至于此,是朝廷

蜘蛛還在疑惑,桃云青動作可沒有停下,迅速接近蜘蛛,跳在其背上

他五指成爪,指尖之上各有銀白色光暈浮現

“千斤墜!”

桃云青大喝一聲,接著巨大蜘蛛便不受重負般跪倒在地,這是玄武真罡訣中的法術,能讓其真罡在手中凝結,成為一種重力場

接著,他掌中出現一枚銀白色的圓球,他將其擲向蜘蛛的小腦袋,只聽得砰的一聲脆響,蜘蛛的頭便被砸成了稀巴爛

那其實不是圓球,而是一枚真罡凝結的圓錐,叫玄武錐,凝煉到極致,一錐有一山之重,當然,剛才桃云青的玄武錐,只有不過一個碾盤大小的石頭重

蜘蛛頭被砸碎了,自然再無存活的道理,桃云青破開它的身體,用玉瓶收集了一瓶它毒囊里的液體,發現這毒液并不腐蝕玉瓶他先前的擔心便沒有了,體內的蛛絲他卻沒找到,倒是取下了蜘蛛兩只前鄂,桃云青用拳套刀砍,發現連個印子都留不下,端是厲害無比

但是沒辦法,被他寄予厚望的犬牙刀剛出師就被這蜘蛛毒液融化了,沒有別的趁手武器,桃云青也不會殺傷切割性極強的法術,也只能用拳套刀一刀一刀割了

桃云青把小肥叫出來,它對蜘蛛的其他液體不感興趣,唯有心臟處讓它感點興趣,它爬了上去,吮吸了一口心頭血,看起來并不怎么美味,不過也是聊勝于無的樣子,看來這樣的血液并不能吸引這個挑食的小家伙

至于其他的東西,桃云青都不感興趣,倒是肚皮堅韌至極,做了軟甲之類的東西防御力應該不錯,他將其剝了下來

其他他就一把火燒盡了它的身軀,熊熊大火在鋪滿白色月光下的草地上燃燒,整個山谷都照得紅彤彤的

桃云青見今夜天色已晚,也不想再繼續了,找了一個數人合抱的大樹,飛身上去,手上綠色光芒浮現,大樹枝椏上長出一個鳥巢般的房子,里面又生成一張平滑的木板,算作一張床了

桃云青筑基后,木夭類法術基本能用了,這種法術必須要有花草樹木才有作用,一般只是輔助生活的,隨意控制樹木生長,這用起來的感覺還不錯

桃云青伸了一個懶腰,躺在木板之上,身心有說不出的愉悅,他腦中忽然靈光一現,接著整個身體散發出一種金色的光暈籠罩其身

既像冰柱解凍,又像管道疏通

桃云青一陣欣喜,他的丈六金身終于可以修煉第三冊了!

他仔細感悟這種進化,端是妙不可言,在體悟中睡去,臉上不時浮現天真無邪的笑容,像剛出生的嬰兒,感受天地帶來的新奇,只是愉悅!

……

第二天一早,桃云青在一陣蟬鳴中醒來,森林中露水頗重,整身道袍下面都有露珠,不過這是仙家法衣,有防塵避露的功效,外面的水珠一拂便干了

從儲物袋里取了潔齒果,嚼在口中,還是熟悉的苦澀,如同嚼冰渣一般,接著,將其吐掉,取了露水漱了口,洗了臉,整個人感覺精神百倍

他盤坐于木板之上,取了一本經書出來,仔細研讀,這丈六金身第三部,以前他看不太懂,如今再看卻有一種醍醐灌頂的感覺,原來這本經書,講的打通脈輪,洗髓伐身,強煉體魄!

人的身上有三百六十五處穴道,對應三百六十五處脈輪,每個脈輪如一個沙漏

而沙漏是混沌宇宙的形狀,所謂天地人三界,這里的三界,也是三域,講的是仙域,人域和地域!

仙域,也稱天界,天人界,靈界等等,傳說有三十三重,也有說是三十六重,凡人修士對此知之甚少,只是知道仙域是真正的荒漠無垠,而仙域,就相當于沙漏的上半層玻璃罩子

人域,又稱人界,人間等等,人間有三千界,彼此重疊,其大小就如同沙漏中間的一點管道,是連接仙域和地域的存在!

地域,又名地獄,或者翰林侍读学士、给事中梅公既卒之明年,其孤及其兄之子尧臣来请铭以葬,曰:“吾叔父病且亟矣,犹卧而使我诵子之文。今其葬,宜得子铭以藏。”公之名,在人耳目五十余年。前卒一岁,余始拜公于许,公虽衰且病,其言谈词气尚足动人。嗟余不及见其壮也,然尝闻长老道公。咸平、景德之初,一遇真宗,言天下事合意,遂以人主为知己,当时缙绅之士望之若不可及。已而摈斥流离,四十年间,白首翰林,卒老一州。嗟夫士果能自为材邪惟世用不用耳故余记其始终良以悲其壮也。公讳询,字昌言,世家宣城。年二十五进士及第,时亦未之奇也。咸平三年,与考进士于崇政殿,真宗过殿庐中,一见以为奇才。是时,契丹数寇河北,李继迁急攻灵州,天子新即位,锐于为治。公乃上书请以朔方授潘罗支,使自攻取,是谓蛮夷攻蛮夷。真宗然其言,问谁可使罗支者,公自请行。天子惜之,不欲使蹈兵间,公曰:“苟活灵州而罢西兵,何惜一梅询!”天子壮其言,因遣使罗支,未至而灵州没于贼。时边将皆守境,不能出师,公请大臣临边督战,募游兵击贼。论传潜、杨琼败绩当诛,而田绍斌、王荣等可责其效以赎过,凡数十事,其言甚壮。天子益器其才,数欲以知制诰,宰相有言不可者,乃已。其后继迁卒为潘罗支所困,而朝廷以两镇授德明,德明顿首谢罪,河西平。天子亦再幸澶渊,盟契丹,而河北之兵解,天下无事矣。公既见疏不用,初坐断田讼失实,徙知苏州。以疾出知许州,卒于官。公喜为诗。为人严毅修洁,而才辩明敏,少能慷慨。见奇真宗,自初召试,感激言事,自以谓君臣之遇。已而失职,逾二十年,复直于集贤。比登侍从,而门生故吏、曩所考进士,或至宰相、或至大官,故其视时人,常以先生长者自处,论事尤多发愤。

陆隐扶起海王,“有什么话离开这再说吧,红夫人随时会回来”,说完,一脚跨出,带着海王破入星源宇宙,直接离开星球。

  海王不可思议,这才多久?此子竟能破入星源宇宙?怎么可能?

  星空中,柳叶飞花将所有大巨人带出阶,但面对这名后期修士仍是差了一大截,无奈之下只得强行施展魔神变第二层与之交战,却因实力差距,终被对方重伤。

  被逼无奈之下,就在他下狠心打算自爆之时,不料对方却意外地被剧毒噬体,无法压制之下,只得不甘心地遁走,让他极其幸运地捡回了一条命。

“你这么做难道不怕青龙会的报公子莫非也认得他?”叶开笑了孤松老人:就是你带来的那个女。小鱼儿也突然觉得有些恶心,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再次相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铁环

风啸北

铁环

修身齐家

铁环

暗黑烟花

铁环

武小鹰

铁环

钱难有

铁环

张鼎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