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几十次举牌收购!》。

田敏敏急得面目变色,连连说道:赞)管仲之贤而多鲍叔能知人也。

漢威先生把那張雖不再年輕但依舊英俊的臉放在雙手中間,用力搓了搓,這才抬起頭來看向陳明遠。

“陳總長,我曾經向您一樣年輕、沖動、喜歡用武力來解決問題,可你有沒有想過,跨越四百光年攻擊一顆擁有十幾億人口的行星,到底需要什么樣的資源?我們需要調動多少支艦隊?消耗掉多少鋟?如果你沒法在第一時間突破赫爾墨斯星門,我們又要用什么來維護這條漫長的補給線?”

說著他看了一直靜靜傾聽的韓兼非一眼,繼續說道:“本來這應該是會后我們需要討論的問題,那就是,我們和我們的對手都不希望打一場開銷遠大于收益的戰爭,如果可以用和平的手段來解決,我們愿意付出雙倍的誠意,這就是我為什么要在這里說這個問題。”

韓兼非點點頭:“在新羅松的時候,我曾經見過叛亂者的決策者,他們說,只要能夠滿足我剛才提的條件他們也不愿意與聯盟發生戰爭。”

“如果,”陳明遠雙手按在會議桌上站起來,“奧古斯都堡的財閥們愿意從指頭縫里漏出一點點兒,這場戰爭的花費不過是九牛一毛而已——他們永遠只會看到自己眼前的蠅頭小利,而忽視四周的威脅,到最后,只會抱著自己的錢袋子死于燎原的烈火!”

說完,他也看向坐在對面的韓兼非:“如果想要和平,我們對敵人只有一個要求——投降并交出武裝,徹底且完全服從聯盟的管轄!”

陳明遠的聲音鏗鏘有力,但坐在這個屋子里的人,沒有誰是能被幾句煽動性的話語所左右的,他環顧四周,突然覺得有些可笑。

聯盟新人總理,最典型的保守黨成員喬治漢威,還有新羅松叛亂的始作俑者,坐在一間會議室了,那么這次會議,本來就是一次互相妥協的勾兌而已。

他本來還對說服漢威先生抱有幻想,但現在看來,一切不過是他自己的一廂情愿而已。

“總理先生,您所付出的,不過是你們背后那些資本大佬們微不足道的利益,收獲的,卻是維系聯盟的尊嚴和哪怕名義上的統一,是在面對更強大的敵人時,能夠稍微有與之一戰的可能!”

“但是今天,你們卻堅持綏靖和妥協,請記住我的話,這將是整個聯盟分崩離析的開端——對了,反正你們也不會在乎,在那些大財閥看來,聯盟就是他們的管家和看門狗,只要維持住奧古斯都堡的地位和那些為他們帶來財富的礦星,聯盟是否統一,是否團結,與他們有何相干!”

陳明遠說完,自嘲地笑了笑:“是啊,又與我有何相干!”

說完,他推開椅子,徑直向會議室外走去。

走到門口時,他回過頭來,對屋內的眾人冷聲道:“這場仗,總要有人打,希望到那時,在座的諸位不要后悔今天的決定!”

說完,他拉開房門走了出去。

聯盟艦隊王牌機師威廉·格萊斯頓中校也站起身,跟著艦隊總參謀長向門外走去。

接著,是韓兼非身邊的翟六,他猶豫了一下,還是站起來跟在格萊斯頓的身后。

國防部長盧杰先生從頭到尾低頭看著自己的咖啡杯,似乎對場間突然發生的事情一無所知。

會議室的門再度被重重關上,會議室中留下的四個人陷入沉默之中。

其實每個人都很清楚,陳明遠雖然說得冠冕堂皇,他自己也絲毫不在乎聯盟是否團結是否統一,他需要的,是一個強權的政府,一個能夠支持他龐大計劃的大后方。

既然聯盟做不了這個大后方,那就沒有必要維持這種可笑的面子了。

從始至終一直閉目養神的馮憑海似乎是被關門聲吵醒了,他睜開眼,看了看對面空蕩蕩的椅子,輕輕問了一句:“哦?結束了?我是不是錯過了什么?”

“沒有,老總統,”漢威總理搖了搖頭,“我們才剛剛開始。”

韓兼非微微一笑,不置可否。

“那么,關于韓先生提出的——關于新羅松那邊提出的條件,我們是不是可以談談聯盟的條件了?”

在主戰的左翼軍官離開后,這場關于“和平”的勾兌進行得十分順利,聯盟很快和新羅松達成了一致的協議。

在這項協議中,新羅松依然承認與聯盟的從屬關系,但將以在聯盟合法注冊的集團公司的名義,擁有對這顆行星的自主統轄權和有限立法權,同時,聯盟會任命一名擁有官方身份的總督,來行使聯盟對這顆行政星名義上的統治權,其地位大致等同于聯盟總統,而在“聯盟官方顧問”韓兼非的建議下,達成協議后,新羅松的第一位總督,將由在新羅松享有很大聲譽的奧古斯都慈善家梅薇絲·謝頓女士擔任。

在達成一致后,總理辦公室的工作人員以難以想象的高效率,在會議室里的大人物們還沒走出門之前,便將協議擬好并呈意与这口灵泉,若是眼前人强行把他们赶走,那就是断了他们的修行之路。

而且因为刚才金色罩子的出现。他们感觉不到灵气的存在了。

既然能留下来,他们自然万分高兴。

然后张航给大老鼠们起了名字,鼠一,鼠二,鼠三,,,,鼠八。

张航只能分清鼠一鼠二比剩下六只长一手掌,剩下的根本分不清。

只是为了以后叫起来方便。然后嘱咐大老鼠不准伤害附近的村民。

完事张航转身回了阵中,洪文定已经不见了,张航盘腿坐下安心修炼,老鼠们在外边给放哨。

这帮村民虽然现在回去了,难不保还有财迷心窍之人继续前来。

修炼了一个多月,该回学校领毕业证了。自从上次洪文定带他从长新山飞回来,

他对学校的事越来越没兴趣了。但是毕业证还是要拿的,必须给父母一个交代,让他们不担心自己。

买了车票,在来到西川,拿了毕业证,本来已经把他分配到他们镇上当老师,张航直接拒绝了。

说要出去闯荡一番。正要回老家时,周庆丰来找张航了,说是要结婚了。日子已经订好了,半个月后就结婚。

虽说这是迟早要面对的事,张航心里还是忍不住一番心痛。

自己的牡丹花终归是落在别人家的花盆了。

学业已经完成,张航不能继续在学校住了。没办法。

搬进了鸿雁观,向周道全借住几日。

到了鸿雁观,高进接待了张航,周道全达到了结丹后期。

已经被宗门召回重点培养,准备冲击元婴了,现在鸿雁观由门内派来的师叔主持。

看来借住鸿雁观有难度了,张航正准备告辞的时候,高进叫住张航。

表示能留张航暂住,但是想请张航帮画天火符,并且每按10元收购。

张航一惊,不由的向起来自己以前对敌,每次都是一大把直接甩了出去。

现在想来,那甩出去的不是符文,那是大把的钞票啊。

张航欣然答应下来。前段时间一直很忙,手上也没符文了,而且好久没有给家里拿钱了。

拜见完现任主持后剩下的半个月时间张航都是在房间里画符。吃饭都是由高进送进来。

到了王洛周庆丰结婚的日子,张航把符文交给高进。

高进拿着符文感受到比上次他们拿到的符文威力更大了,很是高兴,给了张航3000块。

张航参加完婚礼。就拿着行礼回老家。西川事算是了结了。

回到家乡,张航直奔洞府。门口八只大老鼠眼泪巴巴的看着张航。

这时候才想起来,自己走的时候没把进入阵法的手印交给它们。

张航先结印打开阵法,让八只老鼠跟了进来,然后找了一块平整的大石头。

放下行礼,把结印手法传给鼠一鼠二后就向家里走去。

回到家中,张航把钱交给父母,然后说想出去闯荡闯荡。

在家中住了十几天后,张航回到了洞府,这时洞府已经大变样了。

大老鼠为了表示忠心,给张航建了木房子,房子里还有木床,凳子。

张航很满意。接下来的日子张航每日修炼。

大老鼠们则是两只修炼,两只建设洞府,剩下四只每天乱串,张航也懒得过问,这些事都是鼠一鼠二安排。

过了十多天,四只乱串的大老鼠带回来了四颗灵草。

太好了,没想到这些家伙还有这个本事。

张航也不在过问大老鼠的事。

专心修炼了半年终于突破了十四层。

走出木屋,发现洞府已经有几十颗灵草。这让张航很惊讶,这些老鼠办事效率真是高。

就在这时听到吱吱的尖叫声从远处传来。

张航手持如意领着洞府内的四只老鼠快速冲出去,奔向尖叫声传来的方向。

只见六个身穿黑衣的练气十二层的年轻人围住了四只大老鼠。

四只老鼠正是鼠一带着的三只老鼠。鼠一嘴里还吊着两颗灵药幼苗。

张航大怒,这群魔道妖孽真是无耻,居然截杀他的手下,张航随即十张天火符甩出。

魔道那个年轻人见有人发起攻击,急忙闪身躲避。那人一躲开,被包围的四只老鼠就冲了出来,来到张航身边吱吱乱叫。

“哼!你们好大胆子,光天化日之下就敢抢我手下口中灵药!”

听到这话,魔道六人笑了,“嘿嘿,既然是你的手下,那么这个事就好说了。”

“好,都是修道之人。我也不愿结下仇怨,这样吧你们赔我一万块钱,咱们这事就算过去了”

南宫平目光动处,心中亦自恍然也看见了,泥人张一家大小四口

劍浦城的夜晚,最熱鬧的就是賣小吃的地方,三三兩兩的工人,結束了一天的勞累,在這里買些吃食,邊吃邊聊,算是一天最輕松快樂的時光。

“老曲,想媳婦沒有?”老張狠狠咬了一口大餅,真香。他跟老曲都是在窯廠燒磚的,今天剛發了工錢,來城里尋點吃食,算是犒勞一下自己。

“當然想,可家里還有三畝多地,走不開。這城里,租房子開銷亦是不小,一時也沒好的辦法。”老曲家在鄉下山里,離劍浦城大概五十多里地,不算遠,但是這窯廠不休息,肯定回不去的。他跟老張倆人租了一間屋子,也能節約一點,每月的工錢,大部分都托人帶回去了。

“你說,就那三畝地,一年忙到頭,也收不了多少糧食。依我說啊,不如直接將地賣了,讓你家媳婦也來這邊,去作坊里做工,聽說女工那邊還在收人的,工錢又漲了。”老張也惦記這事,但是還拿不定主意,如今說出來,也是想讓老曲一起參詳一下。

“雖說收不了多少糧食,可這地在,心里總歸有份著落,不然心里沒底。再說了,都來城里的話,娃也得來,這得租個大房子,太貴了。”老曲覺得,這城里做工,哪能做一輩子。既然早晚都得回鄉里去的,這有田地在,也算有個后路。

“我算過了,我想將家里那五畝多地賣掉,能賣四十多兩銀子。在這西門外,買一個小房子,三開間的那種,不帶院子,要八十兩。我手里還有些積蓄,湊一湊,再去錢莊借貸個二十兩,三年也就能還清了。這城里的條件,總歸要好上一些,只要愿意吃苦,總歸能找到活干的。”老張覺得,一輩子窩在村子里,以后孩子也是個沒見識的,如今既然有機會,不如搬到城里來。這城里做工的越來越多,房子肯定越來越貴,自己不如趁早下手,還能買個不錯的房子,地段也要好些。

“這個,去錢莊借貸,心里總有些后怕,萬一出了問題,還不上怎么辦。”老曲有些心動,一家人在城里安家,早上各自出門做工,晚上一家就能團聚。偶爾還休息的時候,帶孩子一起出去玩玩,或者做些吃食,那日子,想想都美。

“怕個甚,這錢莊的老板,是孫大人,如今該是侯爺了。自打侯爺來了咱們這,日子那是越來越好,以后會更好。”老張看起來是給老曲打氣,何嘗不是幫助自己下定決心。賣地,自古就是敗家的玩意才做的,這決定不好下。

“干了,等休息,就回家辦這事去。”老曲心下一橫,這事就這么辦了。總一個人在外面,讓媳婦帶娃守在家,總是不妥的。

“成,咱們一起,等選房子的時候,咱們做鄰居,平時也好有個照應。”老張咧開嘴笑起來,老曲都拿定主意了,他自然不會退縮。

旁邊攤子上,高公公跟竇儀點了些茶水小食,將這一切聽在耳朵里。高公公暗自點頭,孫宇在這民間,評價倒是頗高,也不知以后是福是禍,這些人的眼里,可沒有國主的存在啊。高公公雖然聽在耳朵里,卻只會爛在心里,這話,誰的面前都不能說,安公公也不行。

“高公公,我知道了,這里的百姓,跟別處到底有何不同。”之前竇儀一直都想不明白,為什么這里的老百姓,眼里有不一樣的神采。如今聽了這倆人的交談,總算有所明悟。

“當然不同,侯爺上馬能打仗,下馬可治民。這劍州生活,比之大多地方,都要富足一些。”高公公覺得,這劍州,至少劍浦城內,算得上豐衣足食。這天下,能夠讓老百姓都吃飽的地方,可不多。

“不僅是富足,更多的希望。這些老百姓,覺得生活有盼頭,以后會過得越來越好,因此眼神里,多了不一樣的神采。”竇儀打了個酒嗝,頗為感慨。難道這劍州,已經達到貞觀盛世的標準了?起碼大宋治下,沒有這等地方。

“竇大人觀察入微,兩年前,這還是沒人愿意來的地方,民不聊生。”高公公可是知道,之前這里匪患橫行,特別是劍浦城,十室十空。

“治世、之能吏。老夫得去小解一番,高公公稍等。”竇儀茶水喝得太多,得去排解一下。

轉過小攤,走到商鋪拐角的后面,撩起下擺,對著墻角就放水。完了抖一抖,真他么爽,萬豐一吹,連酒意都清醒了好幾分。

“隨地大小便,說吧,是打掃街道一天,還是交罰款五十文?”一個左臂帶著紅袖章的老婦人,悄無聲息站在竇儀身后。旁邊的隨從自是看見這老婦人了,但是明顯沒有威脅,就沒有出手阻攔。

“什么?你是何人?”竇儀一愣,趕緊系好腰帶,怎么一個老婦人,都敢管他的事情了,當即反問。

“老婆子是衙門下面環衛處的,專門負責清掃街道,糾察不規矩之事。你的行為,在我劍浦城城門守則上,寫的清清稍作調整,手上多加了兩成力道,開始采用五成守勢、五成攻勢的策略——

目的只有一個,逼著老頭和他硬碰硬,打消耗戰。

面對“黑蟾金剛”這樣實力強橫,又心存謹慎的對手,任老先生感覺自己好比一頭兇猛的老虎,面對一只牙尖嘴利、全身帶刺卻還動不動就縮頭的狡猾老烏龜,真的無從下手!

雙方已經明顯進入消耗戰的節奏,他只能一邊打,一邊調整呼吸,努力保持最佳狀態,時刻準備發動致命一擊。

“黑蟾金剛”極有耐心,持久力堪稱變態——與對手硬拼一千五百回合后,他依然面不改色。

又過了一百多回合,在將自身防御得滴水不漏的同時,“黑蟾金剛”終于決定放開手腳,剿滅強敵!

剎那間,他的招式動作變得大開大合,突然加足力道,展開十成攻勢,化作一位地獄戰神,兇猛無雙地對任老先生發動全面進攻!

就在“黑蟾金剛”突然爆發猛烈反攻的瞬間,站在岸邊的任夫人臉色刷的一下變得蒼白了幾分,眼中出現幾分不可思議的神色。

即使是二十年前,丈夫任我行在南洋爭奪幫派話事人的那一戰中,也沒有出現這種兇險的局面。

“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大事不妙,任老先生好像要頂不住了!我該怎么辦,這個妖怪待會兒不會吃了我吧!嗚嗚嗚——好可怕!”

這個時候,就連衛青也發現任老先生的狀態恐怕不太美妙了——

只見他的頭頂直冒白煙,呼吸也逐漸加重,全身皮膚變得通紅,和煮熟的海蝦一般;與此同時,衛青看不到的是,任老先生的身軀開始產生微微顫抖,原本緊閉的全身毛孔即將失去控制,皮膚表面開始出現微小細密的汗珠……

要知道,武道修行講究修煉丹田一口氣,只要這一口真氣還在,武者的實力就能保持穩定;而一旦全身毛孔松懈下來無法保持緊閉狀態,全身的真氣就會不由自主地從全身毛孔處泄露出去——

特別是在劇烈的生死搏斗過程中,如果毛孔無法絕對封閉,泄氣的速度會急劇加快,真氣一泄,整個人的精、力、神就會失去支撐,后果不堪設想,稍有不慎,就會被敵人打死!

等二人打到快兩千招的時候,“黑蟾金剛”已經明顯察覺到,對面這個老頭現在已是強弩之末!

“呱——呱!”

判斷出老頭體力和真氣即將消耗殆盡,自己已經勝券在握后,“黑蟾金剛”發出兩聲冷笑,一邊手上全力爆發步步緊逼,一邊開口嘲諷對手,意圖施加心理壓力。

“對面的老頭,你要完蛋了!”

“你的境界比我高又怎么樣,招式花樣多又如何?”

“死在我奔波兒灞手中的巔峰大圓滿武道大宗師可不少了,今天加上你,不多不少正好湊夠十個人頭!”

當然,他的這番嘲諷對手是聽不懂的,因為在對方三人聽來,他的話是這樣的——

“咕嘰拉吉咕嚕霍霍哈嘿,奔波兒灞嘰里呱啦灞波兒奔……”

雖然聽不懂對方說的什么東西,但是任老先生還是心頭大震,他做夢也不敢相信,這個世界上還有這么厲害的人——

二人打了這么久,對方的修為境界已經明明白白展現出來,只是一個中階武道宗師罷了!

但是這人在與他這個已經一只腳踏進超凡入圣境界,堪稱巔峰大圓滿武道大宗師中的佼佼者——“南洋猛蛟任無敵”,正面硬剛了兩千多招后,在激烈的搏斗中還能有余力開口連續說話,而且發音中氣十足!

這種不可思議的事情要是放在今天之前,“任無敵”一定會當做笑話來聽,但是此時此刻,既驚且懼的他已經完全沒力氣笑出聲來了!

到了這個時候,“任無敵”已經純粹靠著自身的意志力在苦苦支撐了,體內如同高壓內燃機的氣室一般,真氣沸騰,洶涌澎湃,全身經脈、血管、毛孔都承受著巨大壓力,整個人的狀態已經瀕臨極限!

別說開口說話了,再不找機會抽身走人,恐怕自身都難以保全!

“我任我行這輩子不知經歷過多少次大風大浪,想不到今天會葬身在這條小山溝里!真是可悲……”

此時此刻,想到結發妻子盧玉琳和小朋友衛青就在他的身后——

作為一個丈夫和長輩,一輩子剛猛無畏的“任無敵”絕不會臨陣脫逃,既然無路可退,只能選擇與敵人戰斗到最后一刻!

“要想傷我夫人和朋友,除非從我任我行的尸體上踩過去!”

……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几十次举牌收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重生之超级市场

柔桡轻曼

重生之超级市场

逍遥的猪

重生之超级市场

卿隐

重生之超级市场

唯愿紫叶

重生之超级市场

赵横姿

重生之超级市场

君家小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