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又见》。

可是沈壁君却不懂。她永远不了解风四娘要跟一个人作对时,怎双双的脸上,却己泛起了红晕,幸福而羞涩的红晕

燕无双扯开领口,把药粉倒在身上,头发上,脸上,最后才是衣服上。

一瓶用完,燕无双忽然感觉身后有些不对,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他一回头,就发现马若兰正在他的身后,咬牙卖力的奔跑着。至于阿花跟姬道红,则是一个往东,一个往北。

“我去,你有病啊!你跟着我干嘛!你赶紧换一个方向跑!”燕无双见马若兰身后跟了一大群毒蛇,吓得脸色都变了。

这些毒蛇哪怕毒性不高,但是毒量积累到一定是程度,燕无双一样是扛不住的。

“哼!”马若兰冷哼一声,继续往燕无双的方向跑来。

马若兰不是故意要跟燕无双对着干,她也不想跟燕无双呆在一起,而是她很清楚,四个人之中燕无双的修为最高,理论上跟着他是最安全的。

“你真的是有病!”燕无双骂了一句,然后改变方向,往南,他觉得以他的速度,是可以甩开燕无双的。

只是他跑了不到一里路,就发现自己到了河边,他立刻转身,却发现面前密密麻麻的堆满了蛇。

“大爷的,这个禁女色真坑啊!”燕无双取出钵盂跟秋雨剑,准备战斗。

两件法器散发着荧光,蛇群似乎是知道危险,都是紧盯着燕无双,不敢靠近。

“那个诸位,冤有头债有主,我虽然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是我肯定知道我没有做过对不起你们的事情,你们是不是认错人了啊!”燕无双很是紧张,这么多蛇同时进攻的话,他肯定是躲不掉的。

也不知道这些蛇是不是能够听懂燕无双的话,反正都是没有退去。

“啊!混蛋,你快救我啊!我快要被蛇给咬死了!”马若兰大喊着,跑向燕无双,隐约的,燕无双看见她的屁股上似乎是挂了几条蛇,她一边跑,一边往下扯,扯掉一个,又飞上来一个。

“我去,这是什么鬼?她的屁股又不是什么香饽饽,干嘛非要盯着咬,咬前边的大馒头他不香吗?”燕无双觉得这些蛇很是没有眼光,分不清好赖。

忽然,燕无双感觉他的屁股也是一疼,他一回头,就发现他的屁股上也挂着一条蛇。

“你大爷的,你咬我干嘛,我又没有惹到你!”燕无双挥剑斩向蛇。

秋雨剑锋利无比,一道光闪过,蛇就一分为二。

“给我开!”燕无双大喝一声,一个横扫,一道剑气划出,击杀前面几十条毒蛇,其他的毒蛇见状,纷纷后退,惊恐的看着秋雨剑。

杀戮已经开始了,那解释就没有意义了,燕无双的左手,快速的划动着,一个金色的符咒产生。

“阳光普照!”燕无双大喝一声,然后左手剑指指天,灵符飞奔冲向太阳。天空的太阳似乎的感应到了他的召唤,打出一道阳光,笼罩住燕无双。

几乎是瞬间,燕无双身体周围的温度开始提升,地面冒着热气。

阳光普照,没有什么攻击力,但是可以驱散黑暗,以及毒雾,烟尘这些东西。平时都是用来恢复视野的,不过蛇都是喜阴,怕阳光的,所以对付蛇群这些阴邪之物也有用。

燕无双每走一步,蛇群就退后一步,却并没有离开的意思,双方始终是保持着三米左右的距离。

“啊!”马若兰尖叫着,直接跳上燕无双的身子。

几乎是瞬间,燕无双身体周围的光罩就直接破碎,消失了。

燕无双下意识的想要把马若兰给拽下来,可是她死死的抱着燕无双的脖子,不愿意松开!

“蠢货,你快放开我!”燕无双见那些毒蛇,尤其是追着马若兰来的毒蛇,都准备进攻了,很是焦急。

“我不!”马若兰说着,抱得更加的紧了。

一时半会扯不开,燕无双又不敢太用力,不然把马若兰弄骨折就麻烦了。

“阳光普照!”燕无双在一起打出灵符,只是很诡异的是,灵符飞到空中,没有任何的反应。

“我去,该死的,禁女色,现在连法术都没用了,有必要这么坑的吗?”燕无双还没有来得及埋怨,就见无数毒蛇,弹地而起,飞向他们。

“画地为牢!”燕无双吃着秋雨剑,快速旋转,在地上画了一个不规则的圆圈。

金色的灵力从圆圈中涌出,形成一个光罩,把两个人护在中间。毒蛇撞到光罩,直接弹开了。

暂时安全了,燕无双拍了拍马若兰的后腰,催促道:

“好了,我们暂时安全了,你赶紧下来!”

“啊哦!”马若兰说着立刻从燕无双的身上跳下来,她一想到刚才两个人的姿势,羞臊的整张脸都红了。

燕无双见马若兰的屁股上还挂着几条蛇,他也没有多想,直接抓出,用力的一扯。

“嗤啦”的一声,裤子直接被扯坏了,露出一个鸡蛋大小的洞,正好看到马若兰的屁股。

“这——”燕无双看了看手中的蛇,又看了看那破洞,很是无语。

“你——”马若兰捂着破洞,又急又气,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你什么你!達天元,在由天元進入天劍后前往天陰。”孔一騎覺得不行道:“天元派入口我等不知,而且地勢崎嶇,恐怕根本是徒勞而已。”

白岸宇道:“我們直接上天璇派!”明切和孔一騎不解。

白岸宇來到天璇派便說:“我們路過此地,是想前往天劍派。”三人便順利通過了天璇和天權,唯獨三人來到天劍卻不能搪塞而過,因為天劍北是天元,南是天權,東是天媚,而西是天陰。

白岸宇便對天劍掌門莫為道:“我們前往天陰派要取回一件東西。”其實白岸宇并沒有說謊,是取回李觀身為西夏皇族的身份。

莫為和天陰派水火不容,怎么會同意讓行,便道:“少俠若能擊敗我,那我可以讓行。”

莫為已是壯年,而白岸宇等人不過少年,莫為認為白岸宇等人會知難而退,卻沒想到三人皆是不從,明切和孔一騎道:“我們先來會會他!”

明切沖上前去,莫為越起,發出一道劍氣,明切向前彎腰,長刀于背,擋住劍氣,來到莫為下方,越起提刀向上而去,莫為一見,持劍格擋借力向后飛去,將要落地突然飛來一箭,劍行術使莫為感覺到其勢,側身閃躲。一道閃電襲來,其實是孔一騎如閃電般襲來,匕首刺向莫為心臟。

莫為不敢怠慢,孔一騎近身,用長劍根本不合適對決,右手收劍于背,雙手拆招,莫為想速戰速決,發出一掌內力,孔一騎匕首指前將莫為擊退,哪里知道莫為雖然退后,但是卻離孔一騎只有五步,莫為立即拔劍,使出了劍定風云訣,莫為周圍一股內力旋轉上升,明切越起使出絕技蒼月斬,卻被反彈后退,孔一騎發出數箭,卻也無法擊破周圍內力,突然莫為使出直行百劍訣,向前一發,一劍承接內力飛出,孔一騎舉起全部內力向前發出一箭,而明切持刀格擋卻被擊飛倒地,而孔一騎卻是擊飛的更遠。

莫為飛上前去接劍提起就要砍向倒地的明切,白岸宇立即拔劍向前擋住,救了明切一命,莫為后退道:“你們還是走吧!莫要在此丟失性命。”

明切和孔一騎相互攙扶著來到白岸宇面前道:“白令主,我們走吧!”白岸宇一聽便道:“勝負尤未可知,我們豈能無功而返?”

白岸宇提劍上前三步,彎腰直背向前,雙眼凝視前方,右手持劍于身后,劍尖向地。

莫為沒有見過這樣的起手式,覺得有趣,沖上前去,白岸宇趁勢轉身提劍向前,擋住進攻,轉守為攻,使出同心離手劍,挑劍直削,斜砍倒刺。

莫為見白岸宇使招,不敢怠慢,也使出了劍法,天劍派為天山二十四名派之一,天劍又是用劍大派,自然劍術不弱,使出天劍派的絕技之快行六劍,所謂的快行六劍,使得就是以快制勝的套路。

莫為上前左手使得是爐火純青,自從數十年前的燕離行等人偷襲天元進攻天劍派后,莫為便是勤學苦練,莫為對上白岸宇。

白岸宇一劍直刺,莫為用劍縱向側擋,白岸宇巧妙的將劍離開手繞著莫為的劍旋轉,劍就要橫削莫為,莫為知道不好,便想用手拿白岸宇的離手劍,但是卻沒想到,想法一有,白岸宇已經把劍握在手中,橫劈莫為,莫為向后彎腰躲開旋轉劍,自己提劍刺向白岸宇,白岸宇劍突然離手,旋轉飛向莫為腰部,白岸宇則躲過一擊,用石子一彈正打在莫為的手上,莫為手一痛,但是卻不敢收手,旋劍飛來,莫為用腳提起凌空一踏,莫為向后平行空中退去,還沒等莫為說話,白岸宇前進幾步握上旋轉的劍,向前擲飛,莫為在空中用雙腳一夾,一股力氣將莫為又向后退了數丈,突然劍好像被誰扭了一般,原來是白岸宇,白岸宇握劍用力向前一刺,又離開手,莫為見狀用劍向下一刺白岸宇的劍的劍背,劍向下,但是莫為哪里知道,這早在白岸宇的意料之中,白岸宇悄無聲息的來到莫為的左邊,左手接過劍向后旋轉來砍莫為的后背,莫為向前彎腰,用劍凌空一擋腰部,向前側轉落地,用劍又擋住白岸宇換右手橫劈而來的招式。

莫為擋住后卻向后退了幾步,白岸宇發劍旋轉而去,莫為向右擋開旋劍,白岸宇來到莫為右邊,握劍向上一提,還好莫為及時棄劍收手,才沒有被削到右手,白岸宇見莫為棄劍,用腳跟擊打一下莫為的劍,劍飛起,莫為接過劍后退數步,白岸宇也極其有默契的退后。

莫為知道白岸宇手下留情,便同意白岸宇通行。

明切道:“白令主好身手,居然能讓天劍派的掌門棄劍。”孔一騎道:“沒想到白令主的身法也是極其了得。”

白岸宇不語,明切道:“只是不知道為何要還劍與他?”白岸宇道:“其實莫為想要將劍再入手中并非難事,但是劍離于手卻是對天劍派有著奇恥大辱,如今我保留了天劍派的顏面,他自然不會再為難我等。”

莫為看著白岸宇道:“此人劍術也是精湛。”幾年后白岸宇接任云升娶妻接連生下長女白沁語而小白沁語五歲的妹妹白芳華。

虽然那山岳之力被老者消散,但依旧是让秦炎受下不小的伤势,纵使此时那老者普通一击,已然不是秦炎所能抵抗的。

“你且跟老夫来!”

但见老者嘴角轻启,脚下生花,步若残影,其大手伸出,将秦炎一把抓起向着聚贤居另一处而去。

“哈哈,看来是真的把聚贤居得罪了,不然又岂会这般,定是那老者怕其血液脏了此处!”先前难以抬头的几位修炼者气喘吁吁的,相识一眼, 虽然他们此刻也想将白若曦抓去献于高祝身前,但见识了白若曦之力后,又有谁敢出手。

“父亲……”此时,丹尘目光微动,看向一侧的丹洪,纵使丹族势力不如以往,但丹洪所知却是非他们所及。

“尘儿勿忧,秦炎小友定然无碍!”这话语,丹洪说得倒是坚定,饶是如此,丹尘眼眸深处也是闪过一抹担忧。

“我也觉得,秦炎哥哥不会有危险……”感受着刚刚那老者瞬间的变化,白若曦观察的更是仔细,那一刻,那出手的老者神色却是有些凝重。

“既然你们都这般开口,我等便去二层楼等着吧!”肉球转过身,似是对一侧的小二哥交代里什么,便见那小二哥转身而去。

二层楼上,气氛倒是紧张了许多,空气中更是弥漫着浓浓的火药味。

“哼,这几人倒是宽心,都这般了,竟还敢呆在这聚贤居!”盯着若无心事的白若曦等人,有数位修炼者接连开口道,先前之事,他们已然知会了高祝,只是此时的高祝正留恋于三层楼,方才没有出现在此处。

“待到高公子下来,这几人怕是想逃离也不可能了!”此刻,有不少修炼者暗道,

而在聚贤居另一处楼阁内,那老者恭敬的立在一侧,至于秦炎,此刻竟是被其奉为坐上宾。

“先前老夫并不知晓小友拥有这紫金卡片,还望小友恕罪!”

此刻,任谁也难以想到,这老者竟是会对秦炎这般尊敬。

但见那老者亲自为秦炎泡了一壶灵茶,而后方才坐在一侧,目光略显错愕的看向端坐的秦炎。

“老者有话但讲!”此刻的秦炎亦是有些诧异,这紫金卡片乃是舞倾城所赠,又怎会与这聚贤居扯上关系,这着实让秦炎有些费解。

“不知小友从何处得来这紫金卡片!”老者打量了一番,验明了其真伪后,方才再度缓缓开口。

紫金卡片,纵使一些帝国的皇主都不曾拥有,然而,眼前这约么十六左右的少年竟是拥有,这简直匪夷所思。

若真是其所在势力所赠,这便代表着眼前的少年决对不可得罪。

“此卡乃是一姑娘所赠!”秦炎接过卡片,缓缓将其放入玄戒内。

“莫非是小姐?”这老者蹙眉,有资格赠与紫金卡片的不过两人,其家主常年闭关,绝不会与秦炎这般年纪之人相识,而另一种可能则唯有其小姐。

“不知所赠于你这卡片之人可搭乘下一個客人去了。

當然盟主乘車也是要錢的,那飛馳汽車公司在吳笑天下車的那一刻,已經在吳笑天的銀行賬號里面扣了17微諾。

微諾是什么東西?

江湖當中,一切結算都是通過江湖情義幣結算的。江湖情義幣以諾為單位,一諾江湖情義幣等于一千兩黃金。諾的單位太大了,在日常生活中難以使用,于是就以諾為基本單位,產生了小諾和微諾,以及輕諾。

1000小諾等于1諾江湖情義幣,1000微諾等于1小諾江湖情義幣。也是說,1000000微諾等于1諾。1小諾等于1兩黃金。1輕諾等于100微諾江湖情義幣。

當然,在進行大結算的時候,有時諾的單位又顯得很小,于是又產生了超諾和重諾的貨幣單位。1000諾江湖情義幣等于1重諾,1000重諾江湖情義幣等于1超諾。

“日月神教拍攝基地”金字招牌下面,是一座巨大的牌坊,守衛牌坊大門的是一個保安亭,保安亭旁邊的保安穿著整潔的保安制服,正透過保安亭的窗口望著那“日月神教拍攝基地”牌坊又長又大的拖拉門。

見到那進去“日月神教拍攝基地”里面的牌坊大門拖拉門緊閉著,吳笑天不得不走近那保安亭,對著里面的保安說道:“保安同志,麻煩開一下大門,我要進去。”

保安亭里面的保安走了出來,拿著一根電擊棒,不屑地打量了一下吳笑天:“你是誰?來這里干什么?進去里面想干什么?”

“我是過來拍電影的。”吳笑天說道。

“來應聘臨時演員,跑龍套,是吧?滾一邊去,看到了沒有,旁邊那里有個小門,你若是來應聘臨時演員,從那里進去參加招聘。不要在這里丟人現眼。”那保安用手中電擊棒指了一下這豪華高端大氣上檔次的牌坊旁邊角落一個不起眼的小門入口,對著吳笑天說道。

仿佛吳笑天是一只招人討厭的蚊子。

“應聘臨時演員?兄弟,我想你是不是誤會了?”吳笑天也看了旁邊的一個小門。

他堂堂武林盟主,白俊大神的大哥,怎么可以從那個小門進去呢?

自己可是出了10000諾江湖情義幣給東方不敗來這里制作視頻啊!

“還說不是?你看看自己的行頭,普通江湖撲街一個,全身穿的都是地攤貨,不是來這里想應聘臨時演員,還來做什么?拍電影,來當個跑龍套的吧。放心,來我們這里跑龍套,有個快餐吃。”

這保安看著吳笑天的樣子,冷冷暗笑,心里想,這人啊,真是想做個臨時演員,還沒有做臨時演員的覺悟。

吳笑天看看自己的樣子,也覺得自己真的不像電視電影里面的大明星,這穿著沒有那個派頭,可是沒有派頭那又怎么樣?哥就是來拍戲的呀。

“保安大哥,我真的是應邀來拍電影的,還是東方不敗叫我來的。”吳笑天覺得需要解釋解釋。

“東方不敗?我們東方董事長,也是你能隨便叫的嗎?真是不懂規矩,你速速離去吧。看你這么不懂規矩的樣子,想來也不會應聘成功的了,還不如早早離去。”那保安厭惡地揮揮手,對著吳笑天趕蚊子似的。

四面鸡啼不已,黎明已将来临董甥之使自京邑还,得兄与施花满楼笑了。霍天青也不禁失笑等率父兄子弟以义相励,有死无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又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耀天耀世之力

乖乖文文

耀天耀世之力

趴墙头看海

耀天耀世之力

阮白玉

耀天耀世之力

南极烈日

耀天耀世之力

明镜依非台

耀天耀世之力

荣小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