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神祖转世》。

陆小凤一直远远的站着,忽然抢剃光头做和尚,但只要一入了他

徐浪和陳奶奶聊完之后,覺得突破點還是在老隊長的身上,畢竟對方才是當年事情的經歷者。

可他看著陳老隊長一副不愿意配合的樣子,讓秦小鹿無可奈何。

徐浪慢慢地踱回到沙發邊上,一臉嚴肅地看著陳老隊長:“陳爺爺,大致的情況秦警官剛才都跟你說了,現在市局有意重啟這個案子,你難道不該配合一下?怎么,退休之后,就不把自己當警察了?沒有人民警察的覺悟了?”

秦小鹿一直苦口婆心的在做陳老隊長的思想工作。沒想到這徐浪轉了一圈回來,就給人上綱上線了,這可不像是徐浪的風格啊。

就算是上次李副局長他們登門,他雖然看起來有些惱怒,但是也沒有很過分。怎么現在對著這樣一個重病的老人,一反常態了?

秦小鹿眼見著徐浪這樣說話,又驚又氣,一巴掌打在他的大腿上:“你怎么對老隊長說話呢!還不快道歉!”

“道歉?當年他查不出這個案子,也許是因為技術手段不先進,這無可厚非。可現在市局有意讓真相大白于天下,他卻遮遮掩掩。這算什么人民警察?”徐浪冷哼一聲,站了起來,“秦警官,我們走吧,沒必要在這里浪費時間。”

“哎!徐浪,人家好歹是立過功勞的老隊長,你這么說也不太好吧?”秦小鹿趕緊起身拉住徐浪,小聲說道,“本來思想工作的開展就困難重重,你這樣一鬧,下次咱們再來,估計連門口都進不了。”

“立過功勞怎么了?立過功勞就可以無視紀律?算了,既然他不配合,那也沒什么好說的,我們走!”徐浪故意抬高了嗓門。

一邊說,一邊扯著秦小鹿就要往外走,那樣子,真的一點都不客氣。

見徐浪是真的要走,秦小鹿徹底傻眼了,這唱得是哪一出啊?秦小鹿還想再勸,卻看到徐浪在轉過身后,沖著她調皮地眨了眨眼。

他這是——?

“唉!”

陳老隊長長嘆一聲:“你說得沒錯,我雖然已經退休,但還是警察。既然市局重啟這個案子,我沒有理由不配合……都坐下吧,我把知道的都告訴你們。”

秦小鹿這下算是全明白了。

得,徐浪這唱的是激將的戲!

兩人坐下后,秦小鹿職業化地拿出了錄音筆,放在桌子上,又拿出小本子,準備記錄。

陳老隊長端起茶,喝了一口,眼神有些復雜,開口說道:“當年的南塘林場,占地面積大,木材資源豐富,員工也多,是東海市的納稅大戶。為了讓員工更好的工作和生活,政府在林場建立了員工宿舍、小學等等的生活設施。而我,就是那個時候被調到林場派出所的。”

“本來一切都挺好的,只可惜,三十年前,發生了一件事情,改變了林場以及很多人的命運……”

陳老隊長足足說了半個小時,徐浪在一邊靜靜地聽著,腦子快速運轉,整理相關的信息。

原來,三十年前,林場小學的一位年輕女老師,被邊上村里的一個小痞子看上,強行玷污。

那女老師不堪受辱,最后投井自盡了。

當時還是小片警的陳老隊長接到報案后,親自帶人下井去打撈,可前前后后下去了十幾次,都沒有找到尸體。

這下林場里逐漸就有了些神神叨叨的傳聞。

后來,為了不影響林場的正常工作,上級領導下令封井,并且嚴禁這件事外傳,當然,那個小痞子也被抓走判了刑。

原本,大家都以為,事情就這樣過去了,可是沒多久,林場就陸續發生了一些怪事,先是家禽家畜莫名死亡。直到有一天,竟然發生了命案!

死者的尸體是在井邊被發現的,整個人趴在地上,腳部靠近水井,兩臂伸過頭頂,雙手向前張開,似乎在拼命掙扎著逃離。

陳老隊長親自將尸體翻過來看,發現那死者雙眼圓睜,神情驚恐,七竅流血,像是被活活嚇死的。

最邪門的是,接下來一連幾天,都有人死,且死狀都一樣。

一時間,南塘林場人心惶惶。平時大家都不敢獨自出門,到了晚上更是早早的就把門給鎖上了。

即便是這樣,還是又很多人因此辭職,離開了林場。

林場的領導為了安撫人心,請了人來做法事,誰知道那做法事的師徒二人,也相繼慘死。這下,徹底把領導也嚇壞,最后只能將事情報了上去,上面還專門派了人來查探。

陳老隊長因為當時資歷尚淺,并不知道具體的查探結果,但是半個月之后,林場宣布因傳染病而停止營業,并且實行封鎖,一直到現在。

“陳爺爺,你在退休之后,是不是曾經回去過?”徐浪詢問道。

陳老隊長看著徐浪,愣了一下,最后還是點了頭:“確實去過一次。”

徐浪繼續> 林天觀察了一番,大廳之中,丹境修士竟然有數名之多,融境修士占了大半,而氣境修士也有不少。

不難想象,有膽量進入大漠的修士,實力自然不弱,或膽量極大,否則大漠中的毒獸和毒蟲,可不會手下留情。

很快,拍賣會開始,一名紅臉老者主持拍賣會的流程,陸續的開始拍賣一些大漠中的珍稀材料。

但可惜的是,拍賣會進行了好幾輪,也沒有出現林天需要的材料。

目前為止,出現的最搶手的材料是一顆五級妖丹,竟然引起了眾多修士的爭奪大戰。

看著眾人爭奪的臉紅耳赤,林天不由摸了摸自己的儲物袋,這種高級之物,還是讓結丹修士去爭搶吧。

最終,那顆五級妖丹被拍出了三十萬靈石的高價,被一名丹境初期修士買走。

進入下一輪,老者朗聲道:“下面一件拍品,是雌性飛影蛇一條,二級毒蟲,起拍價三萬靈石!”

“飛影蛇?”

坐在下面的林天聞言一愣,還是雌性,而自己的飛影蛇是雄性,那……

“小子,你已經有了雌性飛影蛇,這雄性飛影蛇倒也不得不拍下了,如果雌雄合體,產下蛇卵,將幼蛇飼養長大的話,或許能培養出七級靈蛇。”

清風子出聲提醒道。

林天動心了。

不過,不只林天對飛影蛇產生了興趣,眾多修士中也有不少人表現出了極高的熱情。

如此罕見之物,任誰也不會錯過這種好機會。

“三萬五千靈石!”

已經有修士開始出價,看修為是一名筑基后期修士,正對著臺上的飛影蛇眼冒神采。

“四萬靈石!”立刻就有人將價格太高。

“五萬……”

……

等到只剩下寥寥數人競爭時,價格已經被抬到了十萬靈石,此時林天開始出價。

“十三萬靈石!”林天喊道。

這個價格已經基本達到了飛影蛇的最高價格了,所以這個價格一經喊出,其余競爭者也開始猶豫。

“十三萬五千。”一個聲音猶豫地喊出。

“十五萬!”

沒等前一個出價的聲音落地,林天立刻又將價格提高。

那名出價者惡狠狠的看了看林天,低頭思索了一會兒后,無奈的搖了搖頭,看來是放棄競爭了。

見再無人競拍,臺上老者笑瞇瞇地宣布,飛影蛇屬于林天了。

林天拿出一個裝滿靈石的儲物袋和數件高級法器交給侍從、

為了拍下這條雌性飛影蛇,他已經將全部身家全都花了出去。

而之后的拍賣,出現的一些寶物再次將拍賣會帶到高潮,會場上的氣氛也越來越熱烈。

而林天沒有再參與其中,并非這些寶物沒有吸引力,而是他身上的靈石已經全都花完了。

所以他只是安安靜靜端坐在臺下,一直到等拍賣會結束。

之后的交流大會開始。

首先是一名融境修士,從儲物袋中拿出一株靈草,向臺下眾人說道:“明薰草一株,是煉制普華丹主材料,普華丹想必大家都知道,可以增加二十年壽命,換取攻擊法寶一件,等階不限,不知有沒有道友和前輩愿意交還。”

能增加二十年壽命,對于融境修士吸引力無疑是巨大的。

但融境修士擁有的法寶幾率也不大,甚至多數融境修士連一件下品法寶都沒有,但凡擁有一件也是當做本命法寶,又怎會用來交換這一株靈草,所以大部分融境修士都陷入了沉默。

正當這名融境修士面露失望,打算退下拍賣臺時,一名滄桑的聲音傳來,“這株明薰草,老朽要了!”

同時,一道白光飛向了臺上的修士。

臺上修士急忙單手伸出,將白光抓住。

臺下眾人定睛一看,原來是一件匕首法寶,整個匕首如同被鮮血染過,呈現鮮艷的血紅色。

臺上修士仔細查驗了一番,雖然只是一件下品法寶,但終歸也是法寶,心中不由高興無比,將匕首收起,拿起桌上的玉盒,將靈草恭恭敬敬地交給了臺下的老者。

兩件交換物無法引起丹境修士的興趣,卻讓一眾融境修士眼色發紅。

這兩件寶物對他們無疑都是極其難得的,不由生出一股羨慕之情。

此時,一名丹境修士走上拍賣臺,高聲說道:“五行金精一塊,換取六級妖丹一枚!”

此話一出,臺下眾人立刻變得安靜,半晌后,才終于開始議論紛紛。

“什么,竟然要換六級妖丹!”

“就算金精十分罕見,但這六級妖丹誰會有啊,就算有,好像換一塊金精也不劃算吧?”

陆小凤的眼睛更亮,能解决这种马芳铃道:“你要我做什么?”

呂澤看透這些銀尾狼的計謀之后,選擇將計就計,并沒有馬上回頭對付那兩只正在悄悄接近自己的銀尾狼,而是繼續假裝沒有發現它們的計謀,繼續小心翼翼的向前邊那只銀尾狼靠近。

當呂澤快要逼近前邊的那只銀尾狼時,后邊的兩只銀尾狼立刻撲向呂澤這些家伙似乎是要有出手的準備,這一路上已經開始試探了她好幾回了。

“殿下,這樣子下去會很不妙的,我們必須得馬上返回。”侍神衛的首領切爾斯已經開始感覺到了不對勁,趕緊開口勸說凱蒂娜。

“不,切......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神祖转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万界我为尊

省略你的过去

万界我为尊

曲偕

万界我为尊

宋玖槿

万界我为尊

梵缺

万界我为尊

妖怪

万界我为尊

五花儿三层