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不是紧张,而是太高兴了》。

韓度絲毫沒有怪罪,揮手道:“慢不要緊,無非不過是多花點時間,我們等的起。只要繼續采買,總是能采買到的,記得買夠了就告訴我一聲。”

“是。”熊蒔低頭應下。

韓度點頭,繼續問:“黑子呢?他傷好了嗎。本官可是有重要的事情,要他去辦。”

“還沒有完全好,不過已經好的七七八八了。如果不讓他做重體力的活計的話,他應該沒有問題。”

韓度聞言,頓時從椅子上站起來,“那還等什么,去鈔紙局。”

熊蒔在后面,連忙跟上。

黑子敲了敲韓度的門。

“進來。”

黑子推開門,走到韓度面前。

“大人,你找我?”

“坐!”韓度伸手示意讓他坐下。

黑子依言坐到椅子上,他穿著寬松的衣衫,隱隱還能夠看見他身上正敷著藥的傷口。

想了一下,韓度才說道:“黑子,接下來本官讓你做的事情很重要,你可要答應本官,沒有本官的允許,你不能夠將它教給別人。”

韓度最終還是決定在石炭礦和道路之間鋪上鐵軌,以節約人力物力方便開采。但是鐵軌所需要的鋼,卻成了一個大難題。

洪武年間雖然不缺鐵,有記載說此時年產鐵一千八百萬斤。但是請看清楚,這是鐵,不是鋼。明朝的真正開始煉鋼是從中后期開始的,那時候人們發明了一種被稱作是“蘇鋼”冶煉法的方法,就是用一種淋鐵氧化的方法,而是渣鐵分開,成為比較純的工具鋼。

但在洪武年間,想要得到鋼,還是得用錘子一錘一錘的敲。

韓度可沒有那么多的時間去敲。

再說了,就他需要的那個量,也不是錘子就可以敲出來的。

一米的鋼軌,重量就在一百斤左右。經過韓度的計算,總共需要大約兩千米的鐵軌,這就是需要四千米的鋼軌。四千米的鋼軌有多重,大約四十萬斤,也就是二百噸。

在現代,二百噸鋼,只要你有票子,一個電話別人就給你送來了。

但是在這個時候,四十萬斤鋼的消耗,這就是一個噩夢。

因此,高爐煉鋼是韓度唯一的辦法。

但這方法偏偏又太過重要,一旦泄露出去,后果不堪設想。

于是,才有了韓度提醒黑子的一幕。

“大人請放心,黑子一個字都不會告訴別人。”黑子站起來像韓度保證。

韓度點點頭,起身從身后書架上拿出一個長盒子。

打開,將他畫好的圖紙取出來,擺在案桌上。

“這些就是本官要你造的東西的結構圖,你就在這里看,有不懂的直接問本官。”

黑子點頭,仔細的開始看圖紙。

兩人就這么一問一答,忙活了一整天。確定黑子完全弄懂了,韓度才把圖紙收起來。

這東西他不準備放在這里,得拿回家里找個隱秘地方藏起來才行。

接下來韓度便讓黃老給黑子安排人手,全力以赴的造高爐。

高爐的建造沒有韓度想象的那么容易,建造過程當中遇到了無數的問題,好在韓度不惜血本調動了整個鈔紙局的工匠,群策群力,好不容易才將一個簡易的高爐建造出來。

韓度以手遮額,抬頭看著高高立起的爐子,“不容易啊,原本以為幾天就可以建好,沒有想到弄了十幾天。”

“大人,這個大壇子真能煉出鐵來啊?”黃老是鐵匠,煉鐵打鐵是他最拿手的本事。但是他從來就沒有見過,眼前這個像壇子般怪模怪樣的東西。而且不管是朝廷煉鐵,還是民間煉鐵,都沒有像韓度這樣的煉法。語氣當中,自然便帶上幾分疑惑。

說來也是奇怪,老朱竟然允許民間煉鐵。要知道這在以往的朝代,可是不允許的事情。因為練鐵的利潤太大,自古以來就有‘鹽鐵之利,足以養國’的說法。

但是偏偏到了老朱這里,他大手一揮將煉鐵的豐厚利潤許給了天下百姓。美其名曰,藏富于民。

民間倒是富了,可是富的卻不是百姓,而是那些官紳集團。這些官紳在富裕了之后,沒有絲毫回報皇家的意思,而且還變本加厲的翻過來禍亂大明的江山。

在韓度看來,這簡直就是亂來。

別的不說,如果老朱能夠在在位的時候,給皇家弄些長久來錢的產業,到了崇禎頭上,大明未必就會滅了。要不是崇禎窮的連軍餉都發不出來,厚著臉皮給王公大臣借錢也借不到,大明還真的有可能被他給再度中興

季辽动作一停,回身一看,却见无极子正踉跄着在一处走了上来。

季辽身形一动,缓缓落下。

那刚刚托起的修罗尸身轰隆一声落了下去。

“道友原来你还活着。”待无极子近了,季辽上前一步对着无极子说道。

此时的无极子极其凄惨,周身衣袍多出破损,身上的皮肤也是崩裂开诸多骇人的血洞,左臂已然在与修罗那惊天一击被打爆,诡异的扭曲成了麻花。

看着身前这个少年模样的季辽,无极子就是一声苦笑。

想他还因为一本高阶功法而对这人心生厌恶......

连眼睛郁始终没有张开来过。他顿足,道:快离此院,迟则生变

常空对丁秋云道:

“你上吧?再不上,剑可真被烈火派的人抢去了。”

丁秋云皱了皱眉:

“一把剑而已,这样的剑带走身上,只怕会招引祸事,不要也罢。”

夏铁釜在后面听到,忙道:

“哎,这剑是小事,被人笑。”

这个男人,就是从医院消失的潘朝阳,没想到啊,转身一变,成了灵界的一份子,还搭上了鬼豪这艘大船。

这是徐浪万万没想到的事情,当初,他还以为,对方是韩立言弄走的,现在看来,是他想错了。

潘朝阳看到徐浪的惊讶表情,心里更......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不是紧张,而是太高兴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我开的中介只卖凶宅

安向暖

我开的中介只卖凶宅

爱吃果冻布丁

我开的中介只卖凶宅

荒神

我开的中介只卖凶宅

边塞之翁

我开的中介只卖凶宅

耀火

我开的中介只卖凶宅

默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