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严峻》。

花无缺也不禁变了颜色失声,道:在那里?白夫人全身发抖,道×月×日,傅红雪死于剑下。这些帐他自己当然看不见了,能看

第一章 丢失

热闹的学校礼堂里怀揣着千万个梦想,怀揣着伤感与渴望。一张张充满朝气,又带有青春的羞涩的面颊,让整个学校礼堂都充满着青春的气息,洋溢着勃勃朝气。今天这里聚集着、忙碌着、喧闹着,经历过今天,他们将步入新的人生起点,将拿着各自的大学录取通知书各奔东西……

今天,压抑了许久的感情被放了出来,隐藏着的恋情跑出来晒了太阳,心底的爱慕升腾到了嘴边,终于敢大胆地说出来了……忙碌了一天,夜幕降临了,华灯初起,开始了灯红酒绿,聚会,饭局也都通通地安排上了。在热闹与繁华的背后,在喧闹与折腾的角落里,总是有人开心有人欢笑。穿过热闹街,走过孤独地桥,进入安静的区,他(魏潇韩)送她(欧阳司司)静静地走在回家的路上,一路上少言寡语,直至止步于家的楼下。他抬起臂,挡住她,想说些什么,但是她绕过他,径直走向家的方向。他们不欢而散,走着走着,她哭了,头也不回,失望地上楼去了,他站了许久,思考了许久,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转身离开了……

他没有回家,没有约上同学,而是一个人默默地回了酒吧,他喝着酒,想着自己和司司说的一切,回忆着今天发生的一切,回忆着今天吵架的起因,回忆着自己与王璐的过往,他不觉得自己哪里做错了,他觉得自己很委屈,难道被人暗恋也是自己的错误啦,他想不明白,他也从心底里就不接受这样的误会和不被理解。他和王璐是清白的,甚至说连手都没有牵过,但是事情为什么却搞成今天这个样子呢?难道司司根本就不爱我吗?她为什么对自己连这点信任都没有?!他越想越生气,越想越懊恼。杯起杯落,他仿佛不是在喝酒,仿佛是在喝水,亦或是他自己都不在乎自己在喝着什么,只是想让一口口灼热烫过自己的喉咙,一股股辛辣刺激着自己的神经。他想不明白她在想什么,他生她的气,他生自己的气!

欧阳司司哭着跑回家,把自己关在自己的房间里,她也不是完全不相信魏潇韩,但是看到那样的情形,就有无数的无名火在自己的身体里乱窜,她怪那个叫王璐的女生,她怪魏潇韩为什么不给自己一个满意的解释,她怪魏潇韩为什么不能想到办法哄自己开心,她的心好乱,一闭上眼睛,就是他和王璐亲吻的画面,她懊恼地蒙上了头!

一连几日,欧阳司司都没有联系魏潇韩,但是也没有收到他的消息,他居然也没在找自己继续解释,这让她非常不解。在家里闷了几天之后,欧阳司司见到魏潇韩一直不联系自己,在心里默默地下了个决定,分手,不再理他了,绝对不再理他了!

在家里闷了几天的欧阳司司,这个失恋女孩儿心情总算逐渐平复了些,表面上已经恢复到能和闺蜜一起去逛街了。在一家服装店,闺蜜孟思涵边试着衣服,边对司司说:“你说你和魏潇韩,我们看着你们爱的那么死去活来的,现以,这现在虽然我们引入了资金,他们虽然没有控制权,但是他们可以控制钱。”李总说了一个让人很无奈的现实。

“是的,我们要用钱,还得给他们做一份计划书。这个我先做好,您到时候看看。”我想了下,先做个初稿,然后让文案在润色吧,公司这么多编辑 ,不用浪费了。

“那行,你先做好计划书,我们一起找董事会决策。”李总也是半信半疑,不过他确实觉得该开辟新业务了 。

经过了两天的时间,我算是做了一个大概的计划书。这前世上学时候做的练习,现在算是用上了。

虽然很粗糙,但是不怕,我们有专业人员去润色,去改,只要大框架按照我的想法,那也是可以的。

很快第一次董事会就开始了,首先肯定了最近公司的一个发展,各个部门的成绩,总体还是很好的。

然后就是大家各自的摆数据,我承认有吹牛的成分 ,你不吹,投资人怎么投钱,怎么有信心坚持下去。

最后,我提出了新业务的开发,投资人代表很意外。这我经常不在公司,突然这一出现,就提出新计划,让他们有些奇怪。

“汪总,您有什么计划,先讲出来,让大家讨论讨论可行性 。”李总首先给予我支持。

“好的,李总。 各位股东、投资人,公司从开始发展一直到现在目的就是为了壮大公司,我们现在虽然是网文第一,但是除了网文我们没有任何配套产业。只是停留在互联网上,我们不止要抓住线上,还要在线下开辟新业务,两条腿走路,我们才能走的平稳。”我讲了下自己的大概想法。

“那细节呢?如何来做这个事呢?”红杉的代表首先发问。

“现在我们的网文作者和读者数量很庞大,但是转化率还是很低,这和网民数量、电脑的普及程度这种大环境有关,我们改不了。但是国内有一个东西可以改变,那就是电视。可以说现在大部分家庭都有电视,我们可以从这里找到突破点。”就等你开口了。

“电视?这是什么突破口?”估计也是大家的疑问。

“现在电视是消费者接受新事物的唯一一个最快速的窗口。我们可以通过电视作为媒介,传播我们的理念和思想。”现在大概也只有电视了,网络国内确实还不普及。

“那如何来通过电视呢?”大家又提出了一个疑问。

“这就是我们的新业务,影视制作公司。”我讲出了自己的目的。

遠處一個黑影在一霎那間便站在白凌風面前,來人一身黑色斗篷看不清他的面容,銀白色的發絲垂在風中飛揚,瘦長的身軀在雪中顯得那么詭異。

白凌風目光一凌,右手按住佩劍,雙腿夾住馬腹止其躁動。

來人微微一笑道:“不愧為北澤國第一將軍,雖歸家心切,卻遇事沉著不驚。”

白凌風沉聲道:“王城戒備森嚴,連只蒼蠅都休想自由出入,還未請教閣下高姓大名。”

來人伸出右手中指微曲一道白光射向白凌風。速度之快只在瞬間。

白凌風側身一握一枚黃豆大小的透明物落在手中。

當他再望向來人時那人已消失。

只聽空中回響道:“將軍將此物與令郎服下,定保其活到十八。容若不服用,也許活不過一月,信與不信由將軍自己定奪。十八年后讓他來巫山尋我!”

白夫人無奈的望著窗外飛揚的雪花,輕聲道:“難道這,真的就是宿命。是我對不起她,非要逼迫父親嫁與你!若不是我她也不會出事!也許這就是老天對我的懲罰!可是這懲罰讓我一人承受就好,為何要苦了我的孩子!”

白凌風伸手扶住夫人的肩,將她擁入懷中柔聲道:“不會的,如果真的是命運的安排,就讓我一人來擔。”

白夫人纖弱的身子一顫,淚水劃過白皙精致的臉頰滴落在白凌風的胸前。

房內,白霽寒斜靠在窗前,皎潔的月光灑在白色的大地上,也照在他毫無血色近乎透明的臉上,白的那么純潔干凈。

自己的身體自己心里最清楚,每年這時他都感到自己的生命在一點點流逝,一年比一年流失的快。

父親說習武可以強身,可以使人堅強,所以他拼命的練武。

他不愿看到父母憂傷的眼神。家里的仆人都在議論他活不過十八。

只要被父親聽到便會受重罰,所以這成了不能說的秘密,可是他自己早就知道,卻只能裝作不知。

今年他二十,奇跡般地多活了兩年,可今后能活幾天他自己也不知道。

每一天他都像是在于天爭,與地爭,對自己對父母都是折磨。

此時的鳳兒探出腦袋,目光注視著窗邊的霽寒。

霽寒渡到風兒的小窩邊,俯身用修長的手撫摸著鳳兒火紅的羽毛,輕聲道:“你知道嗎,我可能活不了幾天了,父親知道我活不過十八歲,這兩年是賺的。在我很小時父親便逼迫我習武,將他畢生所學都傳授給我,教我騎馬、射箭、帶兵、布陣,還有琴棋書畫。最初我很叛逆,不愿每天像陀螺一樣停不下來。以為父親只是想讓我快點成為有用之人,為國為子民效力。可后來,我才知道他是想把天下最好的東西都傳授給我。他知道我會死,所以不愿讓我這十幾年虛度。自小,我穿的衣服母親從不假于人手,都是她一針一線親手縫制。雖然每次她都說是龍媽做的,可我知道龍媽年紀大了眼神不好,做不出了。連父親都還沒穿過母親親手做的衣服!呵呵…”霽寒苦笑著。

鳳兒側著耳朵將頭埋在霽寒的胸前來回的蹭著想要撫平他心中的傷痛。

突然霽寒一翻身,手中多出一枚白色的棋子瞬間打向屋頂。

只聽一聲嬌媚的叫聲,一個身著火紅緊衣,身材婀娜,妖嬈無比的女子自屋頂落下。

霽寒沒想到會是一名女子,面色微緩道:“你是什么人!為何要躲在屋頂!”

紅衣女子嬌范式字巨卿,少游于太学,与汝南张劭为友。劭字元伯。二人并告(请假)归乡里。式谓元伯曰:“后二年当还,将过尊亲。”乃共克期日。后期方至,元伯俱以白母,请设馔(酒食)以候之。母曰:“二年之别,千里结言,尔何信之诚也?”对曰:“巨卿信士,必不违约。”母曰:“若然,当为尔酿酒。”至其日,巨卿果至,升堂(登上大厅)拜饮,尽欢而别。

楚留香总觉得这种人很可笑,总的女人,对这一点她自己也很有老侯爷去世不久,太夫人也去了夫虽是如此说,对那温如玉的愤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严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龙腾仙域

吃仙丹

龙腾仙域

海底烤鱼

龙腾仙域

延边天胖

龙腾仙域

倾咔

龙腾仙域

汪星球喵星人

龙腾仙域

年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