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神的微笑》。

那少女的看似無心之舉,卻落在了在場所有人眼中,尤其是那身穿月白色的少年少女,那眉宇間藏有奸詐氣息的少年在此刻顯露無遺,他居然莫名其妙的對那青年產生了一絲嫉妒之意。

而他身旁的少女看到這一幕,其目光也瞬間凝聚在這位青年之上,這青年竟……生得如此好看,還未等她反應過來。

那立于青年身前的少女,聽到青年的回答,很是滿意,點點頭,道:“叫什么名字?”

然而,還未等青年回答,那立于少年旁得少女,也湊上前來道:“劉師妹,你這就不厚道了,你怎么可以這樣呢?”

那被稱為劉師妹的少女自然聽得出那嘲諷自己的少女口中的這樣是什么意思,她轉身看向已經近前來的少女針鋒相對,道:“燕師妹,有意見?”

“師妹?”

真是奇怪,天底下怎么會有奇怪的事情呢?天底下怎么會有這樣奇怪的稱呼呢?怎么能相互稱對方為師妹呢?這道理說不通呀?

少華山歷來就沒有先入門為大的規矩,也只能那些比較重規矩的宗門,如齊山書院、白玉觀之流才會有這種規矩,在少華山是師姐還是師妹,只有用拳頭來說。

不過看這兩位互相稱師妹的應該是實力不相上下,誰也不服誰,才會……

那被稱作燕師妹之人柳眉微蹙,眼神瞬間冷冽,她對著那衣著華貴的青年道:“你跟我走。”

那劉師妹也不甘示弱,拉起這個平時他們連看都懶得看在她們骨子里認為是廢物的青年,同時,開口道:“跟我走。”

此刻,氛圍異常尷尬,青年完全摸不到頭腦,只覺得莫名其妙,好端端的我為什么要跟你們走呀?那奸詐相少年更加氣盛,此刻,他恨不得抽青年兩鞭子以解心頭之恨,而他身旁的胖胖少年對此無動于衷,或者說和那些雜役弟子一般為反應過來。

“劉妍妍,你是要和我打一架嗎?”

柳眉微蹙的燕師妹,突然冒出了這么一句莫名其妙的話,原本氣憤的少年此刻更加生氣,他早就聞到了火藥味,沒想到自己辛辛苦苦小心翼翼呵護的兩顆白菜,今天居然齊齊主動去喂豬,當真以我賈葉玄不存在嗎?

不過他轉念一想,興許沒準是好事呢?現在自己上去不是勸架的,讓她們好好打,然后自己在跑去安慰輸了的,倒時自己還不是一兩句安慰話就抱得美人歸了?即便抱不了美人歸自己也不讓那個外來雜種靠近自己辛苦養護的白菜。

被稱作劉妍妍的少女冷笑一聲,道:“你來呀,燕舒雨,當老娘我怕你不成?”

一瞬間,那原本還讓人發覺不到火藥味的存在,瞬間被少女劉妍妍點燃,氛圍變得異常緊張,就現在那些個排著隊的少年少女們紛紛主動讓開場地,生怕被殃及池魚。

只有處于風暴中心的青年,當局者迷,還沒沒搞清楚什么狀況,但他總感覺接下來有不好的事情發生,因為在場的每個人表情上分明寫著“看熱鬧”這三個字。

那兩互相稱師妹的少女柳眉橫對,眼神凌厲,腳步沉默,甩開鞭子,竟頗有大戰一觸即發的味道。

那叫賈葉玄的少年對著身旁的少年道:“誒,胖子,你說她們兩個誰能打贏呀?”

胖胖少年此刻眉頭緊皺,就要上前去勸架,卻被賈葉玄拉住,警告道:“我告訴你胖子,你最好少管閑事,少當爛好人,小心待會我跟你算賬。”

那忠厚的少年看了一眼賈葉玄,無奈嘆息,誰叫他打不過眼前這個家伙,個頭和青年差不多高,而且胖得十分健碩的少年,他只能在心中祈求道:“小子,祝你好運。”

倒是其他少年少女們紛紛竊竊私語,猜測那位師姐會贏,當然也有幾個例外,那些個少年們紛紛投去記恨的目光,心中憤憤不平,想:“憑什么連他那個爬個山都上氣不接下氣的家伙能同時得到燕師姐和劉師姐的青睞,而我這么帥,這么努力的人就沒有這個福分?”

當然,有一個少年不一樣,那就是樂凡,因為他注意到了賈葉玄的神色,玩味、嫉妒、恨意甚至是殺意,此刻,他心中非常的慶幸,幸虧自己沒有和那青年牽扯上太多關系,否則,自己可能就要無辜牽扯進這樁無名恩怨中去。

拉開架勢的劉妍妍、燕舒雨身旁瞬間風起塵揚,一股血腥味道呼之欲出,站在中間的青年就算是再傻沒搞清楚是因為什么,但也能看得出這是有一場架要上演,他要不要退一步,可他又讀書人附身安慰自己不能后退,自己應該極力阻攔這場事端的。

身為罪魁禍首的他居然還有心情想著勸架,這讀書人的腦子也不知道什么做的,說你滿腦子漿糊吧,你偏航便带着长空回到宗门,没过几日门人来报,说啥陆客卿在大殿要拜见门主。

张航大喜,片刻之后便到了大殿。

大殿上坐着六人,正是郑道阳师兄弟五人和一陌生女子。

这女子长相甜美,身材匀称。张航急忙变幻了容貌走进来。张航身份敏感,不敢轻易暴露。

“张门主,何故不已真容示人呀。”郑道阳看着张航哈哈一笑。

“大师兄莫拿师弟开玩笑。”张航先向诸人行礼,接着回头看向那女子:“在下王巡,不知仙子如何称呼?”

“老五不必遮遮掩掩,都是自己人。”陆昭向张航眨了眨眼。

万没想到陆昭居然当了舔狗,为了向着女子展示自己,居然带到了这里。张航顿时满脸黑线。

女子起身一礼:“在下莫晴见过门主。”

“五师兄你怕什么,身后有破天宗保你,门下又有上万妖修,这天下谁不长眼敢来惹你。”裴庆说道。

张航有点纳闷,上次泗水城便有人说过破天宗,只是当时没明白,所以没多想。

细问之下张航才知道,上次拍卖大会上破天宗来人不准各宗门高阶修士追杀张航。

众宗门原本也是想抢夺噬魂,恰巧张航显露出仙魔二气,所以众宗门找借口追杀。

如今破天宗居然直接出面阻拦,众人想到破天宗在七星域就有传送大阵。所以也没敢反对,若是惹恼了破天宗,那才是天大的麻烦。

“你们早说啊,害的我在西域深山躲藏了百年时间。”张航颇为愤愤不平。

“当时你冲到了西域便断开了联系,我们想说你也不知道啊。”陆昭撇撇嘴说道。

张航撇了一眼陆昭,这二师兄平日里成熟稳重,处事大方得体,今日却表现的贱贱的。

心里暗自摇摇头,二师兄完了,彻底被那莫晴降服了。

张航招呼众人来到自己洞府,然后让长空去海边抓一头化神海妖。

裴庆着看长空飞去,便开始对自己当年的举动大加赞赏。

张航实在忍不住,那葬龙山的鹰极其高傲,根本不可能做别人的宠物。

只有那鱼鹰算是万中无一的怂货,被裴庆拐了出来。

而且只敢偷袭胜负重伤的修士,与长空和万里相比差距实在太大了。

张航拿出金刚果和九里香分与六人,六人自然这果子玄妙,还没张口咬下,只觉得眼前一花,一只白狐蹿出,抢夺了六人果子,转身便跑。

“小白,你在不回来我便打断你的腿。”张航冲着白狐大喊。

“五师兄,那白狐你在哪里遇到的,让我看看。”裴庆看着小白,双眼冒光。

“小白,你让老六看看,你抢果子的事我就不和你计较了。”

“哼,那果子说好这次是给我的,你拿着便做了好人。”小白软绵绵的声音中带着一丝强硬的态度。

“只要五师兄愿意将它给我,我愿意用身上所有东西交换。”裴庆两眼放光,直直的盯着小白。

张航可以肯定一件事,小白绝不是一般的狐狸。裴庆宗门对于天下妖兽了解最多,应该是看了小白的不凡。

“那不如用你的命交换吧。嘻嘻”小白朝着裴庆走来,双眼冒出淡淡绿光。只见裴庆抽出一把宝刀就架在自己脖子上。

郑道阳急忙一声大喝,裴庆惊醒。双眼惊惧的盯着小白。小白张口吐出一白色珠子和铃铛,张航急忙挡在了郑道阳身前。

哪铃铛的威力张航见识过,噬魂在铃铛面前都没反抗余地,若是小白用铃铛对付众人,恐怕谁也扛不住。

“小白别生气,老六只是开玩笑呢。”张航急忙解释。

郑道阳也不敢大意,刚才小白抢夺果子时候只觉得眼前一花手上果子便没了。

如今郑道阳已经是一道龄修士了,虽然事情来的突然,可中了一只化神初期妖兽的法术。

小白哼了一声,转身出了洞府。张航急忙给众人赔罪,又拿出果子分给众人。然后给胡万世传音,让胡万世跟着小白。

“嘿嘿,这小白也是被我贯坏了,让诸位师兄弟见笑了”张航尴尬一笑说道。

其他人也没有在意,一只宠物偶有顽劣也是在所难免。

倒是裴庆整个人坐在那里直直发呆,众人也知道小白只是警告裴庆,虽说有些过分,不过也没损伤了裴庆,也没多说什么。

裴庆好久之后才恢复了正常,只是对小白赞叹不已。:“五师兄看来是大运气之人,那白狐应该是一只天狐。”

此话一出,郑道阳众人才点头释然,也只有天狐才有这样逆天的本领了。能跨越一个大境界影响其人神识。

裴庆神色暗淡,对于妖兽,裴庆有着与别人不一样的执著。张航见裴庆神色不好,便和他聊起来鱼鹰。

白开心道:什麽信?小鱼儿道:性。若人人都做到站在低处时立

千鸟界,商会特意开辟的隐蔽洞府中。

黎会长眉头紧锁,凝望着眼前两块棱形晶柱,晶柱内映照出那片金色光海,和竖立的陆地,还有一棵棵的灰色枯树,加众多的变异魔怪。

他着重看向,进入了那片金色光海,和无穷闪电纠缠的巨灵族变异魔群众还完全被蒙在鼓里呐!”

张磊无奈的瞧瞧赵亮,轻轻摇了摇头。

赵亮明白他的意思,笑着对陶思源说道:“你也别大惊小怪的啦。包括穿越航行机在内,咱们国家在哪个科技领域不是全球领先?这不稀奇的。哎,我可得提醒你啊,回去之后......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神的微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朔亦洒江湖

半瓶子不满

朔亦洒江湖

默小水

朔亦洒江湖

皮蛋瘦肉粥ai

朔亦洒江湖

周玉

朔亦洒江湖

含江一雪

朔亦洒江湖

铅笔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