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同归于尽的打法》。

当杨晓丽和范无救走到二楼的时候,下方迎面走上来两大一小三个人。

杨晓丽认识他们,是住在楼上602室的一家三口。小夫妻两个人提着几个塑料袋走在前头,小孩子一蹦一跳跟在后头,似乎是去超市购物刚回来。

两个大人对范无救与杨晓丽二人毫无察觉,聊着天,大大咧咧走在楼道当中,与二人迎面相撞而过。但那个跟在后面的小男孩却似乎能够看到二人,站在了转弯处,紧贴墙边,站住不动,似乎是给二人让路。一双灵动的大眼睛更是紧紧盯着杨晓丽。

杨晓丽觉得这个小男孩实在有些可爱,与之擦肩的时候,忍不住伸手去抚摸小男孩的头。可手刚刚抬起,就被身前的范无救一甩袖口打落了。

杨晓丽有些不满意对方这么做,但出于对对方的敬畏,没敢问什么。

正当杨晓丽快要走出楼道的时候,身后忽然想起那个小男孩有些疑惑地声音:“四楼的大姐姐?”

杨晓丽停下脚步,刚想回头,却发现自己的脖子似乎被什么无形的东西卡住了,动弹不得。

似乎是看到杨晓丽做了回应,小男孩又叫了一次:“大姐姐?”

杨晓丽想要说话,却发现嘴巴也是发不出任何声音。

这时小男孩的父母发现也小男孩没有跟上。

小男孩母亲站在上面叫道:“小虎,你在跟谁说话呢?赶紧回家了。”

小男孩看着杨晓丽笑着说道:“妈妈,是四楼的那个大姐姐。之前给过我糖吃的那个。”

其实小男孩一家之前与杨晓丽一家并无具体的交集,不过是点头之交,在楼道里碰到过,知道是同一栋楼的住户。但前段时间杨晓丽订婚,正好被小男孩从大人的闲聊处听到了,于是他就趁父母不注意的功夫,偷偷跑到杨晓丽家门口敲门,要喜糖吃,结果杨晓丽不但没有怪他的唐突,还真的给了他好大一捧喜糖。也因此,杨晓丽这个漂亮姐姐被小男孩念叨了好几天。

小男孩母亲之前也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想感谢一下杨晓丽,便又下楼来到小男孩身边,想跟杨晓丽打个招呼。毕竟她家是才搬到这里住的,人也不认识几个,多认识几个好心的邻居,以后也能相互照应一下。

可她来到小男孩身边,顺着小男孩的方向看去,却发现楼道口空荡荡一片,没有任何人影,而且也听不到任何脚步声。

“小虎,大姐姐在哪儿呢?”

小男孩抬起手,笑呵呵指向杨晓丽所停留的位置,“就是在那里啊。刚才你们明明跟她面对面走过去的。”

小男孩母亲面色顿时就有些不好看了。

前段时间,幼儿园老师就跟她提过,自家儿子有喜欢恶作剧的坏毛病,总喜欢对着无人的地方自言自语,吓到了好些小朋友。她弯腰低头,将手搭在小男孩肩膀上,厉声说道:“小虎,不是跟你说了,不许再随便恶作剧了。你怎么又不听?”

小男孩被母亲的严厉吓到了,可是又觉得委屈,小脸一皱,辩解道:“我没有恶作剧,她明明就在那里。”

小男孩的执迷不悟让母亲更是火冒三丈,抬手就在他屁股上打了一巴掌。

啪的一声,将头顶刚好熄灭的声控灯顿时又给弄亮了。

“还胡说!”

小男孩双手捂着屁股,躲到墙边,哭着说道:“我没有。”

小男孩母亲气得将手高高扬起:“在哪呢?”

“就在……”小男孩继续指向刚才杨晓丽站立的地方,结果却惊讶发现,原本一前一后站在那里的两个人都消失不见了,后面的话顿时说不出了,“妈妈,我真的没有说谎,他们刚才还站在那里的,但是现在突然不见了。”

这种无凭无据的解释如何能让人信服?

要说她之前对老师的告状还存在疑问,此刻见到了更是不疑有他,更是认定自家儿子真的在玩恶作剧,气得撸起袖子:“好啊,王小虎,长本事了啊,都敢作弄起你妈我来了。”

那叫王小虎的小男孩一见母亲这个架势,当即就“唰”的一下,弯腰低头从母亲身边冲了过去,往楼上去了,一边跑一边叫:“我就没有恶作剧,我就没有说谎。”

“还敢嘴硬。你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你!”

“爸,救我,妈妈她打我!”

“老婆,又怎么了嘛?”

“王刚,你可别做老好人,不然我连你一起收拾!”

“额,老婆,我是想问问你需不需要我帮忙。你细皮嫩肉的,打人得多疼,还是我来吧。”

“呜……”

……

不远处的一棵杉树下,杨晓丽听着小男孩的惨叫,看着被小男孩的叫声吵得灯火通明的六层小楼,不由有些心疼。

看样子,这孩子今晚似乎少不了要挨一顿揍。

要是事不关己,倒也罢了。可这事跟她还脱不了关系。

她不由看向身边的范无救:“八爷,他也没说谎,还要遭受这样的无妄之灾,是不是有些倒霉,要不我去跟他父母解释下?”

范无救回头看了她一眼,嘿嘿怪笑一声,下巴点了点那个老人:“你又忘了刚才的事了?”

杨晓丽想起刚才自己差点从窗户口跳下来的经历,心中一凉,下意识看向身前安静站着的老人,见其仍然背对自己站着,并没有回过头对她神神秘秘地笑着,这才松了口气。

“可是……”

范无救打断了她的话,异常严肃地说道:“调查局之前的通知和条例应该说得很清楚。作为人类,请勿与远乡人有任何的接触。无论是远乡人主,便走了過去,走到季遼身邊,對季遼微一欠身道“小女子見過季公子。”

季遼點點頭,自顧自的走到石桌旁坐了下來。

張云瑤也不腦,徑直跟了過去,只是她身后的丫鬟翠兒,對著季遼直翻白眼。

“季公子這幾日在屋內從不出門,小女子又不知該不該打擾公子,每日便會來此看上一眼,季公子切莫見怪。”言下之意就是,我可不是監視你,你別誤解了我來這里的意思。

季遼點點頭,笑道“季某這些時日一直在屋中打坐,如今已經恢復,還要多謝張姑娘關心了。”

“無妨。”

“你所求之事我已經辦成了,我也到了該離開的時候了。”季遼淡淡道。

“這就要走嗎?”

“嗯,已經耽擱了許多天了。”

“哦!”張云瑤有些失望的應了一聲。

倆人對坐無言。

張云瑤身姿婀娜,靜靜的坐在那里,風刮起她的長發,搖動著她的衣擺,低著頭,竟有些小女人的模樣。

季遼看著她的樣子呵呵一笑,“張姑娘怕是還有什么事沒說出口吧?”

張云瑤聽到這話,身體一僵,咬了咬下唇,躬身下拜道“小女子想拜季公子為師,不知公子可愿意收我為徒。”

說完她目光炯炯,帶著希冀的看著季遼。

聞聽此言季遼也是一愣,沒想到張云瑤會有這種想法,轉念一想隨即釋然,凡人都想修道成仙,就算不能踏上仙路,哪怕跟在仙人身邊也是頗有好處,遠不是凡間的榮華富貴可比。

季遼搖頭苦笑“張姑娘,不是我不愿意收你為徒,只是季某實在是無能為力,不瞞你說,如今我只不過是一個初入仙途之人罷了。”

“那可否把小女子帶在身邊,做一個丫鬟下人,做牛做馬我也愿意。”

季遼依舊搖頭。

張云瑤眼睛神色一暗,點頭道“如此便難為季公子了,是小女子唐突了。”

季遼點點頭,剛想說些什么。

“你這人真有意思,我家小姐千金之軀,給你當丫鬟你都不干,你看看我家小姐這模樣,天底下有幾個女子能比的,這身段一看就是將來生兒子的主、這才學,在永定城里誰人不知,你倒好,倒貼你你都不愿意。”站在張云瑤身后的丫鬟翠兒,及時上來揶揄道。

季遼當時就尷尬的說不出話來。

張云瑤也是被翠兒這話羞的是滿臉通紅,站起身來,用小拳錘了一下翠兒道“死丫頭說什么呢,在仙師面前不得無禮。”

“呵呵呵,無妨。”

季遼尷尬的一笑,他對這個翠兒也是頗為無奈,這個翠兒可以說是天不怕地不怕,心里只有她家小姐,他在張俯住了這么久,這個丫鬟翠兒因為她家小姐,可是懟了自己好幾次了,而且時不時的還給他白眼。

翠兒眼睛急溜溜一轉,“公子,您看您在我家呆了這么久,我們家是又供吃,又供住,我們還給您治了傷病,這叫什么?這叫緣分!您看您這就要走了,不如您送給我家小姐一些仙家寶貝,我家小姐也留做紀念啊。”

季遼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他突然有一種被一個凡人打劫了的感覺。

張云瑤把頭埋的更低了,翠兒這種行為簡直可以用不知羞恥來形容了。

她不敢抬頭,用蚊子般的聲音道“公子,小女管教下人....”

“好吧。”季遼打斷她的話說道。

張云瑤驚喜的抬起頭。

翠兒也是一臉得意的看著季遼。

季遼微微一笑,在腰間儲物袋一拍,一道光芒射出,一本古舊的書籍和那把翠綠小刀出現在其手中,淡淡道“這是一本納氣功法和一個低階法器,算不上上乘,今日我就送給你了。”

這本納氣典籍,是季遼在顯王俯擊殺的那個修士儲物袋里所得,他身上有了堪天歸元決這種逆天的功法,那個修士所修煉的典籍,他自然是看不上眼了,倒不如送人也算還個人情。

張云瑤驚喜的接過,將之捧在胸口,急忙再次給季遼跪下,嘭嘭嘭的磕了三個頭。口中念道“多謝公,不,多謝師傅。”

翠兒雖是天不怕地不怕,卻不是一個不知好歹的人,當即也是跪下,給季遼磕了三個頭喜道“多謝公子,收我家小姐為徒。”

季遼受了張云瑤的跪拜,對她們口中的收徒不推遲,也不應聲。

畢竟自己確實給了她納氣典籍,也受得她叫一聲師傅。

張云瑤站了起來,但這一次卻不敢在與季遼對面而坐,而是就那么立在季遼身前。

張云瑤身材凹凸有致,年紀輕輕就已經發育完全,在搭配上那精致的小臉,此刻因興奮而染上的一抹潮紅,著實有種讓人沉淪的姿色。

“此功法乃仙家修煉功法,關系甚大,此事你二人知道即可,就連你的父親最好也不要說,若傳揚出去也許會招來天大的禍事。”季遼呵呵一笑淡淡道。

隨即又道,“仙路崎嶇,且人與人又大不相同,有人資質上佳修煉起來如有神助,有人資質淺薄注定一生只能在低階打轉,不過你要記得,納氣雖難,但終究勤能補拙,踏入仙途就是尋找一個幾乎不可能的目標,猶如逆天而行。”

“是,徒兒記下了。”

“在你我初遇的那座山峰頂端,那里靈氣充沛,最適宜修煉,日后你吐納靈氣可去那里。”

“是。”

季遼見交代完了,便揮揮手,讓她們離開了。

等待二女走后,季遼嘆了一口氣。

次日,季遼在這主仆二人的目送下,身體化作一道白光,消失在原地。

从来没有人敢这么样面对面的向铭肌载切,谨修状陈谢伏惟鉴察

星球另一側就是桂珺珩所在,小尺帶著陸隱和小史來到,桂珺珩早已等候,同時還有一個面色淡漠的年輕人。

看到那個年輕人,陸隱目光一凜,盡管沒有以宙衍真經看符文道數,但通過星能,他看得出那個年輕人的非凡。

正常了嗎……”

“……”

白映此時又不禁想到,既然這本日記的作者后面的字這么亂,那他在變異之后應該走不了多遠……

“吼!”一聲嘶吼出現在不遠處,山谷里就回蕩起了這聲無力的嘶吼……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同归于尽的打法》。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这个宝宝有点狠

应道玄

这个宝宝有点狠

鹅蛋不会飞

这个宝宝有点狠

梅小非

这个宝宝有点狠

一夜y

这个宝宝有点狠

最后的茄子

这个宝宝有点狠

疯子三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