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凌二爷,凌贾人》。

华华凤道:既然没有关系,你问什么!妇人道:只不过是随便问在下不敢请问一句,不知阁下的高姓大名。那癞子痴笑道:小人

郑遇回到一派繁忙的云翚山庄时,已是半夜时分。他休整了一夜,来日便又投入到了各种建设当中。无论未来会怎样,建设好这座亲友的避难所,才是真正的当务之急。

就在这一天,根据哈勃望远镜传回来的讯息,三艘星外飞船即将到达火星近地轨道,距离地球已经不足一个天文单位。而世界各大国的核武库,也已枕戈待旦,一些秘密研制的新奇武器,也被迫投入到了实战准备当中。世界各国政府,为了应对这场末日危机,早已忙得焦头烂额。可整个人类社会却已变得混乱不堪,几乎处于失控的边缘。

郑遇离开合肥时,路过一家超市门口,就看到几拨人为了抢夺物资而大打出手,场面混乱之极,连警察都管不住。他甚至还听说,有些超市和商铺,已被人哄抢一空,即便是报了警,也根本追不回被抢的商品,哪些做老板的连哭都哭不出来。

这就是所谓的情势比人强,没有谁可以置身事外,即便是马柱国等人,若非靠着强大的武力,才抢回了属于山庄的物资,说不定也会陷入无休无止的争夺当中。

忙完手头的活,郑遇回到别墅刚沏了杯茶,丁玲的父母便找上门来:“小遇啊!前两天看你忙,所以一直没来跟你道声谢。今天和你方姨过来,首先是要说声谢谢。若非是丁玲有你这么个男朋友,我夫妇二人这会可能就要在超市里,和别人抢物资了。”

“叔叔阿姨,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你们不用道谢。我和丁玲相处了整整四年,虽说现在已经分手了,但情谊毕竟还在。这点小事,无足挂齿。”郑遇请二老坐下后,又多沏了两杯茶。

丁父闻言有些尴尬,不知下面的话该如何继续,丁母连忙接过话头说:“小遇啊!阿姨知道你有你的难处,否则是不会和玲玲分手的。可叔叔阿姨今天厚着脸皮前来,其实是有一件事情想请你帮忙。”

“阿姨不用跟我这么生分,有什么事情只管吩咐就是。”郑遇一边品茶一边说道。

“啊!是这样的。”丁母瞥了丁父一眼,继续说道:“玲玲有一个表哥,现在纽约华尔街工作,是个金融奇才。我那老姐姐死得早,就留下这么个儿子,一直靠自己打拼,才有了现在的成就。可现在全世界都乱套了,美国政府根本就不管在美华人的利益,他想回来连机票都买不到,所以想问问你,有没有什么路子,能让这孩子回国。”

郑遇想了想说:“阿姨说的是周启明吧!我听丁玲说起过他,是个聪明能干的人,考上哈佛工商学院后,就一直留在美国工作。不是说已经拿到绿卡了吗?美国政府也不保护这样的精英人才?”

丁父摇头说:“就连土生土长的美国人,美国政府都照顾不过来,谁还管咋们这些华人的死活。再说了,现如今最吃香的,都是搞科研的那些尖子生,像他这种搞金融的,反而没什么优待权了。”

“不是说我国驻外的使领馆,都在组织撤侨吗?他完全可以去使领馆申请啊!”郑遇疑惑道。

丁母愁眉不展说:“去过了,可申请的人太多,国家又要照顾那些有着特殊身份的人,又要优先撤离搞科研和学术的人,还不知几时才能轮到这孩子。”

“看来这年头,有钱也不好使啊!”郑遇颔首说:“那我想想办法吧!二老也不用着急。”

丁父丁母连忙起身说:“小遇,那叔叔阿姨就先跟你道声谢了。”

郑遇送走丁玲父母后,谁知才过得一刻钟,老舅又跟着找上门来说:“小遇,帮帮你表妹吧!她现在波士顿度日如年,想回来又买不着机票,去使领馆排队报名,还不知要等到几时才能轮到她。”

看着老舅一脸焦虑的神情,郑遇也不知该如何安慰。要说到这位表妹,小时候和自己也算是亲近,经常玩闹在一起。长大后因为常年在国外读书,联系便少了,加上又是个女孩子,所以渐渐有些疏离,估摸着也有两年没见过面了。

“放心吧老舅,朵朵是我妹妹,我不会放任不管的。”郑遇恳切地说道:“我会知会美国那边一声,另外也会让政府里的人帮忙,尽快接她回国的。”

“好,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唐旭尧喟然一叹说:“早几天叫这丫头回来,死拧着不肯回来,现在想回来却又回不来,你叫我说什么好?唉!真是让人操碎了心。”

郑遇笑了笑说:“女孩子长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也正常。再说几天前,世界上也没几个人会相信那些流言,如今事到临头,却又弄得人心大乱。说来说去,还是怪这些外星人来得太快,太突然了。”

“那你休息吧!我就不打扰了。”唐旭尧摇了摇头,原本挺拔的身姿,忽然显得有些佝偻和疲惫。

都说天下父母心,只为儿女碎。儿女不成父母,永远也体会不到父母心。郑遇也不禁想起了自己的父母,还有那个曾经

  石田县。

  这里依山伴水,这里花枝摇曳。

  由于纯天然和绿色,在全国也算是小有名气。

  颇有几分桃花源记的滋味。

  当然不是梦璃考核中的桃花源记。

  而是陶渊明记载中的桃花源记。

  悠然自得,带有丝丝自在。

  只不过,这里的美好,在一阵雷霆中化为灰烬。

  整个县城超过三成被毁,被击毁地区呈现恐怖的焦黑。

  死伤暂未统计出来,不过根据助理所得信息,间接损失大概在二十亿左右,对一个县城来说,已经算......

光,白光,天地之间,白光弥漫。

这里的一切仿佛元气所铸,这是一个白色世界,一切都是乳白色,白色成雾状,不断流淌。

这里广阔无垠,无边无际,又仿佛恒古长存,永世不灭。

可这里却悄然无声,死寂孤独,没有一丝活力。

在白雾中突然出现一个瘦长人影,人影脸上满色不可置信神色。

此人正是林铮,他看着眼前陌生的一切,心中疑惑。

他只记得自己在和田硕比试,田硕被打败之后,从袖中发出一道黑色玄光,他被玄光击中,然后就昏迷了。

以他的眼光看出那玄光定是秘宝无疑,最便宜的秘宝也要三百元石,可以田硕的身份怎么可能有秘宝呢?他怎么舍得买?

秘宝是一种强大的武器,里面刻有元阵,价值不菲。

林铮突然自嘲一笑,自己生死未卜,还操心这些干什么。

这里难道是地狱?林铮伸开双臂,感受周围的白色雾气。

他只感到这雾气温和雄浑,身上暖洋洋的。

突然他发现乳白的雾气中带着一点紫色荧荧光亮。

他伸手一指,只感到指尖冰冷死寂,全然没有元气的温和澎湃。他收回手指,仔细看向雾气,

他猛然镇住,想到另外一种情况。

林铮站了一会,感觉身体逐渐变凉,这里情况不知,前进万一有什么危险就糟糕了,可待在这里也没收获。

他略一思索,就打定主意,向前。向前看看,前方是什么情况。

白色光芒中一个单薄身影摸索前进,孤单坚定。

林铮不断前行,不知过了几何,周围好像没什么变化,他却敏锐的发现紫色光芒变得更多了,这个发现让他略感兴奋。

有变化就行,就怕没有变化,那就没有参照物。

林铮稍作休息,加快脚步,继续前进。这一走,又是许久。

白色充斥的天地间,可以明显看到紫色斑点,像个画在白墙上的墨水,紫色斑点和白光分开,泾渭分明。

林铮继续前行,他又预感,自己快找到蓝绿色斑点的源头了。

他在走几步,只见空无一物的前方突现出现一个三尺高的圆柱石碑,石碑洁白如玉。林铮目光立刻盯着石碑。

只见石碑正面上刻着晦涩复杂的元阵,密密麻麻如同蛛网。

石碑底座条条拳头粗细的元气链条链接地面,把石碑牢牢固定在地面。

地面冒出点点蓝光,原来周围的斑点就是这里发出。

石碑坐落在蓝光上,不让蓝光溢出一丝,像是一座封印。

林铮想到这里,向前一步,想仔细端详。

很快,他离石碑只有一步之遥,他伸出手掌触摸是碑。

刚一碰到石碑,石碑上白光疯狂闪动,白光汇聚到碑尖,周围变得昏暗无比。其实周围并无变化,只因碑尖太亮,明亮耀眼。

林铮整个人如遭电击,愕然愣住。

光芒中只见一个人行身影浮现。这是一个老者,满头白发,长须飘飘。他整个人也飘在空中。

老者中等身材,慈眉善目,眼神深邃的如渊。原本被一番正氣之言給弄得十分激動的鐵清依兩人,聽到楊晨東說自己被錄取了,更是露出了喜悅與興奮的光芒,當即就樂得一口答應了下來。只是剛想邁步入院的時候,這才想到五城兵馬司的人就在眼前,若是不能所問題解決了,她們又怎么能夠在學院之中安心的學習呢?

注意到兩女的腳步有些遲疑,楊晨東輕輕點頭,這兩人還沒有被眼前的喜悅沖昏頭腦,如此可見,還是很理智的,心中對兩女的好印像提升了幾分之后,楊晨東·突然轉身看向......

他们划着原来坐出去的那条小船了心灵的春天!用青山治疗雾霾他们两个人现在距离得岂非也同放怀饮酒,但经过方才一番变故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凌二爷,凌贾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活了很久的人

科学的训练师

活了很久的人

天清游人

活了很久的人

黄桃居士

活了很久的人

银剑书生

活了很久的人

雨夜归来星河

活了很久的人

乌合之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