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蓄势引入翁》。

两兄弟让来让去,到后来只有谁一样,忽然又一起出现在她眼前

獨孤言等人前往柔水派遇到了秦違夫婦。

獨孤言看著獨孤默自言自語道:“長得真漂亮。”林星河聽到這話,自然忍不住,上前攔住獨孤言道:“快給我師母道歉。”

獨孤言疑惑道:“我這是夸你師母,為什么要道歉,只可惜成親。”

林星河大怒,秦違上前攔住林星河出手道:“少俠,你為何無緣無故侮辱我夫人。”

獨孤言道:“我是夸她,什么時候侮辱?”林星河道:“你這人好不講道理,無緣無故侮辱她人,好像你認識一樣。”

獨孤言笑道:“我確實認識,而且關系還不簡單。”

獨孤默這下也疑惑,自己似乎從來不認識獨孤言,怎么會認識獨孤言。

獨孤言道:“九華山人靈傳人見過師姐。”獨孤言也不認識獨孤默,但是獨孤默腰間有谷盈索鞭,所以便認出了獨孤默。

獨孤默道:“你就是華師兄提到了那位少俠?”獨孤言道:“沒錯,的確是華道友提到的,只不過那天我身體不適,所以沒有出現。”

林星河一聽兩人對話啞口無言。

獨孤言道:“師姐長得是真美。”獨孤默一笑,獨孤言對林星河道:“服不服?”

秦違上前道:“原來是默兒的師弟,久仰,不知道師承?”

獨孤言道:“我很出名嗎?我沒有師父,我只是擔任九華山人靈真身傳人職務,并非是正式的九華弟子,只不過我覺得師姐長得太美,做她師弟,叫她一聲師姐也是無妨。”

秦違不生氣是不可能的,但是秦違性格溫和,只是說道:“你這樣有些不妥吧。對于人靈真身我略有耳聞,擇日不如撞日,今日特來請教一下人靈真身傳人的高招。”

獨孤默攔住秦違道:“我來。”秦違對待獨孤默十年如一日,就算技癢也會讓給獨孤默,只是囑咐獨孤默道:“多加小心。”秦違對獨孤言說道:“我們說好,點到為止。”

獨孤言打趣笑道:“這很難啊。”

獨孤默道:“師弟,你別逗他,小心他的崩河萬穿掌。”

獨孤言道:“我覺得更應該小心師姐的美貌才對。

獨孤默笑道:“你小嘴確實很甜,但是不要以為我會手下留情。”話音剛落,獨孤言就直接搶先出手。

獨孤默沒有想到獨孤言會這樣,接連退了幾步拉開距離,拿出腰上的谷盈索鞭遠攻獨孤言。

獨孤言知道獨孤默的武藝,獨孤言聽聞華子相經常夸獎獨孤默,華子相也自認自己的悟性不如獨孤默,獨孤默雖然為女子,但是是當今唯一一位將九華七神器練到極致的弟子,獨孤言自然不敢怠慢,拔出九天玄劍,使出九天玄劍的雙手劍法,起手龍飛式的龍破九天彈開索鞭,在空中一翻滾,接著變招使出繚繞式的層層疊疊,一步一步逼近獨孤默,獨孤默不愿后退,將谷盈索鞭纏繞自己的右手,右手握著鞭尖把手,此刻近戰對獨孤默有利,但是獨孤言似乎知道獨孤默會如此做,停了下來使出了烈火式,烈火燎原一出,和獨孤默右手一接劍的速度突然變得奇快無比,沿著獨孤默右手直接手中的小密封袋抢到手中,

  琢儿都没反应过来,她的手掌因为这股力道,被袋子边缘锐利的地方划出了一道小血痕。

  “不错嘛,你们还有这个吃的,把你手中所有这个都拿出来,否则我。”

  他对着果子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你看我身上就这一个包,也没多少东西。”她装出一副可怜的样子。

  “少.他.妈.的废话,我手里的刀可不认人,还有你们,一个个把好吃的都分我一份。”他又对着王导和蛋姐威胁道。

  苏难在旁边看了个好戏,自顾自.吃.自己的,“小屁孩,是不是没有吃的,来姐姐这儿,我给你一点。”

  苏难见黎簇不过来,也没当回事,还是给他扔了几小包饼干和一瓶矿泉水。

  她可没那么好心,她早就知道,黎簇背后画着地图。

  黎簇说实话,在下面走了那么长时间,现在就特别的饿。

  他虽然不喜欢苏难这样叫他,他还是就着水.吃.了起来。

  吴邪不在,其他圈子他混不熟,他也不想去,就想早点回家。

  他就一个人了,也不敢离他们太远。

  稍微距离远一点,黑.洞.洞的吓人。

  沈杰握着琢儿被划伤的右手,心疼的特别的想把伤口转移到自己身上。

  琢儿.紧.紧.的把他的沈郎抱.在.怀.里,为了让他舒服一点,她.腿.麻了也不没动一下。

  她手真的很.疼。

  她也不敢讲话。

  “琢儿,剩下的你赶紧.吃.了。”沈杰轻声的对她说道。

  他现在还真怕那个老麦又过来把剩下的三分之一也抢走。

  “沈郎,你要吃就全.吃.完了,我一想到你现在饿的都只有骨头了,我就特别难受。”

  她说到后来,简直就要哭出来了。

  “你还不知道我的能力吗?就算有人把我杀了,我都能活过来,你信不信。”沈杰一副调皮的语气说道。

  “哼。”她轻哼到,“哪有人死了还能活的。”

  她明知道他是在骗她,心里就觉得被他这么一说,好受多了。

  现在轮到沈杰看琢儿.吃。

  她本来就是很有气质的姑娘,就是人们常说,肤.白.,貌.美.,大.长..,腿。

  以前也上过私塾,比村上的女.人.懂的多了。

  虽然现在她.身.上和自己一样脏兮兮的,衣服又破又烂,全然没有了以前的样子。

  他看着她轻抿.着.嘴.吃饭的样子,就是很喜欢。

  如果可以用词来形容,也唯有秀.色.可餐。

  这一看更.饿.了。

  肚.子里都在不停的蠕.动。

  尤其是大脑,更昏了,很难受,

  那不就是以前饿到极点才会出现的吗,

  至少现在有感觉了。

  他心里这样想到,

  至少再.吃.一两轮那样的饭,他才敢狠的下心来.吃.兽.肉。

沙曼呢?眼睁睁的看着别人把她秋,来到了寒冬。梅花、白雪,

很快,浣纱到来,对陆隐行礼。

  “浣纱,目前沧澜疆域登记在册的狩猎境强者有几人?”陆隐问道。

  浣纱脱口而出,“五人”。

  陆隐挑眉,“除了我们帝国的三个,还有两个是谁?”。

  一起,飛速的組成了一個陣法。

隨后陣法一顫,灑下大片銀色靈光將他籠罩了進去。

赤紅長刀眨眼及至,瞬間飛臨陣法的上空,而后周身火光大放,向著陣法之上一劈而下。

“嘭。”

火花四濺。

赤紅長刀劈在陣法之上緊緊是使陣法微......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蓄势引入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阿尔肯德之子

光明在案

阿尔肯德之子

黑心的大白

阿尔肯德之子

天朝大梦

阿尔肯德之子

薛定谔的猫耳

阿尔肯德之子

千年小鬼

阿尔肯德之子

离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